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故事 洗心禅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08月09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8年08月09日 · 42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作者简介

王溢嘉,男,1950年出生于台湾省台中市。台大医学系毕业后弃医从文,靠写作、翻译为业,一直专事文化工作。写作涉及人文、艺术、文学、心理领域。至目前已成书著作达三十余种。其融知性与感性,冶人文与科学于一炉的风格,在台湾独树一帜。他比医师懂得更多的心理学,比心理学家懂得更多的生命科学,比生命科学家懂得更多的精神分析。

序言

有个和尚问:“我为什么不能悟?”

夹山禅师答:“就是为了这个悟,迷却多少人。”

禅,是要人“悟”的。过去有些禅师为了让人“悟”,有的用“棒”打,有的用口“喝”,无非是想震聋启聩,让迷途的羔羊清醒一点。但更多的禅师则是在问答问展现凌厉的机锋,让你的脑筋急转弯,心灵为之柳暗花明,七上八下,然后绝处逢生,“悟”出以前未曾察觉的道理。这是禅宗里最值得称道的部分,也是现代人仍需借鉴、学习的地方。 从现代的观点来看,禅师们这种活泼奔放的“另类思考”,大部分属于当代思考学家狄伯诺所说的“水平思考”。根据《牛津英文辞典》的解释,“水平思考”是指“通过非传统的方式为棘手问题寻找解答的思考模式”,它是科学家或艺术家在从事创造活动时,或是一般人在理解幽默时,最常运用的思考方式。这也是为什么禅师间的问答总是充满创意与幽默的最主要原因,当然,他们运用“水平思考”,并非想发明或创造什么,而是要“颠覆”旧有的、僵化的思维和观念,挣脱它们的束缚,让我们看到新的方向、新的契机,让我们沉闷而彷徨的生命获得再生。对一般人来说,这远比创造发明器物重要得多。

禅宗渊远流长,留传下来的典籍相当多,如《景德传灯录》、《指月录》、《五灯会元》等,但大抵都属于“语录体”,言简意赅、自由挥洒、无脉络可循。为了方便现代读者的阅读、理解与吸收,笔者依禅所触及的领域,分为思考洗礼、认知法门、自我了解、心灵解放、特立独行、对立超越、心理治疗、人间修行、自然回归、生活智慧等十大单元,每个单元又有十余个子题,以禅门公案、故事、法语等为材料(多译为白话),添头加尾、引申联想,特别是和现代西方心理学、哲学、思考学等作比较或相互印证,期使读者能有更大的收获,也更了解中国禅宗的特殊价值。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期待读者在读后,除了对博大精深的禅学有个基本认识外,更能为自己的生命追寻、身心安顿带来启发、提供指引。但这似乎是个矛盾,因为禅的精髓在于“不可说”,不可拘泥于文字,所以还是要提醒读者,像其他禅学著作,本书只是一根不得不伸出来的“手指”,只是在提供一个方向、一个途径,你应该看的是它所指的“月亮”。“月亮”在哪里,你看了本书自然会明白,如果你只是把眼光逗留在书上,那就大错特错了。

能“陪”的,一句话就已经足够,甚至什么都不说,打你一棒即可;不能“悟”的,说得越多只是让人越感迷惑。所以,大家还是怀着轻松的心情来看这本书。就真正的生活来说”,文字说得再天花乱坠,也只是次级的赝品。最后,再说一则公案:

有人问:“什么是玄妙?”

洪荐禅师答:“没问以前。

问了,说了,就不那么玄妙了。人生有很多东西,的确只能靠自己意会,而难以言传。

王溢嘉

二00六年十一月

目录 序 花开见禅:生命的颠覆与再生 第一辑 禅是一种思考洗礼 麻三斤,睡不着 想一回就伤心一回 拿起狗来打石头 晶莹剔透与污染 丰富的空无 也见也不见,也痛也不痛 性命在哪头 只加一个字 就是要让你怀疑 四面佛辩证法 答案不一样 死人与活汉 不打这破鼓 第二辑 禅是一种认知法门 幡动风动心动 谁“还有这个在” 从驴子观井到井观驴子 地狱与天堂 原来是地不平 能为小事烦恼真幸福 一无所有与一无所得 行脚僧与独眼龙 多么干脆 你怎么能让我死 你莫要眼花 我不明白

第三辑 禅是一种自我了解 什么是我自己 自家有个宝藏 那个人是谁 有一个我,挡在你身前 谁要你教坏他 有一个不忙的 自家狗子走失了 三唤主人公 解铃还需系铃人 掷骰子与拉磨 牧牛与驾车之道 我不思,故我在

第四辑 禅是一种心灵解放 心里的石头 瓶中鹅与无缝门 黑的是墨,黄的是纸 多少菩提多少树 父死,子死,孙死 请衣服吃饭 我这里屎一拉便完 谁知道你是女人 替你矫正过来 好个寸丝不挂 怕一说就污染 你听到音乐声了吗 何必那么小心和偏心

第五辑 禅是一种特立独行 空手把锄头,欢喜来造反 烧木佛 哪个是正山 好手不雕琢 抖擞精神透关去 我不告诉你 没有一个是有智慧的 我就是要这样读 怕人家笑 虚空可曾对你眨眼 梅子熟了 人人各有×指禅 我只是随俗

第六辑 禅是一种对立超越 云在青天水在瓶 你说得对 看戏只管看戏 月圆与月尖 你今年几岁 得到的会失去 这边高,那边低 哪个不是精的 不要让老太婆知道 不要忘了本 什么是三宝 须弥山与芥菜子

第七辑 禅是一种心理治疗 悲伤从哪里来 把你的心拿来 有伎俩与没伎俩 晴天也烦,雨天也恼 你妻子陪别人睡觉吗 用不着消除烦恼 不是为生气才种兰花 亡妻鬼魂的控诉 高明的释梦 何不去死一次 人生好比在泡茶 什么是解脱 请你继续受苦

第八辑 禅是一种人间修行 月落寒潭,云生天际 空杯与去粘 随手捡起心中的落叶 虾蟆与老茄 专心吃饭睡觉 不欺之力 磨砖做镜 深拨生命的火苗 到哪里修行 依而不赖 出门便是草 触目菩提 临川方觉取鱼难 教人做贼

第九辑 禅是一种自然回归 两竿竹子,一溪水声 被一场霜冻了 我就是雨声 先礼拜这条狗 世尊您竟在这儿 石头早就点头了 发出吼声,翻个跟斗吧 请水牯牛洗澡 冷时给他穿袜子 因为没有人出价 何必钻他故纸

第十辑 禅是一种生活智慧 竹影扫阶尘不动 观照一根手杖 母亲就是佛 平常心是道 术士与禅师 这是什么意思 理财与弹琴 在毛尖上出入游戏 不知道最亲切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还有一两个在 味道真是鲜美啊 我没有隐瞒你什么

共收到 11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8月09日 13:50
96

术士与禅师 

王溢嘉

  狐狸有很多伎俩,刺猬只有一种伎俩,但却是最耐用的。      道树禅师所住的山中,经常可以看见一个衣衫褴褛、言语乖张的奇怪术士,他能随意幻化,变成佛、菩萨、罗汉等形象,魅惑众人。

  寺中的和尚看到了,都非常惊恐。但道树禅师却老神在在,不管对方怎么变化,均不予理会。如此经过十多年,那术士竟自动消失了。

  山中术士让人想起狐狸,狐狸聪明、狡猾,在攻击和防卫时所使用的伎俩层出不穷。而道树禅师则让人想起刺猬,刺猬只有一种防卫方法,就是将身体缩成一团,尖刺朝外,成为无隙可趁的防身铁甲。虽然只有一种,而且看起来有点笨拙,但却是非常有效的方法。

  术士消失后,道树对弟子说:

  「这位术士使出千方百计来欺人,但我对付他的方法只有一种,就是不闻不问。他的诡计尽管层出不穷,但总有用完的一天;而我的不闻不问,却没有尽头。」

  道树的说法让人想起思想史家柏林在《刺猬与狐狸》书中的话:「狐狸知道很多事,但刺猬只知道一件伟大的事。」

  狐狸与刺猬其实代表了两种不同的生活策略,狐狸型的人精明、能干,很会临机应变、技巧多元,喜欢对事情做复杂化的思考,也经常同时追求很多目标。刺猬型的人则单纯而专一,喜欢从复杂的事物中找出通则,然后用这个核心概念去诠释和应对外在世界,以不变应万变。

  譬如在股票市场,狐狸型的投资者是每天盯著股市行情、研判各种讯息、喜欢抢短线,有很多种股票不断在手中进进出出。而刺猬型的投资者则是把握「投资绩优股、逢低买进、长期持有」的简单原则,买了就放在那里,对股市行情和各种消息几乎不闻不问。

  如此经过五年,到底是狐狸型还是刺猬型的投资者获利较多,很难说。但就像投资管理专家所说:「狐狸来来去去,刺猬却永久常在」,而且,在整个过程中,刺猬型的投资者也较轻松自在、较少烦恼。

  股票投资如此,人生的其他大小事也差不了多少。

96

你说得对 

王溢嘉

  我对,你对,他对,大家都很对。

  甲乙两个和尚为一个问题争辩得面红耳赤,双方各持己见,僵持不下。

  最后,甲和尚怒气冲冲地跑进禅房,想请师父评评理。他把他的见解详细禀述了一遍,老和尚听了,和颜悦色地说:「你说得对。」

  甲和尚高兴地出去。不久,换乙和尚气冲冲地跑进来,对老和尚说:「师父,我认为这件事情应该是这样这样才对。」

  老和尚听了,也和颜悦色地说:「你说得对。」

  于是乙和尚也很高兴地出去了。

  怎么可能两个都对?老和尚这种说法,不是很乡愿吗?摆明了他只是一个烂好人?

  这时候,一直站在老和尚身后的小沙弥很不以为然,他不悦地对老和尚说:「师父!如果是甲对,乙就不对;如果是乙对,甲就不对。您怎么说两个人都对呢?」

  老和尚听了,转过头看看小沙弥,和颜悦色地说:「你说得也对。」

  的确,每个人都对。为什么呢?

  因为大部分的事情都很复杂,牵涉到很多层面,可以从很多不同的角度去看,每个层面、每个角度都有它们各自的对与错,无法用一个简单的对或错来涵盖一切。每个人所说的都有对的部份,但也都有不对的部份。

  其实,老和尚如果改口对甲、乙和尚和小沙弥都说「你说得不对」,同样能成立,因为每个人也都有不对的地方。但他乐与人为善,从慈悲、宽容的角度去看问题,他的「你们都对」并非乡愿,而是道行高深的表现。

  尘世的红男绿女,每个人都有他好的一面、可爱的地方,也有不好的一面、不可爱的地方。要怎么看,就要看你的道行,如果是「你好、他好、大家都好」,还有「你可爱、他可爱、大家都可爱」,那就不仅是别人好,自己也好;别人可爱,自己也可爱。

96

想一回就伤心一回 

王溢嘉

  禅师把你搞胡涂,是想让你的脑袋在撞墙后,能换个角度重新去思考。

  这个或那个和尚问:「什么是祖师西来意?」

  布水禅师答:「想一回就伤心一回。」

  香林禅师答:「坐久了就会感到劳累。」

  云盖禅师答:「古寺碑难读。」

  南台勤禅师答:「一寸龟毛重七斤。」

  仁王钦禅师答:「闹市里耍猴子。」

  兴善禅师答:「刚才还记得。」

  利山禅师答:「我看不到什么。」

  以上,只是历代禅师对「祖师西来意」(达摩祖师从印度来到中国的用意)的一小部份回答而已。

  和尚喜欢问「什么是祖师西来意?」跟一般人喜欢问「什么是生命的意义?」类似,你的「生命的意义」就是他的「祖师西来意」。

  每个答案都不同,而且都答非所问,让人如坠五里雾中。传统的观点认为因为「祖师西来意」是「不可说」的,所以禅师在「非说不可」时就故意放烟幕弹,把你搞胡涂,无非是想截断问者的心思。

  但从现代思考学的观点来看,这些答案都是非常活泼的「转移式思考」。因为如果改问:「什么是生命的意义?」回答「想一回就伤心一回」、「古寺碑难读」、「闹市里耍猴子」、「我看不到什么」等,似乎也都能「曲径通幽」,提供另一个思考角度,而得到非常有「创意」的答案。

  和尚问:「什么是祖师西来意?」

  澄远禅师答:「谁在这里踏步?」

  这个反问式的答案就很不错。它不是要把你搞胡涂,而是要开示你:「祖师西来意」也好,「生命的意义」也罢,都是「问不出来」的,而必须靠你自己去发现、去追寻、去领会、去实践。光用嘴巴问,只是在那里「原地踏步」。

96

也见也不见,也痛也不痛 

王溢嘉

  如果这是烧饼油条,请给我汉堡薯条。如果这是汉堡薯条,那么请给我烧饼油条。

  神会问:「师父坐禅时,是见还是不见?」

  慧能打了他三杖,说:「我打你是痛,还是不痛?」

  神会答:「我感觉也痛,也不痛。」

  慧能说:「那我是也见,也不见。」

  神会又问:「什么是也见,也不见?」

  慧能说:「我见,是常见自己的过错;不见,是我未见他人的是非。至于你,如果不痛,那么你便像木石般无知觉;如果痛,那么就像俗人一样会有怨愤之心。见和不见,都是两边的执着,痛与不痛也都是生灭的现象。你还没有见到自性。」   

  慧能的意思是说,见与不见都是偏见,痛与不痛都是执着,生命之至道是在超越偏见与执着。    在《六祖坛经》里,慧能指出有三十六组相对的观念,包括明与暗、阴与阳、有与无、色与空、动与静、清与浊、凡与圣、大与小等,这种「二元对立」似乎是人类思考的特性,如果太强调或倾向某一边,就是偏见、执着。那要怎么超越偏见或执着呢?慧能提出的方法叫做「离两边」或「三十六对法」,那是一种很好的思考训练:

  慧能说:「若有人问汝义,问有将无对,问无将有对;问凡以圣对,问圣以凡对。二道相因,生中道义。」

  如果你强调的是见,我就指出你不见的部份,如果你想的是不见,我就指出可以见的部份;如果你想的是痛,我就说不痛,如果你想的是不痛,我就说痛。这不是故意在唱反调,而是要提醒你,你的思想、你的感觉都有所偏颇。只有先认识到自己的偏颇,才能有所超越。      人生到底是什么滋味呢?你说苦,我就说不苦;你说不苦,我就说苦。你忆苦,我就思甜;你思甜,我就忆苦。这样才是思想的超越、人生的超越,因超越而变得丰饶与圆融。

96

用不着消除烦恼 

王溢嘉

  烦恼即菩提,菩提即烦恼。

  赵州禅师上堂说法:“佛即烦恼,烦恼即佛。”

  有一个和尚问:“不知道佛为谁烦恼?”

  赵州答:“为芸芸众生烦恼。”

  和尚又问:“怎样消除这种烦恼?”

  赵州反问:“用得着消除吗?”

  佛菩萨为众生烦恼,父母为子女烦恼,老板为公司的前途烦恼,员工为产品的安检烦恼,不管是待人或接物,都会遇到阻碍,存在风险,难免因而烦恼。

  但很多烦恼,其实都是“甜蜜的负担”,用不着消除;如果你失去了烦恼的对象,那反而会让你陷入比烦恼更严重的痛苦和失落中。

张拙居士曾作了一首偈子:“断除烦恼重增病,趋向真如亦是邪。”

  紫柏禅师见了,说:“错了,错了!应该改为:断除烦恼方无病,趋向真如不是邪。”

  有一个和尚在旁边说:“我看是你错他不错。”

  紫柏听了,心中大疑,日夜参究,因而头面俱肿。一日,忽然恍然大悟,那肿起来的部位才消下去。

想要断除烦恼好比想要断除妄念,如果“一心”想去断除,有所趋向,那么心就会为此而增添新的烦恼,益形沉重,怎能算是解脱?

  真正的解脱之道是不再将烦恼视为负担。首先,要了解能够烦恼其实是件好事,因为那表示我们的心还有可以关注的对象,如果能像珍惜关注的对象般珍惜我们的烦恼,那还算是烦恼吗?

  其次,把烦恼当作修行的功课。就像圣严法师所说:“当自己发现起烦恼时,要感谢使你产生烦恼的人、事、物,因为他们是在帮助你修行。”云门宗一禅师也有一首偈子说:“美玉藏顽石,莲花出淤泥;需知烦恼处,悟得即菩提。”用这种心情来看待、处理烦恼,就是对烦恼最好的治疗。

96

云在青天水在瓶 

王溢嘉

  如果毛毛虫洞悉变化之道,它就不会羡慕蝴蝶。

  朗州刺史李翱入山拜访药山禅师。

  药山手执经卷,只顾看经,侍者提醒他:“太守在此。”乐山却置若罔闻。

  李翱是急性子,发现不被理会,就起身告辞说:“见面不如闻名。”

  当他转身步出时,药山从后面喊一声:“太守!”

  李翱不禁答应一声。

  药山说:“太守为何贵耳贱目?”      药山禅师说李翱“贵耳贱目”,因为他只用“听”的,却不用 “看”的;对药山的叫唤有反应,但对药山的举止却无法领会。这是一种“差别观”,药山要提醒他的正是这一点。

  李翱若有所悟,拱手问说:“什么是道?”

  药山用手指指上面,又指指下面,说:“明白吗?”

  李翱答:“不明白。”

  药山于是说:“云在青天水在瓶。”

  李翱豁然顿悟,高兴施礼。

  云在开阔的青天自由飞翔,何等自在?水在狭隘的瓶子里动弹不得,何等拘束?人生亦复如此,有的人就像天上云,海阔天空、逍遥自在;有的人却像瓶中水,困居一隅,有志难伸,真是有着“天壤之别”。

  但一般人却“贵云贱水”,羡慕天上的云,而轻鄙瓶中的水;就像药山说李翱的“贵耳贱目”。

  其实,云就是水,水就是云,只是名相不同而已。自在飞翔的云,有一天终究要化成雨水,落到人间,被装在瓶子里;而原本被拘禁在瓶子里的水,有一天也会蒸发上升,到天上成为自在飞翔的云。

  生命有起有落,就好比云水般浮沉。云在青天,水在瓶;分开来看,让人心生忌羡与怨怼之情。但如果能合而观之,云在青天水在瓶,两样人生一般情,做云也好,做水也好,不妨随遇而安,自在无碍。

96

还允许老僧进入吗? 

王溢嘉

  既然“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就来个上空兼下空,看你是要花容失色,还是勃然变色?

无着女尼还未出家前,到径山参拜宗杲禅师,宗杲让她住在自己的卧室里。

有一天,宗杲要他的首座道颜和尚去见她,道颜进入卧室,发现无着居然寸丝不挂地仰卧在床上。

  道颜指着无着的私处,问:“这里是什么去处?”

  无着说:“三世诸佛、六代祖师、天下的老和尚,都是从这里出来的。”

  道颜又问:“还允许老僧进入吗?”

  无着说:“我这里不度驴度马。”

  大概有人要大皱眉头。但为什么要对人人所由出的“那个地方”产生各种扭曲的看法?

  日本有位慧春女尼,在最乘寺修行,以刚毅知名。

  有一天,她代表最乘寺到镰仓的圆觉寺办事。圆觉寺听说来的是位刚毅的尼姑,想给她一些考验,派了一个和尚挡在大门口。

和尚看到慧春前来,就撩起袈裟的下襬,露出那话儿,问说:“我的三尺是什么样的东西?”

想不到,慧春竟也撩起自己袈裟的下襬,说:“你要看看我的吗?我的可是无底的!”

这,真是成何体统?但世尊不是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吗?你兴奋也好,皱眉也罢,花容失色也好,勃然变色也罢,都是“色”,尚未“空”。

  无着和慧春上空下空,内外皆空,无遮无碍,无牵无挂,是真的“空”了。要有“空言”容易,要有“空行”很难,不是你不想“空”,而是有人不准你“空”。

  能把别人的观感和指责也看成一个“空”,不再在意,那就没有敢不敢的问题,只有你要不要的问题。

96

好个寸丝不挂

王溢嘉

寸丝不挂,不如无丝无挂。

  净居尼姑来参见雪峰和尚。

  “你从哪里来?”雪峰问。

  “从大日山来。”净居答。

  “太阳出来了吗?”雪峰问。

  “太阳若出来,就会把雪峰融化了。”净居的口气很大。

  “你叫什么名字?”雪峰好像没听见,继续问。

  “我叫玄机。”净居答。

  “一天织多少布?”雪峰又问。既然是机,就可以织布啰。

  “寸丝不挂。”净居昂然说。然后得意地告退。

  才走三步,雪峰忽然在后面说:“你的袈裟角拖到地上了!”净居连忙回头看她的袈裟。

  雪峰讥刺说:“好个寸丝不挂!”

  净居女尼机锋凌厉,一连说了好几个大话,但却禁不起雪峰一句话的撩拨,立刻露出了马脚!既然已经“寸丝不挂”,为什么还在意袈裟是否拖地呢?

  净居的以“无”为傲,其实只是一种妄见。要说自己心中无牵无挂很容易,但是不是真的,却需要通过层层的考验。

  “寸丝不挂”还是“挂”,因为还有那“寸丝”在。忘了“挂不挂”,什么来都没得“挂”,才是真的本来无一物。

  香严禅师有一首偈子说:

    去年贫未是贫,今年贫始是贫;

    去年贫无卓锥之地,今年贫锥也无。

  很多人用“贫无立锥之地”来形容自己的贫穷,但这还不算赤贫,因为还有一个“锥”在。如果连“锥”都没有了,那才是真正的贫。   不过这还不是真正的“空”,因为还有一个“贫”在。如果连“贫不贫”都不想,那才是真正的“空”;但最好是连“空”也不想、也不提,那才是真正的无牵无挂。

96

一无所有与一无所得

王溢嘉

  当你想到“无”时,你就“有”了。

  严阳尊者问:“心中一无所有时,该怎么办?”  

赵州禅师说:“放下来!”

  又问:“已经一无所有了,还能放下什么?”

  赵州说:“那你就扛着吧!”

  以为“一无所有”,其实还是“有”,而有的正是这个“一无所有”的念头。“无”,其实也是一种负担,表示还停留在识心里。赵州要严阳放下的正是这个“无”的念头,这个依然识得“无”的识心,只有超越有无,不思有,不思无,不识有,不识无,才是真正的自由自在,真正的真心、自性。

  双峰禅师一日领悟,对他的师兄仰山禅师说:“我终于明白,实无一法可得。”

  仰山说:“你这样还是停滞在尘境里。”

  双峰不解,问:“我已经连一法都无可得了,怎么说还停留在尘境呢?”

  仰山说:“以为无法可得,其实就有一法可得。”

  以为自己“一无所得”,其实还是有所“得”,得到的就是以为“一无所得”所产生的喜怒哀乐。

  甲:“枉费我花了那么多心血,结果一无所得。”

  乙:“当你说一无所得时,其实已经得了。”

  甲:“我得到了什么?”

  乙:“得到了失望。”

  得失心就是一种识心,只要你还有这个“识”,那你就一定会有所“得”,只是所得到的并不一定是你想要的东西。

  人生最好是“有得无失”,但这无异痴人说梦。如何淡化自己的得失心,并对得与失、有与无做一番新的认知,才是可行之道。

96

母亲就是佛

王溢嘉

幸福的家庭就是这个尘世的净土和天国。

  有一位杨黼,为了学道,远赴四川,想去追随无际禅师。途中遇到一位老和尚。

  “你要去哪里呢?”老和尚问。

  “我想到四川去参拜活菩萨。”杨黼说明他的目的。

  “与其找活菩萨,不如去找活佛。”老和尚说。

  “活佛在哪里呢?”杨黼热切地问。

  “当你回家时,若看到有一个人披着毯子,穿反了鞋子来迎接你,那个人就是活佛。”老和尚说。

于是杨黼往回家的路上走。当他回到家时,已经是深夜。

睡着的母亲听到儿子叫门的声音,高兴得来不及穿衣,匆忙间只披着毯子,连鞋子都穿反了,赶紧来开门。

杨黼看到母亲的模样,立刻大悟。此后就留在家里,奉养母亲。

  有一句犹太谚语说:“上帝不可能到处存在,所以他创造了母亲。”母亲就是这个尘世的上帝,人间的活佛。可叹的是很多人迷失了本源,抛家弃母,四处去追求所谓生命的真谛和幸福,不知道生命的真谛和幸福就在自己家里。

  印度诗人泰戈尔写过一则类似的寓言:      深夜,那个自以为是的苦行者说:“现在是我离开家去寻找上帝的时候了。唉,是谁将我羁留在这个迷妄的尘世?”  

  上帝在他耳边低语:“是我。”但他却充耳不闻。

  他妻子怀里搂着一个婴儿,正香甜安睡在床的一边。他看看他们,说:“你们是谁啊?居然愚弄我这么久?”

  那个声音又说:“是上帝啊!”可是他没有听见。

  婴儿在梦中啼哭,紧紧依偎着母亲。上帝下了命令:“别胡思乱想,愚人啊,不要离开你的家。”但他还是没有听见。

  上帝深深叹息,抱怨说:“为什么我的仆人总是要背弃我,云游四处去寻找我呢?”

  上帝和活佛就在自己家中,人间最大的幸福就是在家里和自己的家人甜蜜地生活在一起。但人似乎总是要在四处追寻落空后,才能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

96

你妻子陪别人睡觉吗?

王溢嘉

  不要以为只有俊男美女能挑逗你,禅师照样能挑逗你,而且是更激烈的挑逗。

  宋朝知名的理学家张九成,辞官回乡后,去拜访喜禅师,说:「我扑灭了心头的妄火,特地来参大师的喜禅。」      喜禅师说:「你今天为什么这么早起呀?难道是你妻子去陪别人睡觉吗?」      张九成一听大怒,骂说:「你这个没道理的秃驴!怎么敢说这种风凉话?」      喜禅师微微一笑,说:「你不是扑灭了心头火吗?怎么我轻轻一摇扇子,你的炉内又冒烟了呢?」      张九成一听,惭愧不已。

  这就是禅师的挑逗。他要挑逗的是「瞋怒」。明朝的薛敬轩曾说:「我下了二十年功夫,专治一个怒字,依然去不掉。」怒,其实是比色更难克制的心火。      苏东坡曾写了一首赞佛偈子:          圣主天中天,毫光照大千;

    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      他觉得很满意,特别寄到金山寺请佛印禅师印证。佛印看了,在偈尾批「放屁放屁」四字,寄还苏东坡。      苏东坡一看,心中大大不平,立刻渡江到金山要找佛印理论。到了以后,发现寺门紧闭,上贴一纸条云:      「八风吹不动,一屁打过江。」

  喜禅师和佛印禅师看起来都有点缺德,甚至有点无赖。但,无赖经常是对我们心灵的另类挑逗,因为只有使用非常手段,将当事者抛掷到「极端情境」中,才能让他醒悟他所沾沾自喜的「不再虚妄」,依然还是虚妄。在喜禅师和佛印的挑逗下,自诩为高超而能不动如山的张九成和苏东坡都立刻露出马脚,现出了原形。      在心平气和时,认为自己已经没有妄心非常容易,但这大抵只是虚妄。要想证明自己没有妄心,不再动肝火,最好而且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去接受挑逗。      经常接受挑逗,正可以帮助你去妄存真。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