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言祖语 丹霞子淳禅师语录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08月20日 · 232 次阅读
96

   丹霞淳禅师语录序

  我宗无语句。亦无一法与人。然于无法之中而立五位三玄之法。于无语之中而作呵佛骂祖之说。雷砰电射。魔外不能窥。海涌云屯。龙宫不得藏。然未尝始涉唇吻立文字矣。能具此机宏唱五位君臣之法。横说竖说如转圆石于千仞之上。不留其踪者 丹霞淳禅师是也。兹 师远裔良机。恐其语录岁久湮没。依旧本参考订正一新。绣梓以永流播。因问序于余。不以不文辞。而谨书之以冠卷首。庶几后学之辈别须具眼子细看取。切勿向语言文字求解会焉。

  旹宝永庚寅孟陬下浣 万山(祖缘)拜手敬题

  

  丹霞子淳禅师语录

  随州大洪山淳禅师语录

  嗣法小师 庆预 校勘

  师于政和五年九月二十五日在唐州大乘山慧照庵受随州大洪请。拈疏云。还会么。骊珠未剖价难酬。灼烁寒光映碧流。罔象未能知去处。更凭子细说端由。读疏罢。师升座示众云。好诸禅德。萧索茅庵草乱埋。柴扉日午尚慵开。冥然独坐枯根上。孰谓殊恩云外来。遂置金鸡报晓重明少室之玄旨。石女讴歌再唱新丰之妙曲。直得千山拥瑞万卉呈祥。八方道泰时康。一国河清海晏。诸人还会么。正当霜桂花开夜。又是蟠桃结实时。

  入院上堂云。危峦萧洒古禅宫。信步重归趣无穷。风卷白云天界净。一轮红日正当空。

  当日知事请小参云。银台燃凤烛。𦦨照虚堂。宝阁扣金钟。声腾空界。于是慧光无间冥通先佛之妙心。雅梵喧轰潜运祖师之密旨。识情未尽举目皆差。根境顿忘殊途一致。若能如是。始解带角披毛。虽然恁么。大洪拄杖犹未肯在。敢问诸人。且道拄杖子别有甚么长处。良久云。天教生在千峰上。稳密盘根势未休。

  上堂云。晓风吹散碧天云。日上长空景象分。寂照含虚无内外。当明一句若为论。所以道一句子当明不当照。一句子当照不当明。一句子明暗混融。一句子不落明暗。四句中且道那一句为宾那一句为主。若也委悉得去。便乃行脚事毕。苟或未然。万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捞捷始应知。

  冬夜小参。好诸禅德。金钟虽韵。星月未分。假灯烛为光明。仗声尘为佛事。于是荧煌交映音韵相和。迥出见闻。遐超声色。所以道欲识解脱道。诸法不相到。眼耳绝见闻。声色闹浩浩。诸人若也于斯委悉得去。可谓如龙得水似虎依山。苟或未然。不免他旋转。大洪今夜不惜眉毛为诸人说破。耳界闻时眼界通。一根旋返六圆融。欲知佛祖虚明地。妙在声香味触中。

  冬节上堂。山上今冬少阴雪。晴和天气如春月。斯辰又喜一阳生。梅根占得先开发。欲知佛性义。谛观时节。正当林木凋疏天地寒冽。且道一阳从什么处生。诸人还会么。要知阳气潜兴处。直向金刚际下看。其或未然。节辰已过。伏惟起居万福。

  腊八上堂。屈指忻逢腊月八。释迦成道是斯辰。二千年后追先事。重把香汤浴净身。诸禅德。古有十六开士。因僧浴时随例入室。忽悟水因。洞明妙触。尽入圆通境界。大洪今日普请往灵济殿上灌沐释迦如来。个中亦有悟底消息。诸人还会么。香汤潋滟两三杓。便向如来顶上倾。

  除夜小参。今夜年穷岁尽。来辰改旦迎春。光阴倏忽不饶人。齿发衰残又添岁。大众。光阴迁谢。念念无常。时不待人。命焉得久。人人尽知今日是腊月三十日。还曾准备得今日事么。诸人莫作等闲。直得切切准备他始得。且道作么生准备。莫是聚集财物为准备。莫是看阅经教为准备。莫是念禅䇿子为准备。莫是持机巧心为准备。正当恁么时。眼光落地手脚忙乱。从前记得一时忘了。到这里直须脚蹈实地始得。用掠虚不得也。诸人时中快须休歇去。准备他去。把今时事放尽去。向枯木堂中冷坐去。切须死一遍去。却从死里建立来。一切处谩你不得。一切处转你不得。一切处得自在去。所以道悬崖撒手自肯承当。绝后再苏相欺不得。若能如是。可谓旋岚偃岳而常静。江河竞注而不流。野马飘鼓而不动。日月丽天而不周。其或未然。祇知事逐眼前过。不觉老从头上来。

  元旦升座。正气回春。东君扇物。向无生中生成万有。于无住本建立诸缘。情与无情咸承恩力。是以夜明帘外君臣庆贺于兹时。枯木岩前父子欢呼于此日。诸禅德。祇如野老门下又复如何。良久云。还会么。儿孙俱得力。室内不知春。

  上堂拈起拂子云。大洪拂子拈起则春光妍媚万木含芳。放下则寸草不生普天一色。然虽恁么。子细观来犹是时人窠窟。此二途如何履践。良久云。还会么。但得春风和暖。自然背阴花开。

  师于天宁万寿禅寺上堂祝香云。伏愿 皇帝陛下。二仪同寿生成万物而无为。三光共明照烛十方而不间。

  遂升座示众云。三德齐敷结净缘。十方僧宝世良田。愿将此日无为福。上祝 皇图亿万年。于是琉璃殿莹君臣会合而一气连枝。明月堂深子父相逢而同身共命。相将行处玉阶寒藓蒙茸。携手归时碧嶂白云缭绕。通身及尽不当机。信步回途无异路。所以从无住本立一切法。经行坐卧常在其中。语默动容不离当处。诸人还会么。十方国土无佗境。四海欢谣奉一人。即将此日举扬般若大会殊因。谨用上严 今上皇帝陛下。伏愿道齐五帝福迈诸天。位居北极之崇。寿等南山之固。次愿知府大夫通判大夫郡县文武贤僚。德祛民瘼。风传去兽之威。才入圣眸。梦应非熊之兆。

  上堂云。好诸禅德。夫为如来之子。宜各以道为务。直须洗涤根尘。遂使三业清净。于圆明正念而念念无差。方能入道脱离生死。苟或未然。贪着空华衣。失却娘生裤。腊月三十日手忙脚乱去。奉劝诸禅流。得坐自回顾。

  结夏上堂云。安居三月。以大圆觉为我伽蓝实相住持。禁足九旬。具平等智护生履道饶益有情。然虽恁么。更须知有一人不安居守制。不履道护生。诸人还识得么。苟或未然。不免重为宣说。佛祖从来不奈伊。满头明月去还归。虽然六户无亲识。今古何曾更间违。

  小参示众云。好诸禅德。法本无住。随处圆成。道绝言诠。应机建立。于是衲僧家有时向高高山顶立。纵横不陟古来今。有时向深深海底行。信步全超无伴侣。然虽恁么。子细观来犹是究理边事。且道透脱一句又作么生。良久云。还会么。静极光通本妙圆。嘶风玉马过重关。回途不落威音世。妙用全彰化外看。

  上堂拈拄杖云。大洪有个无影杖。虎踞龙蟠孰敢向。有时横按坐虚堂。临济德山还胆丧。然虽恁么。且道得力在什么处。诸人还会么。好是月华铺藓砌。相将闲绕玉堂行。

  上堂云。三月安居已半过。虚明心地又如何。有求宛然成机巧。无作方能不较多。炉里寒灰香旖旎。岩前枯木叶婆娑。白头人在千峰上。妙唱新丰一曲歌。诸禅德。还闻么。灵然古韵曾非间。听者须明未兆前。

  上堂拈起拂子示众云。大洪拂子非有名非无名。七佛前前本混成。非有相非无相。渊而无下高无上。若论阴阳未兆时。卷舒俱在光明藏。诸禅德。且作么生是光明藏。还会么。浩然无异色。照尽未当今。

  上堂云。好诸禅德。碧玉界中无变异。虚明地上有离微。妙圆一句如何说。隐显含融岂间违。到这里且作么生是不间违处。还会么。铁牛耕破壶天远。繁兴大用不当机。

  上堂。少林九年垂一语。流布诸方多赚举。大洪今日老婆心。未免分明细说与。良久云。还会么。月里姮娥巧。金针穿断线。半夜绣鸳鸯。能有几人见。

  上堂云。金佛不度炉。妙相圆明会也无。泥佛不度水。落落圆音美复美。木佛不度火。萧萧古殿无关锁。是须撒手直归家。莫向半途空懡㦬。诸禅德。且作么生是归家底事。良久云。还会么。独坐枯根石头上。四溟无浪月轮孤。

  天宁节上堂云。天然贵异骨涉功勋。妙应昌期当阳不露。所以海音堂上击法鼓而演真机。毗卢殿中叩鲸钟而宣至理。于是尧风大扇。舜日高明。千邦贺诞 圣之辰。万国祝南山之寿。且道寿年多少。还会么。明月一轮生海面。玉人披影数金沙。

  郡山回山上堂云。七佛前前旷路赊。碧琉璃界锁蟾华。披衣出户更犹永。撒手还家日未斜。诸禅德。且道到家一句又作么生。良久云。还会么。行尽白云路。静闻流水声。

  陈谢典座上堂云。杓柄笊篱权在手。放行把住非窠臼。二时斋粥在精专。自利利他功不朽。且作么生是不朽之功。还会么。须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再留监寺上堂云。圆澄觉海游戏而独掌难鸣。没底兰舟鼓桌而大家着力。致迷津者得岸。滞水者忘忧。然虽恁么。更须知有一人出门无辙迹。入户不当堂。千圣兴来尽是传语底人。诸祖降世焉敢正眼顾着。且道是什么人。还相识么。昨夜偶随流水去。今朝又逐白云归。

  上堂云。湛然无变异。虚彻有灵通。妙尽功忘处。咸归寂照中。乃竖起拂子云。这个是拂子。且道那个是寂那个是照。还会么。[鴳-女+隹]鹭并头蹈雪睡。月明惊起两迟疑。

  上堂云。残冬凛冽寒。滴水便成团。翻忆少林祖。齐腰立雪难。或谓将心与汝安。觅心不见一毫端。廓然记得来时路。顿觉壶中景象宽。琉璃光里一般般。午夜依依月正圆。㝡先三子得皮肉。末后一人得髓还。㝡先三子即不问。且道那个是末后一人。还会么。远观同半月。近看却如钩。若是知音者。思惟暗点头。

  为亡僧下火云。大地雪漫漫。临行一句难。泥牛沉巨浸。玉马火中寒。诸人若向这里委悉得去。可谓来如月分众水。去似云散千峰。苟或未然。伏惟尚向。

  为亡僧下火云。三缘和合成有。四大离散还空。且道那个是能上座主人翁。还会么。来兮无依。去兮何托。红焰亘空。不曾烧着。

  为亡僧下火云。出家儿。无休暇。终日忙忙空构架。临行一着太区区。眼见耳闻争不怕。百骸狼藉撒奚为。普请般柴用烧化。且道中间有烧不化者么。诸禅德。白云叆叇空去来。渺邈清虚无缝罅。尚向。

  真赞

  丹霞开山天然禅师

  丹山月冷。祖室风清。瞻之仰之。千载扬名。古佛不存檀佛像。寒岩曾许铁牛耕。

  丹霞第二代无学禅师

  皎月流辉。影澄寒水。万有齐彰。太虚廓尔。禅版曾酬上上机。当锋未荐西来旨。

  丹霞第三代安禅师

  龙准高不高。虎颐短不短。半夜昆仑儿。两手扶银碗。

  丹霞第四代勋禅师

  寒风凛凛。古貌堂堂。俱卢日午。瞻部夜央。声前一句兮从尔商量。

  净因和尚

  即真非真。是假非假。语路未陈。言满天下。骊龙海卧彩云深。黑漆昆仑骑玉马。

  般阳老人

  昔年颜似玉。今日𩯭如霜。不挂金襕服。还衣白㲲裳。彩凤夜栖无影树。晓天云绽露斜阳。

  禅人写师真求赞

  咄这枯槁形容。平生太煞揭斗。电光石火之机。两舌一还无口。直截根源不肯谈。爱引禅徒荒草走。

  真非真。伪非伪。圆眼横眉。丑唇平鼻。图𦘕自难同。思量何处是。月笼松顶兮[鴳-女+隹]梦初醒。雪覆芦花兮鹭寒不睡。

  写出病形。眉目分明。直饶全似。祇得八成。闻名兮不如见面。见面兮不如闻名。霜天月满兮难寻老兔。海门潮落兮不觅长鲸。

  偈颂

  五位

  正中偏。宝殿烟笼月色前。井底燃灯天未晓。暗中谁辨往来源。

  偏中正。嫫母临䊋羞照镜。三更玉户不挑灯。混融非露当年影。

  正中来。运步红炉遍九垓。宝月夜光随处静。披云终不露纤埃。

  偏中至。大用无私何拟议。当锋那肯落今时。他家自有超伦志。

  兼中到。及尽有无真个妙。披毛戴角火中行。纵横不落今时道。

  又

  正中偏。宝月光凝海底天。何事渔舟难满载。流辉争肯透波澜。

  偏中正。水云深锁渔家境。一派长江极目清。日照筠竿那露影。

  正中来。一叶轻舟泛远滩。锦鳞不触香钩饵。何得丝纶更犯膻。

  偏中至。收丝却返芦花里。高欹龟枕恣情眠。长江信任波涛起。

  兼中到。更阑六宅无音耗。纵横泽国路优游。樵人举步应难造。

  闲居

  回途玉马休相伴。背角泥牛莫下鞭。多谢乾坤垂覆载。闲云芳草恣情眠。

  自宗

  空劫自己无依守。佛祖从来难启口。九年面壁太多端。那堪更强分妍丑。

  钓者

  海际烟收欲暮天。扁舟轻泛出芦湾。丝纶夜掷清波里。晓得金鳞不犯竿。

  送升上人驰法嗣书

  飞花暖日轻相送。烈焰须凭作者通。觌面不劳伸语路。丹山千里事同风。

  送法弟应首座

  落叶纷纷万卉凋。云衣轻卷下岧峣。他年花萼𨔝荣日。灵树无根暗长苗。

  送静上人

  本自圆成不在言。泥牛耕破劫初田。夜来风月霜威重。天晓昆仑戴雪还。

  酬寂道人

  言前无句拟何伸。妙语玄谈眼里尘。一邑毗耶金粟众。想应翻笑住山人。

  无缝塔

  月皎渔舟瑞气旋。芦花深处夜涛寒。可怜无限垂丝者。随例忙忙失钓竿。

  赵州婆子勘破话

  木人岭上歌。石女溪边舞。明月共同途。无私照今古。

  和净因老师渔父词

  四海无家何拘碍。垂丝坐对烟云霭。水急风和舟行快。严霜届。莲裳箨笠和烟戴。

  洪鳞每自藏深派。今朝钓得真奇怪。鼓桌惊波桑田改。三灾坏。恁时方称生涯在。

  潦倒渔翁一无解。苍苍雪𩯭知何载。短桌轻舟泛沧海。抛钩在。碧波深处全无阂。

  锦鳞吞饵浮丝摆。樵父两岸皆怜爱。直透龙门头角改。谁能怪。为霖方显灵通大。

  送升长老住大乘

  皎月流辉千嶂冷。泥牛徐步出云烟。玄徒若问西来意。直指胞胎未具前。

  送蒲君锡赴任湖南提刑

  携筇挥汗别文星。匝地清风耸百城。佛祖位中留不住。琉璃殿上绿苔生。

  送庞婆

  刹刹西来意。尘尘古佛心。眉毛为道侣。鼻孔作知音。借问牛头何处去。衔花幽鸟杳难寻。

  送汲助教医博

  未到毗耶城。不识维摩病。有客兮良医妙术通神圣。金针针起髑髅吟。此曲千年谁与并。

  酬刘书记朝奉二首

  生涯得力句。尽被维摩说。空劫一壶天。泥牛耕破月。

  应现宰官人不识。栖心祖域道情腴。不怜金印大如斗。自贵衣中无价珠。

  送俊化主回乡丐簟

  昔年百丈曾轻卷。今日重归故国求。顿使云堂三伏里。哭天忽尔变清秋。

  酬满上人

  勿谓无言为妙。面壁何尝不道。翻思金色头陀。却把刹竿推倒。

  渔父子送齐明二化士

  凛凛严风彻骨寒。扁舟轻泛碧波澜。金线直。玉钩端。锦鳞无限踊跃上琅玕。

  渔父从来性本宽。满船钓得未为欢。收丝了。望层峦。举头方觉天际晓星残。

  谢安抚张学士惠茸毡

  虚室更深冷不眠。翛翛孤坐几经年。昨宵又觉还耽睡。元是新铺白玉毡。

  冬日寄住庵僧

  落叶积莓苔。柴扉半不开。幽林云密覆。花鸟恨空来。

  送王汝弼宣教

  平生活计都消尽。锥地殊无付子孙。撒手便辞青嶂去。翛然却返白云村。

  送化士

  春云不世情。滋泽兴还普。从龙向海飞。散作人间雨。幽洞无门任卷舒。悠悠莫忘青山父。

  渔父词五首

  鹤发渔翁岁莫论。桑田几变尔常存。红蓼岸。荻花村。水月虚明两不痕。

  举目谁亲无可攀。翛然独对水云闲。山色里。浪花间。妙体堂堂不露颜。

  青虚为钓复为钩。断索篮儿没底舟。随放荡。任横流。玉浪堆中得自由。

  轻泛兰舟入海涯。抛钩掷线莫迟疑。骊龙子。巨鳌儿。不犯清波钓得伊。

  钓尽江湖晓色分。数声羌笛韵凌云。波浩渺。雾氛氲。鼓桌回舟望海垠。

  和无尽居士牧牛颂

  头角峥嵘未兆前。乱云深处任安眠。不随芳草遥山去。何用芒童更着鞭。

  因禅人发明以颂示之

  水阔云深古路赊。五湖禅侣共同家。夜来喜得真消息。无影林中杇木花。

  寄度兄道友

  寂照含虚未兆身。翛然那与物为邻。任经风月霜威重。枯木花芳不犯春。

  默曜堂访预监寺不遇

  昔年摩竭令。今日孰知恩。句外潜心体。言前密意论。松风清宇宙。桂月曜乾坤。出户虽无往。争如静掩门。

  静上人病以偈贻之

  火风地水合为身。犹若晴空一点尘。借问病从何处起。祇应谁是病中人。

  退居后以二偈示预环二禅者

  十年同此振纲维。万种誵讹悉共知。今日脱然无一事。坐观明月照琉璃。

  水最为清月最圆。月光含水水涵天。混融不落威音世。到此如何语正偏。

  送环知客归省亲

  清风明月秋光半。环禅别我云南归。当堂子母相逢日。妙圆孰敢分离微。咦。拨转吾家向上机。回头触处生光辉。

  送觉上人

  异类潜行未兆前。昂藏头角耸摩天。回途莫守寒岸草。耕破威音那畔田。

  谢王宣教见访

  柴扉常对白云开。玉凤衔花去又回。不学东林远沽酒。渊明多谢入山来。

  喜吴云叟公裕垂访

  山路春风桃李香。延陵长者贲岩房。行行廓尔忘途辙。步步翛然合道场。妙净宗乘松宿[鴳-女+隹]。虚明田地月含霜。相逢相见有何事。共语毗卢顶后光。

  送止维那作丐

  常思止禅者。返本如婴儿。一念万年去。春秋都不知。斫倒寒岩无影树。回头焰里再抽枝。春老别吾入鄽去。缘生会有归山咦。净榻相看坐。清风起四维。

  和正知藏适轩

  适轩新开非华饰。为爱清凉消暑湿。景象千般何处来。尘埃一点应难入。蒲团禅版静沉沉。松韵竹风常龚龚。香断炉寒坐夜深。苔墀月满无人立。

  谢蒙城善友惠米

  客到蒙城有信归。殷勤惠米助晨炊。老僧钵满慵相唤。长者恩深祇自知。粒粒圆成难着会。明明嚼碎更何疑。赵州遗语诚非谬。一饱元来忘百饥。

  任善友求颂

  差别道难通。应须识自宗。无根枯树子。月夜影重重。

  丹霞誧法弟新建暖堂以颂庆之

  暖堂新构侵云表。桂月松风常满抱。玉烛光中静应时。言前妙唱般阳道。

  山居五首

  林麓结茅庐。翛然称所居。松风惊破梦。㵎冰静涵虚。春老花犹媚。秋残叶未疏。良宵无限意。东岭月生初。

  祇这一闲田。古今无变迁。泥牛耕不尽。宝月镇长圆。岩桂和烟翠。溪花含露鲜。甘藏青嶂里。懒更谒时贤。

  家近乱山根。日高懒启门。樵歌云外唱。胡曲句前论。路僻无人到。庭荒有藓痕。萧萧岩石畔。祇么老烟村。

  兀坐镇长行。孰人知此情。竹风轻有韵。岩溜细无声。岌岌三山秀。依依片月明。门前枯树子。孤鹤梦难成。

  不恋白云关。家山撒手还。玉炉香旖旎。石涧水潺湲。庭树烟笼合。牕轩雨洒斑。经行及坐卧。常在寂寥间。

  寄随守向大夫三首

  岁寒本欲老林垌。兹沐恩光入翠层。再整丝纶垂钓手。随缘涢水且腾腾。

  道同曾未隔毫端。相别相逢会者难。偶此又蒙清照及。松风桂月袭人寒。

  无弦琴上有希声。此遇知音作证明。不犯指端弹一曲。碧琉璃界月三更。

  送吴公裕

  天气暄妍三月春。青山垂访白头人。威仪雍肃披儒雅。语论清泠洗渴尘。道合圆常无异路。心空及第自通津。相逢相别休怀念。千里同风德乃邻。

  蠲上人求颂

  一九逢春信。梅花破雪开。个中如会得。千里不空来。

  和张居士

  默讷虚明履趣深。蟾蜍推月照天心。松风未作寒林静。一弄无弦琴上音。

  和张伯威见寄

  今日重来坐暖霞。故人笑谓老年华。劫空别有壶春在。云对青山兴莫涯。

  和章阳叔见寄二首

  休将水乳试鹅王。妙识醇醨别有方。本地不消春气力。灵枝劫外有余芳。

  师旷离娄不我徒。昭然罔象得玄珠。心萠口拟成途辙。底事圆明异有无。

  酬刘于叔

  妙句灵然溢目寒。幽微旨趣会还难。相逢更问无弦曲。风入松梢不在弹。

  随州大洪山淳禅师语录

  No. 1425-B

  洞山之道六传而至大阳殆将断绝。投子续之。三传而至 丹霞淳禅师。师出真歇宏智二子以张皇其门风。由是观之。 师寔吾门之中兴也。然而 师语要。世失其所传。后裔靡不以是为恨矣。属者偶得十三叶法孙大容清公所誊写之。 师住大洪语录一卷。恰如旱天逢甘雨。忻跃之余。募刊以广其传。因裁一偈敬题其后云。

 掀翻洞水盛宗风  广大波澜洒日东  六百经霜犹未没  重刊枣梓永流通

  宝永七年季春上浣

  远孙小比丘良机盥手百拜书 卍续藏 第 71 册 No. 1425 丹霞子淳禅师语录

  增辑丹霞淳禅师语录

  上堂云。乾坤之内宇宙之间。中有一宝秘在形山。肇法师恁么道。祇解指踪话迹。且不能拈示于人。丹霞今日擘开宇宙。打破形山。为诸人拈出。具眼者辨取。以拄杖卓一下曰。还见么。鹭鸶立雪非同色。明月芦花不似他。

  上堂。举德山示众曰。我宗无语句。实无一法与人。德山恁么说话。可谓是祇知入草求人。不觉通身泥水。子细观来。祇具一只眼。若是丹霞则不然。我宗有语句。金刀剪不开。深深玄妙旨。玉女夜怀胎。

  上堂。亭亭日午犹亏半。寂寂三更尚未圆。六户不曾知暖意。往来常在三更前。

  上堂。宝月流辉。澄潭布影。水无蘸月之意。月无分照之心。水月两忘方可称断。所以道升天底事直须飏却。十成底事直须去却。掷地金声不须回顾。若能如是。始解向异类中行。诸人到这里还相委悉么。良久曰。常行不举人间步。披毛戴角混泥尘。

  真歇参次。师问如何是空劫已前自己。歇拟对。师曰。你闹在。且去。一日登钵盂峰豁然契悟。径归侍立。师掌曰。将谓你知有。歇忻然拜之。翌日上堂。日照孤峰翠。月临溪水寒。祖师玄妙诀。莫向寸心安。便下座。歇直前曰。今日升座更谩某甲不得也。师曰。你试举我今日升座底看。歇良久。师曰将谓你瞥地。歇便出。

  宏智参次。师问如何是空劫已前自己。智曰井底虾蟆吞却月。三更不借夜明帘。师曰未在更道。智拟议。师打一拂子云。又道不借。智于言下大悟。

  僧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师曰金菊乍开蜂竞采。曰见后如何。师曰苗枯华谢了无依。

  举古

  举北院问青峰。洛浦道。入荒田不拣。信手拈来草。何不道作么生是信手拈来草。峰作拈势。师别曰。是则是。只是未能吃草。

  举甘贽行者接待。有僧曰行者接待不易。贽云譬如喂驴喂马。明安曰。也知行者常行此路。师别曰。来年与行者买一领直裰。

  颂古

  僧问九峰虔云。承闻和尚有言。诸圣间出。祇是传语人。是否。师曰是。曰。世尊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云。天上天下唯吾独尊。和尚为甚么却唤作传语人。师曰。祇为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所以唤作传语人。

  妙相圆明不可亲。奴儿婢子自殷勤。指天指地称尊大。也是传言送语人。

  僧问洞山诠。清净行者不入涅槃。破戒比丘不入地狱时如何。师云。度尽无遗影。还他越涅槃。

  相好巍巍大丈夫。一生无智恰如愚。从来佛祖犹难望。地狱天堂岂可拘。

  青原思禅师初参六祖。问。当何所务即不落阶级。祖曰汝曾作什么来。师曰圣谛亦不为。祖曰落何阶级。师曰。圣谛尚不为。何阶级之有。祖深器之。

  卓尔难将正眼窥。迥超今古类难齐。苔封古殿无人侍。月锁苍梧凤不栖。

  青原因石头问。和尚出岭多少时。师曰我却不知汝早晚离曹溪。曰希迁不从曹溪来。师曰我亦知汝去处也。曰。和尚幸是大人。莫造次。

  木人来问青霄路。石女年尊似不闻。携手相将归故国。暮山岌岌锁重云。

  药山惟俨禅师一日在石上坐次。石头问曰汝在这里作么。师曰一切不为。曰恁么即闲坐也。师曰若闲坐即为也。曰。汝道不为。且不为个什么。师曰千圣亦不识。头以偈赞曰。从来共住不知名。任运相将祗么行。自古上贤犹不识。造次凡流岂可明。

  玄微及尽本翛然。若谓渠闲万八千。月印澄江鱼不见。钓人何必更抛筌。

  道吾因石霜问。百年后有人问极则事。向他道甚么。师唤沙弥。弥应诺。师曰添净瓶水着。师良久却问霜。适来问甚么。霜拟再举。师便归方丈。霜于此有省。

  垂手还他作者机。寻常语里布枪旗。重询拟进归方丈。一句分明更不疑。

  道吾到五峰峰问。还识药山老宿么。师曰不识。曰为甚么不识。师曰不识不识。

  白云深处路难通。拟问踪由已涉功。挂角羚羊无影迹。从容还落正偏中。

  云岩同道吾自南泉回药山。师问药山曰如何是异类中行。山曰。吾今日困倦。且待别时来。师曰某甲特为此事归山来。山曰且去。师便出。吾在方丈外闻师不荐。不觉咬得指头血出。下来问师。师兄去问和尚那。因缘作么生。师曰不为某甲说。吾便低头。

  饥餐嫩草遥山去。渴饮寒泉曲㵎回。放荡不耕空劫地。暮天何用牧歌催。

  云岩因僧问。二十年在百丈侍巾瓶。为甚么心灯不续。师曰头上宝华冠。曰头上宝华冠意旨如何。师曰大唐天子及冥王。后僧举问九峰虔禅师。大唐天子及冥王意旨如何。虔曰却忆洞上之言。

  玉鞭高举击金门。引出珊瑚价莫论。迥古轮王全意气。不彰宝印自然尊。

  高沙弥住庵。一日雨中来相看药山。山曰你来也。师曰是。山曰可煞湿。师曰不打这鼓笛。云岩曰皮也无打甚么鼓。道吾曰鼓也无打甚么皮。师曰今日大好一场曲调。

  偶尔垂言借问伊。知音争使落今时。胡笳不犯宫商曲。玉笛横时劫外吹。

  百岩明哲禅师。洞山与密师伯到参。师问曰阇梨近离什么处。洞山曰近离湖南。师曰观察使姓什么。曰不得姓。师曰名什么。曰不得名。师曰还治事也无。曰自有廊幕在。师曰岂不出入。山便拂袖去。师明日入僧堂曰。昨日对二阇黎一转语不稔。今请二阇黎道。若道得。老僧便开粥相伴过夏。速道速道。山曰太尊贵生。师乃开粥共过一夏。

  烧香人静杳无声。苔满丹墀皓月明。入户当堂慵正坐。出门尤懒下阶行。

  船子诚禅师嘱夹山云。直须藏身处没踪迹。没踪迹处莫藏身。吾三十年在药山祇明斯事。

  白云槛外思悠哉。密密金刀剪不开。幽洞不拘金锁意。纵横无系去还来。

  青峰楚因僧问。大事已成。为甚么也如丧考妣。师曰。不得春风花不开。及至花开又吹落。

  家山归到莫因循。竭力寅昏奉二亲。机尽功忘恩义断。便成不孝阐提人。

  椑树省禅师问洞山。甚么处来。山曰亲近来。师曰。若是亲近。用动这两片皮作甚么。后曹山闻举乃云。一子亲得。

  从来父子不相离。石女何劳更问伊。昨夜寒岩无影木。白云深处露横枝。

  洞山因僧问。和尚教学人行鸟道。未审如何行鸟道。师曰不逢一人。曰如何行。师曰直须足下无私去。曰。祇如行鸟道。莫便是本来面目否。师曰阇黎因甚颠倒。曰甚么处是学人颠倒。师曰。若不颠倒。因甚么却认奴作郎。曰如何是本来面目。师曰不行鸟道。

  古路翛然倚太虚。行玄犹是涉崎岖。不登鸟道虽为妙。点捡将来已触途。

  洞山问僧。世间何物最苦。曰地狱最苦。师曰。不然。在此衣线下不明大事是名最苦。

  镬汤炉炭几何般。地狱三途未苦酸。须信新丰亲切语。袈裟之下莫颟顸。

  神山与洞山过独木桥。洞先过了拈起木桥曰过来。师唤价阇黎。洞乃放下木桥。

  平地无端凿陷坑。木桥拈起使人行。沉沉寒水如何渡。月夜金鸡报五更。

  渐源兴禅师一日持锹到石霜。于法堂上从东过西从西过东。霜曰作么。师曰觅先师灵骨。霜曰。洪波浩渺白浪滔天。觅甚先师灵骨。师曰正好着力。霜曰。这里针札不入。着甚么力。师持锹肩上便出。

  本地灵明无一物。几人认得黄金骨。扶锹肩上便行时。大辩从来还若讷。

  夹山因僧问。拨尘见佛时如何。师曰。直须挥剑。若不挥剑。渔父栖巢。僧后问石霜。拨尘见佛时如何。霜曰。渠无国土。甚处逢渠。僧回举似师。师曰门庭施设不如老僧。入理深谈犹较石霜百步。

  当机一句玉珊珊。内外玲珑溢目寒。无漏国中曾不住。月华影里见应难。

  夹山因僧问。如何是夹山境。师曰。猿抱子归青嶂后。鸟衔花落碧岩前。

  蚌含明月珠生腹。龙拥深云雨洒空。莫向平田翻巨浪。直须点点尽朝东。

  夹山因僧问。会处却不问。不会处请师一言。师曰。户挂凋林。影中辨取。

  威音那畔不能行。撒手还家懒问程。寝殿无人空寂寂。满窗唯有月虚明。

  洞山价禅师解夏上堂曰。秋初夏末。兄弟或东或西。直须向万里无寸草处去。良久曰。祇如万里无寸草处作么生去。顾视左右曰。欲知此事。直须如枯木上花开方与他合。石霜曰。出门便是草。明安曰。直得不出门亦是草漫漫地。

  归家岂坐碧云床。出户不行青草地。南北东西本自由。渠无向背那回避。

  僧问洛浦安禅师。众手淘金谁是得者。浦云拳中旧宝岂假披沙。僧云恁么则展手不逢也。浦云莫将[鴳-女+隹]唳拟当莺啼。

  淘金岂假披沙得。不触波澜犹费力。露柱三更忽放光。此时未审何人识。

  僧问洛浦。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浦云。青岚覆处出岫藏峰。白月辉时碧潭无影。

  群花未发梅先拆。万木凋零柏转奇。云淡不彰筛月影。烟轻那露引风枝。

  僧问洛浦。一毫吞尽巨海。于中更复何言。浦云。家有白泽之图。必无如是妖怪。

  岩前虽有云千顷。户内殊无半夜灯。极目危峦今古秀。暮天斜照碧层层。

  蛤溪道者相看。洛浦问曰。自从梨溪相别。今得几年。溪曰和尚犹记得昔时事。浦曰见说道者总忘却年月也。溪曰和尚住持事繁且容子细。浦曰道者住山事繁。

  这般消息不寻常。蟾桂枝枝布远香。昨夜姮娥呈巧妙。眼睛直上绣鸳鸯。

  洛浦因僧问。供养百千诸佛。不如供养一无心道人。百千诸佛有何过。无心道人有何德。师曰。一片白云横谷口。几多归鸟尽迷巢。

  拾得疏慵非觉晓。寒山懒惰不知归。声前一句圆音美。物外三山片月辉。

  僧问洛浦。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雪覆孤峰峰不白。雨滴石笋笋须生。

  海底龙吟云雨润。林中虎啸谷风清。莫言满路生荆棘。况是家贫少送迎。

  洛浦因僧问。学人拟归乡时如何。师曰家破人亡子归何处。曰恁么则不归去也。师曰。庭前残雪日轮消。室内游尘遣谁扫。

  太平乡国路空赊。归兴悠悠思莫涯。撒手到家何所有。琉璃宝殿锁蟾华。

  洛浦因僧问。祖意教意是同是别。师曰。日月并轮辉。谁家别有路。曰恁么则显晦殊途事非一概。师曰。但自不亡羊。何须泣岐路。

  月筛松影高低树。日照池心上下天。赫赫炎空非卓午。团团秋夜不知圆。

  韶山因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绝顶无根草。无风叶自摇。

  妙峰孤顶偏肥腻。天产灵苗不触地。翠叶无风常自摇。清香那逐春光媚。

  韶山因僧到参。礼拜起立。师曰大才藏拙户。僧过一边立。师曰丧却栋梁材。

  叉手须知已隔津。更重进步转漂沦。顽铜若作黄金货。祇可瞒他无眼人。

  黄山轮禅师来参夹山。山问曰甚么处来。师曰闽中来。山曰还识老僧么。师曰和尚还识学人么。山曰。不然。子且还老僧草鞋钱。然后老僧还汝庐陵米价。师曰恁么则不识和尚。未审庐陵米作么生价。山曰真师子儿善能哮吼。

  父子相逢眼倍明。灵苗丛里坦然行。个中若为金毛子。已是盐梅触大羹。

  上蓝超禅师因僧问。如何是上蓝本分事。师曰。不从千圣借。岂向万机求。曰不借不求时如何。师曰不可拈放阇梨手里得么。

  一片灵明本妙圆。个中非正亦非偏。宝峰瑞草无根蒂。不待春功色自鲜。

  僧问四禅禅师。古人有请不背。今请和尚入井。还去也无。师云。深深无别源。饮者消诸渴。

  曹溪源派古之今。意识徒将渡浅深。好是昔人游戏处。虽然入井不曾沉。

  无著喜禅师往五台华严寺。至金刚窟礼谒。遇老翁牵牛行。邀师入寺。翁曰近自何来。师曰南方。曰南方佛法如何住持。师曰末法比丘少奉戒律。曰多少众。师曰或三百或五百。师却问此间佛法如何住持。曰龙蛇混杂凡圣同居。师曰多少众。曰前三三后三三。

  前后三三不失宗。迥迢千圣数难穷。金刚脑后全轩露。迭迭青山锁翠空。

  大光诲禅师因僧问。祇如达磨是祖否。师曰不是祖。曰。既不是祖。又来作甚么。师曰祇为汝不荐。曰荐后如何。师曰方知不是祖。

  少林续焰事堪可。腊夜梅开雪后枝。黄檗昔年曾有语。大唐国里没禅师。

  九峰在石霜作侍者。石霜迁化后。众欲请首座接续住持。师白众问首座曰。先师道休去歇去。冷啾啾去。一条白练去。古庙香炉去。一念万年去。且道明什么边事。座曰明一色边事。师曰与么则不会先师意在。座曰但装香来。乃焚香曰。我不会先师意。香烟起处脱去不得者。言讫便坐脱。师拊其背曰。坐脱立亡即不无。先师意未梦见在。

  带角披毛异类身。寒灰枯木眼中尘。虽然未会先师意。争奈临行一着亲。

  海湖禅师有座主问。和尚甚么年行道。师曰座主近前来。主近前。师曰祇如憍陈如是甚么年行道。主茫然。师喝曰这尿床鬼。

  多是从人学得来。一生空把口胡开。欲穷此片虚明地。七佛前前总不该。

  天盖幽禅师有一院名无垢净光。造浴室。有人问。既是无垢净光。为甚么却造浴室。僧无语。后请师代。师曰。三秋明月夜。不是骋团圆。

  虽然答尽深深意。争奈投机句未亲。欲会本来无垢的。更须入水见长人。

  九峰因僧问。祖祖相传复传何事。师曰。释迦悭。迦叶富。曰如何是释迦悭。师曰无物与人。曰如何是迦叶富。师曰国内孟尝君。曰毕竟传底事作么生。师曰百岁老人分夜灯。

  寂光影里现全身。贵异天然迥出伦。家富儿奴偏得力。夜分灯火照西邻。

  石柱禅师游方时到洞山。时䖍和尚垂语曰。有四种人。一人说过佛祖。一步行不得。一人行过佛祖。一句说不得。一人说得行得。一人说不得行不得。阿那个是其人。师出众曰。一人说过佛祖行不得者。祇是无舌不许行。一人行过佛祖。一句说不得者。祇是无足不许说。一人说得行得者。祇是函盖相称。一人说不得行不得者。如断命求活。此是石女儿担枷带锁。洞山曰阇黎分上作么生。师曰该通分上卓卓宁彰。山曰祇如海上明公秀又作么生。师曰幻人相逢拊掌呵呵。

  海底泥牛耕白月。云中木马骤清风。胡僧懒捧西干钵。半夜乘舟过海东。

  涌泉欣禅师因唐武宗废教。在院看牛。时有强德二禅客到。于路次见师骑牛不识。乃云。蹄角甚分明。争奈骑者不识。师骤牛而去。二禅客相次憩于树下煎茶。师回。下牛近前问讯与坐吃茶。师乃问二禅客近离甚处。云那边。师曰那边事作么生。禅客提起茶盏。师曰此犹是这边。那边事作么生。二人无对。师曰莫道骑牛者不识好。

  芳草漫漫岂变秋。牧童白牯恣优游。异中有路人难见。却谓骑牛不识牛。

  夹山上堂云。明不越户。穴不栖巢。目不顾他位里。脚不蹈他位里。六户不掩。四衢无踪。学不停午。意不立玄。千劫眼不借舌头底。万劫舌头不顾。眼中明峻机。不假锋铓事。到这里有甚么事。阇黎。竿头丝线从君弄。不犯清波意自殊。

  月沉碧海龙非隐。雾锁苍梧凤不知。劫外森森无影木。垂阴自有未萌枝。

  涌泉欣因僧问。如何是相传底事。师曰。龙吐长生水。鱼吞无尽沤。曰请师挑硩。师曰。擂鼓转船头。桌穿波底月。

  依依半月沉寒水。耿耿三星落碧巑。昔日云岩曾漏泄。金轮王子宝花冠。

  僧问文殊禅师。僧繇为甚么邈志公真不得。师曰。非但僧繇。志公亦邈不得。曰志公为甚么邈不得。师曰彩绘不将来。曰和尚还邈得也无。曰我亦邈不得。曰和尚为甚么邈不得。师曰。渠不苟我颜色。教我如何邈。

  身光炽盛相巍巍。妙手如何彩绘伊。休问僧繇吴道士。志公佗日不能知。

  曹山寂禅师因僧问。世间甚么物最贵。师曰死猫儿最贵。曰为甚么死猫儿却贵。师曰无人着价。

  腥臊红烂不堪亲。触动轻轻血污身。何事杳无人着价。为伊非是世间珍。

  曹山辞洞山。山问曰向甚么处去。师曰不变异处去。山曰不变异处岂有去邪。师曰去亦不变异。

  家家门掩蟾蜍月。处处莺啼杨柳风。若谓纵横无变异。犹如掷剑拟虚空。

  曹山因僧问。五位对宾时如何。师曰汝即今问那个位。曰。某甲从偏位中来。请师向正位中接。师曰不接。曰为甚么不接。师曰恐落偏位中去。师却问僧。祇如不接。是对宾是不对宾。曰早是对宾了也。师曰如是如是。

  月中玉兔夜怀胎。日里金乌朝抱卵。黑漆昆仑踏雪行。转身打破琉璃碗。

  龙牙遁禅师因僧问。二鼠侵藤时如何。师曰须有隐身处始。得曰如何是隐身处。师曰还见侬家么。

  寒月依依上远峰。平湖万顷练光封。渔歌惊起沙洲鹭。飞入芦花不见踪。

  疏山仁禅师因主事僧为师造寿塔毕白师。师曰将多少钱与匠人。曰一切在和尚。师曰。为将三文钱与匠人。为将两文钱与匠人。为将一文钱与匠人。若道得。与吾亲造塔来。僧无语。后僧举似大岭庵闲和尚。岭曰还有人道得么。曰未有人道得。岭曰。汝归与疏山道。若将三钱与匠人。和尚此生决定不得塔。若将两钱与匠人。和尚与匠人共出一只手。若将一钱与匠人。累他匠人眉须堕落。僧回如教而说。师具威仪望大岭作礼叹曰。将谓无人。大岭有古佛。放光射到此间。虽然如是。也是腊月莲花。大岭后闻此语曰。我恁么道。早是龟毛长三尺。

  清风吹动钓鱼船。鼓起澄波浪拍天。堪笑锦鳞争戏水。到头俱被钓丝牵。

  疏山冬至夜有僧上堂问。如何是冬来意。师曰京中出大黄。

  京师出大黄。熟处最难忘。道吾常作舞。元是谢三郎。

  疏山因灵泉问。枯木生花始与他合。是这边句是那边句。师曰亦是这边句。曰如何是那边句。师曰石牛吐出三春雾。灵雀不栖无影林。

  沧海无风波浪平。烟收水色虚含月。寒光一带望何穷。谁辨个中龙退骨。

  云居膺禅师上堂曰。得者不轻微。明者不贱用。识者不咨嗟。解者无厌恶。从天降下则贫寒。从地涌出则富贵。门里出身易。身里出门难。动则埋身千丈。不动则当处生苗。一言迥脱。独拔当时。言语不要多。多则无用处。

  门头户尾事千差。了尽犹来未到家。明月堂前无影木。严凝雪夜正开花。

  青林䖍禅师因僧问。学人径往时如何。师曰。死蛇当大路。劝子莫当头。曰当头者如何。师曰丧子命根。曰不当头时如何。师曰亦无迴避处。曰正当恁么时如何。师曰失却也。曰未审向甚么处去。师曰草深无觅处。曰和尚也须堤防始得。师抚掌曰一等是个毒气。

  长江澄澈即蟾华。满目清光未是家。借问渔舟何处去。夜深依旧宿芦花。

  干峰和尚上堂曰。举一不得。举二放过。一着落在第二。云门出众曰。昨日有人从天台来。却往径山去。师曰典座来日不得普请。便下座。

  声前一句口如眉。佛祖从来总不知。昨夜昆仑闲说梦。白头生得黑头儿。

  白水仁禅师上堂曰。老僧寻常不欲向声前句后鼓弄人家男女。何故。声且不是声。色且不是色。时有僧问如何是声不是声。师曰唤作色得么。曰如何是色不是色。师曰唤作声得么。僧作礼。师曰且道为汝说答汝话。若向这里会得。许你有个入路。

  色自色兮声自声。新莺啼处柳烟轻。门门有路通京国。三岛斜横海月明。

  白马儒禅师因僧问。如何是法身向上事。师曰井底虾䗫吞却月。

  九重深密视听难。玉殿琼楼宿雾攒。燮理尽归臣相事。轮王不戴宝花冠。

  天童启禅师因僧问。如何是应用无亏底眼。师曰恰如瞎一般。

  盲聋喑哑迥天真。眼似眉毛道始邻。昨夜东君潜布令。黄莺啼处绿杨春。

  玄沙备禅师一日遣僧送书上雪峰和尚。峰开缄唯白纸三幅。问僧会么。曰不会。峰曰。不见道君子千里同风。僧回举似于师。师曰遮老和尚蹉过也不知。

  三番白纸问寒暄。千里同风月满船。夺得高标全用处。盘蛇口内打秋千。

  北院静禅师因僧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师曰。异境灵松。睹者皆羡。曰见后如何。师曰。叶落已枝摧。风来不得韵。

  宝杖亲携挂翠缨。徘徊常绕玉阶行。转身就父无标的。拈却花冠不得名。

  曹山霞禅师因僧侍立。师曰可煞热。曰是。师曰祇如热向甚么处迴避。曰镬汤炉炭里迴避。师曰镬汤炉炭里又作么生迴避。曰众苦不能到。

  昆冈片玉火中润。碧落孤蟾水底圆。一念翛然无异色。任从沧海变桑田。

  木平道禅师问洛浦。一沤未发时。如何辨其水脉。浦曰。移舟谙水势。举桌别波澜。师不契乃参蟠龙。亦如前问。龙曰。移舟不别水。举桌即迷源。师从此悟入。

  金乌玉兔两交驰。照破威音未兆时。若谓青霄别有路。木人依旧皴双眉。

  谷山缘禅师。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夜半乌儿头戴雪。天明哑子抱头归。

  瑞霭祥烟锁玉楼。妙年王子恣优游。琉琉殿上骑金马。明月堂前辊绣毬。

  白云藏禅师。僧问如何是深深处。师曰矮子渡深溪。

  白头童子智尤长。半夜三更渡渺茫。任运往来无间断。不消船艇与浮囊。

  同安察禅师。僧问如何是天人师。师曰。头上角不全。身上毛不出。

  秘殿重围晓尚寒。丹墀苔润未排班。宝香凤烛烟云合。寂寂帘垂不露颜。

  新罗泊岩禅师。僧问如何是禅。师曰古冢不为家。曰如何是道。师曰徒劳车马迹。曰如何是教。师曰贝叶收不尽。

  故国清平久有年。白头犹自恋生缘。牧童却解忘功业。懒放牛儿不把鞭。(古冢不为家)

  曹溪古路绿苔生。车马登临已涉程。野老痿羸兼跛挈。手携玉杖夜深行。(徒劳车马迹)

  四十九年成露布。五千余轴尽言诠。妙明一句威音外。折角泥牛雪里眠。(贝叶收不尽)

  新罗大岭禅师。僧问如何是一切处清净。师曰。截琼枝寸寸是宝。析栴檀片片皆香。

  乾坤尽是黄金国。万有全彰净妙身。玉女背风无巧拙。灵苗花秀不知春。

  泐潭明禅师。僧问。碓捣磨磨。不得忘却时如何。师曰虎口里活雀儿。

  一念萧萧不记年。皮肤脱落自完全。长天夜夜清如镜。万里无云孤月圆。

  同安丕禅师。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金鸡抱子归霄汉。玉兔怀胎入紫微。曰忽遇客来如何祗待。师曰。金果朝来𤠔摘去。玉花晚后凤衔归。

  日午烟凝山突兀。夜央天淡月婵娟。混然寂照寒宵永。明暗圆融未兆前。

  同安丕因僧问。依经解义三世佛冤。离经一字即同魔说。此理如何。师曰。孤峰迥秀不挂烟萝。片月行空白云自异。

  云自高飞水自流。海天空阔泳孤舟。夜深不向芦湾宿。迥出中间与两头。

  云居简禅师。僧问孤峰独宿时如何。师曰。闲着七间僧堂不宿。阿谁教你孤峰独宿。

  法尔非修本十成。平常酬答最分明。端然指出长安道。无奈游人不肯行。

  新罗云住禅师因僧问。如何是诸佛师。师曰文殊耸耳。

  无相光中未兆身。清虚渺邈岂为邻。一轮明月当轩照。玉殿萧萧不见人。

  荷玉慧禅师。僧问如何是西来的的意。师曰不礼拜更待何时。

  虚堂寂寂夜深寒。携得瑶琴月下弹。不是知音徒侧耳。悲风流水岂相干。

  阿育通禅师。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浑身不直五分钱。曰恁么则太贫寒生。师曰祖代如此。曰如何施设。师曰随家丰俭。

  祖代家风没一文。清贫中更是清贫。着衣吃饭随丰俭。物物头头用最亲。

  护国澄禅师因僧问。如何是本来心。师曰。犀因玩月纹生角。象被雷惊花入牙。

  三脚灵龟荒径走。一枝瑞草乱峰垂。昆冈含玉山先润。凉兔怀胎月未知。

  护国澄因僧问。如何是本来父母。师曰头不白者。曰将何奉献。师曰。殷勤无米饭。堂前不问亲。

  出门遍界无知己。入户盈眸不见亲。虚室夜寒何所有。碧天明月颇为邻。

  金峰志禅师。僧问四海晏清时如何。师曰犹是阶下汉。

  四海烟尘已晏然。当轩明月照人寒。大功不赐将军赏。宝马金枪顿懒观。

  蜀州西禅禅师。僧问如何是非思量处。师曰谁见虚空夜点头。

  一点灵明六不收。照然何用更凝眸。个中消息人难委。独有虚空暗点头。

  广德延禅师。僧问如何是透法身句。师曰。无力登山水。茅户绝知音。

  体妙探玄尽涉程。争如野老异中行。功忘日用平怀稳。免事君王宠辱惊。

  石门蕴禅师。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物外独骑千里象。万年松下击金钟。

  夜明帘外月朦胧。骑象翻身击宝钟。洪韵上腾三界外。聋夫何事睡犹浓。

  净众禅师。僧问莲华未出水时如何。师曰菡萏满池流。曰出水后如何。师曰叶落不知秋。

  白藕未萌非隐的。红花出水不当阳。游人莫用传消息。自有清风透远香。

  同安志禅师。僧问二机不到处如何举唱。师曰。偏处不逢。玄中不失。

  这边那畔总难逢。一句无私不处中。红日暮沉西嶂外。空留孤影照溪东。

  广德义禅师。僧问。古人云。言语道断非去来今。此理如何。师曰。弥勒涅槃知几劫。护明犹未降迦维。

  妙湛圆明第一机。降生成道涅槃时。迦维摩竭双林树。认着元来不是伊。

  广德义因僧问。久负不逢时如何。师曰。扇开人不遇。陋巷莫能收。

  妙体堂堂相好全。青霄独步蹑金莲。千华台上犹慵坐。弊垢襕衫岂肯穿。

  石门彻禅师。僧问云光作牛意旨如何。师曰。陋巷不骑金色马。回途却着破襕衫。

  瑞草藂中懒欲眠。徐行处处迥翛然。披毛戴角人难识。为报芒童不用鞭。

  广德周禅师。僧问波浪之中如何得妙。师曰。桡桌不施兼底脱。往来终不借浮囊。

  一句相酬难取则。轮王不化阎浮国。无边刹海浪痕平。独驾泥牛耕月色。

  太原隐禅师。僧问。数家檀越请。未审赴谁家。师曰。月印千江水。门门尽有僧。

  妙圆无相劫前人。随类权分百亿身。月夜御楼才报晓。平明六国尽逢春。

  梁山观禅师。僧问如何是空劫已前事。师曰。击动乾坤鼓。时人听不闻。

  虚空为鼓须弥槌。击者虽多听者稀。半夜髑髅惊破梦。满头明月不思归。

  梁山因僧问。祖意教意是同是别。师曰。金乌东上人皆贵。玉兔西沉佛祖迷。

  灵山会上言虽普。少室峰前句未形。瑞草蒙茸含月秀。寒松蓊鬰出云青。

  梁山因僧问。如何是日用事。师曰。碧玉点破琉璃色。满目红尘不见沙。

  劫火洞然无相宅。金门不睹玉楼家。宝天云淡银河冷。浩浩波澜岂动沙。

  大阳玄禅师上堂曰。嵯峨万仞。鸟道难通。剑刃轻冰。谁当履践。宗乘妙句。语路难陈。不二法门。净名杜口。所以达磨西来。九年面壁始遇知音。大阳今日也太无端。珍重。

  不挂唇皮一句奇。少林冷坐最慈悲。须知此道非传授。立雪神光已强为。

  大阳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满瓶倾不出。大地没饥人。

  荆山美玉何须辨。赤水玄珠不用拈。罔象无心黄帝重。卞和有智楚王嫌。

  投子青禅师。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威音前一箭。射透两重山。曰如何是相付底事。师曰。全因淮地月。得照郢阳春。曰恁么则入水见长人。师曰。祇知荆玉异。那辨楚王心。师随后以拂子敲禅床一下。

  珊瑚枝上玉花开。风逓清香遍九垓。勿谓乾坤成委曲。韶阳亲见睦州来。

  投子示众云。若论此事。如鸾凤冲霄不留其迹。羚羊挂角那觅其踪。金龙不守于寒潭。玉兔岂栖于蟾影。其或宾主若立须威音路外摇头。问答言陈乃玄路傍提为唱。若能如是。犹在半途。更乃凝眸。不劳相见。

  水澄月满道人愁。妙尽无依类莫收。劫外正偏兼带路。不萌枝上辨春秋。

  投子因僧问。和尚适来拈香祝寿。且道当今皇帝寿年多少。师曰。月笼丹桂远。星拱北辰高。

  六国清平贺圣年。珠帘高卷月明前。金轮那肯当堂坐。不用丹墀击静鞭。

  东京天宁芙蓉楷禅师。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金凤夜栖无影树。峰峦才露海云遮。

  等闲应问岂安排。一句全提隐显该。薄雾依依笼古径。孤峰终不露崔嵬。

  芙蓉楷僧问。夜半正明。天晓不露。如何是不露底事。师曰。满船空载月。渔父宿芦花。

  星流水国夜然灯。月印江天明似镜。隐显无私位不该。依稀拟动成偏正。

  芙蓉楷上堂。法身者理妙言玄。顿超终始之患。诸仁者。莫是幻身外别有法身么。莫即幻身便是法身么。若也恁么会去。尽是依他作解。蒙昧两岐。法眼未得通明。不见僧问夹山。如何是法身。山云法身无相。如何是法眼。山云法眼无瑕。所以道吾云。未有师在。忽有人问老僧。如何是法身。羊便干处卧。如何是法眼。驴便湿处尿。更有人问作么生是法身。买帽相头。作么生是法眼。坑坎堆阜。若点捡将来。夹山祇是学处不玄。如流俗闺合里物不能舍得。致使情关固闭识𤨏难开。老僧今日若不当阳显示。后学何以知归。劝汝诸人不用求真。唯须息。诸见若尽。昏雾不生。自然智鉴洞明。更无他物。诸人还会么。良久云。珠中有火君须信。休向天边问太阳。

  道合平常绝异端。行人何必历艰难。从今莫信孙膑卜。龟壳无灵不用钻。

  保寿恩禅师上堂。拈拄杖云。得自天台绝比伦。从来无叶又无根。有时扶过断桥水。几度伴归明月村。虽然如是。也不得无过。击香台一下便下座。

  此树不从天地生。登山涉水承渠力。如今掷向乱峰前。免致丛林为轨则。

  保寿上堂。三界唯心。万法唯识。槛外云生。檐头雨滴。㵎水湛如蓝。野花开似织。此时若不究根源。谩向当来问弥勒。还会么。不劳久立。

  灵然不涉古来今。三界都卢一点心。槛外桃花春蝶舞。门前杨柳晓莺吟。

  增辑丹霞淳禅师语录(终)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