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龙源介清禅师语录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08月04日 · 49 次阅读
96

  不甘底出来道。尘毛刹海中。有十种奇特事。固是总知。于中有一件不入众数底。还知也无。只消向他道。上舡相比篓。

  四月旦上堂。昨日送春归。今朝迎首夏。残花一树两树。杜宇三声四声。历历全超声色。几多瞌睡未醒。哑。尽将肝胆向人倾。

  中秋谢道旧上堂。云开舍北。月浸东洲。指底话底玩底。多是辜负良秋。山僧今夜。却与把手同游。卓拄杖云。抹过云门六不收。

  腊八上堂。六年枯坐忍饥寒。堪笑翻身又出山。自是眼中无定见。夜来却被一星瞒。

  开寿普光禅寺语

  侍者 士洵 编

  府疏。丞相本无私。争嫌福建子。提起疏云。祇此宛如壁上书名。于中本文又且如何举似。度疏云。白底是纸。黑底是字。

  升座垂语。万顷烟波。一天风月。千尺丝纶直下垂。随手六鳌轻一掣。莫有不贪香饵底么(问答不录)。

  提纲。还他过量人。提持过量事。据大座而宴安自若。翠横车厩。耸壑昂霄。发大机于正按旁提。绿涨慈溪。滔天沃日。权衡在手。收放自由。殊不知。月里麒麟看北斗。楚王城畔水东流。阿呵呵。是什么。迦叶不传。达磨不识。卓拄杖一下。春融一气转洪钧。云净八荒开寿域。

  次日。为丞相国公上堂。大智洞明。十方通畅。乘愿力以弘深。䇿功勋于圣世。出将入相。斡乾坤而载造。调元补衮。揭日月于中天。祇今控[鴳-女+隹]神游。必竟居何国土。九莲开合处。百宝自庄严。

  上堂。举僧问云门。如何是沙门行。门云。会不得。进云。为什么会不得。门云。只守会不得。

  师云。云门再举会不得。可谓泥里有刺。忽有问开寿。如何是沙门行。只向他道。认取会不得。

  冬节上堂。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识识。昨夜一阳生。今朝二十一。点点梅花弄春色。

  灯夕移山门上堂。一灯明。灯灯无尽。一门开。门门有路。卓拄杖一下。看看。灯明古佛。现在汝诸人脚跟下。动地放光。摺折德山棒。哑却临济喝。要汝诸人不动脚头。悉由此门。径登佛地。其或迟回。古佛过去久矣。

  腊八入杭。更黄衣上堂。我佛面黄。我身衣黄。星移斗转。雪上加霜。哑。住山忙似出山忙。

  中夏看青苗经。兼谢及翁无损商隐三藏主上堂。一夏已过半。个事要成辨。祇今演出大藏小藏。犹是居空说空。且道。如何是必竟空。卓拄杖一下。任从沧海变。终不为君通。

  六月望上堂。拈拄杖。召大众云。大地众生。扰扰昏昏。胶胶轕轕。山僧不忍见。向六月炎炎中。卓拄杖云。轰一声雷。直得雨似盆倾。以致三草二木。同沾滋润。诸人还觉神清气爽么。靠拄杖云。蚁子不食铁。

  上堂。三春云暮。绿暗红稀。动为境转。静为法迷。不以色盖。不以声骑。风前闲听杜䳌啼。

  上堂。彼彼不相知。法法不相似。秋水波澄。秋山骨露。瑞岩唤主人翁。自不惺惺。麻谷携锄入园。偷身作务。从上诸老。弄鬼精魂。引得后代儿孙。迷却转身一路。哑。君向西秦。我之东鲁。

  春日病起上堂。举古德道。有我即我病生。无我即我病灭。我病两俱非。万里一条铁。更有末后句。待款款地。与诸人说。颂云。莓苔遍地榆钱满。院落无人柳絮飞。信手翻书香篆冷。夕光山翠上窗扉。

  上堂。德山临济。尽令而行。岩头雪峰。尽法而说。子细检点将来。也只道得一橛。何故。六月不热。五谷不结。

  湖州道场禅寺语

  侍者 德高 怀珠 编

  三门。苕水生漪。云峰拥秀。直下承当。推门入臼佛殿(未塑佛)过去已过去。未来犹未来。现在在何所。敲香云。多是当面蹉过。

  据室。横按拄杖云。此是为中下之机。若是上上人来时如何。靠拄杖云。猛虎不餐伏肉。

  总统疏。提起云。言言见谛。句句朝宗。度疏云。风从虎兮云从龙。

  升座拈香云。毓秀中吴地。流芳古道场。横该南岳七十二峰。突出华顶万八千丈。当机觌面。拈作瓣香。祝君地久与天长。

  提纲。大通智胜佛。迥绝名模。十劫坐道场。事久成弊。佛法不现前。却较些子。不得成佛道。觌体全真。山僧已将古佛嘉猷。一一揭示诸人了也。虽然云月是同。溪山各异。只如两山一门。控汝入路。汝诸人。既临屋底清池。还曾见得火向水中焚么。若也见得。便与祖师。把手共游。横行虎穴。旁提正按。收纵自由。且道。正与么时。毕竟承谁恩力。天高群象正。海阔百川朝。

  复举。佛陀波利尊者。到五台。有一老人。问云。何处来。尊者云。西天来。老人云。还曾将得佛顶尊胜经来么。尊者云。不曾将得来。

  拈云。大众。老人恁么问。决定未到西天。尊者恁么答。岂不是这卷经。具眼者辨取。

  上堂。马祖升堂。鳖咬钓鱼竿。百丈卷席。蛇㘅老鼠尾。故是父子共出只手。力扶大教。争柰众眼难瞒。作么生是难瞒底事。霜月到门棋局冷。水云笼石衲衣寒。

  结制上堂。西天结制。以蜡人为验。虎岩结制。以何为验。卓拄杖云。据虎头收虎尾。

  上堂。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识识。昨夜转金风。今朝七月一。去却一。拈得七。禾苗万顷翻秋色。

  解制上堂。卓拄杖云。开正觉场。又卓拄杖云。放水牯牛。无绳无索。去住自由。横笛一声天地秋。

  上堂。山僧穷到无锥。一夜忽然富贵。松钗变作金钗。冰片化成玉片。即今宝物现前。盗贼其谁窃得。直饶释迦弥勒。德山临济。犹是分赃草贼。且道。那个是正贼。喝一喝。

  上堂。谢少明首座。灵隐侍者。三十年前。与之共游。云月是同。三十年后。不堪共语。溪山各异。如来禅祖师禅。拈向一壁。德山棒临济喝。总用不着。何故。国师打侍者。南泉斩猫儿。

  闰四月十五上堂。已见四月十五。又见四月十五。重重画地为。牢犹将生铁锢鏴。若是具透关眼底。不妨掉臂便行。其或未然。踏着方知不相似。

  上堂。谢首座秉拂。都寺干斋。坐挹薰风南来。快哉一时瞥地。亲承得力句。饱饫醍醐味。历历分明不覆藏。吉撩舌头三千里。

  入新僧堂。挂扁额上堂。

  瓦砾堆头。示现宝坊。特书新扁。开选佛场。瞻之在前。银钩铁画。仰之弥高。凤翥龙骧。切切为人处。明明不覆藏。到来如具眼。直下便承当。举足步步踏着。片砖铺片地。举目一一验过。一柱拄一梁。对机有准。妙应无方。由此中选。续慧命于万世。以此祝。

  圣。开寿域于八荒。堪笑力尽途穷底。低头便入。节外生枝底。牵牛巡堂。只如涓此十八日吉辰。式摽此额。而入此堂。汝诸人。又作么生体任。卓拄杖一下。

  举黄龙南禅师。同隆庆闲禅师。入僧堂。南云。好僧堂。庆云。好僧堂。龙云。好在什么处。庆云。一梁对一柱。龙以手指云。这一柱。得恁么圆。那一枋。得恁么匾。庆云。人天知识。不无和尚。

  拈云。黄龙隆庆二大老。恁么问答。锦包特石。绵褁秤锤。今日忽有人问好僧堂。却向他道。去年腊月庚申日立木。今年九月己未日归堂。

  中秋上堂。举古德云。尽大地明皎皎地。有一丝头。便有一丝头。有擒有纵。尽大地明皎皎地。有一丝头。无一丝头。全放全收。汝诸人。还知二大老落处么。良久云。幸然平似镜。何用曲如钩。

  径山云峰和尚。遗书至上堂。

  传佛心宗。弘佛智道。亦云居顶。亦云得住。平时横说竖说。只是无人会得末后句。以致道场换手槌胸。何故。苦屈之词。不妨难吐。

  因事再归上堂。春融合浦再还珠。炯炯寒光烁太虚。只手擎来攧不破。月明依旧上珊瑚。

  圣节上堂。至宽至大。至贵至尊。如月行空。大地全归一照。如水在海。千波总合一源。臣僧今日。赞叹也赞叹不及。蓦拈拄杖云。且听拄杖子。出来共相祝赞看。卓一下。祥开 天寿节。逾亿万斯年。

  中夏上堂。举云门示众云。今日已半夏了也。敲磕一句。道将来。众无对。门乃云。蜜怛利智。

  拈云。大小云门。将梵语示人。教人作么生会。辄成一颂。租佃朝朝到库头。问他时候道难消。桔槔闲在绿杨外。赫日炎炎好𣉞苗。

  赐金襕袈裟。兼佛海性空师号。谢 恩上堂。

  为定正宗。特赐金襕法服。仍降师号。显扬佛海性空。全身奉重。风虎云龙。上感 皇恩。何以报。万年松在祝融峰。

  上堂。秋甲子雨。禾头生耳。水拍平畴。云包大地。莫教烂却我东山下左边底。

  开炉。奉诸祖归新祖堂。兼谢监收上堂。

  南方火炉头。有一则无宾主话。诸方举者甚多。明者不少。道场亦有则语。举似诸人。只要大家委悉。且道。是什么语。良久云。诸庄有收。诸祖有堂。

  天寿节上堂。天地之大德曰生。圣人之大宝曰位。至大至刚。至尊至贵。嵩岳声声呼万岁。

  上堂。终日忙忙。那事无妨。显而不露。隐而不藏。如何是不藏底事。玉梅结子浮青树。石笋抽条上绿牕。

  立春日上堂。春山春水流。春日打春牛。若作春意会。春不在林丘。不作春意会。春色满皇州。击拂子云。看看好事又从头。

  圣节上堂。风摩雨洗石犹润。水碧山明天更清。百亿须弥同起舞。大千沙界尽欢声。诸人还见此奇特么。良久云。惟民得主。

  杭州纳征钱回上堂。心若无事。万法不生。山僧昨日自杭州回。得个拄杖子。了却时事。诸人且道。那里是无事处。良久云。泉声到池尽。山色上楼多。

  上堂。蚕上筐。麦上场。不寒不暖。夜短昼长。理事不二。照用全彰。且道。山前田厍翁。是第几郎。参。

  上堂。举思大和尚云。长夏坐禅。巍然不动。侍僧云。今日自恣。思自叹云。佛在世时。证道者无数。今日去圣逾远。一无所获。遂放身偃仰间。忽眼根清净。悉见三千大千世界。如观掌中。颂云。万里秋天西北风。净如古井鉴秋容。个中谁具透箐眼。识得将军汗马功。

  结制上堂。释迦老子。二千年前。约法三章。以大圆觉。为我伽蓝。身心安居。平等性智。克期修证。取验蜡人。总是强生节目。我这里。只守闲闲地。一事不为。何故。善学柳下惠。终不师其迹。

  上堂。谢叔平首座。珠书记。

  水石中有珠玉。而渊薮光辉。丛林中有龙象。而佛法兴隆。领徒行脚。不妨坐地商量。分座提纲。即为人天眼目。勘破云门接洞山。超他猛虎当路坐。老我岩丛。别有嘱付。掷下拄杖云。贵在横身荷负。

  浴佛上堂。今朝四月八。世尊降诞日。诸方尽皆三沐三薰。云峰体任虽同。用处犹别。遂将拂子。作陷势。以第一杓虎跑泉水。洗他指天指地。妄自称尊。又将拂子。作陷势。以第二杓一勺泉水。洗他西十九年。横说竖说。又将拂子。作陷势。只这第三杓。八功德水。陷与诸人。同向大雄宝殿。洗他现今赤身露体。岐立金盆。击拂子云。将此身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

  上堂。逼龟成兆。达磨来梁。引人落草。摩腾入汉。山僧未入母胎已前。已与诸人。在长连床上。同粥同饭。同起同倒。今朝特地打板坐禅。也是提水放火。

  端午上堂。一个采药。一个用药。且道那个是服药底。良久云。睡美不知山雨过。觉来殿阁自生凉。

  风雨上堂。不可以无心求。不可以有心得。避得风灾。又遭水厄。向道。夜行莫踏白。卓拄杖。下座。

  谢大梅指堂首座上堂。即心即佛。育王有舍利。非心非佛。岳林有弥勒。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补陁有观音。竖起拂子云。诸人还见三佛。在拂子头上。转大法轮么。挂拂子云。若是人天眼目。早已勘破。

  小参

  结制。尽大地是个自己。甚处安居。总十方为一伽蓝。如何禁足。壁立万仞。抬头撞破虚空。直往无前。信步纵横十字。廓尔了无修证。更谁取验蜡人。直得金盖峰点头。唯唯。虎跑泉发笑。呵呵。祇如大愚茎齑。天平两错。又且如何话会。击拂子云。款款地与你商量。

  冬节。拈拄杖云。过去诸如来已用。现在诸菩萨今用。未来修学人当用。我这里。总不与么。今冬田熟。旧债销镕。仓廪充满。饭箩不空。不妨满盘高饤。应时大展家风。便见云峰阁伏虎岩。交相庆贺。叉手当胸。却共耳语云。更得一年两熟。僧堂法堂。便可兴工。是则是。只如今夜用处。与从上佛祖。是别是同。卓拄杖云。义出年丰。

  结夏。酷日炎炎。凉风习习。黄面老子。曾于此时。以拂子。打一圆相云。将此网子。撒向四天下。捞捷群生。唤作禁足护生。克期取证。至今二千余年。收拾不上。道场即今。力为提其纲。挈其维。不问圣凡。一网打就。若是已具三十六鳞底。击拂子云。向此霹雳声中。腾身一跃。透过禹门。其或未然。切忌点额。

  拈古

  举天衣怀和尚示众云。譬如雁过长空。影沈寒水。雁无遗踪之意。水无留影之心。

  师云。大众。要见天衣和尚。四楞塌地处么。野色更无山隔断。天光直与水相通。

  举金牛和尚。凡自做饭。供养众僧。每至斋时。舁饭桶。到僧堂前。遂作舞云。菩萨子。吃饭来。乃拍手大笑。

  师云。等是弄粥饭气。金牛却较些子。

  举白水仁和尚示众云。寻常不欲向声前句后。鼓弄人家男女。何故。且声不是声。色不是色。时有僧问。如何是声不是声。仁云。唤作色得么。僧云。如何是色不是色。仁云。唤作声得么。僧礼拜。仁云。且道。为你说。答汝话。若人辨得。许汝有个入处。

  师云。私商挜卖。白水急要人承当。击拂云。者个不是声。为汝说。竖拂云。者个不是色。答汝话。直饶辨得。未许汝有个入处。

  举三圣问雪峰。透网金鳞。以何为食。公案。

  师云。这瞎驴。放出透网金鳞。拟吞却千五百人善知识。殊不知。端坐碧油幢下。有擒纵之机。固不战而屈人兵。二大老。虽是好手手中呈好手。要且总未有出身一路在。

  举国师三唤侍者。频呼小玉元无事。侍者三应。只要檀郎认得声。将谓吾孤负汝。生平肝胆向人倾。谁知汝孤负吾。相识还同不相识。

  师云。道场这里。朝朝暮暮。啐啄同时。应笑国师。用尽自己心。笑破他人口。

  颂古

  德山小参不答话。

  汲水佳人立晓风。青丝放尽辘轳空。银瓶触破残妆影。零落桃花映水红。

  本山全和尚。示众云。一尘起。大地收。释迦老子。为甚么。三七日中。思惟如是事。一花开。大地春。达么大师。为甚么。九年面壁。若人道得收足句。可以坐致太平。

  风递山花入袖香。日长无事倚胡床。乱红如雨春归去。杜宇声声啼夕阳。

  古德因僧问。如何是诸佛师。德云。近日鲁祖出世。为人东道西话。

  上苑花开到牡丹。纷纷红紫酿春寒。游人眼底无姚魏。空向枝头着意看。

  本仁和尚示众云。眼里着沙不得。耳里着水不得。时有僧问云。如何是眼里着沙不得。答云。应真无比。如何是耳里着水不得。答云。白净无垢。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落横塘。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厖公指雪。

  当空指出白馍糊。多少禅流眼力枯。不得拦腮挥一掌。几乎冻杀在中途。

  偈颂

  送断桥小师。归越住谢府庵

  折屐拖霜角帽斜。越王城畔立生涯。徐家儿种谢家地。苋菜根头又发芽。

  寄白云庵克翁

  如是去来如是住。释天明净翳云开。闲边一片坐禅石。时折松枝拂藓苔。

  刺血书莲经

  一指尖头下一针。红莲初绽碧波深。香风吹散花狼藉。片片无非是赤心。

  先禅客(南剑人)

  问似云兴难止遏。答如剑水逆翻澜。能从虎穴翻身去。许你亲曾见一斑。

  宜叟号

  以义为绳亲得路。铁心不逐岁华更。老来义路俱忘却。是处山边水畔行。

  毒海号

  溢目炎炎杀气生。翻空黑浪几层层。谁知最甚过如鸩。活得鲲鲸起化鹏。

  冷泉金装石佛。分韵得沈字

  鹫岭猿吟古木阴。力弘像教在于今。石头大小黄金褁。末上一机山岳沈。

  玉田号

  殷勤抱璞入师门。雕琢犹存畦畛痕。大地耕翻无寸土。茫茫万顷宝光寒。

  赞

  先师寂窗和尚

  我父唤翁。作屈突盖。子今唤父。作屈突通。莫怪递相讦露。于理实是难容。三斗艾三斗葱。吞吐须还老大虫。

  中峰三世王蛮。最毒是这慈尊。出沩山牯牛队。耕东山祖父田园。齐云紫芝。灵芝瑞世。道山檗山。食檗连根。札。洪塘硬寨。重壕累堑。布江心网子。鱼跃龙奔。坐据玉几。眼乾坤。来者劈脊便搂。衲子凑泊无门。也胜提起破沙盆。

  䟦

  慧上人。古愚颂轴

  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诈。子以古愚号。厥有旨欤。虽然更须具决定志。具决择眼。然后决定大事。则去古不多让矣。否则堕在今时途辙。莫言云峰不道。

  能侍者古樵颂轴

  应无所住。白日迷路。失脚黄梅。道传千古。莫是大唐国里无禅师。被个担柴汉。搅乱四天下。能侍者。能于柴冲未脱落时荐得。可谓能事毕矣。若是向此卷中。要见卢能得力处。则曹溪一脉平沈。

  小佛事

  小师明侍者火

  竖起火云。具啐啄机。超生死句。以明水冰。入大火聚。明侍者。诺。掷下火云。是我何曾孤负汝。

  冰首座火

  坐脱立亡。不无首座。敲冰取火。须是老僧。掷下火云。任是横身三界外。也防烈焰上眉棱。

  松首座吃𨈀死

  五祖种松。春在钁头。两堂下喝。雷轰旱地。这里翻得身吐得气。火聚刀山恣游戏。

  能直岁结制日火

  搬土拽石。能事已毕。恰逢结制便抽单。讵肯安居死窟穴。虽然更须知有转身时节。掷下火云。也是把火助热。

  瑨都寺火(长溪人霅溪死)

  迭翠拥秦川。生缘何足恋。烟水涨霅溪。住处犹未稳。倒跨三脚驴。两头俱坐断。虽然瑨本是次玉。且入火中煅。

  塔山皓庙官火

  塔峰巍巍。皓月皎皎。纸钱堆里埋头。明镜台前失照。(某人)我今为汝攧一照看。掷下火云。荐得吉凶未判前。火云散尽千峰晓。

  东堂石坡和尚秉炬(辞世颂。有来而无踪之句)

  得处虽同用不同。玄关向上振宗风。峻机迭迭倾三峡。生死去来游戏中。前住当山。石坡大和尚。名重两朝。道传千古。一十一处。用文武火。破无准的。发焰死柴头。而辉映龙渊。八十七年。享耆颐寿。量等曾郎。推倒涅槃城。而踏翻虎穴。可谓来而无踪。如月行空。去而无物。如水赴壑。瞥尔便行。万壑风生。虚空突兀。面目堂堂。虽然此犹是老和尚。临行时。全提底句。已为注破。只如末后句。汝诸人。祇今还闻举似么。以火把打圆相云。石从空里立。火向水中焚。

  语录(终)

  前住广化禅寺 如珣 校证

  武林郑仁刊

  No. 1374-A 龙源和尚塔铭

  前朝奉大夫主管千秋鸿禧观牟巘撰

  集贤直学士朝列大夫行江浙等处儒学提举赵孟俯书并篆额

  道场山龙源禅师。既寂之五年。为乙巳七月。其记室怀珠。裒次遗事。偕其徒希渭来。求铭心源之塔。

  予尚记。岁甲午。访师云峰。留三日。穷极幽讨意甚乐。又七年。与今翰林修撰邓善之再至焉。师喜见颜间。舍予高阁。煮茗话旧。夜无倦色。明日下山。握手若不能释。不料遂为死别也。留耕先生王公伯大。先朝名执政。与先存斋忠义相期。议论同。肝胆同。而予亦获交其子若侄。师盖公之族也。故惓惓于予者如此。铭可辞乎。

  师讳介清。龙源号也。世居福州长溪。祖讳一夔。古田县尉。父良辅。知黄岩县。母蔡氏。素好善。尝梦。神人介而送一子曰。是善知识。当生尔家。果娠而生师。幼不茹荤。年七岁。喜看佛书。长益通悟。泛览经史百氏。父知其不凡。俾出家郡之雪峰。居半载。行脚出飞鸢岭。抵义兴法藏。得度于一峰齐禅师。年十五剃发。受具戒。遂遍参诸方。是时净慈石帆衍。灵隐退耕宁。径山虚堂愚。皆明师宿德。争欲致之。师颀然山立。举动雍容。言旨间雅。志不苟从。适游吴兴道场。东叟颖以为典宾。继东叟者。无等融。即请师为内记。力辞。绝江过育王。谒寂牕照禅师入室。有契。以为侍香。次掌藏钥。寂窗自枯禅。枯禅自密庵。得其传授。皆南闽伟人。

  师出世四明寿国。迁开寿。有史督相之子州尹。见师行解相应。舍开寿行府。与师营菟裘。曰西明兰若。为终老计。未几道场虚席。两浙诸山举师。此来。此山盖唐刹。自熙宁间。大苏公游道场。诸诗一出。名愈重五山。由此其选不轻卑也。丙子劫火洞然。化为瓦砾。迨乙酉凡十年。旧观未还。

  师既至。慨然以起废自任。首圆 大佛宝殿。金碧辉煌。像设华好。次建观音藏殿。摹大藏经。五千四十八卷。及旃檀林。列翠阁。蒙堂法堂僧堂行堂之等。鼓钟法器。由中徂外。焕然一新。四方衲子。闻师之风。挑囊负钵。袂属肩摩。云归雾集。于是声达 帝廷。钦奉 纶言。赐金襕袈裟。敬受 法旨。加号佛海性空。庶少答其道心精勤之所成也。

  辛丑六月三日。忽示微疾。索浴净发。书偈曰。佛坐一十劫。我坐十七年。说甚生死义。古今无后先。翛然而逝。

  时当庚伏。停龛七日。神色不变。阇维后。顶骨牙齿数珠。不坏者三。寿六十三。腊四十八。度弟子二百五十余人。今住崇恩士洵。为之上首。

  寺初无三塔。师以为慊。间语其徒士芝等图之。乃捐己财。买朱氏山于寺之东。创建三塔。且请为师寿塔于其傍。庵庐既成师扁之曰心源。芝等。又集衣资买田。以供香灯之费。俾行者职洒扫。满三岁。则推其名次之。居首者。度以为僧。而礼当代住持改名。改名已。复礼塔为师。其规约如此。至是遂瘗焉。

  世率谓种种佛事。皆有为法。此未足论龙源。然龙源建立。亦因其时之所可为。而尽其力之所当为。非为己而为也。故终岁有为。而未始有为。如必曰此有为法。一切诿之不为。则澄观师之僧伽塔。昌黎公何以称其公材吏用之过人。而以其灵骨已老而为之叹惜耶。师之愿力亦弘矣。铭曰。

 留耕之裔  密庵之传  燕坐云峰  十有七年  应缘而出  缘尽辄逝  居然一旦  冰解蝉蜕  吾性本空  无亡与存  是为佛海  龙源之源  酌之不竭  无古与今  是为龙源  方寸之心  乃营三塔  而四其三  是为真宅  心源之庵  各自道场  无乎不在  处处光满  亦无杂坏  维尔子孙  视我刻辞  如未见师  自源求之

  大德乙巳岁秋九月廿七日弟子 希渭 立石。

  

  夫说法者。犹江河池沼。波澜阔狭。源脉浅深。固曰不同。然其流注。则均之水耳。今观龙源三会提唱。深沉浩瀚。盖其枝派。自灵渊流布而来。可见怀山襄陵。滔天沃日。无限平人。被陆沈也。大德丙午结制日。

  天童东岩(净日)八十六岁䟦。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