禅宗源流 云外云岫禅师语录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08月21日 · 94 次阅读
96

   云外和尚语录序

  自佛法离而为禅。禅有五派。今行于四方者有二。曰临济。曰曹洞。然学禅者流多宗临济。而曹洞为孤宗。以洞显于四明者正觉禅师宏智。其杰然者也。由是学者慕而师之。故宗洞者四明为多。今 云外岫公其一也。师道德日月焜耀丛林。而学徒从之。其所与游者又皆当世名卿硕儒。师在天宁日与余家太傅公往来为最熟。公尝示师所寄诗。余时恨未之识。及分教象山而师主智门。始得为方外交。师气貌粹温言辞简质。信所谓有德之人乎。既而小师士惨出师语一编。俾余序。余涉世多虞置身寂寞。际当闷瞀时则取玩以洗涤尘虑。因得遍观。其为诗有盛唐浑厚之风。其为序䟦疏论则文彩璨然。至于偈颂拈赞之类。余虽不能尽通其义。以意观之皆非苟作也。吁德行人之根本也。言语特其枝叶耳。未足为师止也。师年尚强。师道将行。必能大振宗风言满天下。此录云乎。师名云岫。云外其号也。

  时

  大德庚子夏六月三日象山文学椽陈晟谨序

  太白峰为屏。廿里松为座。云影藏身几多人。蹉过不蹉过。元是隰州古佛再来。切忌机前说破。且道说破后如何。夜明帘挂须弥巅。走盘珠向空中堕(别本影下有外字)。

  幻住老人 中峰 拜赞

     云外和尚住智门禅寺语录

  小师比丘 士惨 编

  入院小参。旃檀丛林旃檀围绕。荆棘丛林荆棘围绕。师子丛林师子围绕。虎狼丛林虎狼围绕。白嵓山中四种丛林杂然而陈。山僧寻常不曾拣择明白。到此不免弹指一下。教他虎狼化为师子。荆棘化为旃檀。不言自化。不治不乱便。见旃檀林无杂树。鬰密深沉师子住。卓拄杖曰。师子哮吼。

  上堂。夜半金乌出。寥寥照寰宇。两眼对青山。通身泪如雨。正恁么时。湖州道场寺里通禅师伏虎。

  佛成道上堂。大觉世尊。腊月八夜子正四刻睹明星而悟道。引得后代儿孙夜半染皂。智门昨夜伤风打嚏。凑得恰好。

  上堂。说禅有四种义。有时意到句不到。空中书字。有时句到意不到。题目分明。有时句意俱到。弓蛇已辨。有时句意俱不到。切忌死却。若也恁么商量。全体病有句意。

  岁旦上堂。拈香曰。凤历增新三百六十日。有终有始。金轮统御八万四千岁。弥久弥长。

  上堂。结足圆蒲。万仞崖头做梦。留心方册。大洋海底寻针。全身扑落时。梦破方醒。一念不移处。针存始悟。且道悟后如何。还我针来。

  结夏小参。圆觉伽蓝随处建立。圆裹三世无坏无杂。过去诸如来。斯门已成就。现在诸菩萨。今已入圆明。未来修学人。当依如是住。白嵓山下有古招提。十方禅流来此聚会。九十日如来圣制。各各禁足护生。各各克期取证。山僧与诸人同身共命修清净行。入于神通大光明藏。其间或有外道异见者。彷仿佛彿者。非我同智者。贬向他方世界。何故。鹭鹚立雪非同色。明月芦花不是他。 举古德道。十方同聚会。个个学无为。此是选佛场。心空及第归。颂曰。久渴逢甘雨。他乡见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状元归。

  上堂。昆仑之水易发。少林之春难芳。一臂忽断。九年顿忘。雷晕纹于象齿。花酿蜜于蜂房。派列枝分兮子孙繁碎。乌非马似兮言语文章。

  谢初书记上堂。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且道打鼓升堂。因甚读论语一篇。以楔出楔。

  解夏小参。四月十五日不结而结。住在半途。七月十五日解而不解。归家稳坐。山僧九十日内途中之事诸人不知。诸人九十日内家中之事山僧尽知。既然知了。克期取证得与不得拈放一边。只如目连尊者佛欢喜日。僧自恣日。以百味饮食安盂兰盆中。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还有衲僧气息也无。良久曰。仁者见之谓之仁。智者见之谓之智。 举洞山价祖示众。秋初夏末。东去西去。万里无寸草处去。浏阳庵主闻云。出门便是草。拈曰。浏阳庵主恁么道。多少人不敢出门。

  上堂。半夜劈破太空。太阳正照白昼。掩却万象。生铁一团。二俱列下。别有商量。南海观音菩萨。端坐水月道场。

  谢尊侍者上堂。春山迭乱青。春水漾虚碧。寥寥天地间。独立望何极。明觉祖师落处。侍者知得。山僧拄杖子亦知得。卓拄杖曰。侍者知得。

  上堂。三十年前湖州道场山下沉十二郎家。牯牛生个牸犊。说向诸人。诸人不信。山僧亲到他屋里借看。两角指天。四蹄踏地。尾巴摇风。鼻孔取气。牙齿未生便晓得耕田耙地底事。且道是诧异不诧异。抚禅床曰。天下无人知此意。

  佛涅槃上堂。二月十五日西天中印土娑罗双树间有一佛灭度。名曰释迦文。声教大流布。二千年后东震旦国白嵓山下有个儿孙烧香追慕。且道慕个甚么。八十种好黄金躯。天上人间无觅处。

  谢海藏主上堂。西风凋木叶。蟋蟀啼坏墙。明月照破屋。露冷黄金床。藏经一卷。儒书一章。读不成句。书不成行。天空地阔谁商量。

  上堂。曙色才分鸡便唱。春风未动鸟先啼。一床胡蝶家家梦。祖意无人肯入思。

  请两班上堂。左顾右盻皆我良辅。云生兮从龙。风生兮从虎。山僧坐绳床说禅。按拄杖作主。良久曰。普。

  结夏小参。此僧伽蓝有大界相。四角标石。东南角。东北角。西南角。西北角。循绳结界之后。名曰净地。夏三月衲子安居。越大界相者是破戒比丘。智门恁么告报。或有僧出云。者里不是学毗尼处。何得作者语话。禅和家以四大部洲为大界相。东去也得。西去也得。南去也得。北去也得。山僧被伊此问。只得低头归方丈。何故。将谓无人。 举西天以蜡人为验此土以铁弹子为验。若依西天法令。违越此土清规。若依此土清规。违越西天法令。智门不免别立规章。且道以何为验。待拂子悟道。

  上堂。蟋蟀啼坏墙。虾蟆叫春水。时节使之然。处处聒人耳。观世音菩萨寻声救苦。救他不得。却来问山僧道。别有个甚么道理。即向他道止止。

  开炉上堂。以拂子打一圆相云。范围天地。竖拂子云。者个是百丈悟底沩山拨底。智门今日发辉。乌薪千百万辈放光现瑞去也。尽大地人不妨向火。

  冬至上堂。一句子。玄中玄妙中妙。寒暑不相干。阴阳不相到。必竟如何通耗。鹭鸶立雪非同色。明月芦花不似他。

  上堂。万松和尚举圆觉经曰。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不。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不。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不。于无了知不辨真实不。好诸禅德。滹沱河冰合果有此事。只是其间水性不变。(按经原文有小异)

  除夜小参。千嵓带雪。万水生冰。今夜寒极岁极。明朝日新月新。山僧禅床角头拂子长时间挂。不犯纤尘。信手拈来春回大地。展慈容于释迦老子。收怒气于金刚眼睛。只者一着最妙最灵。今正是时。如何委悉。浩浩尘中寻不见。见无见处却分明。 举北禅烹露地白牛公案。颂曰。分岁家贫无可有。白牛牵出为人烹。堂中不问僧多少。一个还他一分羹。

  元宵上堂。山僧夜来得一非常之梦。梦见东大洋海底点一碗灯。直得四大海水光明灿烂。照见鱼龙虾蟹一一分明。娑竭罗龙王与诸龙王往帝释天宫启白其事。帝释天会诸天及诸龙王同下娑婆世界中。寻问有何缘因故现斯瑞。山僧于是梦觉。今朝恰值元宵节。不合说此一梦供养诸人。诸人若也信得及。自然光明灿烂。若也不信。又争怪得。

  解夏上堂。荡尽是非窠窟。截断葛藤露布。今日放开布袋。不要东去西去。拗折拄杖向者里住。何故。碧眼胡僧坐九年。心胆浑如生铁铸。

  谢照藏主唐侍者上堂。如来藏中有一常圆之月。大如车轮冷如冰雪。犀牛扇子何曾别。怒涛推出海。恰值中秋节。若也唤作白莲花浮出龙王宫。我道玉川子胡说乱说。

  上堂。达磨眼睛八斛四斗。断贯索子穿来诸人面前。抖擞天上人间。阿谁有。

  谢所翁首座上堂。意存言外。道在机前。求人思搭对。见面懒寒暄。古剑长埋匣。闲弓不上弦。诸人要识真将军么。矍铄哉此翁也。

  佛诞日上堂。生笤帚作舞。烂笆桩冠巾。见者以为怪事。且道世尊生下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天上天下唯吾独尊。又作么生。却较些子。

  谢欧省元上堂。流而不返名曰情。湛而不摇名曰性。灵而不昏名曰神。光而不乱名曰明。迷此四者为之凡。悟此四者为之圣。且道是阿谁有此。达磨鼻头笔直。夫子眼睛漆黑。

  中夏上堂。天地热如炉。万物同一煮。衲僧煮不杀。出来拍手舞。诸人还委悉么。若不鲁三郎神。又谁敢高声大语。

  解夏小参。三千大千世界悉作秋虫。鸣于一切声。各不相杂。诸人九十日内还曾闻来也未。若也未闻。直须闻取。若也已闻。直须透过。若也透得过。却来者里与山僧相见。山僧与你证明。且道证个什么。若谓有所证。三世诸佛历代祖师天下老和尚不得成等正觉。若谓无所证。三世诸佛历代祖师天下老和尚不得成等正觉。毕竟如何。到者里应合自知。 举明觉祖师道。乾坤侧。日月星辰一齐黑。东西不辨南北不分底衲僧甚处见。雪窦拈曰。不用通报。要见何难。

  上堂。参禅之士切不得悟道。若也悟道。百千万劫不得解脱。何故。一字入公门。九牛车不出。

  冬至小参。海水缩。天风寒。一阳破坤。六阴生干。君子之道日长。小人之道日消。智门主丈子去年也黑[甐-瓦+皮][甐-瓦+(唆-口)]地。今年也黑[甐-瓦+皮][甐-瓦+(唆-口)]地。静如山壑。动若雷霆。有时拈有时放。有时横有时竖。有时倒有时正。今当阳道文明之时。且道拈则是放则是。横则是竖则是。倒则是正则是。合作么生通个消息。卓主丈曰。二十四番花信风。年年先到梅花树。 举宏智祖师道。浮虚境上新新。三世迁移。坚牢地中隐隐。一阳萌动。住而无住密运机轮。生而无生妙超影事。颂曰。发生爪长常如此。筋转脉摇休问他。动静不干消长事。从教门外雪寒多。

  腊八上堂。世尊双眼明看天上星。智门双眼明看天上星。智门双眼瞎。世尊双眼明。世尊双眼瞎。智门双眼明。互复二千年。彼彼心不平。世尊世尊。今日谁底时节。

  除夜小参。先用后照。三百六十日用过了也。先照后用。新年历头又添一个。照用同时。天共白云晓。水和明月流。照用不同时。十二时中却较些子。恁么商量总是寻常边事。不恁么商量毕竟有何奇特。爆竹声中惊𢽳八万种不吉祥事。梅花角里吹出八万种吉祥事。诸人今夜守岁。不要瞌睡。两岁结交头。有些子诧异。且道是什么诧异。明朝是大年朝。廖胡子出来人事。 举僧问古德。年穷岁尽时如何。古德道。东邨王老夜烧钱。颂曰。东邨王老夜烧钱。保当新年胜旧年。三珓俱通三扣齿。太平无事乐平平。

  解夏小参。古人立期立限。事无虚设。克期取证。如鱼饮水冷暖自知。所谓时节若至其理自彰。今朝圣制告圆。时节既至。因甚其理不彰。诸人直须觉窹始得。智门恁么提唱。也是为他闲事长无明。虽然。忽有僧出道。长老你寻常多要诸人。何不话自。山僧向他道。老僧有过自能检责。诸人有过要且不知。且道誵讹在何处。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举鲁祖见僧来便面壁。拈曰。鲁祖门庭施设故是奇特。殊不知灵龟曳尾。拂迹迹生。

  上堂。深山嵓崖中有一片古意。春鸟弄春风。一一啼坏了也。有僧出云。长老。喜鹊鸣寒桧。心印是伊传。岂不是全彰古意。即向他道。直饶凤凰口里道出来。也只不是。

  冬时小参。仰山叉手太高。皓老布裈黑漆。后代儿孙三写。乌焉成马。以致气候不齐阴阳颠错。直饶寒杀热杀。岫上座决不随他所转。忽然张十一官人道。六角池昨夜结冰。大雷峰今朝出气。又且如何。即向他道。干你甚么事。 举明招风头稍硬且归暖处商量。拈曰。明招太杀欺人。一之谓已甚。其可再乎。

  拈古(十则)

  举世尊一日升座。文殊白槌云。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世尊便下座。

  拈曰。具世尊眼目。识得世尊破绽。向世尊痒处一抓。三世诸佛历代祖师天下老和尚孰不快畅。

  举僧问青原。如何是佛法大意。原云。庐陵米作么价。

  拈曰。黄金殿上居止者。不曾说着尊贵边事。说着尊贵边事。非黄金殿上之人。

  举僧问马大师。离四句绝百非。请师直指西来意。师云。我今日劳倦。不能为你说。问取智藏去。僧去问藏。藏云何不问和尚。僧云和尚教来问。藏云。我今日头痛。不能为你说得。问取海兄。僧问海。海曰我到者里却不会。僧举似大师。师云。藏头白。海头黑。

  拈曰。合眼趒黄河。一趒趒过。清凉世界上。自由自在。劳倦头痛。为人于此最切。头白头黑。非马祖莫委。

  举百丈上堂常有一老人听法随众散去。一日不去。丈问云。立者何人。老人云。某甲于过去迦叶佛时曾住此山。有学人问。大修行底人还堕因果也无。对他道不落因果。堕野狐身五百生。今请和尚代一转语。丈云。不昧因果。老人于言下大悟。

  拈曰。不落因果。莽莽荡荡招殃祸。不昧因果胶胶缀缀。曾未舍在。彼不脱野狐身。在此还成尊贵堕。且道如何得剿绝去。百丈一个字。黄檗一掌力。大用现前不存轨则。将谓赤胡须。更有胡须赤。剿绝了也。

  举云门云。光不透脱有两般病。一切处不明。面前有物。是一。透得一切法空隐隐地。似有物相似。亦是光不透脱。又法身亦有两般病。得到法身。为法执不忘。己见犹存。堕在法身边。是一。直饶透得。放过即不可。子细检点将来。有甚么气息。亦是病。

  拈曰。去得事障犹有理障。去得理障犹有清净大病之障。犹有一切法空之障。去得一切法空之障。犹有自见障。去得自见障。无自见障。方得归家稳坐。

  举廓侍者问德山。从上诸圣向什么处去。山云作么作么。廓云。敕点飞龙马。跛鳖出头来。山便休去。来日山浴出。廓过茶与山。山抚廓背一下。廓云者老汉今日方始瞥地。山便休去。

  拈曰。德山行不越阃。坐不垂堂。尊其居也。廓侍者蹑足不得入。如鼓瑟于齐王之门。者瑟虽巧。其如王之不好何。

  举沩山问仰山。甚么处来。仰云田中来。山云田中多少人。仰插锹叉手而立。山云南山大有人刈茆。仰拽锹便行。

  拈曰。田中多少人。南山大有人。刈茆体中全用。插锹叉手拽锹便行用中全体。沩仰父子相见。体用合道。刀斧难开。

  举仰山指雪师子云。还有过得此色者么。云门云当时便与推倒。雪窦云。只解推倒不解扶起。

  拈曰。有雪师子。其色难过。无雪师子。其色难过。或有及得此色者。可与说白净法。

  举云门问干峰。请师答话。峰云到老僧未。门云恁么则某甲迟也。峰云恁么那。门云将谓侯白更有侯黑。

  拈曰。一问未来一答先往。迅机之作势不可缘。云门干峰打哑乐。胜他妙舞吹笙管。

  举僧问仰山。和尚识字否。山云随分。僧乃右旋一匝。是什么字。山于地上书十字。僧左旋一匝。山改十字作卍字。僧画一圆相以两手如修罗掌日月势云。是什么字。山画一圆相围卍字。僧乃作娄至德势。山云。如是如是。汝善护持。

  拈曰。龙树现月轮相隐身说法。为无相三昧圆相之始也。后忠国师付耽源。至良五峰制四十则。总为六名。一圆相。二义海。三暗机。四宗学。五意语。六默论。耽源谓仰山曰。国师圆相九十七个。详谶汝躬。宜深秘之。仰山得而焚之。耽源一日上堂。仰山作圆相以手托呈却叉手而立。耽源交拳示之。仰山作女人拜。此皆圆相之体也。仰山十字即卍字之体也。修罗之三昧也。太抵圆相有缘起。有意语。含诸佛之妙义。不知者画圆相诳人。纰缪也。(按宗学或作字学)

  颂古(十则)

  世尊生下。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天上天下唯吾独尊。

  荷叶团团团似镜。菱角尖尖尖似锥。叵耐古人无意智。预先偷我一联诗。

  僧问曹山。灵衣不挂时如何。山云曹山今日孝满。僧云孝满后如何。山云曹山好颠酒。

  孝满曹山脱布衣。风流输与大家儿。阿爹死了有钱使。醉酒狂歌日日嬉。

  临济嘱三圣云。吾迁化后不得灭却吾正法眼藏。圣云争敢灭却和尚正法眼藏。济云。忽有人问。汝作么生对。圣便喝。济云。谁知吾正法眼藏向瞎驴边灭却。

  破灯盏里已无油。放去光明照九州。暴雨暴风吹灭了。光明不在旧床头。

  临济问黄檗佛法大意。三度被打。

  有意三回遭点额。无心一跃过龙门。归来冷地思量着。痛处难忘不是恩。

  郁和尚因看僧问法灯。百尺竿头如何进步。灯云。哑。凡看三年。一日度桥。踏桥板折而悟。

  百尺竿头亲进步。分明一哑更无增。是谁未到竿头者。也说鹏飞九万里。

  云门云。闻声悟道。见色明心。观世音菩萨将钱来买胡饼。放下手元来却是馒头。

  打迭行装早出门。相逢旧友且论文。归家共饮三杯酒。不觉天边日又昏。

  俱胝和尚凡有所问只竖一指。

  三月春风开牡丹。道人徒说看花还。世间不是赵昌手。纵有丹青画亦难。

  疏山到沩山问。承师有言。有句无句如藤倚树。忽树倒藤枯。句归何处。沩山呵呵大笑。

  良医捉手病才分。妙剂投之不易论。一服听他迷闷去。三朝五日自还魂。

  马大师不安。院主问云和尚近日尊候如何。大师云日面佛月面佛。

  真实问安真实答。曾无一句是虚言。可怜失却当时意。直至如今话未圆。

  殃崛摩罗救产难。

  有道君王传号令。频催羯鼓要花开。眼头一曲风光好。日暖莺声出谷来。

  佛事(十则)

  超维那起龛(风病)

  骂三祖忏罪求医。笑克宾吃棒出院。不落二途。全超死见。五色祥麟步天岸。

  渊都寺下骨

  渊而深。白而雪。髑髅识尽。眼睛无血。三脚驴子弄蹄行。转身踏破澄潭月。

  宁都寺火

  四大幻躯生死洲渚。风静波宁日生西扈。以火打圆相云。者里识得无相身。丙丁童子火中舞。

  衍都寺入骨附师塔

  用大衍之用明彻生死。闹市里脱却根尘。漏灯盏元非自己。猛火烧作灰犹有者些子。且道者些子合作么生安置。三月春风。一声杜宇。复妙回途。子归就父。云敛青山开塔户。

  意上人火

  眼耳鼻舌身意一时丧却。色声香味触法依旧如然。烈焰堆中君自看。

  通典座火

  通身是。遍身是。净瓶踢倒识得平生底。掷火云。猛火何曾烧得死。

  石净头火

  抛筹作声。击石为火。荡尽家私。寸丝不挂。捱到涅槃台里。依然只是者个。只者个。讳作火。

  方都寺火

  方正中直只是者个。生死涅槃只是者个。只者个是什么。石窗灯盏。火烧不破。

  幻庵居士火

  生前频会面。死后亦相逢。江北江南岸。苹花对蓼红。(某人)幻身灭故幻心亦灭。幻心灭故幻尘亦灭。幻尘灭故幻灭亦灭。幻灭灭故非幻不灭。到者里缄庞老之多口。破维摩之一默。且道只今入大火聚。作大佛事。又作么生。火龙珠飞出□脑。珊瑚树头日杲杲。

  韩承事秉炬

  风落黄金叶满门。迢迢古路出荒邨。劝君直去莫回首。归到西方日未昏。(某人) 夫夫妇妇总是因缘。世世生生无非眷属。生则同生死则同死。生死不相离。始终为道侣。在乡党则称之以仁。在宗族则称之以义。教子训孙读诗知礼。八十三年转如是经。不独一卷两卷念自己佛。何啻千声万声为末后津梁。作来生福报。是则固是。只如固存庵畔智门火把子。今日为三世诸佛说法。三世诸佛立地听。且道听个什么。说个什么。象山县政实乡有个韩承事倪孺人。同日火化。火焰里现宝莲花座。上升虚空中。诸人还见么。抬头迟八刻。早已过流沙。

  祖赞(十则)

  达磨圣胄大师

  破大宗异见。开五叶一华。空梁王一义。坐少林九年。深雪之中若不得神光一臂之力。灯后之焰几灭而不传。

  六祖大鉴禅师

  弘持大法。代不乏贤。花开世界起。果满菩提圆。得西天衣盂三十三传。岂六后之无斯人。应垂谶之所言。

  永嘉真觉大师

  胸中锦绣如春风上苑之花开。格外真机似秋水长天之月朗。平欺佛祖。开化人天。到曹溪一宿而回。绕禅床三匝而立。是以了生死之迅速。破是非之葛藤。圆觉塔昭示将来。永嘉集大行于世。

  赵州真际禅师

  号令如军中信旗。说法如四时云雨。有闻其法者。如地含诸种。蒙润悉萌。百世之后。悟其所谓狗子话。庭前柏话。东院西话。犹大悲神咒。咒得崖裂水涌。非知者莫能知。

  临济慧照禅师

  一喝半喝如旱天之雷霆。闻之者掩耳惊走。及其云行雨施。乃能沃润焦枯。虽则使来者难为。凑泊难中。得人则与己类法道光明。子孙昌盛。本之隆也。

  大慧普觉禅师

  有时一亘晴空曜灵普照。有时乾坤黯黑电掣雷奔。有时云收大野月印长江。有时春雨沃枯花开万卉。有时众鸟翔鸣百蛰启户。有时北风刮地巨浸腾波。有时雪满群峰千林木折。有时蛇虎当途鱼龙纵壑。有时分都列邑车马喧阗。有时土旷人稀天地寥廓。夫尽乾坤之音响。莫能穷其言。尽乾坤之事物。莫能殚其用。由是过犯弥天。谪衡阳梅阳十七年。冻不死饥不杀。依旧归来凌霄峰顶高登猊座。一千七百衲子围绕说法。夫是之曰大慧。

  竹原元禅师

  名不在诸方之上。位不在诸方之上。而道在诸方之上。可谓悟后见人而有师承者也。垂语曰。诸方为人抽钉拔锲解粘去缚。我者里为人添钉添锲加绳加缚。送向深坑里待他理会。今日诸方谁自有此语。

  雪窦明觉禅师

  襟怀冷澹。七十二峰青崔嵬。口舌澜翻。三万顷湖波浩渺。说文章如珠林锦镜。花片片而春暖齐发。明性地如妙高飞雪。叶零零而秋暮半凋。言满天下无口过。行满天下无怨恶。直钩钓骊龙。虾鱼蟹鲎何会挂念。传道得天衣。冲本秀夫峥嵘三世。名盍乾坤。实丛林宗匠。

  云居晓舜禅师

  武昌行乞时见刘居士。士问古镜话不契。被士揖出。回洞山。理前问。山云此去汉阳不远。又云黄[鴳-女+隹]楼前鹦鹉洲。言下大悟。方知古镜不在磨不磨。照今照古无誵讹。自此提唱不落常调。只如天寒热水洗脚。夜间脱袜打睡。早朝旋系行缠。风吹篱倒唤人夫劈篾缚起。岂是学识中来。

  天童宏智正觉禅师

  隰州古佛放大光明。遍一切处。论若盘古开大极之基。未足喻其道也。大钧播有形之物。未足喻其德也。月生辉于秋水。未足喻其明也。霞散彩于霁天。未足喻其文也。风吹九野之云。未足喻其动也。山积须弥之土。未足喻其静也。蜂房酿百花之蜜。未足喻其妙也。蚁丝穿九曲之珠。未足喻其巧也。画堂奏丝竹之音。未足喻其声也。春风入金谷之园。未足喻其色也。天子登凤皇翳华芝。未足喻其贵也。撒珍珠于紫罗帐里。未足喻其富也。呜乎。古人吾不得而见之矣。缀谱为其子孙者。得无愧乎。

  偈颂(九十三首)

  读本师语录

  青旗斜出画桥西。杨柳飞花水满堤。一酌误人千日酒。醉埋荒冢不思归。

  寄陈太傅

  种竹栽花绕屋櫩。交僧也学着偏衫。时清曾见修文日。天子旁搜到傅嵓。

  西庵夜坐

  一室寒灯坐夜长。八千里路到梅阳。西山固不如洋屿。也道薰风殿阁凉。

  古月号

  千年桂魄不肯死。夜夜在人头上飞。每爱中庭一方白。长天万里没云时。

  题梓嵓和尚唫卷

  字字不因容易得。灯花曾落五更钟。东湖浪阔瓶声远。流出一溪霜叶风。

  悼清藏主(曾烧六指。闻杜鹃有省)

  修行众苦人难到。六指重来火后寻。遗恨百年消不得。一声杜宇一关心。

  秋日山行

  半坞夕阳红树叶。一邨鸡犬野人家。牧童歌笑牛羊下。太古淳风尽属他。

  问法

  乾陀国里旧城河。遥忆河边枣树花。白象系来年代远。荣枯今日事如何。

  金山头陀嵓

  半间石屋安禅地。盍代功高不易磨。白蟒化龙归海去。山中留得老头陀。

  [鴳-女+隹]林寺

  夹山当日见船子。法眼无瑕亦有瑕。一桌朱泾风浪急。和根移却杜䳌花。

  呈中竺雪屋和尚

  重重法界华严境。烟柳满城春正深。弹指门开相见后。善财灰尽一生心。

  访友人庵居

  好山行尽眼重开。菜叶流金逐水来。莫谓闲门容易掩。松边有路不生苔。

  螺蠃

  借得桑虫足子孙。声声类我祝朝昏。只因祝得浑相似。代代不能高户门。

  蜜蜂

  生涯未足怕征科。一日园林几度过。股倦不嫌花粉重。年年只爱子孙多。

  览明觉语

  瀑雪一千余丈白。洞庭七十二峰寒。当年若也收归藏。此录谁知是别传。

  悼退嵓讲主呈英宗师

  庵居曾结三年好。一住霞城会未期。见说即除天竺寺。讣闻肠断白头师。

  天宁火后

  劫火洞然俱坏了。随他去又不随他。春风吹转烧痕绿。楼阁依然有许多。

  悼灵隐性侍者

  三唤声中负不平。兴师百万欲干城。谁知菡萏峰前路。削木书名有伏兵。

  礼净慈自得和尚塔

  六牛图出新丰曲。妙唱难齐和转讹。慧命一丝门户重。不教衰泪落庭莎。

  妙高台

  上到上头天渐低。更抬一步共谁归。胸中决得平生事。松树枝间独鹤飞。

  读古剑和尚语送是藏主归常州

  金针锋底鸳鸯走。玉线蹊中白鹭飞。远远洞庭三万顷。春波无限绿漪漪。

  观晦庵先生桥图

  桥上功名五十年。贪程谁肯顾危颠。世间多说行仁义。少似先生行得全。

  逢田叟

  白发翁翁住那村。隔溪烟树竹篱门。今年八十浑无力。勉强牵牛替阿孙。

  悼猫儿

  亡却花奴似子同。三年伴我寂寥中。有棺葬在青山脚。犹欠䥴碑树汝功。

  寄东洲和尚西涧庵居

  紫陌红尘城子里。清泉白石乱云中。一般门户无喧寂。花鸟不来心境空。

  曹娥江泊舟二首

  黄绢古碑千载事。汀花岸草旧江邨。波心夜夜见明月。疑是曹娥堕水魂。

  江上停舟潮未回。汉安时事入重思。野桥认得前邨路。曾读曹娥庙里碑。

  贺𦬊书记

  笔底钟王通草圣。胸中郊岛富唐吟。竺仙去后无文佛。今日喜逢僧翰林。

  会恩藏主

  因君每忆云门寺。五六年来会两番。诗句老随秋𩯭老。客身闲似白云间。

  悼东皋友山和尚

  握空拳建东皋寺。一饭饱多云水僧。身死百年曾未减。数珠牙齿放光明。

  觉庵和尚室中举行脚明什么边事。进云明一色边事。庵示竹篦云者个是什么。进云竹篦。庵擒住痛打一顿。因思前事为作一偈

  室里曾遭痛竹篦。等闲放过却成迷。思量一色明边事。好辨无言答得师。

  灵隐虚舟和尚曾中三夏。每室中举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之语三年不易。是时如隔罗縠看月。不敢下语。后移单净慈常提此语。忽蹉口自云。恁么说话堕三恶道。惜不复见者老和尚。今作一偈记诸

  不是心兮非物佛。室中垂语最分明。三年果有留心事。塔下黄金骨尚灵。

  雪窦石门和尚会中一日晨粥赴堂坐久。恍惚中有人曰。室中有语凭谁举。琴上无弦不必弹。惊觉行粥至面前。粥罢打鼓入室。室中举举一不得举二。进云。室中有语凭谁举。门云更有一句在。进云。琴上无弦不必弹。门云。去。人不知者谓吾实答此话。却是不知是寐语。当时不曾说破。今作一偈

  梦得惊人句可疑。室中酬话恰相宜。南泉庄上油糍供。吃着依然疗肚饥。

  遥礼乌山东叟和尚塔

  拙口无言心自知。对人垂泪湿禅衣。如今欲说当时事。塔在乌山不见师。

  谢天童和尚相访

  长者车来草舍荣。黄童白叟悉皆惊。一香未得谢临屈。廿里松云入梦青。

  寄大报国断岸和尚

  遥忆凤皇山里人。梦时相见亦如真。老来未尽世间事。三十九年独有身。

  悼栖真古帆和尚

  高梧枝折凤皇飞。山色凝愁似死灰。惆怅暮春风雨暗。百禽多噪闹芳菲。

  送人游钱塘

  一湖春水永明寺。十万人家丰乐楼。拄杖暂游休拗折。旧书山舍在明州。

  会独木和尚

  坐致太平元是我。埋兵挑战却输君。铁浮图下曾相见。灯盏花开五夜春。

  谢高县尹

  家家户户擎拳拜。一邑三乡无抂情。百里襟怀秋水净。风生波浪月生明。

  再游吴寺

  南渡吴家三冢寺。老僧死尽树重栽。绕廊行问无相识。认得冥真是旧斋。

  送立维那游天台

  天台路上寻牛迹。瀑雪千寻带月飞。见说石桥行不得。年年春雨上苔衣。

  会观藏主

  日月东西行未尽。相逢不必问如何。山间松食人应少。世上黄金梦最多。

  寄虚室和尚

  共住西山一片云。朝昏钟磬亦相闻。天台南岳当时事。彼彼情怀未得论。

  寄育王东生和尚

  三十余年无故人。只留云外伴闲身。夜来梦入宸奎阁。户牖重开见日轮。

  寄广恩藏山和尚

  陈年佛法无人问。黄叶堆金不转官。一卷山居诗更好。焚香只可作经看。

  画荷花二首

  三千美女学宫䊋。占断薰风水一方。试问画工何处在。移来五月鉴湖凉。

  高擎万柄绿参差。匹练横铺锦一机。喜对薰风描写得。秋风夜雨不敢知。

  夏夜

  夏夜追凉月满庭。谢家池上旧山青。自惭无物堪酬对。只把禅心伴月明。

  借意

  王谢家门子弟多。风流人物晋山河。天荒地老到今日。真本兰亭记不磨。

  闻杜䳌

  山月初明草树凉。客情无奈宿嵓房。春风不肯年年歇。杜宇亡家怨亦长。

  明定

  万境无侵一念空。尽尘沙界不留踪。春风来摘杨花去。定起西山古寺钟。

  送陈学录求仕

  官冷岂知僧又冷。殷勤话别上西台。金花便是红绡扇。取得功名动地来。

  次韵栯堂和尚

  万籁无声月满山。看时容易入时难。昔年闽有洪唐寨。争似云中者一关。

  记梦二首   兔角峥嵘出象头。六街齐打凤皇毬。乌投黑沼云将合。鹭宿银河月正秋。

  十分清白旧家风。明月堂前夜正中。四十一条桥暗事。眼头只作一桥通。

  秋莺

  红叶如花晓日晞。隔林深处叫黄鹂。听来浑似春风语。啼向西风不是时。

  秋夜看月

  木落山空秋最多。登楼无奈月明何。老僧得句诗偏好。夜雪涨溪荞麦花。

  寄鹿苑仲章师兄

  鹤态鲐形老此骸。思君每亦置吾怀。青灯夜榻何时得。共话百年心事乖。

  寄象田昙藏主

  迢迢西望越山青。水宿山行是几程。为忆象耕遗迹事。劳心虽苦未劳形。

  寄象山万松检察诸晜季

  丹桂联芳贵一门。往来时得细论文。青黄又见三年别。望白嵓山海气昏。

  寄大白古林首座

  道个青山常举足。先师死后过长庚。善财不是门门现。只要南方佛法行。

  会法眷泽藏主

  话尽艰危到夜阑。灯花开落两三番。弟兄不必频相见。须发因愁易得斑。

  寄东禅宗周讲主

  四海六民皆走利。东禅讲主只谭禅。何年去住灵山寺。招我嵓间看白𤠔。

  题紫石禅房小池

  窗前凿破十尺土。海底潜通百斛泉。柳絮化萍飞不到。眼头赢得片青天。

  寄同源师兄归受业

  松菊吹香满旧篱。借人屋住不如归。胸中岂是无韬略。袖手棋边看着棋。

  寄陈掌书兼简阆朋先生

  道士家边夫子宅。灵龟山里锦云阿。烧丹果会成仙去。应笑儒冠误已多。

  寄兰屋府教

  入门便有湘江意。数米幽香见屈原。萧艾若教同一色。清标不在座中看。

  题宣侍者行卷

  曾𢹂铁网入沧海。裹得珊瑚树一株。莺脰湖边轻借看。十分光彩照吾庐。

  勉日藏主书楞严

  银钩铁画胸中有。得誉多因写外书。何似回心归内典。楞严经卷着工夫。

  答太白宗藏主

  寄我新诗富且优。松涛二十里飕飕。老来自觉舌头短。每见长篇不敢酬。

  答止侍者

  何必由他不必传。只图无事过年年。谁知一枕难成梦。落日春山树树䳌。

  寄象山延寿无象和尚

  瑞云山里善知识。道在东南海上行。檑鼓转航容易事。秋风八月大潮生。

  寄象田斗山和尚

  长翁留得灵苗别。不似将禾唤作禾。腊雪喜呈三度白。丰年谶在象田多。(禾禾混同者非)

  寄智门石心和尚

  我栽苦瓠连根苦。君种甜瓜苦更多。自是海边风土别。不因种子得来讹。

  岫家居昌国南海上。安期先生炼丹之地。乡曰。安期忆十岁时父𢹂至于家山。嘱之曰。吾死当葬此地。南水上时正朝此处。可以荫汝。父死日。奉遗言而葬焉。家废后。岫出家从释为僧来。多病多难。幸不致死。今已六十二岁。虽学佛无所知。粗明善恶因果。不堕凡愚数中。实父遗言所及。今作一偈以代墓志云

  千家山里阿爹坟。遥想年深草木昏。山外潮回南水上。遗言千古及儿孙。

  哭昌化美父章上舍

  父德称干岂易酬。半生飞梦落侯头。一身未遂归宁志。闻讣可禁双泪流。

  竹所温府教

  君子居之何陋有。清虚冷澹最深幽。春风归在鞭头了。早冕龙孙又出头。

  寄西野先生

  西野先生是旧知。六年相聚不相违。松根石上闲追忆。君子当今更有谁。

  寄常乐岊山和尚

  不乐不居居便乐。乐其乐也意如何。祖翁田地封疆阔。一目秋风占得多。

  寄保宁无门讲主

  锦障桃花春色里。白衣雪屋月明中。此时此意无人会。海上仙山第一峰。

  题汶藏主行卷

  玲珑嵓畔看云处。恰帻峰头步月时。一句庭前柏树子。何曾吟作五言诗。

  寄昌化治平和尚

  老来长忆唐昌寺。剃发染衣情未磨。万迭山高双㵎急。仲宣楼上月明多。

  百舌

  寻常多逐众禽飞。才得春风百㨾啼。毛羽不佳谗舌便。桃花枝上骂黄鹂。

  寄五师北山讲主

  一书不问不相违。指迹慕归谁救迟。莺脰湖边官驿路。舟车十里到𠒎矶。

  楚心荪维那

  千载骚人沉骨冷。冰霜叶底见幽香。乾坤一种忠良气。弹压春风众草芳。

  答法华东洲和尚

  干戈倒用识安危。方便垂慈接个谁。每每见僧陪面笑。祖师门户放教低。

  答源侍者

  铁航未肯下沧海。消息无端忽寄来。六载雪山明底事。不知己眼为谁开。

  病起

  病起棱层骨数茎。尽情提挈强为生。思量袯襫当年事。道在大雄山上行。

  忆钱塘

  初心未歇忆钱塘。不为闲游再渡江。自恨一生多癖病。四明山好懒开窗。

  与大知客

  赵州道个吃茶去。一滴何曾湿口唇。到此果能相见得。不妨全主更全宾。

  忆母二首

  胞衣瓶葬海南边。匝地鲸波到眼前。有例可攀心未稳。蒲鞋卖不直多钱。

  天不高兮海不深。白云飞处定关心。蒲鞋难上时人眼。那更西风叶落金。

  序䟦(三篇)

  南游集序

  名山胜境。古今题咏者多。诗胜境则境归于诗。境胜诗则诗不入境。诗与境合。见诗即见境。境与诗合。见境即见诗。苟不然。则诗境两失。日本旨禅者作天童十咏。句意不凡。书此以实其美。

  东归集序

  书同文。车同轨。形相侔。性相似。学唐言。说道理。唤作新罗人。元是竺仙子。旨禅人吾法属也。持唫卷求语。书此以发。

  䟦备用清规

  禅苑清规始自百丈制礼作乐。防人之失。礼以立中道。乐以导性情。香烛茶汤为之礼。钟鱼鼓版为之乐。礼乐不失。犹网之有纲。衣之有领。提纲挈领使无颠乱。行之在师匠。无其人则纲网衣领颠乱矣。庐山东林泽山咸和尚。采前后尊宿讲行丛规礼法。品分十卷。目曰禅林备用。威仪细行详释尽美。拟镂版流通。惜乎归寂。临终嘱门人付藏主竭力全其事。将济颓绪。为千古矜式。丁巳解制日谨题。

  宗门嗣法论(为玙书记)

  参禅学道贵在续佛祖慧命。非荣身之事也。余尝曰。嗣其法者有三。上士嗣怨。中士嗣恩。下士嗣势。嗣怨者在道。嗣恩者在人。嗣势者在己。在道者如大火真金。在人者如岁寒松柏。在己者如春风杨柳。立志有殊。真伪不等。古今丛林皆有之。余作此论。自愧学陋才谫。不敢褒贬是非。明之功过。后必有班杨史笔作春秋者详而补之。

  东明日和尚住白云山宝庆禅寺诸山疏

  伏惟佛为度生故现。祖由传道而兴。幸有前规。岂无来学。共惟 新命白云东明和尚。操不群之气。挺拔萃之姿。先圣室中过蒲团亲面得旨。双峨堂上借拂子高声说禅。妙尽郢斤斫垩鼻之无犯。功过羿射中雀眼而奚偏。好雨知时。白云当黑。诸山勇于劝绍。一语决非异词。便请着鞭。毋令缓辔。 谨䟽。

  举石门进虎子道。外不见表。内不见里。天地之间。无头无尾。向之者明。背之者暗。你等诸人直须道取转身句始得。拈云。虎子凑步。却向别人讨转身句。

  云外和尚语录(终)

  惨法弟向在智门。专以此道为怀。稍聧数载间。闻裒集 先师之语刊梓。孝情有在。适𢹂卷过予。复索遗逸授之。以塞来意云。刊既成。附于后。宜其然矣。         住雪窦山无印识

   天童云外禅师传

  师讳云岫。字云外。别号方嵓。俗姓李氏。世为明之昌国人。生而身裁眇少。精悍有余。师事直翁举公剃落。究明曹洞宗旨。尽其源底。且遍叩丛林名宿。初住慈溪之石门。历象山智门郡之天宁。继以三宗。四众推挽。继竺西坦席。升住天童。上堂。闹市红尘里有闹市红尘里佛法。深山嵓崖中有深山嵓崖中佛法。山僧昨日出城门。闹市红尘里佛法一时忘却了也。行到二十里松云。便见深山嵓崖中佛法。大众。且道如何是深山嵓崖中佛法。良久曰。白云淡泞。出没太虚之中。青萝夤缘。直上寒松之顶。谢首座书记藏主上堂。以拂子打一圆相云。摩诃衍法。离四句绝百非。又打一圆相云。礼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又打一圆相云。摩尼珠人不识。如来藏里亲收得。诸人还见么。所见不同。互有得失。天童这里毋固毋必。师说法能巧譬傍引。贵欲俯就学者而曲成之。至于奔轶绝尘。虽鹘眼龙睛亦无窥瞰分。洞上一宗之传独赖之。三韩日本诸师亦向风趋慕。四方访参者无虚日。师平生不倨傲。不贪积。不私食。得施利随与人。见后生敬之愈谨。期任宗门也。二时粥饭必掌钵赴堂。既寂无余资。禅者率钱津送葬于天童待制。柳公贯作塔铭。后事弟子。大方聘.独木升.愚庵省.无印证.东陵玙五人。各足大其宗也。玙惟入日本。其王诏住南禅天龙二大刹云。师尝着宝镜三昧。玄义隆传丛林。径山兴圣万寿禅寺住持比丘吴郡文琇拜撰。

  附录(镛读柳氏塔铭曰。师拈提勤正。答辨朗烈。至于中竺四众云委。夏席不能容。溪谷流声。山林动色。真若隰州古佛之为法重见于世云云。师之行业是亦略耳。憾未见全文。录以俟后贤之补坠逸)。

  智门一集。武纬文经辨正邪。有一百般长短意。小如寰宇大如椰。

  钜元辛丑春   灵岩 祖缙 题

   附录

  师赞东明日和尚顶相曰

  器量宏深。范仪出格。眉分海峤云。眼带鄞江月。得古柏传芳之意。入妙庄严域之室。玄机借路。洞水逆流。遍正互融。功勋不昧。有时说一句如须弥顶上击金钟。有时说一句如琉璃殿前栽玉树。有时如桂桌兰舟兮自在。有时如涛山浪屋兮崩腾。泼天声价难收。动地风雷易发。夫是之谓曹洞十五叶之正传。东明禅师丛林禅伯。

  东明录序

  昆仑之水西涌东渐。沧海波浪奔腾。扶桑之日东升西归。竺国乾坤普照。日本旨侍者坐夏山中。出示乃师东明和尚七会语录提唱机缘。光明烜爀亦犹水月之大用也。洞上一宗枝分派列由是而兴。塔铭有云。东则东明。西则西明。道无方所。故曰大明。斯言尽之矣。余无以加饰焉。

  禅林颂古集䟦

  联珠颂古通集。变本加丽。勾章棘句。愈出而愈多。如蜂房酿百华之蜜。蚁丝穿九曲之珠。食其蜜者念其蜂。好其珠者慕其蚁。余作是说。有客进曰。忽遇不食蜜。不好珠。不嗜语言文字者。此集又将奚为。余曰。病其病者。不能自病。客惭而退。于是乎书。至治春天童云岫题。

  师一日问无印曰。天童今日大死去也。你作么生救。印曰请和尚吃饭。师曰。天童今日大死去也。汝不要相救。印曰救他作么。师又曰。天童今日大死去也。阿谁与我同行。印曰。和尚先行。某甲随后。师呵呵大笑自此师资不爽毫发。若沩山之与寂子也。(鼓山永觉录和尚继灯)

  云外和尚再住天童诸山疏

  龙翔笑隐欣禅师

  大阳传法立孤。犹婴臼之难。辨才出山归者。如岐邠之众。信知在德不在力。孰不有祖而有宗。惟兹藐然。是可忍也。(某)气养冲澹。语出浑成。胸次廓其町畦。高风激彼贪懦。长空一碧。煌煌东方之启明。诸峰四围。凛凛雪山之太白。自有神龙呵护。不为尺蠖求伸。世路多岐。可以南可以北。简书相恤。式如玉式如金。更始重盟。益敦旧好。

  云外和尚住天童诸山疏

  燕南宪幕萨天锡

  长庚配残月。本论曹洞之孤宗。朽索驭奔轮。当念东南之大法。公既无心而出矣。彼虽有力者何为。(某)世上优昙。释中狮子。石门宏远。□□行鸟不逢人。沧海浅深。谁见莲华初出水。况已入𨞬垂手。不妨认影迷头。老柏卧波起隰州之无恙。异苗翻茂侯杨广之尤灵。壮我辅车。助君旗鼓。

  哭云外老人

  东明慧日和尚

  水天空阔竟忘遥。太白巍巍望九霄。面目俨然云雨外。孰云生死不同条。(泰定甲子八月二十二日端然而逝。世寿八十三。僧腊六十五)

   书锓云外岫禅师语录后

  新丰之道。八传于芙蓉而出丹霞淳。淳有二神足。曰真歇了。曰宏智觉。觉之嗣为净慈自得晖。晖出华藏明极祚。祚出灵隐东谷光。光传天宁直翁举。举传 云外岫禅师。师之后一世乃绝焉。弗闻有继之者。然师之履历具载诸愠恕中山庵录。足以为后昆师法之模楷也。琇南石乃为之传。并无异辞也。则其德行昭著于丛林者可观焉。今也斯录仅存。若读之者尝一脔知鼎味乎。嗟乎。医病何必求驴䭾药。古范师侄尝获旧本于蠹损之余。缮写而蓄之久矣。花药镛弟将欲绣梓流通。征予绪言。因略叙师之系谱。以题于卷尾。

  延享三年丙寅夏蕤宾月真歇正传第三十世见住大乘护国禅寺嗣祖毗丘趾慈麟和南拜题

   日本锲云外岫和尚智门语录缘起

  镛盖二十余年萍游江湖之间。粗知宗派一源无异味也。爱读诸家语。临济之伙充栋汗牛。每叹洞宗之语流于丛林曷其鲜哉。先德嘉言懿行不可无纂录也。猥摈文字言迹为明道之累。葬蠹鱼腹。委丙童手。吝之于世不酷者乎。遂俾指南宝车损坏。而失归家之涂。泯于嘉言懿行亦不鲜矣。古范上人嗜好先德微言。誊写此录尝见惠余。余阅其唱宗之语。直示曲说不规规于洞。融摄偏圆自吻合于洞。譬如泰云出没。纤洪开遮自在也。时摊而读之。心眼垢消。喜不自胜。珍袭箧衍谋寿梓者数矣。往岁因事僦居武府六阅寒燠。饭粥炊玉。柴薪爨桂。囊无余镪。以故宿怀茆塞。附之于弁髦比丘。庄峰宗见。感激宿望。喜捐净赀。勇为之志可嘉焉。于是乎搜罗坠逸。仅得数篇。赘附卷尾。第如厥肇住石门及天宁再迁天童之语。泯没不可知。徒抱浩叹耳。至师出处履历。于南石恕中中峰笑隐传录疏赞中粗备矣。金华宋濂亦称师名德配虚谷晦机二师。翰林待制柳公贯铭塔石曰。宏智古佛重出于世。宜哉。当胡元之世。落落洞宗之裔。师孤如景星。群民争睹。三韩日本向风趋慕。参礼无虚日。大凡本邦入于元。诸名缁礼觐于师。蒙䇿励提奖者于僧史中班班睹焉。然至乎针芥投契。几乏其人。镛追想往时师门风峻密。炉锤之妙。淘汰之工。诸方称了当。虎头擎角者亦入师门。则如秦武阳负燕地图。有事秦庭。求于易水生还不得。震恐于殿陛而不造堂奥也乎。仅得度筹资五人。惜乎历三世之传而不聆有嗣者迄于今。镛幸而获此录。镂版已成。辄识奇遇于卷末。丛社弟兄矍然有问来由。镛避席曰。吾不得知。请质之于范上人。

  延享第三年星躔剑昌腊月谷旦关南花药山人(道镛)稽首拜手敬识于只宁室中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