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律论著 大乘成业论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08月06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8年08月06日 · 87 次阅读
96

  世亲菩萨造

  大唐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

  如处处经中世尊说。三业谓身业语业意业。此中有说身所造业故名身业。语即是业故名语业。此二皆用表与无表为其自性。意相应业故名意业。此业但以思为自性。今于此中何法名表。且身表业形色为性。缘此为境心等所生。谁之形色谓身形色。若身形色。何故前言身所造业故名身业。谓总名身一分摄故名身形色。依身大种而发生故名身所造。以总身言于别亦转。如世间说居邑住林。何缘复说缘此为境心等所生。为欲简彼唇等形色。彼非缘彼心等所生。以缘言音心等生故。又为简彼宿愿心等所引形色。彼非缘彼心等所生。余异熟因心等生故。何故名表。此能表示自发业心令他知故。为显此义故。说颂言。

  由外发身语  表内心所思   譬彼潜渊鱼  鼓波而自表

  形色者何。谓长等性。何者长等。谓于彼生长等名想。此摄在何处。谓色处所摄。今应思择。长等为是极微差别犹如显色。为是极微差别积聚。为别一物遍色等聚。设尔何失。长等若是极微差别应如显色。诸色聚中一一细分。长等可取。若是极微差别积聚。此与显色极微积聚。有何差别。即诸显色积聚差别。应成长等。若别一物遍色等聚。一故遍故。一一分中应全可取。于一切分皆具有故。或应非一。于诸分中各别住故。又坏自宗十处皆是极微积集。又应朋助食米齐宗执实有分遍诸分故。即于和合诸聚色中。见一面多便起长觉。见一面少便起短觉。见四面等便起方觉。见诸面满便起圆觉。见中凸出便起高觉见中坳凹便起下觉。见面齐平起于正觉。见面参差起不正觉。如旋转轮观锦绣时。便生种种异形类觉。不应实有异类形色同在一处如诸显色。若许尔者。应于一一处起一切形觉。然无是事。是故形色无别有体。即诸显色于诸方面安布不同起长等觉。如树蚁等行列无过。若尔云何。于远闇处不了显色了形色耶。如何不了树等形色。而能了彼行列形耶。然离树等无别行列。或于远闇诸聚色中。若显若形俱不能了。虽复能取而不分明。疑是何物此何所见。由是应知但取显色。由远闇故见不分明。故表是形理不成立。

  有说。身表行动为性。缘此为境心等所生。何缘复说。缘此为境心等所生。为欲简彼唇等摇动。彼非缘彼心等所生。以缘言音心等生故云何名行动。谓转至余方。此摄在何处。谓色处所摄。何缘知此转至余方。谓差别相不可知故。此理不然。如熟变物虽才触火。光雪。酢等诸熟变缘即有差别。而不可知彼差别相。然彼前后非无有异。此亦应然。如长薪草众分相似。各别生焰虽有差别。而不可知彼差别相。然彼众分非无有异。此亦应然。若熟变物才触缘时。诸熟变相不即生者。彼于后时亦应不生。缘无异故。若长薪草众分相似。非分分中别生焰者。彼焰应无由彼别故。形量照明焰热差别。是故不应以差别相不可知故。便谓即此转至余方。应审了知彼差别相。若谓灭因不可得故知即此法转至余方。此亦非理。如心心所声灯焰等。有何灭因而念念灭。余亦应尔。灭不待因若言心等亦有灭因。谓唯各别自无常相。若尔何故余不许然。余既不然。此云何尔。故知心等灭不待因。心等既然余亦应尔。若余法灭不待因者。薪等未与火等合前。彼色等性应不可取。如合后位后亦应如前位。可取如何。风手未触未执灯铃已前。灯焰铃声分明可取。非于后位然焰声灭不待风手。薪等亦然不应为难。又若薪等由火等灭。彼色等性不可取者。才触无间应不可取。彼才触时有差别故。又彼外缘无差别故。诸熟变物下中上品。诸熟变相差别生时。由彼为因。后后生起前前灭坏。谁复为因。不应此法由彼故生。即此复由彼法故灭。二相违法非共一因。世极成立故有为法不待灭因。任运自灭如前可取。不可取者。应知相续随转灭坏差别之相。有微增故。又若灭法亦有因者。是则应无无因灭法。心心所等如待因生。灭亦应尔。非离心等别有无常世共成立。又因异故灭应差别。如火光雪酢等异故熟变差别。又已灭法应更可灭许有因故。犹如色等。是故灭法决定无因。灭无因故才生即灭。故知无有转至余方。若谓生因不可得故。知即此法转至余方。此亦非理有生因故。谓前与后而作生因。如前念心与后念心。前念熟变与后熟变。乳与其酪。葡萄汁与酒。酒复与酢等故。无少法转至余方。转相既无何有行动。又若有住则无行动。既无行动彼应常住。法若无住亦无行动。才生即灭无动义故。若尔现见行动者何。余方所见非即本物何缘知彼非本物耶。由彼彼方新新生故。如草火焰及如影行。非此方影余方可见形质不动。日等光明远近回转便见彼影或长或短或移转故。又障光明少分生故。有反诘言。何缘征难。至余方义且如何知。余方所见非即本物。此亦应引前理为证。谓若有住则无动等。又外火等缘无差别。而于后时差别可取。由此证知念念各别。又若以证异因无故。谓余所见还是本物。既无有因证即本物。何缘不谓非本物耶。由此二义应俱不定。故至余方义不成立。

  日出论者作如是言。诸行实无至余方义。有为法性念念灭故。然别有法心差别为因。依手足等起此法。能作手足等物。异方生因是名行动。亦名身表。此摄在何处。谓色处所摄。若尔何缘不许眼见如诸显色。既非所见不表示他。如何名表。复云何知此法实有。云何此法能令自身转趣余方别异而起。若言由心差别。所生风界即应如是。风界其性是动。足能为彼异方生因。何乃离风执有动法。又草叶等离外风界无别动法。云何移转。然诸风界摇触等生其性能动。即应许彼能令手等转余方生何劳别执。若体若用俱不极成能动法生。

  若不尔者即心差别。所生风界能为手等异方生因应是身表。如是风界无所表示。云何名表。又许触处是善不善便非释子。

  若不尔者即心差别。能令自身余方生起。即身生起应是身表。是则身表应假非实。自身多法合为体故。又无表示云何名表。香等不能表示他故。又许香等是善不善便非释子。若不尔者即心差别。所生显色应是身表。显色非心差别所起。自种子风差别生故。又许显色是善不善便非释子。若此显色体非身表。此余方生应是身表。天爱任汝于此表业尽力所能勤加转计。然此非用功力能成。何乃于中徒生劳倦。谁能成立生别有体。此所执生非如色等。是所现见非如眼等。是能现见何缘知有。又不可见云何名表。前说不能表示他故。又若显色是善不善。可说此生为身表业。然诸显色非善不善。前已说故。生亦应然。是故定无身实表业。若尔身业应唯无表。此无表名为目何法。谓法处摄律仪色等。云何欲界有善无表离表而发。若欲界中有此无表复有何过。应随心转。如在色界是则余心及无心位。应无律仪不律仪等。若谓受时要期发语。所引发故无斯过者。说戒经时默无所说亦无要期。如何获得虚诳语罪。又应无有无记身业。以无表业唯二种故。又亦应无一刹那顷善恶身业。以诸无表定相续故。谓若轻心不发无表。重心所发决定相续。虽彼随情计度实有身语业色。而不应成善不善性。所以者何。彼说色业于命终位必皆舍故。如何由此能得当来爱非爱果。有作是言此何非理。谓过去业其体实有。能得当来所感果故。此于痈上更复生痈。谓执过去业体实有。先有后无名为过去。如何可执其体实有。若尔世尊何故自说。

  业虽经百劫  而终无失坏   遇众缘合时  要当酬彼果

  无失坏言。为显何义。显所作业非无果义由后半颂证此义成。谁不信受善不善业。虽经久远而能得果。但应思择。如何得果。为由相续转变差别。如稻种等而得果耶。为由自相经久远时安住不坏而得果耶。若由相续转变差别而得果者。义且可然。若由自相经久远时安住不坏而得果者。应言此业经久远时体不谢灭而能得果。若谓此业非自相。无名为谢灭。然由此业无复作用名谢灭者。如何此业无复作用。由更不能引当果故。何缘不能更引当果。此于彼果已曾引故。不可于果引而复引。如法已生不重生故。何缘不引余等流果。以等流果无分限故。岂不此果亦现在时。已曾引故不须重引。业体不灭常应现在。何不常引所得果耶。岂不前言不可于果引而复引。如法已生不重生故。如何复难前虽有言而未释难。业体恒有应如中际。常名现在常能引果。应如初际恒复可生。若谓过去业体虽有。而无作用故非现在。非现在故不能引果。此亦不然。既恒有体应如现在恒有作用。又汝所宗过去诸法有与果用何非现在。若谓现在。唯依诸法取果用说。理亦不然。用义同故。应俱现在过去诸法。无取果用名过去者。有与果用应名现在。此用尽时应名谢灭。是则诸法灭而复灭。如是亦应生而复生。故彼宗义理不成立。又法如何名能引果。谓安立彼令当生故。诸漏尽者。最后刹那应不引果后不生故。是则此念应非现在。不应更灭入于过去。初现在时已无作用。如何后时说名谢灭。若虽无用而更灭者。是则过去复应须灭。若灭已复灭。应生已更生。便有自违前所说过。若谓此念虽有能生后果作用。而缘阙故后果不生。此亦非理。果必不生。如何知有能生作用。应言此念违顺二缘有非有故。虽从因生而无作用能生后果。是故彼宗如是种类能引果义理必不成。由此但应于果种子能长养故。名能引果。又彼宗说过去未来体皆实有未来。何故非如现在能引果耶。若一切时一切物有何时何物体非有故。而经言遇众缘合时当酬彼果。又彼应说谁于何位于谁有能言安立彼令当生故。名能引果。以一切时一切有故。是故所言谓过去业其体实有能得当来。所感果者。理定不成。

  若尔应许由善不善身语二业。蕴相续中引别法起。其体实有心不相应行蕴所摄。有说此法名为增长。有说此法名不失坏。由此法故能得当来爱非爱果。意业亦应许有此法。若不尔者余心起时此便断灭。心相续中若不引起如是别法。云何能得当来世果。是故定应许有此法。若于先时诵习文义。后经久远复生忆念。又于先时于诸境界数见闻等。后经久远于彼境中还生忆念。于何刹那引起何法。由此后时还生忆念。

  又先趣入灭定等心引起何法。由此后时还从定起生出定心。又紫矿汁染拘橼花。彼二俱灭引起何法。后结果时瓤生赤色。故离彼计身语二业所引别法。但应由思差别作用熏心相续令起功能。由此功能转变差别当来世果差别而生。如紫矿汁染拘橼花相续转变至结果时其瓤色赤。内法熏习应知亦尔。又何不许身语二业熏心相续。以身语业由心引成善不善故。不应由心成善不善。于异相续能与当来爱非爱果。非余造业余受果故。若所作业体虽谢灭。由所熏心相续功能转变差别。能得当来爱等果者。处无心定及无想天心相续断。如何先业能得当来爱非爱果。有作是说。于此生中先所熏心必还相续故。得当来爱非爱果。既已间断何因能续。入定心作等无间缘故能令续。彼久谢灭云何能作等无间缘。如破过去业能得果。此亦同彼应如理破。故出定心不应续起。

  有作是说。依附色根种子力故后心还起。以能生心心所种子依二相续。谓心相续色根相续。随其所应岂不经说。意法为缘生于意识。云何离意而意识生。应知意种或时名意以于因中立果名故。如于所触立饥渴名。如何一一心心所法。从二种子相续而生。不见芽等从种生法。有如是事。可藉多缘生于一果。无从二种有一果生。若尔还应不免前过。谓无心定及无想天心相续断。如何先业能得当来爱非爱果。是彼宗过何谓彼宗。谓执此位全无心者。若说此位是有心者。即无斯过。如尊者世友所造问论中言。若执灭定全无有心。可有此过。我说灭定犹有细心故无此失。彼复引经证成此义。如契经言。处灭定者身行皆灭。广说乃至根无变坏识不离身。今此位中许有何识。

  有说。此有第六意识。岂不经说。意法为缘生于意识。三和合触与触俱起有受想思。云何此位得有意识而无三和。或有三和而无有触。或复有触而无受想。由是说名灭受想定。有作是释。如何世尊说。受缘爱而一切受非皆爱缘。触亦应尔。非一切触皆受等缘。世尊余经自简此义。谓无明触所生诸受为缘生爱曾无有处。简触生受。无简别故非为善释。有别释言。三和触者。三事有力合故。触生于此位中。三事无力可能生触及生受想。由入定心所厌坏故。正在定位尚无有触。况有受想。故此位中唯余意识无诸心所。若尔此位意识。是何为善为染为无记性。设尔何失。若善性者如何善性。非无贪等善根相应。设无贪等善根相应。如何无触。若谓由善等无间缘所引发故此识善者。理不应然。善心无间生三心故。又善根力所引善心。无因能遮无贪等故。又无善根应不成善。然此灭定如灭是善。若染性者如何染性。不与贪等烦恼相应。设与贪等烦恼相应。如何无触。如佛于彼十问经中自作是说。所有受蕴想蕴行蕴皆触为缘。又无想定尚不许染。况灭尽定。若是无覆无记性者。为异熟生。为威仪路。为工巧处。为能变化。设尔何失。若异熟生。如何有顶定心无间。此下八地中间悬隔。而起欲界异熟生心。如何复从此心无间。而得现起不动等心。如摩诃俱瑟祉罗契经中作如是问。出灭定时当触几触。答言具寿。当触三触。谓不动触。无所有触。及无相触。又异熟心宿业所引。有何道理。由灭定前要期势力。令彼出定时限不过。复有何缘。要于有顶缘灭为境定心边际。欲界宿业习气所引。异熟果心方得现起。非于前位。又以何缘。于此所起异熟生色断已不续。异熟生心断而更续。若威仪路或工巧处。或能变化。如何此心缘威仪等。无触而能有所造作。又许所修九次第定及八解脱体皆是善。不应此位现起染污或无记心。又用有顶缘灭为境寂静思惟定为依止。方能现入灭受想定。如摩诃俱瑟祉罗契经中依灭尽定作如是问。几因几缘为依能入无相界定。答言具寿。二因二缘为依能入无相界定。谓不思惟一切相。及正思惟无相界。若灭定中有意识者。此缘何境。作何行相。若缘灭境作静行相。如何非善。设是善者。如何不许与无贪等善根相应。设许相应。如何不许触为缘起。若缘余境作余行相。如何入灭定心无间起散乱心而不违理。设自计度有余无记由此二因亦不应理。是故汝等不如实知阿笈摩义。纵情妄计第六意识灭定等有。由是而执此位有心。

  若尔云何许灭定等诸无心位亦有心耶。应如一类经为量者。所许细心彼位犹有。谓异熟果识具一切种子。从初结生乃至终没。展转相续曾无间断。彼彼生处由异熟因。品类差别相续流转。乃至涅槃方毕竟灭。即由此识无间断故。于无心位亦说有心。余六识身于此诸位皆不转故说为无心。由灭定等加行入心增上力故。令六识种暂时损伏不得现起故名无心。非无一切。心有二种。一集起心。无量种子集起处故。二种种心。所缘行相差别转故。灭定等位第二心阙故名无心。如一足床阙余足故亦名无足。彼诸识种被损伏位。异熟果识刹那刹那转变差别。能损伏力渐劣渐微乃至都尽如水热箭引烧发力。渐劣渐微至都尽位。识种尔时得生果。便初从识种意识还生。后位随缘余识渐起。即前所说异熟果识。摄藏种种诸法种子。彼彼余识及俱有法善不善性数熏发时。随其所应种力增盛。由此相续转变差别。随种力熟随遇助缘。便感当来爱非爱果依如是义有说颂言。

  心与无边种  俱相续恒流   遇各别熏缘  心种便增盛   种力渐次熟  缘合时与果   如染拘橼花  果时瓤色赤

  世尊依此。于解深密大乘经中。说如是颂。

  阿陀那识甚深细  一切种子如暴流   我于凡愚不开演  恐彼分别执为我

  能续后有能执持身故。说此名阿陀那识。摄藏一切诸法种子故。复说名阿赖耶识。前生所引业异熟故。即此亦名异熟果识。若不许有此异熟识。复有何识能执持身。非有余识能遍持身。乃至命终恒不舍故。又何处蕴烦恼随眠对治生时可名能断。若言蕴在能对治心。此不应理。如何随眠烦恼随逐可为能治。又诸有情生无色界。染善无漏心正起时。有何趣摄异熟法在。或应许趣通非异熟及不系法。便与理违。又不还果生有顶处。为尽余漏修对治道。无所有处无漏起时。于有顶处有何别物。自体犹存而不名死非众同分。或复命根离色心等别有实物。此二唯于异熟诸蕴。相似势分而假建立。相似势分无别实体。如稻稗等相似势分。故定应许异六识身。有如上说持种识体。

  即依此识。赤铜鍱部经中建立有分识名。大众部经名根本识。化地部说穷生死蕴。云何此识缘境行相。此境行相不可了知。云何名识而得如是。如执灭定等位有余。识者境界行相难知。此亦应尔。此识摄在何取蕴中。理实应言识取蕴摄。若尔经句当云何通。如说云何名识取蕴谓六识身。又说云何识缘名色识谓六识。应知此经别有密意。如契经说。云何行蕴谓六思身。非行蕴中更无余法。此亦应尔。说六非余有何密意。且如世尊解深密说。我于凡愚不开演者。恐彼分别执为我故。何缘愚夫执此为我。此无始来穷生死际。行相微细无改变故。又以六识所依所缘行相品类粗易了故。与诸烦恼及对治道有相应故。建立杂染清净品故。体是果识由此比知有种识故。诸契经中随所宣说不说因识。与上所说皆相违故。是名说六非余密意。由此已释。余部经中唯说六识身为有分识等。随其所应皆无违害。又于今时一一部内无量契经皆已隐没。如释轨论广辩应知。故不应计阿赖耶识定非经说。理必有故。若尔一身应有二识俱时而转。谓异熟识及余转识。如是何过。若一身中二识俱转。应俱时立二有情身。如余身中二识俱转。此无有失。因果二识展转为依不相离故。又异熟识是余转识所熏习故。非异身中二识俱转。有如是事故无此失。颇有现见种与种果相续异耶。现见世间青莲花等。根与茎等相续各异而为种果。此亦应然。又纵世间见与不见。若不许有阿赖耶识。便有如前所说过难。故应定许阿赖耶识离六识身其体实有。

  何缘不许我体实有与六识身为所依止。汝所执我其相云何。而说能为六识依止。若许我如阿赖耶识生灭相续随缘转变。与识何殊。而执为我。若执我体是一是常毕竟无变。如何可说受识等熏为所依止。夫熏习者。令彼所熏相续变成功能差别。如紫矿汁熏拘橼花。令彼相续功能转变。若无熏习则无转变差别功能。如何先时领智贪等数习异故。后经久时念智贪等生起差别。又无心位与彼后时我体无别。今既无识。后意识等从何而生。又于识等我有何能。而执我为识等依止。若言识等因我故生。我体恒时既无差别。如何识等渐次而生。非于一时一切顿起。若谓更待余因缘助方能生者。离余因缘。如何知有我能生用。若言识等依我而转。诸法才生无间即灭。既无住义何容有转。故不应执我体实有与六识身为所依止。又执有我。违阿笈摩说一切法皆无有我故。汝所执一常实我都无正理。但率妄情。

  由此证成。但思差别熏习同时阿赖耶识令其相续转变差别。能引当来爱非爱果。非如彼说身语业相。

  若不许有身语二业。岂能遗谤三业契经。不能遗谤。然能如理解释此经令无过失。如何无失解释此经。应除执毒当为广说。何为契经说有三业。何者是身何者是业。何义名身何义名业。复以何义名为身业语业意业。问亦如是。复以何缘契经唯说身等三业。非眼等耶。何为契经说三业者。为显三业摄十业道。劝励怖多所作者故。如略说三学授佛栗氏子。有执诸业唯身所造非语非意。为显彼二亦有所造故说三业。身谓诸根大造和合差别为体。业即是思差别为性。积集所成。是为身义。大造极微积集成故。有说种种秽恶集成。是为身义。身是种种诸不净物所依处故。若尔天趣应无有身。随作者意有所造作。是为业义。能动身思说名身业。思有三种。一审虑思。二决定思。三动发思。若思能动身即说为身业。此思能引令身相续异方生因风界起故。具足应言动身之业。除动之言但名身业。如益力之油但名力油。如动尘之风但名尘风。此亦如是十业道中。初三业道许身业摄。谓杀生不与取欲邪行。如何思业而得彼名。由此思业能动其身。令行杀盗及邪行故。思力动身令有所作即名思作。如世间说狂贼烧村薪草熟饭。思复云何得名业道。思有造作故名为业。复与善趣恶趣为道。通生彼故得业道名。或所动身是思业道三种思业依彼转故。又杀盗淫由思业起依身而生。随世俗故亦名身业。然此实非善不善性。亦随世俗假立其名。为令世间依此门故。于善恶思勤修止作。是故假说善不善名。若唯思业是善不善。何故业道契经中言。由身三种故思造业。作及增长是不善故。能生苦果及苦异熟。此经意说。能动于身。以身为门。身为依处。缘杀盗淫为境。思业为因能感苦果异熟名身三种故思造业。除此余思名为意业。意相应故不能动发身及语故。若尔何缘经说。二业所谓思业及思已业。即前所说三种思中。初二种思名为思业。第三一思名思已业。无违经过。语谓语言音声为性。此能表了所欲说义故名为语。能发语思说名语业。或复语者字等所依。由带字等能诠表义故名为语。具足应言发语之业。除发之言但名语业。喻说如前。意者谓识能思量故。趣向余生及境界故。说名为意。作动意思说名意业。令意造作善不善等种种事故。具足应言作意之业。除作之言但名意业。或意相应业名意业。除相应言但名意业。喻说如前。若三种业但思为体。于散乱心及无心位。尔时无思如何得有名具律仪不律仪者。由思差别所熏成种不损坏故。名具律仪不律仪者。故无有过。思差别者。简取胜思能发律仪不律仪表。由此思故熏成二种殊胜种子。依二种子未损坏位。假立善恶律仪无表。齐何当言损坏如是由思差别所熏成种。谓从此后不作因生遮不遮思。如先所受谁能损坏如是种子。谓若有思能发于表。因此弃舍善恶律仪。及余舍因亦能损坏。所以不说眼等业者。由此经中。但说有情加行之业。不说诸法作用之业。何谓有情加行之业。谓随作者意所造作。何谓诸法作用之业。谓眼耳等各别功能。

  佛说三业义深细  我依理教妙辩成   愿乘此福济群生  咸使速证清净觉

  大乘成业论一卷

共收到 1 条回复
96

  业成就论翻译之记

  大国将宁。必感灵瑞以为嘉兆邺隍方盛。圣降神宝以为祥征。天亲菩萨造业成就论。出于今世以示太平。此乃大魏都邺安固之兆也。

  法行有时。寄必得人。兴和三年岁次大梁。七月辛未朔二十五日。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御史中尉。渤海高仲密。众圣加持。法力资发。诚心敬请三藏法师乌苌国人毗目智仙。共天竺国婆罗门人瞿昙流支释昙林等。在邺城内金华寺译。四千八百七十二字。

  业成就论

  天亲菩萨造

  元魏天竺三藏毗目智仙译

  业有三种。所谓身业口业意业。此是修多罗。有人说言。身所作业是名身业。口言说业是名口业。此二皆有作与无作。意相应业是名意业。此业是思。彼今思量。意是何法。所有身意皆有形相彼缘身生。是何形相。是身形相若身形相何用说名身所作业。是身总分为身摄故。缘身大生名身作业。别中之语于总中说。譬如人言于城中住于林中住。

  彼攀缘生。何故言彼遮唇等动及形相故。彼心非缘唇等动生。非缘形生缘语生故。

  不取前愿。彼心不缘前愿而生。异报因缘是故心生。何故言意起业心转他人知故。

  何者形相所谓长等。何者长等谓见长等。是何入摄色入所摄。

  长等为是微尘色耶。为如微尘共聚集耶。为是一物遍色等耶。长等若是微尘色者。则彼长等可分分取。如色分取。若如微尘共聚集者。彼色微尘与彼聚集为有何异。彼微尘集无异长者。若是一物遍色等者。则彼一物遍在长等。若一物遍于分分中。皆应可取。以一切处皆具有故。若非一者应分分取。阿含十入微尘和集佛法则坏。又迦那陀异法则成微尘取集。一面见长则生长知。局见短知。正见方知。周见圆知。中出而见则生高知。卑见下知。齐见正知。种种面见则参差知。见????锦如如而见。则生彼彼形相等知。彼异异物不得一见如色差别。

  若复意谓一切方处一切形相。是义不然。如是形相无有异物。色亦如是。于方处住见长短等。如树鸟蚁义成无过。

  若如是者。云何闇远而不见色见集形相。云何皆见未见形相如树行等。见彼行聚不见形相彼无异物。

  于聚集中若闇若远不见二种。虽见不了为是何物彼见何物。虽见彼色。而不明了。应如是知此意形相义不成就。

  复有人言。心缘彼生。往故名意。攀缘彼生。为是何义。遮唇等动。何故名往。谓向彼方。是何入摄谓色入摄。

  云何知此往彼方去。以不异见。如彼火雪苦酒日等变熟因缘入已即出。未见变异然非不异。如然可然佣草木等不见异焰焰非不异。初入之时若不变者后亦不变。以彼因缘不别异故。若薪草等粗细不均。焰量明热皆异不同。以不同见。向彼方义则不相应。

  若无灭因何故不得心心数法。声灯等灭有何因缘。余亦如是。彼灭因缘自因缘坏。余法因缘何故不尔。又如彼法无有因缘。余亦如是。若初入火草木等色如本不异。后亦如是。不应有异。云何灯明铃等音声。风手初触即灭即止。非此能灭非此能止。若如火等木等烧等色等灭等。初入出时何故不异。以外因缘不别异故。熟物不应有微中上。初变熟物何因得变。因缘唯一能生能灭。此非道理。非以一因能成二法。如是中间更有灭因。如前取舍异相续转。应如是知。若灭有因无法无因如心等生。

  灭法不成。以一切法皆有因故。灭则无因。如彼火雪苦酒日等熟变因缘。若灭有因。灭如色。如是无法有因缘灭。生亦无因。见彼异法谓是此法生实有因。前心后心如心中间熟变。熟变如乳为酪蒲萄汁酒酒为苦酒。如是无有少法住相。住物无行无行则住。若如是见彼见何物。见此处物岂非见彼处方新彼处方新。而见如草然影。非彼方影于此处见。如日所住。如是日者近远回转。如影增减回转而见。日在方处映障不见。

  若复有人。如是难言。此何处物。是彼前物转向此方。答彼人曰。此何处物。向义今说。如是住物则无有行。若不行物则是住等外因缘坏。后则异见念念异知。若不异知彼物不别知非彼物何不言异。如是二种俱不可见。如是行往义则不成。

  实无行往。有为法体念念自坏。方中生因起心为因。手足等动得言行意。日出弟子作如是说。是何入摄色入所摄。彼何以故。眼所不见如青等色。若他人见可得言意。他人不见云何言意。云何知有。云何身中异处动行心风界生。此风界动所谓异方因缘而生。云何草叶随风界倾。行亦如是。异方处生。行力不成何用分别。

  彼如是身方生因者。心生风界如是名意。云何非意而得言意。释迦子法触入非善亦非不善。彼如是心异方身生。此生名意。若如是者意唯相貌无有实物。身则多分。意亦非意味等他人。释迦子法则不如是。味等非善亦非不善。心生色故彼得言意。非彼心生自风种生。释迦子法则不如是。色入非善亦非不善。

  色彼方生意不可得。若有彼物供养天得若彼物无天不能与则不可得。生物无异谁能成异。彼不可得如是色等。如眼能见生则不尔。既不可见云何言意。是先已说。如生不尔色亦已说。

  唯有无作是身之业。何名无作。法入所摄。怖畏等色。云何无作得言无作。若是欲界与心合转则知色界。是则异心及无心时。怖与不怖共心俱失。若受时势力后常不失。戒经中说。比丘默然。云何妄语。又无记业则不可成。无作二种谓善不善。彼刹那间无作合转。如彼分别身口业色。若善不善二俱不成。何以故。舍身则断于未来世爱不爱果则不可得。复有人言。过去业有何故不成。若过去业于未来世得爱不爱二种果报。此则痈上复生疖子。过去业有过去者。名前有后无。若如来说。

  虽复经百劫  而业常不失   得因缘和合  尔时果报熟

  此偈云何。能与果报。是不失义。如是已释初半偈竟。何人不信久远得果。得果何义。若相续转如稻种子。若住自相应如是知。若住自相能与果者则不失坏。应常与果彼无自相故名失坏。又不如是作已不作。云何不作。果不重与。何故不与。以与竟故。不可与已复更重与。如物生已不复更生。彼同类果何不更与。云何果报皆悉与竟生法因缘无如是力。尽漏之人后念尽漏不与果报。云何后时而得言灭。非如是力能成果报。若种子因于果有力。得言因力能与果报。若何等人有过去者则有未来。何故未来不与果报一切时有有何等物于何时无。彼如是说。若得和合果报则熟。此则不然。若何人力于何时力是何物力。此人此果究竟不成有过去业。于未来世得果报者如是不成。

  复有人言。彼善不善身口等业。阴相续中离心法熏。若说名集。若名不失。后世则得爱不爱果。若意业异心生灭转。若不熏心。云何后世而得果报。若人读诵久时忆念彼见等物。如是习者。以何法熏。若念何物。彼见诵等后时何处忆念心生灭尽三昧。初心既灭后时何处有心生起。以紫矿汁涂彼摩登隆伽树华。彼二共灭。如是中间何物染果后赤瓤生。法中闻思亦复如是。心相续力熏力转变后世得果。应如是知。如紫矿汁染彼摩登隆伽树华果中赤瓤。

  身业如是相续熏心故。故不得如是彼心与善不善而共相对。若其此人作善不善。彼人如是爱不爱果与力相应非异相应。若复业灭心相续故后世得果。云何无心灭尽三昧。及无想心相续心断。前业果报即彼身上于后时生。

  复有人言。彼熏于心相续而得。彼灭三昧何处相续。三摩跋提初心因缘。云何久灭云何因缘。我先已说。过去得果何处如是心中间生。复有人言。色根种子。彼种上得心心数种二处依止。谓心身中色根身中。如是次第如心缘法而生意识。中间无心彼云何生。复有种子得言意相。应如是知。说因为果。如饥渴触。心心数法云何皆有二种种子。一种子中无二种芽。不见如是一因缘中不见多生。彼过亦尔。无心三昧无想心断。云何业果于后时得。此一箱过。是何物箱。随何等人无心三昧。复有人言。有心三昧。若毗婆沙五百罗汉和合众中。婆修蜜多大德说言。若何等人灭定无心。彼得此过。我灭三昧是有心故。引修多罗以为证言。身行则灭诸根不转识不离身。又复彼人。信受何识。有人意识。如来说。意因缘法而生意识。三种和合故名为触。触共受想思等俱生。云何有意识非三事和合。或有和合而非是触。或复有触而非受想。若想受灭得言灭尽。云何如来修多罗说。受皆缘爱。非一切受皆因缘爱。触亦应尔。非一切触皆因缘受。如来亦于修多罗中。别说彼义。无明生触。触生于受。受因缘爱。无处说触离于受想。如是不说。彼过则成而不可遮三事具足得言和合。无彼三事想受不生。若不如是三摩提中尚无彼触何处受想。复有人言唯一意识。彼何者识。为善为染秽污无记。此义今说。若是善者则无贪等善根相应。善无贪等云何无触。若善即时因缘势力。若是善者与善等心则不相离。三种心生善等势力心回无因。若是染者云何不与烦恼相应。若染烦恼云何无触。又复如来于彼十难修多罗说。若有受阴想阴行阴。彼一切阴皆触因缘。无想三昧犹尚无染。况灭三昧。

  如其彼是不秽污无记。彼复云何。为是报生。为是威仪。为是工巧。为是变化。今当问彼。若是报生。云何有顶三摩提心。下至八地中间悬绝。欲界报识与心相续。如是复有不动心起。云何相续。如摩诃拘絺罗修多罗中问如来言。起灭三昧几触所触。如来答言。慧命拘絺罗。三触所触。所谓无动。无相。无所有。前要期力入灭三昧。前心要期不过时起。此义云何。云何皆缘灭尽三昧有顶心终前欲界业熏心得报。何故非是前心得报。何以故。若前报色于彼断绝。不相续者。云何后心而复相续。若威仪等彼处无触。云何以心缘威仪等。彼有为善九次第定及八解脱则不相应。彼无染心及无记心则不相续。有顶三昧依止灭定忆念攀缘入想受灭。若入灭定有心识者何所攀缘。若缘灭定云何非善。若善则与不贪相应。若相应者云何不得是触因缘。若异攀缘入灭三昧。云何中间乱心相应。自心分别谓是无记。如是二种皆不相应。如是不知阿含实义。彼论师者踊跃而言。灭三昧中犹有意识如是分别。

  云何彼是有心三昧。如修多罗法师信说。修多罗师云何信说。说彼报识一切种子密系缚业行不断绝。彼彼处生报识坏相相续而行。乃至涅槃而不断绝。彼若如是得言有心异六识身。是故不转。初入灭定。心增上力彼时种子皆悉隐闭故名无心。有二种心。一者聚集诸种子心。二者种种攀缘坏心。离第二心故名无心。如一脚床以无余脚名无脚床。彼种子闭报识念转有濡中上如水如热放箭等势从此到彼。彼种子识期至复生。随何因缘后时别异种种种子。报识是藏。彼彼异识对法共生善不善熏。如彼次第种子力熏若相续转。如彼力熏于未来身。则得彼彼爱不爱果。此识因缘故如是说。

  此心识种子  无边相续行   自心中因缘  彼彼种力生   彼次第不失  时至则得果   如摩登隆伽  涂花瓤时现

  如是之义。如来于彼深密解脱大乘经中。有偈说言。

  阿陀那种子  深细稠雨行   不为愚夫说  畏分别我故

  此偈明何义。彼复有中密缚取身。是故名为阿陀那识。是一切法种子依处。是故名为阿梨耶识。前生业报故名报识。若无彼识。身以何觉。身未尽来。遍身不离。更无异识。若更无对。何物对治烦恼根本。烦恼根合云何对治。无二法故。

  染行善行无漏心行。如是相续无色界生。彼何者行依何物报。若尔无报亦应得行彼不相应。

  如彼修集有顶漏尽阿那含人。无所有处无漏现前。有何我所有顶不退。众分和合名为命根。更无异物。彼法唯有报阴相似势力。转行非有异物。相似势力犹如稻秆相似势力。应如是知。更有异识。如说有识。

  彼何所缘不决定缘。云何识缘言不决定。复说异识如灭三昧。如彼大德铜色弟子。说有分识。复有人言是根本识。何取阴摄。如是之义识取阴摄。此修多罗文字章句云何而说。何识取阴谓六识身。如行缘识是何者识六识身故。忆此法说。如彼行阴。何者行阴六思身故。不摄异法。复何所忆。深密解脱修多罗等如来皆说。愚凡夫我不为说。畏分别我。

  复何因缘如是分别。彼有为行处处流转恐人不知。若说如是依止攀缘种种了知增上胜心。若彼烦恼对治相应。染净等说彼种子识。若以果比说如是识不说因识。彼颠倒说。如是意故此有身识。复有身识如次第说。此义相应。非见一切修多罗说义相应故。如是非诸修多罗说。莫以一切修多罗中皆不说故。便谓无有阿梨耶识。

  如是二种心识。并流一处皆有。所谓报识及以异识。若如是者有何等过。若有二种识身相续。如是则应有二众生如身中识。

  不得如是彼种子果共相应转报识流故。能熏异识。身识中间不如是法。若如是者此则无过。复有种子种子所生异异坏见。如奢卢迦优钵罗等根根所生。若见不见如是不尔。若如是说彼则无过。如是实有阿梨耶识。六识何故不依止我得何者识。若如阿梨耶识相续因缘而转。彼有何异。彼若是一毕竟不动。云何识等而得成熏。如紫矿汁熏彼摩登隆伽树华。若无熏者无转胜法。云何先知如习欲等。久时忆知欲等生长。我中无心而于何处后时心生。若无我者心有何力而于彼我依止分别。若有我者彼心云何次第而生。若共因缘彼异生力。云何可知。若是彼力生住念转。为是何法。若如是者不相似物而共依止。则违阿含说一切法皆无我义。如是非理自意分别思量计我。是故思熏阿梨耶识相续不断后身得果义则成就。非如说相身口之业。

  又复如是身口业。无违修多罗有三业说。此义云何。此义不违如来所说。如是无过。如是能说云何无过。此义今说。以何义故说三种业。何者为身。何者为业。何义名身。何义名业。何者身业。如是口业亦如是说。

  以何义故说身等业。不说眼业。以何义故说如是义。十善业道三业摄示。多说恐人如毗离支子。学三种戒为说三种。是身所作非口非意唯分别一复为余人说。身业相身复摄根大大所成集故。名身业者是思集义。名身大大所成微尘聚集。

  复有人言。不净名身。以不净物和合集故。彼天人身不得言身。

  意所作行是名意业。身动集业是名身业。思有三种。所谓思量决定进趣。若以身动彼身相续方中生因风界所吹是名身业。除中间句。如娑罗油。或如风尘。说三业道杀盗邪行。彼云何思。彼身数摄。彼身业动杀盗邪行。彼身动转身相续作。彼得言作如贼烧村薪草熟饭。

  思复云何得言业道。行恶道业故言业道。或身动转故名业道。三种思业得说为业。彼思住持则得杀生窃盗邪行。复依世谛而说身业有善不善。复说彼门以彼思故世间往返相应之义。若思如是善不善业。修多罗中云何说言。身三种作。思业集。作不善生苦。得苦报故。彼门住持彼攀缘者佛如是意。

  彼思异故说思意业。唯意相应身口不转。何故如来说思思业。如前所说。思有三种。彼二种思。第三进趣。

  彼思是业。语言是响。响若可解。彼业趣思名字相说故名言语。忆念义说故名言语。业如前说。言语起业故名口业。除中间语。识意名意。意处处生。境界亦心。余如前说。

  若身业中要有思者异心无心。尔时无思云何而得有怖不怖。思熏不坏得怖不怖思议最胜。若怖不怖意起分别。

  彼意所熏云何破坏。如自证知遮与不遮。思复无因。彼何者坏。若舍怖畏舍不怖畏。思是其因。意起分别。复有舍因眼语等业。

  已说觉业非造作业。何者觉业。谓作意行。何者造作。眼等何处。次第力转。

  如来说三业  依法义成就   我解业成福  愿众生成佛

  业成就论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