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源流 方山文宝禅师语录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08月10日 · 23 次阅读
96

   方山和尚语录序

  夫逸世之秘藏于珍者。无如炀帝之珠。卞和之璧。而极至之矣。适壬申秋。余过槜李。访晦岳兄于长塘李庄斋中。茶叙间。即示方山祖录。余展读。抚几而叹曰。真世间之珍者耶。若将珠玉比拟。不过在世之一流常物耳。我方山祖录。寔淑世之真灯。照耀昏衢。况言言见谛。字字超宗。又从我天台梦颿测兄获之亦甚奇焉。爰测兄初游台雁时。偶于破院古佛像座下。废藏书中。见其杇蠹之余。字义璨然夺目。近阅之语句绝群。再阅之乃宝祖录也。即命笔誊之。恨其帙贝腐烂。不堪任手。首尾脱落。仅得十之一二。深为可惜。置诸箧中。迄今十余载矣。测兄与晦兄。皆里人也。康熙辛未春。访晦兄于龙渊。盘桓月余。讯其祖源历代机语。乃出宝祖录示之曰。此君家物也。晦兄惊喜。秉炉拜诵。何止炀珠卞璧之出现于世也哉。炀珠卞璧。盖世间希有之珍也。而我祖法语。寔出世间无上之大宝也。晦兄告余曰。今我妙云法叔。欲捐衣钵之资。谋付诸梓。以广流传。乞一言以表我祖语录所得奇缘。俾后之读是录者。抑知梦颿兄于游山玩水之际遇古人言句。不肯轻易放过。而又持归于余。令彼分门列户之徒。特势凌孤之辈。以晓前人用心之处之不自欺也。余曰。然。诚哉是言也。吾虽不敏。谊不容辞。抵暮掉归梵受客窗。篝灯勉就。未易言叙也。容质之瑞岩古佛方山祖。慧寂光分鉴余可否。

  住南岳兜率弁山三叶弃人氏智安拜首题并书

  

  台州府瑞岩净土禅寺方山文宝禅师语录

  嗣法门人  先睹 祖灯 等录

  楚黄大石山十六世孙 机云 编

  古齐大悲寺十五世孙 真雄 梓

  据室。升夫子之堂者。闻其道。升老君之堂者。观其好入山僧之室者。觅甚碗。以柱杖连卓三下。

  上堂。诸圣情存。见网难透。不立阶级。入步无门。般若之智常明。真如之体独露。诸方学者。心地不明。皆因邪师杂糅。如蚕作茧。似蛇恋窟。自谓到家。不肯见人。间有聪明。以意识卜度。儱侗真如。瞒顸佛性。诚可悯哉。

  结制上堂。煽烈𦦨于大千界内。直下片云飞舞。举钳锤于妙密场中。就里点铁成金。赤沙滩上。杖林山中。个个餐砒霜。饮鸩毒。冰棱上走。剑刃上行。所谓镬汤无冷处。汝等抱定枯桐。守住死灰。何日豆爆。西庵今日。为汝炉内添炭。好着精彩。

  上堂。震声一喝曰。此第一义谛。一弹指顷。顿空尘劫。不涉津梁。直入宝所。为甚。落在古田和尚椎下。众中有辨得出者么。(问答不录)乃举。临济示众曰。有时夺人不夺境。有时夺境不夺人。有时人境俱夺。有时人境俱不夺。师曰。夺也。山青水渌。李白桃红。不夺也。山青水渌。李白桃红。且道。夺也如何。不夺也如何。良久。喝一喝云。等闲拨却定心剑。依旧眉毛眼上横。

  冬至上堂。二仪之大。可以章程测也。三光之动。可以圭表度也。雷霆之声。可以钟鼓传也。风雨之变。可以音律叶也。夫有象可观。不能匿其量。有光可见。不能隐其迹。有声可闻。不能藏其响。有色可察。不能灭其性。故天地阴阳之理难明。犹可以术数揆。而人物性情之妙。不可以意识测。所以千圣迭兴。万贤继起。横说竖说。颠说倒说。金刚圈。栗棘蓬。种种说。只要诸人。直下承当。西庵今日。将五脏六腑。一齐吐出。亦要诸人识得是西庵长老。肚里底东西。

  上堂。参禅不贵明心。诵经岂图达理。卞和抱璞而泣。愁雕凿之无功。墨子握丝而悲。叹纷纭之自起。忘功绝谓。所贵出身有路。

  上堂。蝼蚁无言而能辨事。苍蝇无识而能辨臭。佛是觉义。法是句义。无孔铁锤。与毡拍板。还肯成佛否。

  上堂。达磨面壁。不会唐言。鲁祖面壁。不会甚么。大众。者里荐得。发越朕兆未形底消息。提持佛祖既令底权衡。直得虚空肃启。大地瞻依。零丁子。懒瓒翁。一跛一跌。退身于娑罗峰头。寒山兄。拾得弟。相呼相唤。踏步于石梁桥畔。一出山去。永不回来。何故。将谓胡须赤。更有赤须胡。

  上堂。灵山会上。草深一丈。少室峰前。雪深三尺。胶柱鼓瑟。只许两人。

  上堂。广额掷刀。立锥无地。龙女献珠。瞻顾犹多。衲僧门下。独脱无依。寸丝不挂。又作么生。

  上堂。大唐国中。尽是噇酒糟汉。瑞岩者里。要个不会禅底作国师。甚处得来。

  上堂。三关既透。何必窃符。别出奇兵。先勘公验。

  上堂。白云道。端的得一回汗出。一茎草上。现出琼楼玉殿。端的一回汗不出。琼楼玉殿。被一茎草遮却。白云老子。如斯告报。将谓藏尽楚天月。犹存汉地星。瑞岩则不然。端的得一回汗出。填沟塞壑。端的一回汗不出。系包顶笠。朝游暮住。不妨自怡自悦。因甚如此。不见道。庭前生瑞草。好事不如无。

  上堂。举洞山示众云。秋初夏末。兄弟东去西去。直须向万里无寸草处去。只如万里无寸草处。作么生去。后有僧举似石霜。霜云。出门便是草。洞山云。大唐国里能有几人。国清和尚曰。一人舌上有十字关。一人脚下有五色线。捡点得出。与你一緉草鞋。师曰。二尊宿。一人头戴三山。一人脚踏四海。相到不相知。国清老人恁么道。是成褫语。草本犹未拈出。万里无寸草处且置。只如石霜道。出门便是草。意在何如。捡点得出。与你白银二两。

  上堂。举僧问云门。秋初夏末。前途忽有问。将何祗对。门云。大众退后。云过在甚处。云云。还我九十日饭钱来。国清和尚云。入虎穴探虎子。也不易者僧。争奈死在平地上。大众。要识云门么。一脚短。一脚长。师曰。敲虚空出骨髓。剖微尘出经卷。衲僧本分生涯。者僧既入龙门。不谙水势。只为分明极。返令所得迟。大众。要识云门么。试看国清道的。

  上堂。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突出难辨。名不得。状不得。类不得。笑杀旁观。大众。瑞岩老汉。与你诸人洒洒落落去也。掷下拂子云。青山只解磨今古。流水何曾洗是非。

  上堂。举国清和尚云。五峰影里。双㵎声中。有大宝藏。八面玲珑。诸人在此着到。许多时节。因甚眼看不出。只说不通。山僧今日。直下打开去也。竖柱杖云。者个是秘魔一把叉。横拄杖云。者个是道吾一柄剑。打三圆相云。者个是雪峰三个木毬。阿呵呵。且不是。曹溪路上刹竿头。风动幡幡动风。自南自北。自西自东。师曰。百千三昧。无量法门。若作一句说。佛祖吞声。不作一句说。累他千圣。总不恁么。又是不说而说。且说。又说个甚么。莫若真实告报与大众。作个撇脱。蓦拈拄杖云。者个是瑞岩拄杖。唤甚么作秘魔叉。道吾剑。又唤甚么作雪峰毬。国清老人恁么道。毕竟风动幡。幡动风。瑞岩吃尽娘生。只到得者里。大众珍重。

  上堂。举沩山云。行脚高士。直须向声色里坐。声色里卧。疏山出云。如何是不落声色句。沩竖起拂子。山云。此犹是落声色句。沩便归方丈。山不契。遂辞香严。严云。何不且住。云某甲与和尚无缘。云有何因缘不契。山举前话。严云。某甲有个语。云道甚么。云言发非声。色前不物。山云。元来此间有人。师兄。去后有个住处。某甲却来相伴。沩至晚问严。矮阇黎在么。云已去了。沩云。向你道甚么。云某甲亦曾对他来。沩云试举看。云言发非声。色前不物。沩云。他道甚么。云他深肯之。沩失笑云。我将谓矮子有长处。元来只在者里。此子。向后有个住处。近山无柴烧。近水无水吃。师云。沩山踞虎头。只知有后。香严把虎尾。只知有前。正眼看来。二尊宿总出矮阇黎缦天网子不得。汝若不信。三十年后。有人证明。

  全真道士请上堂。千斤石辊水上浮。四两葫芦沉到底。火烧狗尾猪头焦。南辰窜入北斗里。汝等诸人。者里具得一双眼。不但本命元辰。有个落处。四威仪中。着著有出身之路。

  上堂。破沙盆挨拶不开。花药篮收拾不起。忽遇筹䇿不到的□步上前。掇转𢑱鼎。同致太平。□大梵天王。口喃喃□道。汝等虽有坐具地。也要善护念诸菩萨。山僧闻得。蓦头与他一棒。天王道。俊哉好拄杖。不是我等。大难承当。虽是恁么见解。略较些子。

  上堂。碧桃爱春风。黄菊喜秋雨。蓦拈拄杖云。者个不涉春秋。活如龙。雄如虎。卓一卓云。者里也有权。也有实。也有照。也有用。诸仁者作么生商量。时有僧出便喝。师打云。你也不怕旁观者哂。僧拟议。师又打。

  圆华严经上堂。如经所云。无少法为智所入。亦无少智而入于法者。是以架一智箭。破众魔军。挥一慧刀。斩诸疑网。斯乃妙悟之力。倘或未然。虽修智慧。不入圆常。纵□行门。惟增我慢。盖未达一际之门。是名圆觉法。亦名我慢幢。若是妙悟真宗。顿契一乘。必须福慧两圆。行解俱到。举一步。直蹈毗卢顶上。弹一指。遍游百亿国中。现菩萨种种身云。成就尽佛世界无量无边之胜事。果能如此。举足下足。无非福城。入林出林。总是妙峰。依文殊大智海。狮子哮吼。入普贤毛孔中。象王回顾。开弥勒之楼阁。法法头头而不舍。示观音之慈相。尘尘刹刹以交辉。苟非其人。且看善财最初参的。德云比丘。为甚么在别峰相见。者里看得透。我为你保任此事。终不虚也。

  小参。参禅学道。乃出世第一大事。要了脱生死。须具择法眼。辨邪正。识好恶。取友要端。互相䇿发。昔南公在泐潭会下。云峰一见。称为道器。惜未受本色钳锤。一日会游西山。夜话云门法道。峰曰。泐潭虽是云门之后。其法道则异矣。南公诘其所以异。峰曰。云门如九转丹砂。点铁成金。泐潭如药汞银。徒可玩。入煆则流去。南怒以枕击之。明日云峰谢过。又曰云门气宇如王。甘死语下乎。泐潭有法授人。死语也。死语岂能活人乎。即背去。南公挽之曰。若如是。则谁可汝意。峰曰。石霜圆手段出诸方。子宜见之。不可后也。南公见石霜。果于言下开解。假使南公不遇云峰。而云峰器识有差。南公履践安有此。又如夹山上堂。有僧问如何是法身。曰法身无相。如何是法眼。曰法眼无瑕。适道吾在旁失笑。夹山下座。叩其所以。吾曰。和尚一等出头人。未有师在。山即茫然自失。意欲道吾说破。吾遂指参船子。果于船子处大悟。假道吾若无如是眼目。则夹山安有此。此老信力不如。法眼不正。纵遇良友。亦当面错过。且师家垂手接人处。各各不一。如临济德山。一人用棒。一人行喝。石巩架箭。鲁祖面壁。禾山打鼓。雪峰弄蛇。虽行处各异。然到家则一。汝等诸人。既在者里。相集辨道。了脱生死。第一要性燥。器度要鸿大。不可卑小。昔山僧偶阅坛经。见玄觉到曹溪。绕祖三匝。振锡一下。卓然而立。祖曰。夫沙门者。具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大德自何方来。生大我慢。曰生死事大无常迅速。祖曰。何不体取无生。了无速乎。曰体即无生。了本无速。祖曰。如是如是。觉方具威仪。礼拜即辞。祖曰。返太速乎。曰本自非动。岂有速耶。祖曰。谁知非动。曰仁者自生分别。祖曰。汝甚得无生之意。曰无生岂有意耶。祖曰。无意谁当分别。山僧于此。通身庆快。如获旧物。不胜踊跃。遂举黄梅衣钵因缘。问巩禅师曰。既不会佛法。为甚又绍祖位。巩曰。不但祖师。大有人不会佛法。亦绍祖位。山僧当日乍入其道。巩老入泥入水来。引导山僧。可谓血心片片。山僧不识好恶。当面错过。故又问。和尚还绍祖位否。巩老曰。若绍祖位。即会佛法。此时虽然不会巩老意思。幸具信力。大起疑情。必要讨个明白。即求芟染。与天界日兄。结伴参见数员知识。虽无利益。实赖东敲西击之力。在育王有僧持佛鉴上堂语至。一见知为本色道流。心心念念。想去见他。一日忽闻朝廷旨下。诏住径山。其心喜之。不数月。杖锡果驻径山。时与日兄相依极久。凡佛祖公案。一一会尽。惟不会四方八面来的因缘。请益至再。终不为说。教令返观自看。不期佛鉴示疾。山僧同众。请鉴遗偈。鉴乃执笔顾山僧。而书偈曰。来时空索索。去也赤条条。更要问端的。天台有石桥。山僧禀命。往谒断桥老师于国清。每每入室应机。了无留碍。老师笑而不语。山僧发急不已。凡入室请益。屡蒙赐棒。一日甚是迷闷。危坐寮中。忽睹同寮僧拿纸烛将进门。面前豁然。平生宝惜。一时没有了。顿觉身心如琉璃一般。山河大地亦如琉璃相似。内外明彻无纤毫隔碍。始知老师垂手处。脚跟下好与二十拄杖。次早入方丈。通其所得。老师一气举了数则公案。勘验山僧。一一答了。又举万法归一话。又答了。老师只是不肯。复招近前。以手作砍势云。侍者你到底欠者一刀在。山僧愤然走出。大声叫屈。老师只是不肯。斋毕。普请择菜次。老师少刻到。见山僧手也懒动。遽问择得干净么。对曰。干净极了。老师伸手。向篮内拾起一茎苋根。掷在山僧面前。曰者是甚么。山僧于此脱然无碍。老师挝鼓升堂。谓众曰。宝侍者彻也。移单入首座寮。从此也不疑佛。不疑祖。五家宗旨。千七百则公案亦不疑。也到与么田地。才成得个无事人。优游天地间。真个逍遥。真个快乐。世出世间。无有一物可比。汝等诸人好心学道。须到恁般田地。方可休歇。若不到恁般田地。切忌中止化城。汝等做工夫。起疑情。不妨取信古人言句。所贵无别。只在提持话头。不要看死句。如赵州见僧参问。曰上座曾到此间否。曰曾到。州曰。吃茶去。又僧参。州问曾到此间否。曰不曾到。州曰吃茶去。院主曰。和尚曾到此间也吃茶。不曾到此间也吃茶。州唤院主。主应诺。州曰。吃茶去。此皆活句也。又有僧问西来意。州曰。庭前柏树子。其僧曰。和尚莫将境示人。州曰。不将境示人。曰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州曰庭前柏树子。此亦活句也。汝等须信吾言。但恁么用心。密密看去。时时返观。刻刻觉察。倘话头见前。便乃和身拶入。如不见前。频频举起。看是甚么道理。我却不会。就向不会处。一念万年。万年一念。于此讨个明白。不到古人田地。誓不休歇。夫人生天地。诸行无常。动转施为。是生灭法。若无禅定工夫。而发解佛祖妙理。终难神契。古人闻有恁般事。把住绳头。站定脚跟。或看个父母未生前。或看个青州布衫。或看万法归一。或看麻三斤话头。如大将军摄印登坛。操持发纵。生杀随宜。死生在顷刻。扫荡欃枪。坐享大平。汝等做工夫。果能如此。穿过银山铁壁。转个身来。回眸一看。不独父母未生已前消息。即庭前柏树子。青州布衫。三斤麻。干屎橛。及五宗旨趣。都是自家屋里底。至于发一言。吐一辞。与古人不别。喜笑怒骂。无非般若至理。所以竺干本师。愍物兴慈。向火宅内。垂手说法四十九年。谈经三百余会。曲尽老婆心。末上拈花。展转相传。烜赫至今。足下儿孙千波万浪。一波阔一波。一浪高一浪。莫可测其涯涘。古人脚上也刺。手上也刺。逢咽㗋也刺。就地弹。就窠子里弹。喝起来青天弹。者般汉将谓手眼通身。若值明眼人。可发一笑。何故聻。要将祖宗闲家具。拈向当阳。如天普盖。似地普擎。直得虚空缄口。须弥结舌。此犹是转句。未为衲僧极则。若论此事。如万仞岩头相扑。放着手直穷到底。蓦拈拄杖云。瑞岩放着手。汝等还曾到底也未。掷拄杖云。见处精明堪绍续。洞观妙理要虚玄。

  小参。古人有时建立。有时扫荡。有时扫荡中建立。有时建立中扫荡。汝等诸人。还会者消息磨。若会。出众说道理看。不然。也须百草头荐取祖师。红尘里识认天子。且个里原有极趣。岂凡情所测。古人谓。此事眨上眉毛即错过。拟议思量。白云万里。故曰。目前无法。意在目前。不是目前法。非耳目之所到。此事如得处不真。见处不的。须欲优孟抵掌。不可得也。灵机独脱。大用现前。不存轨则。正令全提。直示当人。岂容安顿。若欲天旋地斡。彻古穷今。直须壁立万仞。把住绳头。掀翻翳迹。瞥然而起。使默照者。到者里凑泊不得。逐妄者。到者里入步无门。果能如此。一了百当。纤尘不立。饥便餐。渴便饮。日则起。夜则眠。忽于不经意处。廓尔洞明。始知古人诚不我欺也。虽得如许境界。正要遇人。若不遇人。只好倚门傍户。所以数千里之鲲。化为九万里之鹏。必藉南冥之息。若㘭堂之水。置杯则胶。匪可同日而语乎。然衲僧气索。鼻孔轩昂。汝等若以见闻觉知解会。与道悬殊。必须亲到亲证。只以解心凑泊。他日太阳。乃被寸云掩却。莫言不道。

  小参。离四句。绝百非。直得藏头白。海头黑。置个事向上提持。智者犹迷。达人亏半。引领符冥。宗说差异。把一句函天盖地。换斗移星。正当恁么时。进前一步。莫若退后一步。进一步窄。退一步宽。宽则足以有容。诸人不须别求。要信自心是佛。佛是自心。自心即是佛心。佛心即是自心。自心显现。湛然常住。无变无迁。无动无摇。无去无来。无增无减。故曰如如佛。昔迦叶所契。契此心也。世尊所传。传此心也。达磨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二祖断臂安心。所指者此心。所安亦此心也。即此心之外。别无法求。夫求无上大道。先明自心。自心若明。心外无别佛。佛外无别心。心佛一如。不取善。不舍恶。净秽两途。俱不依怙。不取不舍之心。念念现前。故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古人有言。凡所见色。皆是见心。心不自心。因色故有。汝但随时言说。即事即理。都无所碍。菩提道果。亦复如是。于心所生。即名为色。知色空故。生即不生。若了此意。乃可随时穿衣吃饭。水边林下。保养圣胎。春到鸟栖无影树。时来花发不萠枝。到如是田地。拓条拄杖。三曲四曲。拽个布袋。七零八碎。或向三叉路口。盘结草庵。熟炊松粉。接待往来。或向十字街头。全身放倒。和泥合水。随类演化。或向孤峰顶上。罪石诛茅。构树为梁。风月同住。猿猱共游。此乐何极。拈一句施一机。尘尘刹刹。全彰本地风光。法法头头。适绝两边功用。末后超然自脱。如水归水。似空合空。既无踪迹可寻。安有声色不透。教忠若把第二杓恶水。泼汝诸人。诸人脚跟下。黑漫漫地。蓦拈拂子。画一画云。向者里拨开机道。鉴地辉天。搂碎佛祖脑盖。捩转鼻孔。巍巍荡荡。绝此绝彼。汝等诸人。到者里还有功用也无。良久云。止止不须说。我法妙难思。

  示众。世尊升座。义出丰年。文殊白椎。家富儿娇。当时人天百万。倘有个出来道。今日之事。且莫草草。文殊即有金椎在手。也无下处。惜乎无人下此一转语。若下此语。文殊至今转身不得。虽然。不因紫陌花开早。乍见黄鹂上柳条。

  示众。天台山中。方广寺里。五百应真。常在石梁桥上。捕风捉影。寒山拾得。倒跨猛虎。默地走出。布袋口拄杖头。跛跛挈挈。各自散去。大众。且道散去后又作么生。良久云。归堂吃茶。

  示众。庭前柏树子。半黄半白。青州七斤衫。缺东缺西。开山老祖怕受人瞒。坐盘陀石上。一呼一喏。到底难免。何以见得。子规啼落三更月。蝴蝶纷纷在上头。

  示众。灵云见桃花悟道。解心犹存。香严闻击竹彻去。机智尚在。怎似东村王麻胡。不识不知。得钱便使。

  示众。牛头未见四祖。百鸟衔花。天人送供。四祖一见。百鸟不衔花。天人不送供。且道利害在甚么处。诸人不得作道理。试下一转语。众下语不契。师代云。眼里不着沙。

  示众。高高山顶立。不解从空降下。深深海底行。不解从地涌出。作么生是掀翻函盖。截断众流一句。师代云。朗月堂空。又云。石梁桥。

  师一日为众挂牌入室。垂语曰。南泉斩却猫儿时如何。众下语。不契。适有一仆在旁。曰老鼠做大。师笑曰。好一转语。只是不合从汝口里出。

  一源参。师举赵州勘婆子话诘之。源曰。尽大地人不奈赵州何。师曰。我则不然。曰和尚作么生。师曰。尽大地人不奈婆子何。源于言下有省。

  无见问。如何是佛法大义。师张口吐舌示之。见罔措。师拈拄杖趁出。见即参珍公于天封。理前话未竟。珍亦打。复返西庵。途中把滑。有省。及见师。师曰。汝返何速。见曰。和尚此时打某甲不得。师曰。天封与你道甚么。见述途中因缘。师又打。见虽有所契。终不自肯。遂筑室华顶。精苦自励。一日作务次。涣然顿释所疑。走瑞岩呈所解。师以偈证曰。道人得得出山来。尽把襟怀对我开。坦坦平平如镜面。澄澄湛湛绝纤埃。忽然得个转身句。衲卷寒云便归去。万八千丈华顶峰。一笑裂开铁面具。家山到后绝思惟。拗折乌藤拄竹扉。粪火堆中消息好。芋香便是道香时。即以源流并法衣付之偈曰。此心极广大。虚空比不得。此道只如是。受持休外觅。

  无尽灯参。师竖拂子曰。是甚么。灯亦曰是甚么。师曰。与我除却四大。别道一句。灯从东过西。师垂左足。灯从西过东。师垂右足。灯近前叉手而立。师拈拂便打。灯礼拜。又一日问。达磨西来。未审传个甚么。师曰。你道东土人。曾少甚么。灯曰。既不少。神光为甚立雪断臂。师曰。止图破家荡产。灯于言下大悟。

  僧问。曹溪水派派朝东。瑞岩水为甚流向西。师曰。上座好恶不识。曰此来问水。答好恶不识那。师曰。瞎汉。果然不识。便打。

  僧曰。如何是佛。师曰。巡人犯夜。

  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正抓着我痒处。

  僧问。如何是般若体。师曰。八角磨盘。曰如何是般若用。师曰。八角磨盘空里走。

  僧问。如何是般若本。师便打。曰如何是般若用。师又打。

  师尝设三问以验学者曰。真正出格高流。如良马见鞭影而行。中下之士。何堪希冀。凡云水高人。下语恰当。者破院子。两手分付。问曰。

  撑铁船过海底人。为甚么。向针孔里叫屈。

  既是临济大师。为甚。入[托-七+友]舌犁耕。

  那边不立。者边不行。截断中间。为甚不住。

  方山和尚语录(终)

   增补

  上堂。三世诸佛。六代祖师。在你诸人脚跟下。还有踏得著者么。良久云。若踏不着。三世诸佛。六代祖师。在你诸人顶𩕳上屙。

  上堂。山僧一夏与诸人说底。总是世谛之谈。与那事略无干涉。若要与那事相应。直须向世谛中明取。傥不如斯。向后逢人。切不得道在祇园过夏。

  上堂。一鸡二犬。三豕四羊。新年佛法。已为举扬。傥或观听尚留。便见五马六牛。七人八谷去也。

  上堂。百骸俱溃散。一物镇长灵。拈拄杖。者个是拄杖子那个是长灵一物。掷下拄杖。何似南山鳖鼻蛇。

  上堂。一夏以来。东敲西击。费尽手脚。为汝诸人得彻困。赖是恬然不顾。设若一个半个。眼睛定动。老僧定入无间地狱。

  腊八上堂。北斗七。南斗八。夜夜光生。人人眼活。老瞿昙。突然道个奇哉。是甚树栽竹栽。鱼栽菜栽。

  上堂。禅和家气宇如王。几肯放头低人。半箬叶地。为甚逗到今日。各各不敢做一动子。良久。山中九十日。云外一千年(出于增集续传灯录第五卷。净慈方山宝禅师本传)。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