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源流 无文道灿禅师语录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08月04日 · 26 次阅读
96

  无文南游入浙。余初纳交于中川。暨登诸老门。电激雷厉眼中无佛祖矣。别二十年。先余而逝。阅三会语。庐山之云飞扬。东湖之水漫汗。无文之舌犹在。就中有不在舌头上一句子。请于是录着一只眼。癸酉秋仲颖拜手。

  道本无言因言显道。无文和尚不启口不动舌。三转法轮言满天下。其嗣康上人不为父隐而讦露之。此话既行。俾予着语。予曰。若谓无文有语是谤无文。若谓无文无语口业见在。阅者于斯着眼。则此录皆为剩语矣。咸淳九年冬灵隐虚舟普度䟦。

  无文和尚语录目录序初住饶州荐福禅寺语录南康军庐山开先华藏禅寺语录再住饶州荐福寺语录小佛事赞偈颂题䟦(附)

     无文和尚语录

  无文和尚初住饶州荐福禅寺语录

  小师 惟康 编

  师于宝祐二年六月受请。

  指三门。红藕当门。绿杨绕路。新荐福八字打开了也。这里入得。天下横行。

  据室。山僧今日开地狱门。普请尽大地人造地狱业。证地狱果。若有一人成佛作祖。我誓不成正觉。

  江湖疏。恶毒相识。恶毒咒骂。通身是口。分疏不下。度疏云。首座遮掩则个。

  登座。拈香云。此一瓣香。恭为祝延 今上皇帝圣躬万岁万岁万万岁。

  次拈香云。此香[覤-儿+丘]着不得。嗅着不得。提掇不得。弃舍不得。冷地看来直是好笑。笑须三十年。爇向炉中。奉为 前住庆元府阿育王山广利禅寺笑翁大和尚。用酬法乳之恩。就座(问答不录)乃云。天高地厚。日盈月昃。全提半提天地悬隔。璨上座平生只会着衣吃饭。闻人说佛法二字如风过树头。如水浇顽石。今日裂破面皮唤作长老也。欲与诸人论说一上。无端冒五六月大热。行二千里修途。一时打失了也。虽然。赖有拄杖子在。拈拄杖云。拄杖子试说看。卓一下。清平世界切忌讹言。 复举三圣道我逢人则出出则不为人。兴化道我逢人则不出出则便为人。师颂云。弟兄财本不多争。共驾官船各自撑。撑去撑来回首看。依前不离蓼花汀。

  当晚小参(问答不录)。鼓桌扬帆驾没底船横行海上。神头鬼面用无文印勘验诸方。二千里远来住山。单单地提持此事。举拂子云。看看。印文已露。划一划。锦缝已开。若佛若祖若圣若凡尽向这里一印印定。直得尽乾坤大地风飒飒地。众中忽有一个犯众出来道。长老你且莫要大惊小怪。我在威音王佛世已证是三昧又作么生。以拂子击禅床下座。

  上堂。云门放洞山三顿棒。黄檗打临济三顿棒。减灶添兵伤盐费酱。一不成单二不成两。多少芦花对蓼红。时人只看丝纶上。

  修造上堂。日用事无别。当机谁辨的。东撑西拄底老屋败檐。横抛竖掷底砖头瓦砾。恁么出世为人。直是天地悬隔。拍禅床下座。

  上堂。诸佛法门祖师要妙。夜来四檐雨说得盛水不漏。汝等诸人若向这里承当这里保任。以手摇拽云。料掉料掉。

  上堂。僧问古德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德云山前麦熟也未。师颂云。自小离家住日边。去家只道路三千。从人问得来时路。回首元来在目前。

  开炉谢耆旧踏田上堂。赵州无宾主话。田地稳密底开口便道着。信脚便踏着。若是东西不辨南北不分。未免被人侵疆越界。荐福门下总是田地稳密底人。拈起香𢁈放下火箸一一天真。因甚如此。公验分明。

  佛涅槃上堂。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释迦老子死在这里至今二千余年。未有能活之者。荐福虽是臂长袖短。试为诸人活看。合掌云。容颜甚奇妙。光明照十方。

  上堂。即心即佛。山无重数。非心非佛。水无重数。不是心不是佛。白云又无重数。荐福恁么告报。㶚陵桥上望西川。

  上堂。寒一上热一上。普通年事只在于今。更无三般两样。拈拄杖云。这拄杖子见汝诸人不能顺时保爱。轰一声霹[靂-秝+林]散一阵风雨。变作清凉境界了也。若向这里神清气爽寒热两忘。这拄杖子折也未放你在。

  上堂。大觉处一杓。末山处半杓。玉本无瑕妄自雕琢。有年无德老睦州。无端拶折云门脚。

  上堂。赵州和尚道。老僧二时粥饭是杂用身心。师颂云。玉关度了久班师。犹向人前动鼓鼙。只道马行荒草地。不知身已陷重围。

  上堂。闹浩浩。闲寂寂。不动一丝头。如对万人敌。惺惺直是惺惺。历历直是历历。诸上座。捉象亦全其力。捉兔亦全其力。

  结夏小参。孟夏渐热。仲夏极热。自有天地以至于今。无一丝毫许差别。若是有灵骨底衲僧。才出母胎便解知时识节。去随芳草归逐落花。具足见闻觉知。受用见闻觉知。无生可护无制可结。虽然。要会孟夏渐热易。要会仲夏极热难。要会仲夏极热易。要会孟夏渐热难。难难。九十日中君自看。 复举五祖结夏上堂云。结夏无可供养大众。作一佳宴管顾诸人。遂举手云。啰啰招。啰啰摇。啰啰送。莫怪空疏。伏惟珍重。师拈云。老东山龙肝凤髓百味具足。争柰美食不中饱人吃。

  上堂。符不书。药不采。起死禁不祥。拈主丈。幸有这个在。卓一下。满院薰风夏日长。人在藕花香世界。

  上堂。秋深夜长。露寒月皎。钟声短底短长底长。虫声大底大小底小。山僧闻得展转反侧不寐到晓。何故。一片祖师心。狼藉知多少。

  上堂。僧问古德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德云折东篱补西壁。师拈云。拆东篱。补西壁。八角蒺藜当面掷。眼睛定动要承当。依前铁壁复铁壁。

  冬至小参。丁一卓二道一句。滴水冰生。抛三放两示一机。崖崩石裂。一切处解会不得。一切处拟议不得。所以寂子只解近前叉手。香严只解叉手近前。要会晷运推移。日南长至未在。拈拄杖云。拄杖子从来死獦狙地。今夜忍俊不禁踊跃出来。将乾坤大地一时吞却了也。若向这里会得。果从无影树头结。其或未然。豆向寒灰爆出来。 复举玉泉和尚示众云。晷运推移布裈赫赤。不是不洗无永换替。师拈云。荐福当时若见。即向他道少卖弄。

  冬至上堂。至日书云。云作何色。眼里无筋。青黄赤白。

  上堂。拈拄杖云。有形段。无首尾。不可近傍。难为迴避。大小曾郎见不亲。刬地唤作南山鳖鼻。

  上堂。上士闻道勤而行之。着甚死急。中士闻道若存若亡。犹较些子。下士闻道大笑之。却有衲僧气息。三种人一时裂下了也。且道那个合受人天供养。

  上堂。学道无难事。第一要认取本来面目。今时师僧只管这里经冬那边过夏。轻轻拶着多是开口不得。殊不知鼻孔大头元来向下。若也不信。引手摸索看。

  上堂。江月照。松风吹。永夜清宵何所为。顾视大众云。荐福门下若有个样衲僧。唤来洗脚。何故。无为无事人。犹是金锁难。

  上堂。漏尽夜沉沉。山房风露深。无云生岭上。有月落波心。山僧见了直是咬断牙关。何故。三十年前也曾恁么来。

  上堂。长期百二十日已过七十五日。诸人于过去法各已究竟。各已成办。各已清净。未来法合作么生。置拂子云。当依如是住。

  上堂。举僧问石霜如何是祖师西来意。石霜啮齿示之。石霜迁化后僧问九峰。先师啮齿意旨如何。峰云宁可截舌不犯国讳。僧又问云盖。盖云我与先师有甚冤仇。师拈云。诸人要知二老用处么。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开炉上堂。寒涕垂围炉打坐。说甚天之高地之大。最好笑是老杨岐。拈起死柴头。未开口时先话堕。

  上堂。道在目前全无罅缝。左之右之百发百中。以手指幡云。是风动是幡动。

  上堂。临济四料拣。洞山四宾主。甜瓜彻蒂甜。苦瓠连根苦。倒腹倾肠说向人。恰似杏花枝上雨。

  因雪上堂。古人道若端的一回汗出。一茎草上见琼楼玉殿。山僧从前疑着此语。今日看来果然。

  上堂。登芝山。望五老。云静日月正。眼高天地小。达磨大师脊梁骨等闲踏折。释迦老子心肝五脏一时见了。因思扰扰尘寰茫茫宇宙。手把夜明符。几个知天晓。

  元宵上堂。燃灯如来昨夜在善法堂上与风伯雨师三转法轮说灯明佛事。释迦老子不起于座证无生法忍。面授记莂。诸人长连床上闭眉合眼。又何曾梦见来。

  无文和尚南康军庐山开先华藏禅寺语录

  小师 惟康 编

  指三门。无个入处。奔走杀人。有个入处。碍塞杀人。弹指一下云。重关击碎了也。入之一字甚处得来。

  结夏小参。大华藏海渺无边际。江河溪㵎流入其中咸失本名。鱼龙虾蟹游泳其中咸失本性。三世诸佛于中成等正觉。一切众生于中流浪生死。现前大众于中成就无功用学。拈拄杖卓一下云。开先拄杖子一口吸干了也。三世诸佛一切众生现前大众毕竟向甚处行履。良久云。曹溪波浪如相似。无限平人被陆沉。 复举香严云。去年贫未是贫。今年贫始是贫。去年贫尚有卓锥之地。今年贫锥也无。师拈云。还会么。正抓着开先痒处。

  上堂。预借科敷不住催。眼前百事费安排。若还向上宗乘事。那得工夫说着来。忽有人道无文话堕了也。以手掩口云。罪过罪过。

  上堂。南泉十八上便解作活计。赵州十八上便解破家散宅。山僧当时若见。各人脚跟下痛与三十。何故。他家自是黄金骨。不必旃檀入细雕。

  上堂。举赵州访二庵主公案。师颂云。南枝向暖北枝寒。一种春风有两般。凭仗高楼莫吹笛。大家留取倚栏看。

  上堂。开先入夏来不能为诸人东语西话。念诵入室拈向一边。坐禅放参一时飏下。得与么自在。得与么脱洒。佛法若不现前。山僧入地狱如箭射。

  上堂。五日风。十日雨。江面不惊。边烽不举。眼前渐见太平。耳畔多闻好语。山人只管看青山。有口不须吞佛祖。

  看青苗经兼谢日首座上堂。诸佛所说法要如稻麻谷粟。一字一句咬嚼得破。求绝饥虚受用不尽。这般说话。开先既遇上等人也要拈出。展两手云。今朝正是六月一。

  解夏。举老宿一夏不为师僧说话。师颂云。一言已出驷难追。道了如何悔得来。冷地被人相讦露。牙关咬定口慵开。

  上堂。乌石岭头与汝相见。三门头与汝相见。僧堂前与汝相见。雪峰老人已是伤盐费酱。今时师僧入了门升了堂见了主人。刬地握节当胸更求指示个入处。哑黄连和根嚼未是苦。

  冬至小参。滴水冰生未可歇去。崖崩石裂正好进程。直饶会得一线长。要且未会长一线。直饶会得长一线。要且未会一线长。所以乡谈相似州县不同。开先则不然。扰扰匇匇晨鸡莫钟。唤冬作夏唤夏作冬。一线短长谁管得。雪霜尽处是春风。 复举僧问古德冬至后日长多少。古德云长一线。又问一古德日长多少。古德云一线长。师拈云。一等共行山下路。眼中各自别风烟。

  因雪上堂。睚到虚空粉碎时。空花一任眼前飞。若还别觅安心法。客路漫漫何处归。

  佛涅槃上堂。今日则有。明日则无。天何高。地何极。谓吾灭度。谓吾不灭度。一个死尸。许多狼藉。我观灵山百万大众。惟波旬却有丈夫气息。何故。面赤不如语直。

  上堂。临济一喝。德山一棒霹。[靂-秝+林]电光。宁容近傍。虽然。若论向上宗乘。那里洎在。

  训山主上堂。茶陵郁山主道。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今朝尘净光生。照破山河万朵。师拈云。郁山主向驴前马后逴得些小。便乃夸张炫耀以当平生参学。拈拄杖卓一下云。开先一槌击碎了也。顾视云。莫有不甘者么。靠拄杖下座。

  谢宝严上堂。不拨一境。不露一机。锦包特石。绵褁秤椎。开先见了直得百宝庄严而顶戴之。何故。有行鬼不识。无心人未知。

  上堂。天晴盖却屋。乘时刈却禾。输纳王租了。鼓腹唱讴歌。师拈云。打净洁毬子谁人不会。开先则不然。天晴盖却屋。乘时刈却禾。输纳王租了。秋冬事转多。阿呵呵。唤不回头争柰何。

  上堂。雪峰老人三到投子九上洞山。两脚波波奔走不歇。拍膝一下云。当时若得这个消息入手。拄杖便可一时拗折。诸人要知这个么。江南两浙春寒秋热。

  中秋谢修造追严耆旧上堂。土木场中辊一回。平生己眼豁然开。广寒宫殿无关钥。撞破髑髅归去来。

  祈雨上堂。一冬不雨。一春不雨。九土皆焦枯。天高叫无路。拈拄杖云。开先拄杖子忽然变作空行龙王。油然起云霈然洪澍。直得枯者荣。甲者拆。萌者吐。卓柱杖一下云。发机须是千钧弩。

  元宵上堂。竖拂子云。肥不剩肉。瘦不露骨。动地放光明。眼睛乌律律。山僧见了未免合掌赞叹。道个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

  无文和尚再住饶州荐福禅寺语录

  小师 惟康 编

  当晚小参。去去实不去。是法住法位。来来实不来。世间相常住。山僧屈指五载重到东湖。荷尽已无擎雨盖。春风犹在柳梢头。无一丝毫去来相。无一丝毫新旧相。见则与诸人共见。闻则与诸人共闻。个中忽有个汉出来道。无文将常住物作自己用。者固有之。你也忒煞忒煞哑。元来众中有人在。 复举德山小参不答话。钩在不疑之地。时有僧出。着了也。山便打。果然。僧云某甲话也未问因甚打某甲。不识痛痒汉。山云你是甚处人。第二下铁锤来也。僧云新罗人。和声送出。山云未跨船舷好与三十棒。雷声浩大雨点全无。大众。大小德山可惜龙头蛇尾。却引这僧向草窠里头出头没。当时待他道某甲话也未问因甚打某甲。脚跟下痛与三十。何故。为人须为彻。

  上堂。玄沙在雪峰所得法要。不过是达磨不来东土二祖不往西天。一转语便自气宇如王。将雪峰门户一肩荷负。山僧当时若见。只向他道。浣盆涴盆。

  伏虎祖师忌拈香。气食万牛。风生万籁。有爪牙而不能藏伏。有文章而不能韬晦。若到荐福门下。伏听处分未为分外。何故。树上安身法。他未梦见在。

  清明上堂。桃花无数。李花无数。若向这里活眼不开。平地上死人更是无数。去年踏青人今年不来。今年上坟底。明年何处。日月急如梭。生死无定据。谨白参玄人。光阴莫虚度。

  上堂。趺坐迭足问讯起手。眼若透青一见便了。更待说心说性。山僧未曾问人借得口。

  上堂。风萧萧雨萧萧。天高地厚水阔山遥。达磨大师无端游梁历魏。二祖大师平白失了一臂。水潦和尚不合吃马师一踏。天下大禅佛枉自吃了四藤条。说著令人恨不消。

  上堂。静处具足闹中境界。闹处显示静中消息。达磨面壁少林。普化摇铃闹市。皆是眼观东南意在西北。若是向上巴鼻。毕竟何曾会得。

  上堂。今日雨。明日雨。春流岸岸深。屋漏无干处。鲁公亭上望番城。秪有湖水无行路。

  入浙归上堂。一出五六月。往返三千里。信脚踢得着。信手提得起。不曾轻示人。深藏怀袖里。归来普请大众做个入门欢。是什么。浙东山。浙西水。

  上堂。举沩山与仰山摘茶公案。师拈云。仰山撼树。沩山良久。说体说用。互扬家丑。且道放子三十棒又作么生。展尽枪旗用处穷。依前辊入草窠中。

  寿崇节满散。二千年前四月八日。西天竺国亲曾出现。二千年后东震旦土依旧示生。天上天下惟我独尊。前身后身一梦两觉。长育万物如春行地。照临万物如月行空。承干之运而无可见之功。行坤之道而无可见之迹。(臣)僧一坐六十小劫。入思惟三昧。经八十返求一语赞叹不可得求。一语名状不可得。于不可得中乃见王母面授新熟蟠桃。恭遇满散。未免和柈托出。良久。太后举觞今上拜。九重春色异人间。

  干会节满散。昨朝方祝圣人寿。今朝又祝圣人寿。天地中间两圣人。同时出现相先后。扶桑树头红日方升。蟠桃枝上春风未老。直得东湖番湖交口赞叹。芝山阁山鞠躬稽首。自有天地开辟以至于今。如此盛事希有希有。祝圣人富。祝圣人寿。祝圣人多男子。顾视大众云。可中忽有人出来问。圣人富圣人多男子不待问。敢问圣人寿毕竟是多少。竖起拂子云。万年松在祝融峰。

  中夏上堂。前半夏所作法门所修行愿。山僧已在西山为诸人演说。后半夏所作法门所修行愿。山僧今在东湖为诸人演说。东湖所说与西山不同。西山所说与东湖不别。指槐骂柳证龟成鳖。憍梵钵提侧耳听。舜若多神惊吐舌。

  上堂。佛祖未兴时天然一句子。不东不西。不横不竖。衲僧家东咬西嚼。从朝至暮。横也无柰何。竖也无柰何。拍膝一下云。若向这里进得一步。自然和声送出。两手分付。若秪向𠕋子上学得来。印板上脱将去。山无重数。水无重数。

  上堂。一树木犀供夜雨。法身三种病二种光。倒腹倾肠分明道取。汝等诸人见似不见闻似不闻。清香移在菊花枝了也。龊汉归堂吃茶去。

  上堂。开眼便是。开口便是。举手便是。举足便是。虽然如是。以手摇云。未是未是。

  结夏小参。实际理地不受一尘。南赡部洲本来清净。无端西天竺国有个不识好恶底。将一片烂麻皮结个圈子安在平地。经今二千余年。推不去拽不动。[逅-口+巿]代祖师大机大用。如马祖百丈正知正见。如南阳大隋手段恶辣。如德山临济眼目端正。如赵州云门也只是傍观有分。哑。青天白日有恁么事。大唐国里可杀无人。荐福虽则与他同路行。且不与他同处宿。今夏兄弟在此相聚。遇饭吃饭遇茶吃茶。热则乘凉困则打睡。九十日内第一不得道着解结二字。道着贬向镬汤炉炭地狱。谨白。 复举云门问僧云今夏做什么。僧云和尚实问某甲即道。门云做贼人心虚。师拈云。云门等闲致一问。这僧便作佛法祗对。克由叵耐。不知这跛脚阿师当时打杀佛与狗子吃底棒在什么处。来夜问取首座。

  结夏上堂。百不知。百不会。饱吃饭。熟打睡。要得克期取证。须证如是三昧。

  上堂。如来禅。祖师意。儿啼子哭。鸡鸣犬吠。是汝诸人瞥地也未。

  上堂。举僧问古德孤峰独宿时如何。德云。间却七间僧堂不住。谁教你孤峰独宿。师颂云。堂奥虽深无锁钥。包容大地与山河。草窠里辊人多少。唤不回头争柰何。

  上堂。今时参学人得到身心清净正念现前。便向这里休去。忽然被人将拄杖向面前横两横。便手忙脚乱如落汤螃蟹相似。击禅床一下。为伊欠这一解在。还合么。湘潭云尽暮山出。巴峡雪消春水来。

  上堂。我若有一句。诸人便作有会。我若无一句。诸人便作无会。我若拈东湖向芝山顶上。拈芝山向藕丝孔中。诸人又作么生会。会不会。赵璧隋珠。泥团土块。

  上堂。赵州和尚因僧辞去。州云甚处去。僧云诸方学佛法去。州云有佛处不得住。无佛处急走过。三千里外逢人不得错举。僧云与么则不去也。州云摘杨花摘杨花。师拈云。赵州说话如巫师祭鬼相似。真实恳切。要令病人当下安乐。末后一道神咒虽然灵验。争柰救这僧不得。

  上堂。永嘉见六祖。觉在一宿间。天平见南院。悔在三十年后。诸上座。谁家竉里无烟。第一莫受人处分。他日忽然眼睛[焊-干+恭]绽。方知道山僧不是妄语。

  冬至上堂。僧问疏山如何是冬来意。山云京师出大黄。师颂云。京师出大黄。价直极相当。未曾识道地。枉自费商量。

  上堂。放开也在我。捏聚也在我。睦州檐板汉。开口成话堕。还知荐福为人处么。热则乘凉。寒则向火。

  除夜小参。威音王已前有本历日。无七十二候。无二十四气。以天荒地老为一岁。以松枯石烂为一日。山僧游乾闼婆城。遇舜若多神。亲手授受叮咛付嘱。后二千年当于荐福山中次第流布。住院以来正月初一日辊到腊月三十日。更无工夫说着。今夜幸遇岁除。拈起普示大众去也。展两手云。寒来暑往。日迁月移。尽在这里。可中忽有一个出来道。陈年历日不劳拈出。不特显丛林有人。亦表自己参学眼目。虽然如是。我更问你。从来腊月三十日为岁除夜。今年因甚却欠一日。 复举明招示众云。此处风头稍硬且归暖处商量。师着语云。钩头有饵。大众随后到方丈。黄连和根嚼未是苦。明招云才到暖处便即瞌睡。以拄杖一时[起-巳+(得-彳)]散。可惜黄金如粪土。明招先锋有作。殿后并吞。可惜众中无人。当时若见他道此处风头稍硬且归暖处商量。一时散去。教这老汉要归方丈未可在。

  上堂。溪东是国王水草。溪西是国王水草。随分纳些些。佛法休寻讨。堪笑水潦和尚。枉被马师踏倒。荐福与么告报。犹较王老师一线道。

  笑翁和尚忌并供养无准痴绝和尚。以香指真云。玷辱无用是这老汉。落赚荐福是这老汉。诸人若也不信。问取径山两翁看。

  上堂。韶国师道通玄峰顶不是人间。心外无法满目青山。师颂云。篷底欹眠醉复醒。君山只在两眉青。浑家不管兴亡事。一味和云看洞庭。

  上堂。语言上着到。身心上着到。要透衲僧关。料掉复料掉。何故。功德天。黑暗女。有智主人二俱不受。

  重九上堂。天地一东篱。万古一重九。黄花三两枝。东湖随分有。逢人不拈出。只么空双手。醉杀天下人。不是茱萸酒。

  上堂。香至 国王之子从西域来。如优昙花出现东震旦土。延蔓不已。深红深紫遍满天地。近时师僧多向枝叶上着到。如浮花浪蕊看不上眼。荐福百不如人。若是三花两蕊随分也有些小。拈拄杖卓一下云。不知春色落谁家。

  上堂。举岩头参德山才跨门便问是凡是圣。山便喝。头礼拜。洞山闻云不是奯公也大难承当。头云洞山老人错下名言。我当时一手抬一手搦。师颂云。重围深入脱身难。再拜投降得活还。手脚一时都露了。如何遮掩得傍观。

  上堂。释迦不是佛。达磨不是祖。佛法满天下。诸人还知否。青草池塘处处蛙。黄梅时节家家雨。

  上堂。从上佛祖提持此事。如蛊毒药。如涂毒鼓。如太阿剑。无你迴避处。无你入作处。这般作用。荐福不欲拈出。何故。彼自无疮勿伤之也。

  上堂。诸人病是山僧病。山僧病是诸人病。诸人痛处山僧能忍。山僧痛处诸人欲忍不能。拈拄杖卓一下。单方一服。当下和平。不必松根采茯苓。

  上堂。古塔主住当山日。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主云莫莫。师颂云。北人偶与南人会。借问如何吃荔枝。口未开时先话堕。香甜二字且酬伊。

  上堂。瞿昙火化。普化风化。华亭水化。石霜坐化。圆照卧化。隐峰倒化。这一队汉造妖捏怪弄真成假。只可诳呼闾阎。若到衲僧面前不堪共话。且道衲僧有甚长处。东家作驴。西家作马。

  上堂。盘山道向上一路千圣不传。深谛律尼娑婆诃。慈明道向上一路千圣不然。苏卢悉唎娑婆诃。诸人与么领会。歌罗歌罗。

  谢新天宁并秉拂上堂。信口道一句。栗棘金圈皆露布。信脚行一步。柳陌花衢非活路。未开口未举足已前荐得。许你有个入头处。拍床云。东湖一箭落双雕。凤栖不在梧桐树。

  上堂。无蒲团禅板与诸人厮睚。无金圈栗蓬与诸人吞吐。水清月分明。云散山呈露。山僧结夏来。赢得紧闭户。

  上堂。雨不来。旱弥烈。草木枯。金石裂。江流断。井泉竭。尽大地生意绝。东湖上乾坤别。最清凉无恼热。优昙花正开。清香来不彻。

  中秋上堂。拍禅床云。山僧今日豁开广寒宫殿千门万户六通四辟。普请尽大地人稳步而升。操三寸戈与万人敌。虽然仙桂第一枝。毕竟是谁折得。

  小佛事

  珠浴主下火

  家家门前火把子。临机应用无不可。香水海里动地放光。生死路头一时照破。某人还见么。以火把打圆相云。切忌唤作明珠一颗。

  议上座起骨

  向上一机满眼满耳。如过风疾𦦨不容凑泊。如倚天长剑不容拟议。何故。转脑回头横尸万里。

  南庵主起棺

  见了天童便跺跟。佛来有口不能吞。莓苔绿遍门前路。坐看春风四十年。无禅道可论。无佛法可传。拾薪樵子无可寻之迹。衔花飞鸟无可见之缘。折脚铛中烂煮乾坤清气。长柄杓内舀干沧海根源。了生死去来之如幻。观涅槃寂灭之现前。回首鉴湖青山未老。笑携藜杖白首言蔙。这个又是某人可见之踪迹。设若放阔步于藕丝孔中。入正定于微尘影里。诸人又向甚处与此老相见。阎浮树在海南边。

  慧上人起骨

  慧日高悬普天匝地。烁破佛祖眼睛。揭示衲僧巴鼻。虽然觌体全真。认着依前不是。何故。差之毫𣯛失之千里。

  姜头下火

  尽力事犁锄。无意除须发。老去志益坚。生姜不改辣。大地忽锄翻。一死不再活。看看开先今日活汝去也。掷下火把云。火蛇劈面来。虚空连底脱。

  赞

  观音

  声以眼闻。色以耳见。下与众生同一悲仰。上与诸佛同一悲愿。大海枯。磐石烂。我此大心方了办。

  又(包媚屿请)

  如屿兮媚川。如山兮倚天。大哉圆通之道。民无得而名焉。

  布袋

  布袋无口。拄杖无枝。靠定这有甚了期。

  又(玩月)

  明皎皎。暗昏昏。未曾举首烁破面门。若更停机伫思。苦哉弥勒世尊。

  寒拾

  苍崖锁寒色。题目分明极。无端书两字。刬地失平仄。飏却笔。放却墨。一句了然超百亿。

  又(题诗磨墨)

  淡墨磨虚空。秃笔蘸沧海。点污天台山。是他这一对。

  半身达磨

  毒药医不活。风雪冻不死。自己欠一半。说甚传宗旨。天自天。地自地。枉自东游十万里。

  临济

  开眼受睦州热瞒。甘心吃黄檗痛棒。握空拳以当平生。除一喝别无伎俩。何曾梦见无位真人。刚要灭却正法眼藏。见人家财尽情藉没。并与性命一时扫荡。不可闻名。如何近傍。自有佛法以至于今。少曾见有个样。不睹是底和尚。

  商山四皓

  橘大天地窄。眼高秦汉小。一片隐沦心。商山青未了。

  吕洞宾

  提起绦头。垂下衣袖。信脚阔步行。亲见黄龙后。

  自赞(崇福颜长老)

  头小面狭。眼横鼻直。难亲易忘。易见难识。刚道笑翁手脚缓缦。无准痴绝尺寸短窄。视泰山乔岳不过一拳。视长江大河不过一滴。西天此土要横行。有祖以来无此僧。

  又

  读书不识字。行脚不会禅。有拳爷不识。有口佛不吞。惟康第一莫学他。学他陷汝到黄泉。

  偈颂

  佛成道

  迷是谁兮悟是谁。山僧嬴得眼如眉。新糊纸被烘来暖。睡到天明日上时。

  钓雪

  百尺竿头一缕丝。没提撕处急提撕。离钩三寸忽抛却。正是虚空粉碎时。

  送东上人

  上头上面得人憎。少见生狞个样僧。莫道无文轻放过。病来无力举乌藤。

  赠禅客

  空拳打入长蛇阵。杀气连云战更酣。辊到了无交涉处。牛头向北马头南。

  赠相士

  面如生铁铸昆仑。有底荣枯到你论。谩说青青亭畔竹。春风几个有儿孙。

  一庵

  万法须从归处参。难将归处与人谈。檐头昨夜风和雨。说得分明落二三。

  送人之圆通

  无数飞花舞晓风。天开二十五圆通。要知门户从何入。问取溪边石耳峰。

  摘茶

  拈一旗兮放一枪。多从枝叶上抟量。全身入草全身出。那个师僧无寸长。

  送仙知客总侍者(专使)

  对面相看千里隔。手持史君招隐檄。一条柱杖两人扶。面带东湖秋水碧。口里只安三寸𢁈。平生懒病无药医。菜羹白饭随处有。谁能辛苦贪住持。向来春风满两手。如今零落能多少。尽情包褁付二妙。散与青青湖上柳。

  松月轩

  白云岩上月。太平松下影。东山大导师。指作一片境。若作境会孤东山。不作境会隔重关。盖天盖地这一着。分明似镜见还难。认作清凉转炎热。扫除光影成途辙。广寒宫殿等虚空。不信问取苍髯翁。

  送奕上人

  金华道人少而壮。学道苦心知趣向。俊如秋鹰方振扬。快似马驹绝超放。无准软顽痴绝痴。领过不消渠一状。前年相别五峰巅。今年相见松江上。无影枝头拾得春。要去北山呈伎俩。北山老人眼𥉌痴。毒手恶拳难近傍。跨门一机我识渠。脚跟定与三十棒。

  送覃侍者住庵

  门上书心字。窗上书心字。长啸住庵人。不知庵内事。除却煨芋头。无力收寒涕。我观从上来。懒瓒较些子。君勿轻住庵。住庵不容易。手中长柄锄。上有千古意。前山粟自锄。后山禾自刈。客来问有么。牢把柴门闭。

  送开上人

  道人家住庐山寺。信脚东游二千里。三年饱吃浙西饭。不曾咬着浙西米。大川恶拳打不活。石溪浅水浸不死。自言辣手难近傍。秪有痴绝较些子。要从窗下看庐山。归卧溪声山色里。了无元字涴胸怀。肯将佛法挂唇齿。漠漠重湖五老前。衮衮九江千嶂底。空手携锄种白石。赤脚提篮挈流水。有问参寻事若何。向道今年秋芋多。

  题䟦(附)

  题六祖渡江图(五祖操舟)

  左道惑众。窃负而逃大天下。后世之祸源。本此二老。焚其舟。扼其腕。恨不身亲见之也。

  题船子扣舷图

  陷人非法。不能无愧。置身无地。愧孰甚焉。大江横流不足洗。此二愧也。

  䟦圆悟禅师授佛日临济正宗记及持钵住庵法语

  佛日见佛果于间关兵革之时。佛果先示之以从上爪牙以正其传。次授之以涉世斧斤以致其用。末后一矢尤切中其病处。佛日身受其矢。而某也忍痛于百二十年之后。避地避世。某亦从此逝矣。时相似也。病相似也。避世之心又相似也。如师法不相似何。道力不相似何。

  书济药王看大藏经图

  无上法王以一切言教疗众生攒蔟不得底病。五千四十八卷皆用药法也。济公药王取其绪余遍治众生四百四病。犹虑学佛者未知其方也。尽出其书使之读之。欲其皆得趣入皆得受用。至于安乐田地而后已。其用心广矣大矣。虽然。佛病祖病少有能疗之者。其药为何。其方安在。

  题罗汉像轴

  五百开士中。惟十有六人。破佛律仪。受佛呵叱。子莫知为谁。今乃于此轴见之。极欲贬之二铁围山。管城子殷勤致请曰。尽法无民且与放过。

  䟦血书华严经

  七处九会所说。山河大地草木丛林以耳听。后五百世最后成佛之人以眼听。又后五百世灯上人以手听。耳听者聋。眼听者盲。手听者痛彻骨髓。所听者不同。所证亦不同。余旷大劫前盖尝以手听矣。独无所证。何哉。灯上人能下一转语。方许证阿字法门。

  䟦天童净和尚寿无量墨迹

  无量拳头能杀而不能活。天童拳头能活而不能杀。闲云亲中二老之毒。山河大地草木丛林至今忍痛未已也。虚空霹[靂-秝+林]未尝不殷然天地间。雅维那于展卷处忽然轰入髑髅。政恐不及掩耳。

  题天台三隐图

  小黠大痴出没五峰双涧间。无足怪者。苍颜白发彼何人。斯亦甘心入其保社。无端以实事诬人。人又从而诬之。几不免虎口。吾不知孰为黠孰为痴也。寒岩漠漠。瑶草离离。安得孰鞭其后。择其善者而从之。

  书虎溪三笑图

  三老形服不同。教法不同。而风期未尝不同。轩渠一笑声满天地。遗音余响至今犹在。山南山北万壑松风。九江春水更相应和。日夜不绝口也。千载风流。易见难识。谁其识之。长松片石。

  䟦大慧墨迹

  寺大僧众终日汲汲不了目前。此先大慧示人以日用常行之道。其曰欢喜忍受。盖直叙自己受用三昧也。后世师家以日用现行为重累。以受用三昧为极苦。六凿相攘。举天地万物皆为己敌。正恐此老笑人。

  题华严经

  余旧阅杂华甚精熟。又尝手书置之疏山。反复详味不能无惑。善财北游而曰南询。文殊在觉城西偏而曰东际。弥勒楼阁无门无户而曰有开有闭。盈天地万物皆善知识而曰善财所参止五十三人。此余所未解。尝欲持此惑质诸贤首之学者未暇。绍昙上人持其师克祐比丘所书华严求䟦。因志余惑。不知祐师行墨结字时。毛锥子曾为说此法乎。

  题法华经

  是真精进是名真法供养如来。吾闻其语矣。未见其人也。今观祐上人手书法华。笔精墨妙。自首至尾无一毫怠意。心之精微浮动翰墨间非精进欤。祖述经意作为咏歌。被之音闻佛事。非真法供养欤。后五百世增上慢比丘非祐而谁哉。

  题莲社题名集(社名怀故乡)

  故乡不在十恒河沙外。惟怀归者能知之。然十方无壁落。故乡果安在。脱屣世纷。问津净社。倦游思返也。香云发光。烛花吐红。迷途向导也。落日沈西。金相现前。乡关主人也。红藕放花。水清沙白。故家旧业也。由是而休去歇去。乐哉一念合尘。则客路天远矣。虽然四明大士即一具字包括天地万有。乐[邱-丘+(看-目)]化国不在具外。木庵老子发挥四明绝学。使一切人开示悟入佛之知见。不历化城径归宝所。何往非故乡哉。

  䟦圆悟诸老墨迹

  圆悟禅师受草本于老东山。已而传之先大慧。自是人传一人。举天下不复知有正本。而吾江西之士受惑尤甚。使当时有具辨风云别气色底眼目。举而纳诸水火。其患岂止今日而已。贤维那后诸老百年而出。既不能略试焚溺之手。又将宝之以为大训。开眼受惑不自知觉。嗟夫。

  䟦石镜颂轴

  皎日丽天。寸云尺雾油然而起。大明逝矣。石镜之明亦复若是。加以藻绘滓秽清明尔。长歌短偈非藻绘欤。余欲碎而石镜。去而藻绘。东平老子谓余曰。卿自用卿法。不必逼人也。

  题迁廉谷禅会图

  余归南曷廉谷分座。天童书来问无恙。以此十偈为介绍。后五年来西湖。复观于关西辩侍者处。抑扬纵夺老手甚武。然中有一人摇手掩耳不受赞叹。余欲语之。而廉谷不可复见矣。

  题持首座华严指掌图

  横说竖说空拳呼小儿。约而为图犹拳作掌也。殊不知善财未曾发足。持首座未曾下笔。百千法门已在吾手中矣。

  题山谷书修山主颂后

  龙济说不出处。山谷写得出。山谷写不出处。龙济说得出。两翁千载人也。片语只字皆可为千载之传。扼其吭而紾其臂。后世必有千载人。余姑置而不问。

  䟦无准痴绝北涧送演上人法语(后有太虚物初跋)

  三老不可复见。太虚亦不可作轴。中惟物初独活。演上人若见一会俨然于一念未萌之时。则不须𡎺着脚指头而山川已历遍矣。

  䟦大慧禅师送曾两府弥勒像

  弥勒大士像。妙喜临般涅槃以遗海野老人者。妙喜以是日入灭。海野以是日初度。海野书赞谓弥勒下生者盖自况也。余以为弥勒未尝示生。妙喜未尝灭度。海野与之各梦同床而不自知觉。乃以今昔同别自疑何哉。吾将遣最后成佛之人。质之于龙华会上。

  题寄贺缙云鉴老颂轴

  本翁罪大恶稔。贬在缙云山中。江湖诸公又交口咒诅。吾知其项上铁枷卒未有脱去时也。

  䟦敬简翁出世颂轴

  斗大院子不足以荣简翁。澜翻颂舌不足以赞简翁。然盛大光明常胚胎于火冷云寒之际。三十年后此话大行。方知此轴皆真语实语也。

  书西耕颂轴后

  尽大地撮来如粟米粒大。东西南北何处安立。受维那于此下得一犁。则十万亿国土即跬步也。跬步即十万亿国土也。困于锄耰。勤于耒耜。老岁月于畛畦而欲望道(一作稻)。难哉。

  䟦痴绝和尚墨迹

  余昔从老子游惟学佛法。至于世法未尝半语及之。出游人间方知佛法外不曾别有世法。欲质诸老子而恨不可复见。今观此语乃知佛法世法岂有两般乎。然有当于人心者又甚恨其当时不明以告我也。书此以授紫湖持归东林。举似阿翁为我发一大笑。

  题莲社图

  晋室南迁。中原多故。有志于天下者多以道术自晦。庐山远师乃以净土三昧笼络诸贤。其待之浅矣。抑不知即无明为大智视极乐为大患者。孰为净土耶。

  䟦大慧回大禅杼山长老书

  得少为足发为狂言狂行。此固学道者大患。有知识如先大慧。敏于为道者如大禅杼山。犹不免是过。近世师道不明。士气益下。虽未见神见鬼。已舞其狂于丛林。如病风丧心不可救药。观此书者。庶几其有瘳乎。

  无文和尚语录(终)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