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言祖语 曹源道生禅师语录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08月04日 · 24 次阅读
96

  曹源和尚住饶州妙果禅寺语录

  侍者 道冲 编

  师在云居。受请云。安乐树边藏丑拙。浮生穿凿不相干。拄杖朝来刚𨁝跳。无端撞破赵州关。

  乃提起拄杖云。看看。唤作拄杖子。天地悬隔。不唤作拄杖子。天地悬隔。三世诸佛。历代祖师。天下老和尚。到这里。有屈无叫处。便恁么去。尽法无民。既然裂破面皮。不避诸方检责。遂横按拄杖。左右顾视。良久云。三尺龙泉光照胆。太平寰宇斩痴顽。喝一喝。卓一卓 复举。宝公和尚。一日令传语思大禅师云。何不下山。教化众生。一向目视云汉。作什么。思大云。三世诸佛。被我一口吞尽。何处更有众生可度。

  师云。殷勤传语宝公。着甚来由。费口分疏。思大尾巴自露。生上座。因行掉臂。等是下山。不问佛及众生。才出头来。便与一刀两段。何故。一不做二不休。

  上堂。佛法二字。人人知有。狼毒砒霜。那容下口。直饶透出威音前。也是痴狂外边走。山僧已是拖泥带水。诸人合作么生会。喝一喝。

  上堂。今朝八月十五。天色半阴半雨。几多门外游人。不睹月圆当户。也好笑。又堪嗟。争似西湖寺里。一队古佛。参退归堂吃茶。

  上堂。飞金乌走玉兔。闰月十日又过去。无位真人不可寻。一夜霜风打门户。

  上堂。释迦老子道。止止不须说。我法妙难思。喝一喝云。面皮厚多少。殊不知。乾坤大地。万象森罗。明暗色空。情与无情。尽情说了也。无你左遮右掩处。德山棒临济喝。俱胝竖指。雪峰辊毬。尽是隔靴抓痒。放下着。莫妄想。是什么。会也无。也是唤狗与食。更道苏州菱。邵伯藕。天台华顶。南岳石桥。唤作向上提持。衲僧家门下。挈草鞋。未得在。莫有傍不甘底。出来道取一句看。直饶道得。也是郭郎鼻孔。

  上堂。入院恰得一个月。人事参官走不彻。草鞋咬破脚指头。因甚娇梵舌端流出血。拈拄杖。卓一下云。此时若不究根源。直待当来问弥勒。

  上堂。十五日已前。不劳再勘。十五日已后。不用将来。正当十五。不昧时机。如何通信。但见皇风成一片。不知何处是封疆。

  上堂。拈拄杖。卓一下云。三世诸佛。向这里抬脚不起。又卓一下云。六代祖师。向这里头出头没。又卓一下云。天下老和尚。向这里把[缆-(罩-卓)]放船。众中莫有全机独脱底么。出来当头道看。如无。西湖不免雪上加霜去也。卓拄杖一下。下座。

  冬至上堂。竖起拂子云。还见么。君子道长。又击一下云。还闻么。小人道消。冰河齐发𦦨。石笋暗抽条。喝一喝云。尘劫来事。只在今朝。

  上堂。举玄绍二上座。见乌臼和尚。臼云。甚处来。云江西来。臼便打。僧云。久向和尚有此机要。臼云。汝既不会。第二个近前来。其僧忙然。臼亦打云。同坑无异土。参堂去。

  师云。显大机。明大用。奋寰中意气。运阃外筹略。则不无乌臼。捡点将来。未是本分草料。若要据令而行。尽大地一时荒却。何故。寸钉入木。

  出乡归上堂。一九与二九。相逢不出手。巍巍不动尊。脚不离地走。有般漆桶。闻与么道。便向东涌西没。七纵八横处。点头咽唾。这般野狐见解。是诸方普请会底。且超然拔萃一句。作么生道。良久云。寒山逢拾得。抚掌笑呵呵。

  师在妙果。受信州龟峰请。辞众上堂。披毛带角入𢌅来。跳出驴胎堕马胎。佛手明明遮不得。从教平地起风雷。

  入院上堂。古帆高挂入曹源。雷动风行海岳昏。三十二峰亲坐断。以拄杖卓一下云。一毛头上定乾坤。提起拄杖云。看看。十方普现。刹海齐彰。走使文殊普贤。驱驰释迦弥勒。把定则银山铁壁。线路不通。放行则匝地普天。三头六臂。不放行。不把住。如王宝剑。凛凛神威。拟犯锋铓。横尸万里。这里见得彻去。堪报不报之恩。共助无为之化。其或未然。龟峰不免为蛇𦘕足去也。以拄杖。卓一下云。雕弓已挂狼烟息。万国讴歌贺太平。

  上堂。谢知事头首。

  山僧乍住龟峰。布个长蛇大阵。过去诸如来为先锋。未来修学人为殿后。见在诸菩萨为中军。头击则尾应。尾击则头应。中间击则两头应。直得。天应拱手。异类潜踪。且道。坐筹帷幄。不动干戈一句。作么生道。良久云。大家齐唱太平歌。

  上堂。始见腊月初。立春又四日。白日走波波。肚里黑似漆。擂鼓上堂来。一字说不出。忽有个汉出来道。长老长老。争奈只今口吧吧地。聻。只对他道。山僧失利。

  上堂。春风东扇西扇。春雨似晴不晴。浅白深红。烂铺锦绣。莺声燕语。互奏笙篁。一一揭示圆通妙门。头头流通正法眼藏。拟心凑泊。依前万水千山。直下知归。许你七穿八穴。拍禅床下座。

  上堂。三月既望。惠风和畅。龟峰擂鼓升堂。云集五湖龙象。人人鼻孔辽天。好个西来榜样。众中莫有不受这般恶水泼底么。出来掀倒禅床。喝散大众。便见丛林价增十倍。如无。龟峰泼第二杓恶水去也。以拄杖卓一卓。下座。

  上堂。时节循环四月一。大道何曾有得失。夜来针眼鱼儿。吞却新昌石佛。以手抚膝一下云。阿呵呵。识不识。明眼衲僧跳不出。

  上堂。阿剌剌。快雨快晴。天渐热。看取而今甚时节。了即万法本来空。未了吾今为君决。蓦拈拄杖。卓一卓云。听着则聋。复竖起云。觑着则瞎。靠倒达磨老臊胡。打杀临济白拈贼。复召大众云。且道拄杖子。有甚长处。乃掷下云。贼贼。

  结制上堂。衲僧门下。三月一结。把断要津。圣凡路绝。一夜檐头雨滴声。刚把真机俱漏泄。喝一喝。切忌守着系驴橛。

  上堂。举真如喆和尚道。慧光一诀。千圣齐列。腊月和风。炎天冰雪。是何之诀。锋铓结舌。龟峰也有个道处。龟峰一诀。千圣罔测。硬似泥团。烂如生铁。是何之诀。有口无舌。

  上堂。步步释迦出世。时时弥勒下生。诸人还见露柱灯笼么。若见得。便识得释迦弥勒。直饶识得。且道作何面孔。设或踌躇。这老汉骑天柱峰。过武石江去也。

  祈雨上堂。兼谢监收。

  举睦州和尚。看华严经。僧问。和尚看什么经。州云。大光明云。青色光明云。紫色光明云。那边是什么云。僧云。南边是黑云。州云。今日应有雨。

  师云。南边是黑云。今日应有雨。宜麻宜豆。宜禾宜黍。虽然岁稔年丰。粒粒几多辛苦。为报参玄人。要须知落处。若也知得。受用无穷。若也未知。有烦监收诸公勤旧。

  散楞严会上堂。将闻持佛佛。何不自闻闻。曼殊室利。五脏心肝。尽情吐露。这里荐得。九十日内。异口一音。讽演摩诃悉怛哆般怛啰。无上神咒。声声无间。无见顶相无为心佛。时时见前。若也踌躇。龟峰不免重下注脚。卓拄杖一下。遂高声唤云。侍者收取拄杖。

  中秋上堂。举长沙岑。与仰山。玩月次。仰山指月云。人人尽有这个。只是用不得。长沙云。恰是。倩汝用去。仰山云。作么生用。长沙近前一踏踏倒仰山。山起来云。直下似个大虫。

  山僧有个颂子。举似大众。浮云散尽月当空。兔子怀胎产大虫。跳出风前弄牙爪。至今撼动广寒宫。

  上堂。八月过去又九月。时节相催不暂停。拈拄杖云。云门大师来也。札。久雨不晴。唯有衲僧鼻孔。依前搭在上唇。好大哥。卓拄杖一下云。扑落非佗物。划一划云。纵横不是尘。叵耐临济贼汉。唤作无位真人。喝一喝。下座。

  散众会上堂。举古德道。一大藏教是个切脚。未审切个什么字。五祖和尚道。钵啰娘。圆悟和尚道。迅雷不及掩耳。二大老与么切字。是即是。大煞乡谈。忽有问龟峰。一大藏教。是个切脚。未审切个什么字。只对他道。此去弋阳不远。

  上堂。夜来梦觉。忽然记得。未出胞胎已前。一转语。不敢自谩。擂鼓升堂。分明举似大众。不得作奇特商量。不得作平实会。却这里拣辨得出。许汝出阴界。其或未然。且待阿逸多出世。拍禅床下座。

  上堂。举智门祚和尚道。进一步则迷其理。退一步则失其事。大小智门和尚。被理事缚杀。龟峰则不然。若进一步。则三头六臂。退一步。则锦上铺花。且道与智门。是同是别。若道是同。法无定相。若道是别。佛法岂有两般。若道不同不别。参学眼。在什么处。毕竟如何。良久云。格。

  上堂。两曜劈箭急。一年弹指间。始见大暑小暑。又是小寒大寒。通身寒暑无回互。笑倒当年老洞山。

  上堂。雨雪落纷纷。檐头水滴滴。良哉观世音。草里跳不出。跳不出。也大屈。水里乌龟钻铁壁。咄。

  出丫头岩。谒施主归。上堂。前日暂出见。武石江水。穿过丫头岩鼻孔。回到弋阳。打从闹市丛中过。又见。管弦嘹喨。车马骈阗。或笑或悲。或歌或舞。粗言细语。百种千般。从上诸佛。说不到处。历代祖师。传不及处。总被当头道着。夜来梦里记得。分分晓晓。准拟今辰举一遍。供养大众。五更起来。忽被一阵狂风。将楼头铃铎一撼。山僧直得。口似磉磐。喝一喝。

  上堂。祈雨请观音。兼谢台山长老。

  拈拄杖云。法无定相。遇缘即宗。乃提起云。看看。有时变作观音弥勒。鱼行酒肆。十字纵横。有时变作文殊普贤。各据一方。助佛扬化。而今在龟峰手里。变作天大将军。游行四天下。检察人间善恶。见我山中禅和子。祈求恳切。踊跃欢喜。不觉失脚。踏断天台石桥。惊起东海龙王。向空中。轰一声霹[靂-秝+林]。直得乾坤陟暗。电走云奔。观音菩萨。忍俊不禁。出来。念个真言曰。树前树后绕须弥。地神速报天神知。雷公霹雳天门开。大雨疾行无使迟。乃呵呵大笑云。将谓观音菩萨。元来却是圆应大师。喝一喝。

  谢监收上堂。举古德道。汝千百人中。若有一人大肯去。山僧作驴驼物。供养你。有甚么罪过。后来雪峰东山空和尚道。古人。不妨好心。要且拣僧布施。择佛烧香。我观此会。千百人。无一人不是大肯去底。所以自秀峰授了府命。即时披这毛衣。驼所供养。径入山来。入山则不无。且道。驼底是什么物。又作么生供养。还有见得底么。良久云。日日香花夜夜灯。

  师云。二尊宿。身心不妨殊胜。捡点将来。大似说食不济饥。龟峰论实不论虚。这里众虽不多。若非大肯去底。终不到此寂寞之濵。山僧老不以筋力为能。不暇驼得物。供养你。只是趁晴割了稻。乘时搬入仓。好个休粮药。浑胜别思量。

  上堂。清凉法眼和尚道。三通鼓罢。簇簇上来。佛法人事。一时周毕。后来天衣怀和尚道。三通鼓罢。簇簇上来。彼此相钝置。古人与么说话。也是徐六担板。

  上堂。月生一。拶倒银山并铁壁。月生二。土宿骑牛穿闹市。月生三。屋头幽鸟语喃喃。不是葛藤露布。亦非入理深谈。正与么时。宾主交参一句。作么生道。万仞悬崖垂只手。百花业里现优昙。

  上堂。佛昔于波罗奈。转四谛法轮。开眼作梦。今乃复转无上最大法轮。炙疮瘢上更着艾焦。众中莫有超毗卢。越释迦底么。出来向全机独脱处。道取一转语。龟峰拄杖子。两手分付。如无。龟峰自道去也。以拄杖卓一下。下座。

  上堂。从朝至暮。钟鱼鼓板。为汝诸人。发上上机了也。若信得及。尘沙诸佛。在诸人脚跟下𨁝跳。若信不及。龟峰拾得口吃饭。拍禅床下座。

  上堂。汾州和尚道。识得拄杖子。行脚事毕。蓦拈拄杖。竖起云。这个是拄杖子。作么生是行脚事。卓一下云。不会则生铁铸成。会则匙挑不上。直饶向汾州未开口已前。别有转身一路。也是雪峰道底。拍禅床。下座。

  散华严会上堂。僧问。一尘含法界。一念越毗卢。一句宣无量义门。一相统无边妙相。如何是四法界。师云。无孔铁锤重下楔。僧云。如何是理法界。师云。一尘入正受。僧云。如何是事法界。师云。诸尘三昧起。僧云。如何是理事无碍法界。师云。净瓶里吐唾。钵盂里屙屎。僧云。如何是事事无碍法界。师云。荒田不拣拈来草。生杀纵横得自由。僧云。法界已蒙师指示。向上宗乘事若何。师云。言多去道转远 复云。古德道。一大藏教。是个切脚。又道一大藏教。是个之字。龟峰则不然。乃竖起掌云。一大藏教。尽在龟峰指甲缝里。展开则弥纶三界。囊括十虚。玉转珠回。辉天鉴地。捏聚则绵绵密密。不漏丝毫。三乘罔测其由。千圣罕穷其际。不放开。不捏聚。一多相入。理事圆融。一门通贯一切门。一法遍含一切法。普使人人。三百六十骨节。一一现无量妙身。八万肆千毛端。头头彰宝王刹海。到这里。入息不居阴界。出息不涉万缘。常转如是经。百千万亿卷。且道。不落功勋一句。作么生道。良久云。百匝千重俱粉碎。倚天长剑逼人寒。

  普请拽木上堂。三条椽下。衲帔蒙头。百不知百不会。万年一念。一念万年。未是放身舍命处。深山里钁头边。开畬种粟。搬土拽木。脚头脚尾。横三竖四。未是放身舍命处。击碎两重关。别有生机一路。龟峰有棒。未到你吃。且超然独脱一句。作么生道。喝一喝云。漆桶参堂去。

  上堂。平旦清晨三月朝。南山苍翠插云霄。不须更觅西来意。牕外数声婆饼焦。拍膝云。好大哥。

  江迪功四月八日。请升座说偈。

  我佛生辰四月八。地涌金莲随步发。天上天下独称尊。微妙真机俱漏泄。雪山成道度众生。四十九年无剩说。滔滔苦海架舟航。杳杳昏衢悬日月。文仲宣义济阳公。曾向灵山蒙起莂。示现人间长者身。日用机轮活鱍鱍。一寿二富三康宁。总是前生修种得。今生福上更增修。果报来生愈超越。六门昼夜放毫光。万罪红炉飞片雪。安然端坐白牛车。金锁玄关尽透脱。殊胜功德利无边。宜尔子孙皆显达。自知作佛更无疑。何必当来问弥勒。龟峰末后为全提。铁卵生儿树上飞。

  圣节上堂。威德炽盛与端严。名称普闻及尊贵。如是六种义成就。饶益世间诸有情。莫有知恩报恩者么。下座同诣大殿。启建 圣节道场。

  重九上堂。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且如天高地厚。水阔山遥。鹄白乌玄。松直棘曲。纤洪长短。一一不同。如何得同一体去。设使不受人谩。直下当头。坐断。我更问你。古佛与露柱相交。是第几机。乃喝一喝。

  记得。僧问古德。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古德云。东篱黄菊。僧云。意旨如何。古德云。九日重阳。若是恁么会。未梦见祖师西来意在。忽问龟峰。如何是祖师西来意。东篱黄菊。意旨如何。九日重阳。直是恁么会始得。直饶会得。正好打折驴腰。

  上堂。知之一字。众妙之门。喝一喝云。是何言欤。利刃有蜜。䑛之有割舌之伤。蛊毒之乡。水也不得沾他一滴。昨日与么。事不获已。今日与么。罪过弥天。忽有个汉出来道。也是作贼人心虚。便好与他劈胸一拳。何故。免教伊向语脉里着到。

  谢新旧知事上堂。衲僧用处。鹘眼难窥。掀翻诸祖葛藤。扶竖丛林保社。或进或退。或卷或舒。剑刃上翻身。冰凌上走马。临机纵夺互显。主宾。竖去横来。通身手眼则故是。只如兴化打克宾罚底饡饭。青平笊篱木杓。还捞捷得上也无。这里倜傥分明。许汝具衲僧眼。其或未然。曹源水急。迦叶峰高。

  腊八上堂。明星觑着眼睛枯。绝后何曾得再苏。堪笑堪悲缘底事。一年一度被茶糊。

  上堂。过去诸如来。斯门已成就。三生六十劫。见在诸菩萨。今各入圆明。堕坑落堑。未来修学人。当依如是法。矢上加尖。

  为施主升座说偈。

  弋阳溪上诸檀越。勇猛精进难比况。年年岁岁入山来。总是如来亲眷属。如来法身等虚空。随彼愿心而显发。譬如月轮出霄汉。照耀一切众生前。众生性水无有边。我此一月能普现。水静而清现全体。月非取水而遽来。水动而浊无定光。月非舍水而遽去。水有清浊有动静。月无取舍无去来。于无取舍去来中。不见清浊动静相。既无清浊动静相。一一含摄无有余。我心佛心众生心。心佛众生本平等。佛子当作如是观。即获世间诸利益。

  岁夜小参。记得。死心和尚云。丛林小参。谓之家训。莫是谈玄说妙。举古明今。五日上堂。三朝入室么。错。莫是行须。缓步。语要低声。严净律仪。精持戒行么。错。莫是行棒行喝。吞栗棘蓬。透金刚圈。辊雪峰毬。担睦州板么。错。衲僧家。出一丛林。入一保社。个个顶门具眼。人人肘后有符。见自己。如生冤家。闻禅道。如风过树。有时孤危壁立。线路不通。有时合水和泥。纵横十字。逢佛杀佛。逢祖杀祖。造地狱业。结无间因。马颔驴腮。神头鬼面。终日坐而未尝坐。终日行而未尝行。终日着衣。未尝挂一缕丝。终日吃饭未尝咬一粒米。卷舒出没。荡荡无拘。如水上葫芦。触着便动。拶着便转辘辘地。如何近傍。如何凑泊。直饶三世诸佛。历代宗师。古往今来。大善知识。各各现三头六臂出来。只得拱手归降。捡点将来。犹是守馆驿。撮马粪底见解。向衲僧门下。更买草鞋行脚在。那堪略无所证。一味虚头。诬谤先贤。欺谩自己。等闲拶着。两脚捎空。

  乃以手拍膝云。恶。大丈夫儿。阿谁无分。随身契倦。本自分明。若解参详。管取青霄独步。且转身一句。必竟如何。举头天外看。谁是我般人 复举。僧问古德。生死以何为舟航。古德云。年尽不烧钱。有个颂。举似大众。年尽不烧钱。鼠穴被蛇穿。直饶玄会得。对面隔西天。

  赞颂

  赞密庵禅师

  狼毒肝肠。生铁面具。满口乡谈。唱喏破句。灭临济正宗。起东山门户。恁么出世为人。未免秤锤蘸醋。

  题庐山楞伽院

  苏内翰木三五笔。李夫人竹一二竿。会得楞伽印心法。不应来作𦘕图看。

  题庐山圆通

  水声山色里。猿啸月明天。唤作圆通境。更参三十年。

  题烈山

  舟船来往此登临。酹酒烧钱虑转深。大抵人心自𡾟险。心空山岳自平沈。

  题长干塔

  舍利无端应念来。浮图平地拥崔嵬。当年不假金锤力。争得光明耀九垓。

  送雪峰化主

  三毬辊动错流传。大用何曾得现前。千五百僧无顿放。累人走得脚皮穿。

  送闻兄持钵

  闻声悟道鸟投笼。祇么无闻道未充。利剑拂开悭吝穴。全身辊入是非丛。脚头脚尾无虚弁。山北山南有路通。一笑归来能事毕。真金百炼见全功。

  送观禅客

  西浙江边话别时。断头船子疾如飞。白拈手里分赃去。临济休夸小𤺊儿。

  送道者干澜溪桥

  万古澜溪上。无风浪拍空。路穷桥断处。看子展神通。

  赠不欺信公监总余杭建接待

  衲僧自有通人爱。笑捏空拳开接待。十字纵横古路头。做成活计泼天大。阿呵呵。也奇怪。是圣是凡俱捉败。接取一个半个来。要与丛林作殃害。

  曹源和尚语录(终)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