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源流 无明慧性禅师语录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08月04日 · 73 次阅读
96

  无明性和尚语录序

  东山一脉。最得人憎。认草本者。多作平常会。奇特会。某处是生机。某处是死句。互分巧拙。俱落窠臼。纵跳得出。又堕解脱深坑。非独蹉过此老。亦蹉过天下老和尚。添得几个册子。只益杂毒耳。余因序无明语。不觉饶舌。怕有软顽底。为一斋忏悔也不见得。

  淳祐癸卯上巳长洲一斋颜汝勋敬书

  

  蕲州资福禅寺语录

  侍者 妙俨 编

  入院。指山门云。万迭峰峦秀。清虚杳霭间。跨门一句子。拟议隔重关。

  佛殿拈香。指天指地。有甚巴鼻。目顾四方。不知失利。累及后代儿孙。以此[逅-口+巿]相钝置。

  踞方丈。电激雷奔。以毒攻毒。撒土抛沙。拗直作曲。个里翻身控角弓。谁能背手抽金镞。

  法座云。不知立处高多少。回头四顾白云低。等闲移步毗卢顶。拽转南辰安向西。

  拈衣云。要入牯牛队。还披水牯皮。全身行异类。拽杷又牵犁。

  升座。拈香祝 圣罢。次拈香云。此一瓣香。昔在佛照禅师处得其体。松源和尚处得其用。虽然体用双全。浮沉湖海。未曾有一人酬价。而今一客不烦两主。爇向炉中。奉为前住临安府灵隐先师和尚。用酬法乳。遂敛衣就座 僧问云。龙象四集。宝座已登。学人上来。请师祝 圣。答云。一气不言含有象。万灵何处谢无私。进云。如何是把定要津句。师云。拟议则差白云万里。进云。如何是坐断乾坤句。师云。天高群象正。海阔百川朝。进云。如何是坐断报化佛头句。师云。大用现前不存轨则。进云。便恁么去时如何。师云。更参三参三十年。僧礼拜。师乃云。行尽迢迢路。无山不是家。跨门一句子。拟议隔天涯。四山空阔。一径幽深。楼阁峥嵘。峰峦迭翠。全是自家本地。发明古佛家风。不免高挂钵囊。拗折拄杖。安家乐业。鼓腹讴歌。更不他求。是成活计。至于山禽聚集。牛动尾巴。虎啸龙吟。风清露白。溪山云月。处处同风。水鸟树林。头头显露。且道共乐升平一句。如何话会。倒把少林无孔笛。逆风吹了顺风吹。

  复举保寿开堂。三圣推出一僧。保寿便打。师云。将谓侯白。更有侯黑。三圣云。恁么为人。非但瞎却这僧眼。瞎却镇州一城人眼去在。师云。贼须贼捉。保寿便归方丈。师云。虎头虎尾一时收。诸人要识二大老子落处么。卓拄杖一下云。风定花犹落。鸟啼山更幽。

  上堂云。有语中无语。达磨九年空面壁。无语中有语。空生岩畔花狼藉。有无俱泯又且如何。南斗八北斗七。

  上堂云。哑却我口秃我舌。明眼衲僧难辨别。遂掷下拄杖云。今朝撒向诸人前。须弥灯王笑不彻。

  上堂云。举云门示众云。天寒日短。两人共一碗。师云。云门家风太俭。资福则不然。天寒日短。三平二满。虎咬大虫。雄鸡生卵。且道。明什么边事。参。

  谢知事头首上堂云。迅雷声里。闪电光中。棒喝交驰。主宾互显。正恁么时。且道是谁家风月。以拂子击禅床云。数片白云生宇宙。普天无处不垂阴。

  上堂云。言发非声。舌头无骨。色前不物。狐狸恋窟。毕竟如何是不落声色底句。鹧鸪啼处百花香。

  蕲州北山智度禅寺语录

  侍者 圆澄 编

  上堂云。新梅雪里依稀拆。爱日窗前迤逦长。漏泄东君好消息。分明遍界不能藏。且道藏不得是个什么。卓拄杖云。但得到家田地稳。更无佛法可商量。

  上堂云。鸟牙绝顶。结制安居。包罗万有。吞却十虚。且道。无位真人。在什么处。良久云。切忌从它觅。迢迢与我疏。

  出城回上堂云。往来无间。动静一源。瞥然而往。瞥然而还。大方无内无外。管甚新年旧年。归来偃卧青松下。只这些儿妙不传。

  上堂云。方挹新春。又迎朱夏。山不为高。水不为下。梅雨连绵。虚空贴卦。浸烂石乌龟。黄梅添话𣠽。乌牙峰顶浪滔天。犀牛扇子增高价。

  上堂。举寒山子诗云。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洁。无物堪比伦。教我如何说。师云。寒山子坐在解脱深坑。若是北山门下。打你头破额裂。

  上堂云。秋风清。秋月白。雁过长空。蝉噪庭柏。踢出铁昆仑。大机要顿发。好肉剜疮。觑着即瞎。隔山人唱太平歌。元是胡笳十八拍。

  上堂云。爽气生襟袂。清飙袭四维。白云抱幽石。冷淡更清奇。玲珑八面自回合。峭峻一方谁敢窥。

  因事上堂。毒蛇头上能揩痒。正是吾家跳灶儿。窃得这些穷伎俩。白拈手里觅便宜。㘞。万仞崖头独足立。头长三尺知是谁。

  上堂。十五日已前。一冬二冬。叉手当胸。十五日已后。背手抽金镞。翻身控角弓。正当十五日时如何。风从虎兮云从龙。抬眸鹞子过辽东。

  南康军庐山归宗能仁禅寺语录

  侍者 妙全 编

  上堂云。春行万国春无迹。腊雪消残始见功。头头应现。处处流通。木马泥牛吼。花柳撼春风。

  上堂云。春山青。春水绿。草茸茸。花簇簇。若能丧尽目前机。便见庐山真面目。

  上堂云。元宵正月半。是处金莲现。贪看灯明佛。蹉过新罗箭。以拂子击禅床云。闪电光中。聊通一线。

  上堂云。柳色含烟。千葩竞秀。森罗万象。互显家风。无位真人。横身遍界。正恁么时如何。以拂子击禅床云。鲸吞海水尽。露出珊瑚枝。

  为首座典座上堂云。法社栋梁。藂林纲纪。全杀全活。建立宗旨。双放双收。总在这里。虎啸风生。龙吟雾起。击拂子云。大家扶起破砂盆。无限清风来未已。

  上堂云。句中句。绝露布。闪电里。分缁素。且道。紫霄峰高。鸾溪水急。如何缁素。以拂子击禅床云。戴嵩牛卧绿杨阴。韩干马嘶芳草渡。

  上堂云。向上一路滑。壁立万仞险。石火电光钝。定乾坤句错。良久云。水牯牛常甘水草。麒麟只有一只角。千手大悲难摸索。

  谢知事上堂云。主中宾。宾中主。南山大虫元是虎。踢起眉毛着眼看。闪电光中急荐取。击拂子云。发机须是千钧弩。

  上堂云。知有底人。眼中着屑。尽底掀翻。只得一橛。堪笑巴陵老古锥。解道银碗里盛雪。

  上堂云。满口道不得底。天下祖师结舌有分。满眼[覤-儿+丘]不见底。撞着灯笼露柱。满耳听不闻底。钟鸣鼓响切忌㗖啄。休㗖啄。灭却临济正法眼。破砂盆子何处着。

  上堂云。归宗见成行货。别无单传心要。二时展钵开单。逐日痾屎送尿。饥餐渴饮一般。露柱灯笼大笑。且道笑个什么。毗婆尸佛早留心。直至而今不得妙。

  上堂云。风萧萧兮疏林叶落。月皎皎兮虎啸猿啼。或闻或见。或悟或迷。会与不会。脱体全提。鼻孔元是向下垂。

  上堂云。一叶落天下秋。一尘起大地收。明明祖师意。明明百草头。相头买帽。看楼打楼。拂子击禅床云。更嫌何处不风流。

  上堂云。秋色连天净。秋花满地香。圆通门大启。切忌错商量。

  开炉上堂云。丹霞烧木佛。院主眉须落。两个无孔铁锤。彼此将错就错。焦砖打着连底冻。笑它普化摇铃铎。

  上堂云。雪覆千山。孤峰不白。突出难辨。觑着则瞎。铁树花开。冰河焰发。不萌枝上月三更。切忌龙门遭点额。

  上堂云。摇唇鼓舌。展事投机。千佛出世。不通忏悔。归宗知而故犯。是汝诸人。向什么处着眼。以拂子击禅状云。焦巴焦巴。有叶无丫。长天秋水。孤鹜落霞。

  上堂。归宗无法可商量。独掇单提不覆藏。有问西来端的意。天寒日短夜偏长。

  浴佛上堂云。指天指地独称尊。搅动乾坤海岳昏。自从赚杀人无数。直至而今无脑门。

  上堂云。雨过长空。檐头滴滴。觌面相呈。人信不及。信得及。万古长空元不湿。

  上堂云。一即一切。一切即一。拈青玉峡。向焦螟眼中。撮大地来。如粟米粒。会则事同一家。不会则知我受屈。

  上堂云。独标万象。物外宣扬。卓拄杖云。天长地久。地久天长。

  上堂云。无作无为。无说无示。可以济群类统万[邱-丘+(看-目)]。同六虚融三际。卓拄杖云。此是吾家第一义。

  南康军庐山开先华藏禅寺语录

  侍者 道隆 编

  入院。指山门云。瀑布悬崖落半空。等闲平步广寒宫。乘时坐断孤峰顶。千圣从教立下风。

  佛殿云。祖祢不了。儿孙遭累。祝着磕着。无处迴避。不辞礼拜烧香。也要[逅-口+巿]相钝置。

  方丈云。作家炉鞴。本分钳锤。不用埋兵施陷虎。白拈手里觅便宜。

  法座云。喝散白云。穿开碧落。一步阔一步。一着高一着。

  升座。祝 圣罢。据坐云。未举先知孰与论。掀腾海岳动乾坤。险崖句里翻身转。盘走珠兮珠走盘。僧问云。如何是临济宗。师云。迅雷不及掩耳。进云。如何是沩仰宗。师云。父子不相传。进云。如何是云门宗。师云。剑去久矣。徒劳刻舟。进云。如何是曹洞宗。师云。白云影里怪石露。流水光中古木青。进云。如何是法眼宗。师云。心外无法。满目青山。进云。宗派已蒙师指示。向上宗乘事若何。师云。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吹。进云。且道昨日归宗长老。今日开先主人。毕竟如何。师云。两头俱坐断。一剑倚天寒。僧礼拜 复云。满天和气。匝地韶光。溢目晴辉。影临万有。山花似锦。㵎水如蓝。蝶恋芳丛。篆不雕之心印。莺啼谷口。演不说之妙门。全提鹫岭拈花。揭示西来密旨。便恁么去。是处是慈氏无门无善财。只此便是大安乐田地。只此便是大解脱之场。虽然如是。共乐无为一句。毕竟如何话会。以拂子击禅床云。净智庄严功德聚。祝融峰顶万年松。

  复举药山示众云。与我唤沙弥来。侍僧云。唤沙弥作么。山云。我有一个折脚铛儿。教伊提上挈下。师云。俭生不孝。义出丰年。觌面提持。当阳有准。何故。鲸吞海水尽。露出珊瑚枝。

  圣节上堂云。一真含法界。大用等虚空。千祥如雾集。万善若云臻。卓拄杖云。用祝吾 皇无量寿。天高无极地无穷。

  上堂云。郊原雨过。春日熙熙。桃红李白。发最上机。哑却口落尽眉。就中一曲江南好。芦管迎风撩乱吹。

  上堂云。声前一句。十方显露。佛祖不知。衲僧罔措。拂子击禅床下座。

  上堂云。万壑千岩。云霞锁雾。洞然明白。觌面分付。还有知时别宜底么。良久云。雁影落寒潭。孤舟横野渡。

  上堂云。毗卢师。法身主。纵夺临机些子许。目前分付与阿谁。踢起眉毛急荐取。

  上堂云。去圣时遥。人多懈怠。逆则生嗔。顺则生爱。不嗔不爱。东海剪刀。西番布袋。解脱门头紧着关。休夸铺席无人买。良久云。脑后见腮。和赃捉败。

  上堂云。一番秋雨一番凉。道路无尘野菊香。翻笑昔年陶令尹。攒眉归去错商量。恁么不恁么。破镜不重光。若把拈花微笑。是切忌将奴唤作郎。

  上堂云。以拄杖横按云。鼓没弦琴。复作吹笛势云。吹无孔笛。共乐尧年同舜日。达磨九年空面壁。

  上堂。拈拄杖云。提起则天回地转。触处光辉。放下则息虑忘缘。圣凡罔措。不拈不放。又且如何。卓拄杖一下云。翡翠踏翻荷叶雨。鹭鹚冲破绿杨烟。

  上堂云。久雨不晴。才晴又雨。阴阳交泰。万物得所。明明百草头。能为万象主。以拂子击床云。觌面相呈。切忌莽卤。

  上堂云。秋风离离。秋色依依。秋云淡伫。秋月分辉。篆不雕之心印。状似铁牛之机。阿呵呵。力㘞希。再三捞捷始应知。

  上堂云。月挂长空。孤峰独宿。幽鸟数声清。白云断处续。佛眼难窥。拗直作曲。𦏰羊挂角绝踪由。无限清风生八极。

  松源和尚忌日。上堂云。是句亦刬。非句亦刬。瞒瞒顸顸。生铁门限。如斯出世为人。瞎却衲僧正眼。子细捡点将来。也是徐六担板。

  南康军庐山栖贤宝觉禅寺语录

  侍者 圆照 编

  上堂云。巢知风穴知雨。此是世人知有。只如世尊拈花。迦叶微笑。且道是什么人知有。卓拄杖云。林间木马嘶。海底泥牛吼。

  佛成道上堂云。瞿昙夜半见明星。碓觜挑开眼里筋。四十九年无畏说。至今错认定盘星。将头不猛带累三军。曹溪波浪如相似。无限平人被陆沈。

  上堂云。草离离烟漠漠。雨如膏云如[鴳-女+隹]。说了也。错错错。五老峰高彻骨寒。野猿啼断山月落。

  上堂云。天得一地得一。王得一兮无等匹。一得一又何必。闪电光中加霹[靂-秝+林]。朝来细雨洒危层。八面风清照红日。

  上堂云。大包无外。细入无间。内外绝瑕玼。古今无背面。森罗万象影中藏。四圣六凡光里现。分明常在诸人前。未审诸人见不见。卓拄杖云。铁壁银山通一线。

  上堂云。雪埋松径。梅着寒梢。露裸裸赤洒洒独孤标。寒山逢拾得。抚掌笑呵呵。

  上堂云。初三十一。中九下七。更不囊藏。当阳拈出。以拂子击禅床云。一气转洪钧。八方开寿域。

  上元日上堂云。心月孤圆。清光皎洁。吞尽十方空。银碗里盛雪。以拂子击禅床云。本光瑞如此。笑倒灯明佛。

  上堂云。木犀花散一山秋。更约清风作胜游。笑嗷幽香翻叶底。西来祖意在枝头。没回互。兴悠悠。辽天鼻孔齐穿却。更嫌何处不风流。

  上堂云。杀人刀活人剑。劈破虚空成两片。千妖百怪尽潜踪。万象森罗光影现。艾人与门神。端的见不见。卓拄杖云。拄杖子聊通一线。

  解夏上堂云。有结有解俱错。到底无绳自缚。一夏九十日终。个个眉须堕落。入水长人。填沟塞壑。相逢只解那斯祁。明眼衲僧休卜度。

  上堂云。才开口又成剩语。不开口又成增语。发机须是千钧弩。草店家风别。翻云又覆雨。若是陶渊明。攒眉便归去。

  上堂云。松萝影里。积翠堆中。白云为盖。流泉作琴。只影独标岩上月。不知那个是知音。耳卓朔。头蓬松。抬眸[鷂-缶+(工/山)]子过辽东。

  上堂云。言语动用没交涉。非言语动用亦没交涉。倾肠倒腹。为楔出楔。哑却我口秃却舌。明明万里一条铁。

  上堂举寒山颂。秋光清浅时。白鹭和烟岛。良哉观世音。全身入荒草。点捡将来。罪过不少。只凭拄杖。一切靠倒。遂靠拄杖下座。

  上堂云。掀翻四大海。踢倒须弥卢。心粗胆大。少实多虚。夜见明星曾落节。儿孙随后受涂糊。

  松源忌。木落高秋玉露垂。慎终追远又思惟。无端一世灭胡种。累及儿孙说向谁。哑却口。落尽眉。牵犁拽杷。带水拖泥。顺捋虎须拈蝎尾。白拈手里觅便宜。家肥生孝子。谁是五逆儿。栖贤今日以此供养松源先师。且道。还来歆飨也无。以手摇拽云。呜咿呜咿。秋露春风消息在。不知谁荐上头机。

  平江府阳山尊相禅寺语录

  侍者 法洪 编

  入院。指法座云。喝散白云。穿开碧落。须弥灯王。无处摸索。

  上堂云。深藏古寺老垂垂。冷暖相谙只自知。不谓使符相苦逼。依然拽又牵犁。

  觉报长老至上堂云。开门待知识。知识不来过。知识既来过。毕竟如何通信。拂子击禅床云。开口不在舌头上。伫看平地起风波。

  晚小参云。控佛祖机。瞎人天眼。用生杀句。截葛藤窠。点着不来。千里万里。所以。向上一路滑。壁立万仞险。石火电光钝。定乾坤句错。个是从上来。垛生招箭。尊相则别有条章。诸佛不曾出世。亦无一法与人。达磨不西来。二祖不得髓。见佛见祖。如生冤家。说色说心。如逢猛虎。若是锦鳞赪尾底。才闻恁么举着。踢起便行。大棒打不回头。谁敢正眼觑着。若是钝鸟栖芦底。一恁三三两两。何故曾为浪子偏怜客。为爱贪杯惜醉人。

  谢知事头首。上堂云。佛祖大机。目前密布。主中宾宾中主。云从龙风从虎。卓拄杖云。发机须是千钧弩。

  岁夜小参。岁尽年穷。无可不可。烹露地牛。烧榾柮火。野菜只添一箸油。满钵和罗唯一饱。笑傲烟霞。白云风拂。韶阳一曲自高歌。困来一觉和衣倒。浅种深耕得自由。珊瑚枝头日杲杲 复举僧问古德。年穷岁尽时如何。德云。东村王老夜烧钱。乃举颂云。东村王老夜烧钱。打着南边动北边。赤骨历穷夸富贵。日高三丈尚憨眠。

  穹窿圆太虚至。上堂云。穹窿山里老烟菟。一点圆明烁太虚。八角磨盘空里转。寥落林泉意自殊。超物象。绝名模。将为胡须赤。更有赤须胡。

  上堂云。举僧问镜清。深山岩窟中。还有佛法也无。清云。有。僧问。如何是深山岩窟中佛法。云。石头大底大小底小。或有人出来问尊相。如何是深山岩窟中佛法。只向他道无。因甚如此。只为太近。乃举颂云。一人道有一人无。正令全提肘后符。昨夜虚空开口笑。石人吞却洞庭湖。

  上堂云。离四句。绝百非。一言已出。驷马难追。一任金乌东出。徒教玉兔沈西。拂子击禅床云。千钧之弩。不为鼷鼠而发机。

  旧住至。上堂云。春雨如膏。春云如[鴳-女+隹]。客从天外来。正是魔王脚。阃外威权。麒麟一角。击拂子云。转身一拶验来端。外道天魔俱胆落。

  上堂云。春山青。春水绿。春雨蒙蒙。春花簇簇。春光满目𦘕难成。春风万里何拘束。肥马辘辘。瘦马辘辘。日逐忙忙等闲过。些儿毒气谁轻触。

  上堂云。今朝四月初一。万像难逃影质。马祖升堂。百丈卷席。秘魔擎叉。鲁祖面壁。唤驴作马。虾跳不出。麒麟一角尖。乌龟三眼赤。

  上堂云。云收天际。杲日当空。坐立俨然。如何通信。击拂子云。自是不归归便得。五湖烟浪有谁争。

  楞严会上堂云。八还正眼顶门开。悟得门门有善财。要识九旬行道处。薰风依旧自南来。

  一齐相访。上堂云。举问马大师。不与万法为侣。是什么人。师云。问处如毒龙搅海。答处似猛虎靠山。然虽电激星驰。未免总在门外。且道。门里人如何话会。移花兼蝶至。买石得云饶 复举颂云。不与万法为侣。咬定牙关错举。西江吸尽铁船浮。活提狞龙和角煮。倒骑佛殿出三门。翻手为云覆手雨。

  上堂云。兔马有角。牛羊无角。智不到处。切忌道着。道着后如何。击拂子云。拈得鼻孔还失却。

  为沂首座上堂云。相见不扬眉。雷轰闪电迟。知音才侧耳。拟议落便宜。威行阃外。瞥转机轮。拍禅床一下云。大千捏聚一微尘。

  拗堂至上堂云。息庵去世肉犹暖。五逆还它五逆儿。海涌峰头行正令。白拈谁敢觅便宜。

  中秋上堂云。举长沙和尚道。尽大地是一只眼。尽大地是个全身。尽十方世界。在自己光明里。拍禅床一下云。若人于此见得。清风常满座。一念百千年。

  平江府双塔寿宁万岁禅寺语录

  侍者 唯道 编

  上堂。衲僧门下。手擎日月。游运神通。背负须弥。全机敌胜。移星换斗。夺食驱耕。又且如何。拂子击禅床云。不因汗马功成力。争见黄河彻底清。

  上堂云。举雪窦云。十方无壁落。四面亦无门。毕竟向什么处见客。若道得接手句。许你天上天下。寿宁则不然。金刚圈。栗棘蓬。拈来便用。耀古腾今。格外知音才领略。四方八面起清风。

  上堂云。无语中有语。名曰死句。有语中无语。名曰活句。可谓剜肉作疮。皮穿骨露。举不顾即差牙。闪电光中走乌兔。

  上堂。十五日已前。风吹不入。十五日已后。水洒不着。正当十五日时如何。击禅床云。月中仙桂和根拔。海底泥牛把角牵。

  上堂。十九二十。人信不及。拈拂子云。唤作拂子则背。不唤作拂子则触。而今背触分明。一句了然百亿。且道是那一句。参。

  上堂。天寒人寒。大家在这里。洗面摸着鼻。吃茶湿却觜。向上还有事也无。击拂子云。韩信临朝底。

  魁首至上堂。庐山华藏太湖濵。碓觜挑开眼里筋。来趁寿宁炉灶热。大千独步见鹏程。

  上堂云。智不是道。心不是佛。辊雪峰毬。舞道吾笏。且道明什么边事。摇手云。不说不说。

  道旧至。上堂。二月春过半。园林一样新。傍花看蝶舞。近柳听莺吟。远客来相访。还曾悟此心。林郑珍。井底种林檎。今年桃李贵。一颗直千金。

  上堂云。观音菩萨。将钱买糊饼。放下元来是个馒头。相席打令。看楼打楼。击拂子云。不风流处也风流。

  上堂云。燕语莺吟。俱谈实相。春风吹动桃李花。淡烟疏雨笼青嶂。说了也。还会么。击禅床云。切忌起模𦘕样。

  上堂云。归宗事理绝。日轮正当午。布袋放憨痴。猫儿捉老鼠。若人会得。超佛越祖卓拄杖。下座。

  上堂云。大道纵横。触目成现。坐微尘里。转大法轮。看看。且道毕竟是左转右转。夜来有人。从湖州来。接得淮南信。泗州大圣道。吴中石像。不合一口吞却洞庭湖。直得须弥倒卓。海水逆流。且道。明什么边事。参。

  颂古

  赵州见二庵主

  南枝向暖北枝寒。一种春风有两般。寄语高楼莫吹笛。大家留取倚栏干。

  外道问佛

  外道怀藏宝镜时。世尊良久为高提。浑如良马窥鞭影。不觉全身陷铁围。

  开口不在舌头上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刻舟犹觅剑。夜雨过潇湘。

  大力量人抬脚不起

  只许老胡知。不许老胡会。白云尽处是青山。行人更在青山外。

  大力量人脚下红线不断

  放两抛三。瞒神呼鬼。换盆换盆。谁不识你。

  沩山晷运推移

  沩山养子没来由。叉手人前不识羞。更把琵琶半遮面。不令人见转风流。

  南泉斩猫儿

  当阳利剑斩狸奴。刃下翻身会也无。脱下草鞋头戴出。石人吞却洞庭湖。

  法语

  寄颜一齐居士

  去月特承遣介赍香信物之贶。出示教。益十余年间。介注于此。方得入头处。得句不凡。早是着得手脚快。当方见如此。今既得入处。如人吃茅柴酒。少间又哄然而散。又不见了。虽然如此。却已得着手脚处。但只于所得之地崖将去。如一座铁壁银山。把得定。作得主。从此有大发明。方始庆快平生。又有一说。若悟目前。不悟自己。为之有足无眼。若悟自己。不悟目前。谓之有眼无足。于此两头打彻。百千法门。无量妙义。只在一毫上。千变万化。到此方是大法明一切处。通透古今誵讹公案。更须遇人始得。所以。涅槃心易会。差别智难明。欲得透脱生死。但只依门下末后一段见处崖将去。于无滋味处。正好着力。大疑之下。必有大悟。十二时中。具决定志。必不相赚。古人见七十员善知识。其中只有一二具大眼目。其余具正知见而已。宗乘中难得大手段底。为人抽丁[托-七+友]楔。若𢬵得一生不会做将去。有心做无心得。终被门下了却。千生百世。得大自由。万丐痛自加鞭是幸。

  虽得入头处。且喜。神气定动。外魔难入。但胸次有疑处追究。午夜入神体究。虚而灵寂而妙。大休大歇。无妙极深。无深极妙。拌一生具决定志。了取此一点。灵验必不辜负。只恐到无折合处。却不向前。亦枉用前头工夫。切不可退志。无滋味处。正好着力。方为大力量人。一切语句下。却物为上。逐物为下。切忌随语生解。是为大病。

  室中敲磕足仞。尝以此事之笃若是。佛法门庭。在诸方无有不鉴觉者。更望一念不生。全体作用处。微细磨穷究得来。方知体用双全。去住自在。莫听人口快。须是自有定力始得。

  参禅为透脱生死大事。不是为参口头禅。以求衣食。直须放下身心。退步扣己。万不失一。所谓粗餐易饱。细嚼难饥。未得知。如丧考妣。得知了。亦如丧考妣。胸次不明。不可妄为。做长老。称善知识。所谓灵龟负图。自取丧身之兆。切须照顾。一失人身。万劫不复。拚却一生不会。埋头众底。救取自己。一段大光明藏。今生得之。百劫千生。自得受用。心为帝王。主人若迷。客得其便。时时提取金刚王宝剑。才有向上向下。聊起斩为三段。不妨性燥。其或未然。莫将闲学解。埋没祖师心。

  寄颜一斋合内寂室方氏

  即心即佛没誵讹。不动舌头意气多。打破虚空行活路。夫妻抚掌笑呵呵。

  付净彻首座竹篦

  竹篦付了复何为。佛祖当头劈面挥。尺水便能翻逆浪。尽教人荐截流机。

  沈安齐草庵号常牧

  尚堕功勋不自由。还同死水卧泥牛。何如阔进竿头步。撒手悬崖万仞头。

  自赞

  紫霄峰下。以毒攻毒。撒土抛沙。拗直作曲。撼动四大神州。拳踢掀翻地轴。性禅没兴遭逢。切忌望空呵嘱。坐断千峰顶𩕳头。一任虚声听杓卜。

  横按吹毛。全提正令。毁佛谤法。因邪打正。有时裂转面皮。天下衲僧乞命。

  辞世

  七十八年内空外空撒手便行万古清风。

  淳祐辛丑八月乙丑太白名山比丘迢冲敬校

  无明和尚语录(终)

  No. 1378-B 塔铭

  迪功郎温州永嘉主簿颜 汝勋 撰并书

  朝散郎知信州军州事方 万里 篆额

  此道有正脉。惟无半点气息。其殆庶几。知其可庶几。谓正脉在是则妄也。迎之而不留。舍之而不遗。北雨南云。斗移星换。忘存失照。妙亦何立。泉奔岳顶。探源皆死水。雹降青天。追踪皆客尘。拟颦朵颐。欲噱敛色。抽关转轴。乾坤为之黯黑。龙天虽夙誓呵卫。终无处所。此师。以手摇拽呜咿久之。不能自已。余知为杨歧九世孙也。师名慧性姓李氏。达之巴渠人也。混然其初。不以点黑污胸臆。才祝发。束包南游。适淳熙戊申岁也。首谒佛照光。光奇之。一叩得其体。师以无宜路益孜孜。一时昂头骧角。揩范辉错。顶瘢足胝。每甘心焉。知松源岳得于密庵杰。杰得于应庵华。溯而上之。白云东山。皆杨歧流出也。师造松源座下。奉勤给侍。奔走为裴回咨决地。晨敲夕磕。针度线引。尤不唧𠺕。于些子誵讹。师毒深矣。出世蕲之资福。越两年。迁智度。法社正耀。湖海翕然。归宗开先栖贤。为古精蓝。露沐云敷。此涌彼洽。狮子一滴。何翅散十斛驴乳。师腊高矣。奥林䆳谷。将终遁矣。所至道价宝璧。宗旨渊源。大用脱轨则。推出分常之华藏半座。老作愿点额于龙门。时余未识师。以水僧骨传云。雪覆芦花欲暮天。到撑没底谢郎船。离钩三寸如何道。海底泥牛拖角牵。则师之脉有自矣。贽参请礼往来叩答。余不觉悚汗 扑庵居士。以大根器栋此道。来守姑苏。勉其主阳山尊相。金奏玉响。主林改色 部使者兴敬。税驾于双塔。俊衲信友。如赤子赴慈父母。赖以受用者众。在在筹室。非时相见。靡间冰暑。阐提亦有作。室中多举。开口不在舌头上。大力量人为什么抬脚不起。大力量人为什么脚根下红丝线不断。虎踞猊座。返掷横拈。撒火飞星。学者株守己灵。错认鉴觉。窠臼情识。堕解脱坑。无地容锥。无锥可卓。犹未梦见在。其示众曰。向上一路滑。壁立万仞险。石火电光钝。定乾坤句错。又曰。心路不绝。祖关不透。尽是依草附木精灵。大法洞明。正好痛棒。狐涎萤火。望风剥落。余之恩怨始哑者㗖檗矣。师慨此道累卵。每哽涕。眼目护常住。口体等土木。应世如童。甘逆如饴。履寔践真。冰坚霜厉。行解相应。名之曰祖之谓也。感微疾。谭笑却药。叩室候安。起居如常。遣某书遗某偈。诲尤渠渠于余。投笔澡浴趺坐而逝。嘉熙改元。七月二十日也。年七十六。茶毗。舍利珠贯雪骨。了聪久侍师席。确志而正信。并奉须发。归故里建窣堵。庸示般若灵验。师示何加损。以余出师门。请铭力甚。于辞受顷。不落拟议。乃铭之曰。

 杨歧正脉  出广入细  白云东山  互换失利  仿佛依稀  终阙半偈  咄破沙盆  松源饮器  毒流至师  剔骨刳髓  呜咿呜咿  以手摇拽  七镇宝坊  非即非离  有赫厥后  人自侈异  吐吞其谁  如水行地

  

  一斋居士。示及 无明和尚语一编。炷香拜观。三叹无已。径山(师范)书。

   后序

  圆悟等闲道出四个字。道言如枯柴。道尽陈尊宿。近时据曲录木床。三日五夜。努得个上堂四句偈。以颠为倒。以逆为顺。因邪打正。必曰因正打邪。指鹿为马。必曰指马为鹿。反是谓之顺朱。噫不知朱顺耳。此弊仅四五十年。余波末流。渺不可遏。

  开先老子。提倡一编。度火金。虞其或变。度海囊。虞其或渗。反覆指摘。了不可得。异时商确推一言半句。言犹在耳。今非吴下蒙也。兵车会同。请辟三舍。

  净慈北涧 居简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