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源流 运庵普岩禅师语录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08月05日 · 98 次阅读
96

  运庵和尚住镇江府大圣普照禅寺语录

  侍者 元靖 编

  师开禧二年三月初八日平江府宝华山受请入寺。

  三门。豁开户牖。直出直入。鲇鱼上竹竿。俊鹘趁不及。

  泗洲殿。出现杨州。坐断寿丘。脚跟不点地。赢得一身愁。不是冤家不聚头。

  方丈。日面月面。霹靂闪电。直下来也。急着眼看。

  拈帖。马头回。牛头没。一字入公门。九牛曳不出。

  拈衣。个样皮毛千化万变。黄梅鹫头谩自流传。后代儿孙可贵可贱。

  法座。坐而不住。住而不坐。滴水生冰。因风吹火。升座拈香祝 圣毕。次拈香云。此香堪笑又堪悲。刚把愁肠说向谁。冶父山前曾落节。千钧之重一毫厘。尽情拈出。供养前住临安府景德灵隐禅寺松源老师大和尚。用酬法乳之恩。遂就座。甘露诺庵肇和尚白槌云。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师曰。鼓声未动。此座未升。好个古佛样子。莫有知时别宜底么。僧问。横担拄杖。纵横虎穴。魔宫倒。握吹毛。直下杀佛杀祖。正与么时如何。师曰崖崩石裂。进曰今日小出大遇去也。师云勾贼破家。进云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驴事未去马事到来。进云莫是松源的子东山正传么。师云此去西天十万程。进云向上还有事也无。师云一东二冬叉手当胸。进云学人不会。师云江西马大师南岳让和尚。僧礼拜。师云今日失利。 乃云。冲开碧落。万象平沉。喝散白云。古今独露。全彰意气。不在踌躇。撒火飞星。抬眸万里。鞠其趣向。别有来端。妙转绵绵。甚生标格。直得三世诸佛六代祖师只眨得眼。到者里推不进前。拽不退后。世出世间承谁恩力。还委悉么。万方有庆归明主。又见黄河一度清。

  复举闽王请罗山升堂。山敛衣顾视大众便下座。王近前执山手云。灵山一会何异今日。山云将谓你是个俗汉。师拈云。龙骧虎骤玉转珠回。裂破古今白圭无砧。虽然坐致太平。要且未能剿绝。击拂子。打刀须是𠚼州铁。白槌云。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

  当晚小参。衲僧家如龙似虎。飘风骤云阿谁奈何得你。有时拈一茎草作丈六金身。有时吹一布毛传正法眼。离四句绝百非。清寥寥。白滴滴。直透万重关。不住青霄外。千手大悲提不起。烁迦罗眼莫能窥。至于提一机示一境。崖崩石裂百川倒流。为佛祖梯航。作人天榜样。与么告报还有人检点么。卓拄杖云。驷不及舌。复举琅玡和尚问法华和尚近离甚处公案。师拈云。尽谓琅玡被法华干戈。争知法华被琅玡勘破。虽然。岂不见道。见利而忘义。故君子之道鲜矣。

  谢两序上堂。风云合匝。龙虎交驰。一进一退。各适其宜。丛林烜赫。慧命流辉。寿丘面皮厚多少。惟许通方作者知。

  上堂。入院数日来。人事闹哄哄。两脚走如烟。眼不见鼻孔。大圣国师闻得出来道个希有。何故。过去灯明佛。本光瑞如此。

  淮东归上堂。归来出去。迦叶贫阿难富。出去归来。南天台北五台。目前包褁。满面尘埃。禹力不到处。河声流向西。

  上堂。举灵云见桃花悟道颂。玄沙云。谛当甚谛当。敢保老兄未彻在。师云。同坑无异土。决定有疏亲。

  松源先师忌日拈香。近之不逊。远之则然。无义无情。可贵可贱。一年一度雪深冤。毕竟无人是的传。

  上堂。过去诸如来。斯门已成就。一槌击碎。现在诸菩萨。今各入圆明。风火交煎。未来修学人。当依如是住。舌拄上腭。寿丘与么道。也是与贼过梯。

  琅玡蒙谷和尚至。上堂。故人方外来。相见便相悉。倒指三十年。道义同一日。铁壁银山。十分狼藉。直得同声相应同气相求。西河师子在汾州。

  上堂。举曹山因僧问。清税孤贫乞师赈济。山召云税阇黎。僧应诺。山云。青原白家三盏酒。吃了犹道未沾唇。师云。毒攻毒。楔出楔。老曹山不识别。那里是者僧吃酒处。

  真州报恩光孝禅寺语录

  侍者 智能 编

  拈帖。令不虚行。箭不虚发。傥或踌躇。二九十八。

  岁旦上堂。举僧问镜清新年头还有佛法也无。清云有。僧云如何是新年头佛法。清云。元正启祚。万物咸新。僧云谢师答话。清云镜清失利。又僧问明教。新年头还有佛法也无。教云无。僧云。年年是好年。日日是好日。为什么却无。教云张公吃酒李公醉。僧云老老大大龙头蛇尾。教云今日失利。师拈云。有与无。非意气。明教镜清二俱失利。有问报恩。新年头还有佛法也无。拈拄杖便打。何。故总不可作野狐精见解。

  上堂。黄檗示众云。汝等诸人尽是噇酒糟汉。公案举了。拈云。洞门无钥。剑阁崔嵬。风露高寒。且非人世。是则是。天上人间知几几。者僧一问不将来。黄檗通身是泥水。

  冬至上堂。卓拄杖云。一阳生也。树头惊起双双鱼。石上迸出长长笋。靠拄杖云。即日伏惟两序。高人现前清众履。兹长至倍膺戬谷。喝一喝。俗气未除。

  上堂。季春渐暄。鸟啼花笑恒沙数。见闻觉知悉皆了了。因甚西天老冻脓。总被声色转却。致令后代儿孙一个个抬脚不起。且道利害在什么处。金屑虽贵。落眼成翳。

  上堂。一叶落。天下秋。一尘起。大地收。临济掌黄檗。南泉唤赵州。开口不在舌头上。夜涛催发海南舟。

  安吉州道场山护圣万寿禅寺语录

  侍者 惟衍 编

  上堂。龙吟虎啸。斗转星移。刬除上古风规。开辟今时枢要。法社自然号令。斯文可以日新。一举堂头。如何敲唱。妙舞不须夸拍变。三台须是大家催。

  上堂。举临济入京教化。至一家门首云。家常添钵。婆云太无厌生。济云。饭也未得。何言太无厌生。婆便闭却门。师拈云。家常添钵。临济平地活埋。太无厌生。婆婆死而不吊。

  上堂。举石霜慈明或时方丈内以水一盆。上札一口剑。下面着一緉草鞋。以拄杖横按膝上。僧入门便指。拟议棒出。师拈云。巧笑兮。倩美目盻兮。素以为绚兮。

  显慈诺庵和尚至。上堂。显慈鼻祖。诺庵法兄。机如电掣。辩似河倾。无心相撞着。分外得人憎。彼此不堪为种草。先师之道转跉𨂲。

  上堂。山僧昨夜三更梦中被一阵黑风吹堕罗刹鬼国。几乎性命不存。赖得晓钟一动。惊觉起来。开眼合眼千头百绪。带累胡达磨释迦文祖。阁漆桶。堂中上座总少他一分不得。何故。仁义尽从贫处断。世情偏向有钱家。

  松源先师塔头拈香。断杨歧正脉。坏临济钢宗。赤土涂牛奶。密室不通风。身前身后不了。深瘗白云之中。非父非子。挟路相逢。㵎藻溪苹相钝置。谢郎错认钓鱼船。

  上堂。举资福示众云。隔江见资福。刹竿便回。脚跟下如与三十棒。何况过江来。时有僧才出。福云不堪共语。师拈云。勾贼破家。

  灵隐石鼓和尚至。请上堂。师引座云。宗门中有一千七百则公案。号曰古令。又为长物。拈起则污人唇齿。且拨置一边。衲僧家各有一则公案。篱坍壁倒塞壑填沟。直是扶持不起。问佛不会。问祖不会。问向来大白无用叔祖不会。问灵隐松源先师不会。道场也不会。幸遇石鼓法叔光访山间。必为解粘去缚。抽钉拔楔。使小侄举众得个安乐也不定。所谓一东二冬叉手当胸。下坡不走。快便难逢。下座同伸攀。请愿垂开示。

  开山伏虎禅师忌日拈香。老讷今朝死。老岩今日生。二俱无伎俩。有梦不同床。夤缘继踵。香火荒凉。肝肠铁作也须裂。驴屎如何比麝香。

  元宵上堂。一灯然出百千灯。灯灯无尽。不审这一灯从甚处出。卓拄杖。且不从者里出。良久云。竹杖化龙去。痴人戽夜塘。

  上堂。毁于佛。谤于法。不入众数。是什么人道场。赋性偏窄直是不容。不免与佗本分草料。摈向他方世界。冷地里有个瞥地。终不孤负老僧。

  冬夜举洞山与泰首座吃果子公案。师云。老洞山玷辱宗风。泰首座埋没自己。双双绣出鸳鸯。千古扶持不起。

  伏虎禅师忌日拈香。四年承乏云峰寺。暗写秋肠寄阿谁。每到十一月初五。一狐疑了一狐疑故。我开山伏虎禅师。指柳骂杨。伤龟恕鳖。你死我活。莫说一碗粗茶一炷香。也胜和盲㪍诉瞎。

  除夜小参。千圣不传底机。填沟塞壑。衲僧道不得底句。戴角擎头。年穷岁尽。命若悬丝。腊尽春回。石人抚掌。与么与么。法出奸生。不与么不与么。徐六担版。如斯告报。且不作佛法商量。又不作世谛流布。只如东村王老夜烧钱。又作么生。喝一喝。

  复举德山小参不答话公案。师拈云。德山平生据一条白棒。佛来也打。祖来也打。无端向这僧面前纳疑。致令千古之下遭人检点。今夜莫有救得德山底么。掷下拄杖。

  松源先师忌日拈香。项短耳聩。千妖百怪。如是三十年。续东山正脉。我也错商量。三拜一炉香。一任傍人说短长。

  法语

  示守德禅人

  佛祖之道如大日轮。升于虚空无所不烛。只为情生智隔。想变体殊。故劳我黄面老师四十九年东说西说。末后拈花微笑。至于西天此土祖祖联芳灯灯分𦦨。无非提持个事。不妨透顶透底。截铁斩钉。可谓一盲引众盲。相牵入火坑。若是个杀佛杀祖底汉。便乃逆风扬尘。冲波激浪。朝游罗浮暮归檀特。罗笼不肯住。呼唤不回头。于佛界魔界刀山火聚。出没变通自由自在。灭却临济正宗。瞎却正法眼藏。似与么。操志立身。似与么出家行脚。似与么提持正令。也只救得一半。况或三咬两咬咬不断。依前打入骨董袋里去。非唯埋没自己。亦乃钝置先宗。莫怪寿丘多口。你自冷地相度。

  示龙华会首韦德通

  抱道之士根器不同。举措有异。凡吐言出气。千圣莫知趣向。纵是释迦弥勒亦难近傍。至于瞥转生死。去来净秽两境逆。顺是非尘劳烦恼转见力量弥着。确乎其不可[托-七+友]。岂止虚而灵空而妙。如青天轰一个霹[靂-秝+林]。拟抬头早觅他踪迹不得。盖命根一断。到大安乐之场了无余事。日销万两黄金亦未为分外。唤什么作涅槃般若。唤什么作直指单传。唤什么作生死根尘。唤什么作天堂地狱。大笑一声天回地转。若如是操履。方有少分相应。稍胸中碍膺之物不除。妄相升沈不歇。要拟向上宗乘。如掉棒打月。若欲易会。一发打辨精神。屏却旧时窠窟。一跃龙门飞腾云汉。至不可说不可说香水海那边犹有余地。岂止敌生死者哉。不见蟾首座问洞山。佛真法身犹若虚空。应物现形如水中月。作么生说个应底道理。山云如驴觑井。蟾云。是则是。只道得八成。山云首座作么生。蟾云如井觑驴。看它古德漆桶相挨。便乃生风起草。向未开口以前捏定咽喉。则彼此有分。堪为从上爪牙。后世龟鉴者也。余丙寅岁季秋来扫洒是刹。适边事未宁。米价涌贵。而会中供辨米麦不辍。盖会首处士韦德通。正因出家。正因修行。正因操履。留心于法门有年。补于常住者多矣。晚年之间。究竟向上一段光明。为敌生死照破昏暗。超出三际。乃是不虚出家之志。袖轴炷看求语警䇿。书此昭示云。

  赞佛祖

  观音大士

  草木丘陵。风雷云气。具足妙相尊。证入三摩地。万象森罗从鼎沸。

  达磨大师

  苇航身险风急水寒。九年面壁用尽心肝。大唐人。不识只履过西天。单传直指待驴年。

  百丈大师

  亲见马簸箕。面目甚奇怪。鼻痛野鸭飞。漆桶好不快。只见祥麟一角尖。定知罪犯弥天大。

  布袋和尚

  山月未出海云忽飘。瞑目而坐归路迢迢。布袋里头无长物。许谁胡蝶梦溪桥。

  济颠书记

  毁不得。赞不得。天台出得个般僧。一似青天轰霹靂。走京城。无处觅。业识忙忙。风流则剧。末后筋斗。背翻煅出。水连天碧。稽首济颠。不识不识。挟路相逢捻鼻头。也是普州人送贼。

  颂古

  世尊指天地

  自谓五更侵早起。谁知更有夜行人。条风块雨今非昔。尧舜垂衣万国宾。

  初祖见梁王

  抬头霹靂不容追。缺齿胡僧陷铁围。六合空空风悄悄。杜䳌啼月不如归。

  心不是佛智不是道

  月淡江空泛小舟。唱歌和月看江流。更深欹枕梦何处。两峰清霜晓未收。

  狗子无佛性

  铁壁银山几万重。有无之字若为通。斩关岂在搴旗手。枉有虚名落汉中。

  赵州洗钵

  洗钵家家事一同。新罗不在海门东。因行掉臂赵州老。身在烟萝第几重。

  百丈野狐

  搽抔抹粉没人猜。五百生中与么来。觌体风流有多少。不知何处可安排。

  赵州百骸

  百骸一物贞薰天。风起今朝病一般。酷恨双双医不得。枕边空听雁声寒。

  青州布衫

  等闲提起七斤衫。多少禅和着意参。尽向青州做窠窟。不知春色在江南。

  芭蕉拄杖

  洗肠换骨老芭蕉。拄杖拈来价转高。卖与买人人不买。翻令平地起波涛。

  密庵沙盆

  如是如何正法眼。蓦然突出破沙盆。依俙渭北春天树。仿佛江东日暮云。

  偈颂

  大义渡

  孩儿不见弃浑身。可惜婆婆眼不亲。白浪洪波无了日。至今愁杀渡头人。

  大藏主号镜中

  孤光不堕有无间。碧落冲开万象寒。扑破果然亡朕迹。从教大地黑漫漫。

  寄天目礼书记闽回

  爪牙消息露三山。勘破曾郎想不难。一啸归来千嶂晓。烟菟不似旧时斑。

  寄太白幸首座

  粪火堆头潦倒身。且无花鸟闹芳春。口边白醭心如铁。甘作丛林不义人。

  题戢庵居士竹亭

  疏疏绿叶起清风。屈指巡檐数不穷。幽致果然难比况。此君未必在其中。

  送僧见孟侍郎

  三秋月冷半山云。来谒维摩必有因。特见岭梅开一朵。也应知道不干春。

  乘禅者归蜀

  出剑门兮入剑门。眼空寰宇一闲身。杖挑一滴江南水。散作西川劫外春。

  送洪维那

  笑把虚空一口吞。髑髅瞥转振乾坤。破沙盆有儿孙在。玉笛横吹出海门。

  自赞

  断杨岐正脉。灭临济纲宗。猿啼碧嶂。月锁千峰。影落于阗国。人在大辽东。应缘淡泊。无分从容。谓是运庵真面目。澄潭不许卧苍龙。

  又 (智密副寺请)

  妙在转处。密在汝边。绘予面目。正中乖偏。踏翻却谢郎船。不拨万象。火冷灰寒。我有丰子分谁。道不完全。十分狼藉。难收拾。微风吹动碧琅玕。

  运庵和尚语录(终)

   炎宋安吉州道场山护圣万岁禅寺运庵禅师行实

  师讳普岩。字少瞻。 高宗绍兴廿六年丙子生于四明杜氏也。稍长泊然不肯从俗屈首。亟从剃落。初与石鼓夷公。谒无用全公洎诸老。

  孝宗淳熙十一年甲辰春正月。松源岳禅师出世平江澄照。唱密庵之道。洗钵众底参叩勤确。时年三十也。未几松源迁江阴之光孝。无为之冶父。师皆从。室中激扬。水乳相合。命师侍香山中也。 光宗绍熙改元庚戌秋九月董饶之荐福。引师居悦众。解职锦旋矣。松源以偈一章赆之。冶父门庭索索。东湖风波甚恶。知心能有几人。万里秋天一鹗。松源领明之香山.苏之虎丘.杭之灵隐报慈凡八会。十八年形影相从。玄微铄尽。尝在灵隐分座接纳。以母故回乡北涧。简公作长句唁出。丛林至今咏之。 宁宗嘉泰二年壬甲秋八月。松源临示寂。以所传白云端禅师法衣再顶相授与。师却衣受像。倩破庵师叔请赞。江湖伏其识矣。师之兄乔仲。创庵于四明。即运庵也。请师居之。台州般若.北涧简公制劝请疏。开禧二年丙寅春三月师在苏台宝华受镇江大圣请出世。拈衣云。个样皮毛。千化万变。黄梅鹫岭。漫自流传。后代儿孙。可贵可贱。升座拈香祝 圣毕。次拈香云。此香堪笑又堪悲。刚把愁肠说向谁。冶父山前曾落节。千钧之重一毫厘。尽情拈出供养前住临安府景德灵隐禅寺松源老师大和尚。用酬法乳之恩。移真之天宁。湖之道场。盖道场开山讷禅师者。湖州许氏。目有重瞳。垂手过膝。抵豫得心印于翠微学禅师。乃憩止于此山。剃草卓庵。参徒四至。遂成禅苑。广阐法化。所遗坏衲三事及拄杖木屐。现今在影堂中。尝行道之时。猛挚之兽驯戢如奉教。以故举世称伏虎祖师者也。师从领寺事。宿獘为之一革。胥曰伏虎再来也。梦庵在居士赞师像曰。松源嫡嗣。伏虎后身。接物有验。见地不亲。丛林沾润恩波阔。万古云峰翠色新。 理宗宝庆二年丙戌秋八月初四日坐化于此山。享年七十有一。请灵隐石鼓夷和尚为对小参云。

  天泽之道流入东海。汜滥浩浣暨于无垠者。从我 老运庵一片古帆发洋出来也。其三会录虽旧刻。较存豕亥漫漶。惜乎不与聩翁陈祖之语并行也。予尝藏一本爰并之江月玩公重修。自不揣肤鲜。覃意校雠且加训点以授劂氏。傥或有个汉道。天泽玄源果流通也未么。即曰君其问诸水濵。

  元禄甲戌七年小至日。

  武丘容安轩属(末)宗着拜识。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