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源流 淮海原肇禅师语录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08月03日 · 111 次阅读
96

  通州报恩光孝禅寺淮海和尚语录

  门人 实仁 宗文 法奇 守愿 编

  师绍定六年。十月初三日。在安吉州道场受请入院。指佛殿。道着佛字。漱口三年。因甚今日烧香礼拜袈裟同肩。

  踞方丈。明镜当台。胡汉俱现。地转天回。甚处相见。喝一喝。

  拈州帖。判得虚空。千言万语尽朝宗。灵然自得。一毫头上通消息。倘或见闻未泯。听取下文。

  指法座。经行及坐卧。常在于其中。为什么今日特地孤峻。一片月生海。几家人上楼。升堂祝香。此一瓣香。恭为祝延 今上皇帝圣躬万岁万岁万万岁陛下恭愿。如天不老。似日方中。亿万年永寿丕图。大千界咸归正统。次拈香。奉为 判府节制。太尉 府判华文郎中。洎阖郡文武采僚禄算增崇。流通正教。次拈香。奉为前住临安府径山兴圣万寿禅寺 特赐佛心禅师浙翁大和尚。用酬法乳之恩。遂敛衣就座。乃云。善言言者言所不能言。善迹迹者。迹所不能迹。前日孤峰顶上。啸月眠云。快活不彻。今朝十字街头。拖泥带水。定业难逃。笑洞山担板逃名。讥睦州编蒲卖峭。殊不知左之右之。无可不可。何以见得。雨后有人耕绿野。月明无犬吠花村。复举志公和尚一日令人传语南岳思大禅师。何不下山教化众生。一向目视云汉作甚么。思大云。三世诸佛。被我一口吞尽。何处更有众生可化。师云。志公尺头有寸。思大秤尾无星。个个论量不出。毕竟誵讹在什么处。流水下山非有意。片云归洞本无心。

  当晚小参。神光不昧。万古徽猷。入此门来。莫存知解。新光孝进院之初。断断不欲作法于凉事不获已。略作一家宴。管顾诸人。争奈别无可有。拈主丈。主丈子见义勇为。[托-七+友]贫作富。贵图其间一个半个。知惭识愧去。卓一下。江南尽。有江北全无。

  复举法灯禅师道。本欲深藏岩窦。隐遁过时。盖缘先师有未了公案。出来为渠了却。时有僧出问云。如何是未了公案。灯和声便打云。祖祢不了。殃及儿孙。师云。哦成月下风前句。便有人传作鬼诗。

  春斋施主上堂。一不成二不是。平芜尽处是青山。阳气发时无硬地。直得摇冰杨柳。冷眼豁开。带雪梅花。笑容可掬。即非时节因缘。是名真法供养。毕竟谁是知恩者。普化踢倒饭床。临济家常添钵。

  元宵上堂。处处元宵节。家家一碗灯。劫风吹不灭。佛手剔难明。却笑当年德山老。向纸烛灭处打失眼睛。直至如今堕杳冥。还有人救得他么。喝一喝。

  上堂。举临济一日同普化至檀越家斋。济问云。毛吞巨海。芥纳须弥。为复是神通妙用。为复是法尔如然。化踢倒饭床。济休去。次日又赴一施主家斋。济又问云。今日供养何似昨日。化又踢倒饭床。济云是则是太粗生。化云。瞎汉佛法有甚粗细。师云风不来树不动。一对无孔铁槌。就中一个最重。汝等诸人。衣单下无事。试秤量看。

  佛涅槃上堂。如来不出世。亦无有涅槃。春至百花开烂熳。秋来万物尽凋残。与么与么。无端无端。剔起眉毛子细看。

  上堂。今朝三月十五。桃花乱落如红雨。灵云一见不疑。也是泥里洗土。叵耐钓鱼船上谢三郎。更来平地上钉桩摇㯭报恩冷眼看来。一亩之地。三蛇九鼠。

  上堂。昨日闹浩浩。今日静峭峭闹中之事静中观。静中之事闹中了。无可了。十洲春尽花凋残。珊瑚树林日杲杲。

  上堂。举五祖示众。今夏诸庄旱损。不以为忧。一百二十僧度夏。举狗子无佛性话。无人晓得。深可忧也。报恩今夏。诸庄淹没。深可为忧。若是狗子无佛性话。何暇举着。还知报恩落处么。平生肝胆向人倾。相识浑如不相识。

  解夏小参。建法幢立宗旨。明明佛来曹溪是。项上枷重千斤。游江海涉山川。寻师访道为参禅。脚下泥深三尺。悬崖撒手。生陷铁围。百尺竿头。一场狼藉。那更踞曲录木。说东道西。坐长连床。闭眉合眼。总是虚空钉橛。捏木生花。报恩与你一时并当了也。击拂子。惊起暮天沙上鹰。海门斜去两三行。

  举僧辞赵州州云。有佛处不得住。烂泥中有刺。无佛处急走过。回头便招祸。三千里外逢人不得错举。出门犹更频分付。僧云。恁么则不去也。不知谁是知音者。州云。摘杨花摘杨花。春风无定度。吹起过邻家。

  出队上堂。三家村里独木桥边。鞠躬酬直揖。笑面受嗔拳何似明州奉化县里憨弥勒逢人闲拊背。乞我一文钱。

  佛心禅师忌日。拈香。咄者黄面浙子。我又何曾识你。险崖拶倒笑呵呵。尽大地人扶不起。扶得起。橘逾淮而化为枳。

  上堂。大野云横。长空露滴。人人眼里有筋。处处路头蓦直。因甚转脚蹉过不知。美食不中饱人吃。

  至受业。众请升座。古者道。行脚莫归乡。归乡道不成。溪边老婆子。唤我旧时名。古人傍家行脚。大胆小心。光孝。于众眼难瞒处。与古人相见。行脚要归乡。归乡莫猒频。谁知席帽下。元是昔愁人。咄。

  上堂。举黄檗在南泉会中为首座。一日向南泉位中坐。值泉赴堂。泉问。长老甚年中行道。檗云。威音王已前。泉云。犹是王老师儿孙。檗便过第二位坐。师颂云。桃李无言春满庭。蹈歌椎鼓过清明。谁家别馆池塘里。一对鸳鸯画不成。

  受平江双塔请辞众上堂。三年结尽衲僧冤。肯向虚空飏碌砖。堪笑老来无定力。又移瓶锡过吴天。

  平江府双塔寿宁万岁禅寺语录

  侍者 行佑 了元 编

  入院踞方丈。掌上太阿。秤头斤两领得便行。匙挑不上。次升座拈香祝 圣毕就座。乃云。四檐疏雨滴。双塔一铃鸣。发挥灵山会上微笑真机。揭示少室峰前单传密旨。直得三世诸佛。暗里攒眉。六代祖师。望中斫额。新寿宁赢得口子吃饭。何故。但见皇风成一片。不知何处是封疆。

  复举保寿开堂。三圣推出一僧。寿便打。圣云恁么为人非但瞎却这僧眼。瞎却镇州一城人眼去在。寿便归方丈。师云。二老与么。大似持水纳石。寿宁今日或有人推出一僧。便与震威一喝。直教尽大地人。三日耳聋。

  当晚小参。鼓声前钟声后。一句全提。脱窠离臼。者里猛省得去。早是埋没诸人。何况更待钟鸣鼓响。灯烛交罗。坐立俨然。交驰问答。堪作何用。虽然更须知有紫罗帐里撒真珠始得。喝一喝。

  复举。汾阳和尚道。直饶入得汾阳门。未入得汾阳室在。入得汾阳室。未见汾阳人在。师云。西河师子固是威狞。未免藏身露影。寿宁则不然。才入寿宁门。便入寿宁室。才入寿宁室。便见寿宁人。何故。野色更无山隔断。天光直与水相通。

  上堂。篱[狦-(狂-王)+土]壁倒。桥断路穷。何况又岁尽年穷。穷则通。通则变。远在目前。近不可见。拍膝云。铁壁银山通一线。

  嘉禾天宁大川和尚至上堂。举阿难问迦叶。世尊传金襕外。别传何物。迦叶召阿难。阿难应诺。迦叶云。倒却门前刹竿着。师颂云。荒田万顷没人耕。歉岁嘉禾合穗生。野老尽知为国瑞。寸金寸土力须争。

  上堂。霏霏梅雨洒危层。五月山房冷似冰。莫谓乾坤乖大信。未明心地是炎蒸。雪窦将一本草书示人。直是龙蛇飞动。点画分明。吽吽中间些子誵讹处。醉索张颠辩不真。

  上堂。举吾本来兹土。传法救迷情。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师云。达磨大师无端将乌豆换人眼睛。汝等诸人。切须照顾。

  西岩和尚自径山赴定慧至上堂。龙渊上客。蕴大宝珠。未尝容易显露。寿宁对众一时指出。也是家贫愿邻富。

  请藏主上堂。世尊道。始从鹿野苑。终至䟦提河。于是二中间。未尝谈一字。忽有人问一大藏教甚处得来。只向道。休对曾参问曾晢。从来孝子讳爷名。

  开炉上堂。火炉头话无宾主。拨不开兮捏不聚。眼眼相看。面面厮睹。发机须是千钧弩。

  建宁府开元东山和尚赴虎丘至上堂。人从建安来。却得径山信。报道东㵎一滴。涨破沧溟。衮上剑池。普天匝地。直得鱼龙虾蟹。悉皆丧命。且同流一句作么生道。西方日出卯。

  佛生日上堂。清净法身。泥猪疥狗。洗尽恒河。何曾离垢。云门跛脚。师尽力翻筋斗。寿宁将底雪深冤。赖有一双穷相手。

  中夏上堂。三世诸佛。先行不到。六代祖师。末后太过。中间句子。罪不重科。一佛陀二元和三曼他。唵苏嚧悉唎娑诃。

  重阳上堂。霜降水落。天高气清。雁飘飖而新到。蝉寂寞而无声。是今古登高之节。见天地万物之情。略将些儿俗气。要换诸人眼睛。卓主丈。莫教错认定盘星。

  上堂。举云峰悦和尚云。识得主丈子。一生参学事毕。乃举起云。者个是主丈。那个是参学事。遂横按云。楖𣗖横担不顾人。直入千峰万峰去。师云。莫怪坐来频劝洒。自从别后见君稀。

  赴建康府清凉辞众上堂。星儿滞货。九年冷坐。便作贵贱商量。不识依然蹉过。石头城畔。自有知音。修篁带雨轻敲玉。黄菊迎秋半吐金。

  建康府清凉广惠禅寺语录

  侍者 善之 净证 编

  入院。拈香祝 圣毕。就座云。道无形。视者莫能睹。岩前片片飞花雨。道无方。行者莫能至。路上单牌只五里。酌然亲见亲到。何妨或去或来。姑苏台边云奔电卷。石头城畔草偃风行。豁开向上关。灭却正法眼。阃外清风有何限。复举无著访文殊。殊云。南方佛法。如何住持。着云。末法比丘少奉戒律。殊云。多少众。着云。或三百或五百。着问文殊。此间如何住持。殊云。凡圣同居。龙蛇混杂。着云多少众。殊云前三三后三三。师云。古今商量尽堕在数量。有问清凉如何住持。只向道。水到渠成。

  当晚小参。无边刹境。自他不隔于毫端。山围故国周遭在。十世古今。始终不离于当念。潮打空城寂寞回。便见宾主互融。风云一致。只如清凉山里万菩萨。到处觅不得。未审过在什么处。击拂子。天高谁侧耳。地阔少知音。

  复举法眼示众云。识得凳子。周匝有余。云门道。识得凳子。天地悬殊。清凉道。识得凳子。正好着衣吃饭。

  权管保宁上堂。开畬种粟。昼餐夜寝。沩仰父子。固是不费光阴。犹堕时人功干。山僧今夏吃清凉饭。走北奔南。借凤凰台。东说西话。还免傍观怪笑也无。竖拂子云。一朝权在手。看取令行时。

  祈雨上堂。举云门道。今已半夏了也。敲磕处道将一句来。自代云。怛蜜唎。又云怛蜜唎智。又云。榼。师云。云门者一道真言。瞒清凉不得。如今半夏了也。不敲磕处。切忌道着。枳利枳利。诸漏诸漏。清凉者一道真言。亦瞒诸人不得。何故。但见片云生碧落。不知雨意在他山。

  上堂。曾到吃茶去。未到吃茶去。赵州肝胆齐倾。多少不知惭愧。戴角披毛行异类。

  冬至小参。枯木岩前。多分岐路。大洋海底。几变桑田。山僧未免向乾坤未判已前。阴阳不到之处。指出一条平直道路。与汝诸人大家履践。拂子画一画云。裂开冰缝。透出脚底阳和。瞥见风云。验得目前气候。毕竟是什么时节。冬行春令。

  上堂。举临济问黄檗佛法的的大意。师颂云。黄檗山前抱璞投。高安滩上始知羞。虽然索得连城价。直至如今痛未休。

  上堂。若论此事。不可状不可名。目不他祖。猫看老鼠穴。无下口处。狗䑛热油铛。饶你闻击竹而聩。见桃花而盲。也是日午打三更。

  台州万年报恩光孝禅寺语录

  侍者 法从 绍熏 普璋 编

  踞方丈。钉椿摇㯭。解[缆-(罩-卓)]放船。纵能赤脚弄明月。蹈破五湖波底天。喝一喝。且过一边。

  升座拈香祝 圣毕就座。乃云。深山岩崖。会有陈年佛法。平田浅草。放出焦尾大虫。直得万壑风生。千峰云涌。四万八千丈华顶。列在下风。五百十六位应真。无处迴避。不存目击。岂涉言诠。会人境于一如。融古今于当念。可以奉固陵之香火。报可以报列圣之殊恩。以何为验。竖拂子。半消滑石桥边雪。一点桃源洞里春。

  复举韶国师道。通玄峰顶。不是人间。心外无法。满目青山。师云。韶国师久贫乍富。自谓倾城不换。平田看来。也是弃却黄金抱碌砖。

  当晚小参。天台南石桥北。有一句子。黄面老汉。三百六十余会。说不分明。缺齿老胡。十万里西来。只道个不识。凛乎若朽索御六马。危然如一发引千钧。新长老。无端蹉口道着。作个入门欢子。喝一喝。

  上堂。八峰𡺚崒。双㵎潺湲。时时觌面。日日敷宣。可怜穿耳客。错怪老平田。

  上堂。春山泼黛浓。春草连天碧。栏中水牯苦贪青。牧童费尽平生力。以拂子作鞭牛势。叱叱。

  上堂。竺土大仙心。东西密相付。报汝诸禅流。彻底要自悟。悟则不无。且密付个什么。电影还连后夜雷。檐声不断前旬雨。

  广润度领和尚至上堂。东㵎源流。清声历历。广润大千。金无涓滴。拈主丈卓一下。石桥飞瀑千寻。不从者里流出。

  徽宗皇帝忌日上堂。道远乎哉。触事而真。一毛吞于巨海。圣远乎哉。体之则神。百草头总是法身。曾无夷夏之殊。岂有死生之间。还知报恩句子么。击拂子。八峰双㵎水。一念万年香。

  佛成道上堂。老胡一檐不惺惺。六载商量飏不成。正觉山前开得眼。依然错认定盘星。

  淳祐八年天使入山。恭奉 圣旨。修供罗汉。披度僧员。升座拈香祝 圣。伏愿。非烟非雾。遍法界以无边。为瑞为祥。祈[邱-丘+(看-目)]家之有庆。有僧出问 圣恩广大下天台。冲起烟霞两道开。方广云中金磬响。半千尊者笑盈腮。学人上来请师举唱。答云。天边多雨露。枯木解花开。进云。一句迥超今古外。万年仰祝 圣明君。答云。四海讴歌日月明。进云。记得阿育王问宾头卢。承闻尊者亲见佛来是否。尊者以手策起眉毛云。会么。王云。不会。时如何。答云。似胶投漆。进云。尊者云。阿耨达池龙王请佛斋时。我亦预其数。又作么生。答云。饭里有砂。进云。只今五百应真悉预此会。毕竟有何感格。答云。钵擎香积国。锡挂万年松。进云。太平有象元无象。凡圣含灵共一家。答云。巢知风穴知雨。进云。还许学人赞祝也无。答云。鼠口里也有象牙。进云。华顶一万八千丈。长与 君王作寿山。答云。知恩方解报恩。僧礼拜。乃云。大方无外。发乾坤独露之机。至鉴无私。极日月照临之处。坐断毗卢顶上。示现阎浮界中。应真不借。游戏神通。有时宝炬分辉。灿昙花于桥畔。有时金钟落响。现方广于深云。不舍如来化度门。成就众生行愿海。只如无私底句。如何击扬。拂子拂一拂。松枝净拂苍苔石。坐看云从天外归。

  监收上堂。一叶落天下秋。白云流水共悠悠。一雨润大地周。高低禾黍尽盈畴。还有不知帝力者么。夕阳斜照外。横笛倒骑牛。

  佛心禅师忌拈香。东湖水西湖水。拍天波浪起。玉几峰乳窦峰。百匝更千重。平田虽五逆无窖。展家风插香云。熨斗煎茶铫不同。

  上堂。白云澹泞。黄叶飕飂。寒酸穷活计。不在主丈头。何以见得。捱到水穷山尽处。始知行路是冤仇。

  上堂。老倒年华百不能。拈主丈云。苍松影里倚孤藤。卓一下。飞泉冷淡有谁听。空落断崖千万层。

  上堂阳长阴消。松枯石瘦。溪边杨柳尚颦眉。领上梅花开笑口。且笑个什么。一九二九。相逢不出手。

  仰山无境和尚遗书至。上堂。六十光阴。东涌西沈。一弹指顷。尘沙劫永。扑落虚空。南北西东。湛然无境。秤锤落井。拈主丈。个是集云峰下四藤条。下下打着。且末后一下。落在什么处。卓丈一下。苍天苍天。

  冬至小参。移南辰转北斗。打就一合乾坤。吞栗棘透金圈。个是家常茶饭。腾腾任运。着着当机。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似影随形。短长都见。鼓钟不作。礼乐云乎哉。问答交驰。人境俱不夺。虽然如是。犹是半提。只如全提一句如何举唱。击拂子。冬至寒食一百五。

  天基节州府请就兜率寺升座。拈香祝 圣毕就座。有僧出问。啼鸟山呼天子寿。梅花朝祝圣人香。报恩尚见无情物。佛法将何为举扬。答云。春风多在万年枝。进云。记得昔日 太宗皇帝幸开宝寺见僧看经问云。看底是什么经。僧云仁王护国经。还端的也无。答云。题目分明。进云。帝云。既是寡人经。为甚却在卿手里。其僧无语[妳-女+口]。答云。阖国咸知。进云。皇帝与么问。其僧与么答。为复是言中有响。句里明机。答云。龙袖拂开全体现。象王行处绝狐踪。进云。可谓鸢飞鱼跃尧天阔。海晏河清舜日长。答云。你又从序品起也。进云。只如判府郎中。仁物爱民。获何报称。答云。千里人家耕雨露。九天云外筑沙堤。进云。阖郡尊官有何祥瑞。答云。日月开皇道。衣冠拜紫宸。僧礼拜。乃云。一真不动。摄法界之群分。万化潜通。开八荒之寿域。乾坤泰定。日月运行。具万德而称至尊。为一大事而出现。直得虹流电绕。岳立山呼。以何为验。击拂子。碧梧枝上来丹凤。枯木岩前产紫芝。

  雁山能仁西岩和尚至上堂。双径峰头。姑苏城里。相骂饶你接觜。相唾饶你泼水。做梦谩同床。觉来元不是。万八千丈到天青。四十九盘矗云起。不隔丝毫三百里。来往恶声应未已。

  甘露长老至上堂。北固楼前眼界宽。长江雪浪泼人寒。如今握手看华顶。何似当年共倚栏。

  佛生日上堂。未出母胎。犹较些子。目顾四方。抬脚不起。从兹说大脱空。殃害人家男女。虽越二千余年。令人恨入骨髓。如何说此冤仇。竖拂子。杓柄在我手里。

  入城归上堂。田家蚕麦熟。山路绿阴新。杜䳌啼血尽。知是为何人。莫教辜负一年春。

  大慈石庭生讲师至上堂。定光招手。顽石点头。不曾开口大义已周。是祖意耶。教意耶。一会俨然如未散。共乘明月过沧洲。

  结夏小参。道无方所。证绝阶梯。不住清净觉场。不泳大寂灭海。溪山云月处处皆同。春夏秋冬年年相似挂眉间剑。悬肘后符。更说甚身心安居。平等性智。竖拂子。大舍云笼山岳静。石桥雷喷雪霜寒。

  结夏上堂。十方聚会。砖头土块。不动丝毫。卓主丈。一时击碎。颗颗骊珠照沧海。

  徽宗皇帝忌日上堂。过了春光又一年。香风空锁上林烟。要知常乐真游处。方广桥边无杜䳌。

  端午上堂。众人皆醉。惟我独醒。举世混浊。惟吾独清。三闾兮屈平。鼓瑟兮湘灵。云中兮軿軿。山鬼兮冥冥。若不挥剑。渔父栖巢。拈主丈卓一下云。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天基节上堂。天台有寿山。四万八千丈。沧溟日初升。先照峰顶上。璀璨琪树花。粼皴赤藤杖。应真金磬鸣。子晋玉箫响。倚松指劫石。控[鴳-女+隹]看海涨。共庆亿万年。吾君寿无量。

  上堂。举大通智胜佛。十劫坐道场。佛法不现前。不得成佛道。师颂云。破镜不重照。落花难上枝。若言成佛道。开眼堕泥犁。

  请修造佛殿上堂。潭又不见。龙又不现。德山当年拆却佛殿。神光不昧。万古徽猷。平田今日拽转话头作么生。只将片瓦通消息。遮却瞿昙满面羞。

  平江府万寿报恩光孝禅寺语录

  侍者 文焕 净伏 慧幵编

  踞方丈。烂如泥。黑似漆。铁额铜头跳不出。直饶别有转身。也是岩头道底。

  拈省札。一气转洪钧。断取妙喜世界。如陶家轮。烨烨优昙花。开此无边春。

  江湖疏。张帆把柂。活计天来大。赖有诸人相应和。桌歌声远播。升座祝 圣毕乃云。欲识佛性义。当观时节因缘。时节若至。其理自彰。所以灵山会上。说妙谈玄。半满偏圆。开权显实。且喜没交涉。达磨西来。游梁历魏。一花开雪五叶芬芳。旦喜没交涉。德山临济棒喝交驰。[托-七+友]屑抽钉。解粘去缚。旦喜没交涉。今日姑苏城里。万寿堂前。人天普集。凡圣交参。且喜没交涉。既然如是。未免于无交涉处。拈出一机。古今通贯。击拂子。渔唱樵歌归至化。蒉桴土鼓乐升平。

  复举首山念和尚开堂云。佛法付嘱国王大臣有力檀那。令灯灯相续至于今日。且道相续个什么。良久云。须是迦叶师兄始得。师颂云。遥望青山境色幽。前人田地后人收。中心树子无人识。恼乱春风卒未休。

  上堂。二由一有。一亦莫守。飏却有漏笊篱。拈得无柄苕帚。静听黄鹂鸣翠柳。

  天童弁山和尚遗书至上堂。﨟月毗岚风。吹倒太白峰。石女眼中流血。本人换手槌胸。致使万寿笑亦不成。哭亦不是。拈主丈云拂晓倚筇和雨看。崔嵬依旧在云中。

  佛涅槃上堂。四十九年说不尽。黄莺睍睆。紫燕呢喃。百万众前瞻不足。山花似锦。㵎水如蓝。恁么说话带累瞿昙入地狱如箭。

  请修造上堂。目前大道。无证无修。向十字街头。敲砖打瓦。拈一茎草。现玉殿琼楼。轻轻弹指处。忘却百城游。

  解夏小参。踢翻沧海。赤水无珠。喝散白云。青天有路。主丈头无限山川。纵横随处。布袋里大千世界。结解从他放憨。直是放憨。峭措非常峭措。如斯履践。未称全提。脱体无依。犹是诸方普请边事。且别立生涯。如何通信。卓主丈。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

  上堂。举沩山问仰山。一夏作得个什么。师颂云。昼餐夜寝寻常事。种粟开畬抂用工父又不慈子不孝。一人诈哑一徉聋。

  显肃皇后忌上堂。万里无云万里天。月生月落几经年。广寒夜夜姮娥殿。空使人间望缺圆。

  婺州华藏闻老开欧阳外传送至上堂。昌黎见大颠。脑盖不完全。欧阳遇祖印。鼻孔没半边。人其人火其书。非常性燥。毁于佛谤于法。具大阐提。明教辨于前。此处无金二两。藏六传于后。俗人沽酒三升。万寿三缄元不密。从头挑剔与人看。

  上堂。举芭蕉云。你有主丈子。我与你主丈子。你无主丈子。我夺却你主丈子。拈主丈。者个如何与夺。卓一下。天上月圆。人间月半。

  西余别山和尚赴蒋山上堂。厇愬个金毛。久踞苕霅上。看他一出六出。卖弄些些。伎俩忽然大哮吼。闻者皆惊丧。且道颔下金铃什么人解得。志公和尚。

  谢新旧两序上堂。象王回旋。师子哮吼。左之右之。爪牙具有。斩新条脱窠臼。百年妖怪虚开口。

  上堂。法不隐藏。道无向背。让祖磨砖。老卢蹈碓。

  上堂。百战场中。罢却干戈。十字街头。放下主丈。正好劈面赠拳。拦腮与掌。真个有谁知痛痒。

  中夏上堂。拈主丈。从上已来莫不贵重者一着子。进则被前碍。退则被后碍。不进不退被中碍。如何得平稳去。卓一下。驷马曾逢题柱客。鸡鸣暗脱度关人。

  上堂。一雨火云尽。秋气清如水。飘飘白苹风。不在秋江起。因思昔日老臊胡。被人打落当门齿。

  上堂。丛林共处如登万斛之舟。大家着力。共济艰难。东边底逆风把柂。西边底顺水张帆。只如五两不摇长年庆快底句子如何举唱。击拂子月正颿无影。风回柂有声。

  退院辞众上堂。地褊难容舞袖长。六年尽是错商量。语言歌笑无人会。又逐流莺过短墙。

  再住上堂。应庵华和尚云。赵州吃茶我。也怕他。不是债主。便是冤家。者个是淮南省数铁钱。掉在无事甲中久矣。谁能把眼觑着。举口说着。百十年后。姑苏城里盐贵米贱。信手拈来。正用得着。遂高声云。放下着。复举应庵和尚再住归宗云。去时胃雨连宵去。归来带水又拖泥。自怪一生无定力。寻常多被业风吹。万寿亦有一颂。三年去后又重来。逆顺门头尽打开。不是贫儿思旧债。斩新春色满苏台。

  温州江心龙翔兴庆禅寺语录

  侍者 文谦 正因 法思 编

  指山门。孤屿风高。蜃江水急。龙翔新长老。舡在步下。普请一时证入。骤步入。

  室。平地㘽荆棘。漫天布网罗。透得过者。碓摇磨磨。

  拈州疏。文彩纵横。金玉敲击。空生岩畔花狼籍。因甚如此。伯牙与子期。不是闲相识。升座拈香祝 圣毕就座。乃云。三世诸佛说不及处。六代祖师传不得处。天下老和尚举不到处。拈主丈。丈免开蜃江澜翻口。出孤屿广长舌。尽底宣扬去也。卓一下。忽有个衲僧犯众出来。干呕一声掩耳而去。也是三千年黄河一度清。

  小参。卧白云弄明月。姑苏城外快活不彻。四月十五。何曾结来。持漏卮酌。深海清辉。堂前成团作块。七月十五。何曾解来。于其中间。掀翻海岳。不守长期。何曾禁得足来。三段不同。一言寝削。一片风光何处着。喝一喝。

  重九上堂。暮景侵寻节物催。烟波心里驻浮杯。黄花渐与柑相映。白𩬊浑如浪作堆。东屿西屿巍乎高哉左右顾视云。者里还有祖师西来意么。无边落叶萧萧下。不尽长江衮衮来。

  上堂。十月小春节。澄江浸碧天。林鸦归黑阵。汀鹭立寒拳。境物双忘处。丹青不可传。有人知此意。请续末后句。

  上堂。通身无影像。遍界绝行踪。始是半提。百不知百不会。唤作半句。泥牛吼落三更月。罔象迷逢赤水珠唤作全提一句得么。击拂子下座。

  佛成道上堂。瞿昙﨟月八。命带恶星杀。三更夜半时。[覤-儿+丘]着眼双瞎。带累儿孙摸壁行。将此深心奉尘刹。

  解夏小参。海漫漫风浩浩。南北东西何处讨。诸人九旬之内。各各泛无底铁舡。游大圆觉海。逆风把柂。顺水张帆。善别风云。惯谙水脉。便乃不施㯭桌。不滞此岸。不滞彼岸。不住中流。毕竟向什么栖泊。卓一下。谢郎端的不知处。李广难封岂等闲。

  庆元府阿育王山广利禅寺语录

  侍者 德纪 可能 持志 编

  山门。玉几横陈。鄮峰倒卓。个般𡾟险门庭。毕竟如何入作。遂骤步云。浩浩清风起寥廓。

  拈来黄。此是圣谛第一义。呈起云。尽大地人。承此恩力。觌面提持。达磨不识。

  升座拈香。祝  圣毕就座。乃云。无始劫来。无佛名无众生名。有为界中。有了义有不了义。故我竺干大士。放光现瑞。地号六殊胜门。开八吉祥。只要人人亲见。一回知道。明月堂前时时九夏。金沙井畔日日宣扬。可以仰赞昌时。同归圣化。新育王恁么道。莫别有见处么。竖拂子。一灯夜印青冥色。长恐世人归路迷。复举东山演祖云。山前一片闲田地。叉手叮咛问祖翁。几度卖来还自买。为怜松竹引清风。师云。演祖自家活业。一时破荡了也。后代儿孙如何克绍。竖主丈。不得动着中心树子。

  端午上堂。若论此事。如悬门艾席。如阁地龙舟。面前见得如端的。一度赢来方始休。若更朝碌碌暮悠悠。片帆早已过沧洲。

  解夏小参。九旬索饭钱。云门见利忘义。万里无寸草。洞山舍己耘人。翠岩卖弄眉毛。老宿狼籍鼠粪。尽是太平芝菌。厄岁螟虫。争似我育王一众。饥餐渴饮。闲坐困眠。对修竹之清幽。揖群峰之苍翠。然虽如是。前头忽有人问。作么生祗对。击拂子。四海如今清似镜。行人莫与路为仇。

  上堂。举僧问赵州。学人乍入丛林。乞师指示。州云。吃粥了也未。僧云。吃粥了也。州云。洗钵盂去。僧大悟。师颂云。粥了教他洗钵盂。赵州年老太心孤。锦鳞一跃龙门去。跛鳖盲龟空负图。

  上堂。寒食清明过了。是处绿杨芳草。一片两片落花。三声四声啼鸟。少室门庭尽打开。寥寥不见一人到。育王与么告报。也是将油洗卓。

  净慈介石和尚遗书至上堂。凌霄同参句。未举先分付。不解卷舌冥怀。到处为人解注。介然立论。如磐石之坚。脱尔忘言。如南山之固。忽有旁不甘底出来问。毕竟正文。说个什么。拍膝云。苍天中更添冤苦。

  启首座出世东林上堂。庐山高庐山高。最初一步跨壑凌霄。且道主丈子如何分付。拈主丈卓一下。当头一札惊天地。直透浔阳江上潮。

  上堂。举洞山示众云。初秋夏末。兄弟东去西去。直须向万里无寸草处去。石霜闻云。出门便是草。师云。一人明修栈道。一人暗度陈仓。疑杀天下人。育王主丈子。为见不平。拈主丈。通一线道。卓一下。九堰三江都过了。脚头到处是长安。

  上堂。举德山托钵话。师云。德山用尽韬略。只谓年老心孤。岩头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且那里是他密启其意处。饮罢不知何处去。倚天长剑逼人寒。

  上堂。为学日益。为道日损。黄杨逢闰减三分。青松一年添一晕。拈主丈。只如主丈子。吞却山河大地。不见有山河大地时如何。卓一下。

  天基节上堂。鄮岭春生翠欲浮。太平瑞气接虹流。殷勤愿祝无疆寿。一炷清香满石楼。

  上堂。举洞山参云门话。师颂云。山边水边待月明。暂向人间借路行。如今还向山边去。只有湖水无行路。

  上堂。正月去二月来。千红万紫斗拆争开。莺唫谐九奏。蝶拍舞三台。衲僧家。捱到者般时节。冷眼[覤-儿+丘]见。始知道。镬汤无冷处。死𦦨发寒灰。

  上堂。者片田地。灵苗觉场。春生夏长。秋收冬藏。诸人知得四至界畔。落不南北西东。老僧只得拈起簸箕别处舂。

  临安府净慈报恩光孝禅寺语录

  侍者 觉孙 惟康 宗和 编

  山门。尽大地是个解脱门。与汝诸人。同出同入。喝一喝。放憨作么。

  佛殿。过去未来。呈起坐具。总在者里。毕竟烧香礼拜谁。展坐具云。也是自倒自起。

  拈来黄。国内宪章。寰中号令。一句全提。万机独应。

  升座拈香祝 圣。就座。乃云。法无定相。遇缘即宗。道绝功勋。随机应变。他方此界。不离菩提觉场。昨日今朝。总是自家铺。全无头面。迥绝罗笼。翻着玉几峰下戏衫。倒顶宗镜堂前席帽。了无一法与人。直得万缘俱泯。只如知恩报恩一句。如何显露。闲玩西湖千顷月。静看南岳万年松。

  复举僧问百丈。如何是奇特事。丈云独坐大雄峰。忽有问净慈如何是奇特事。只向道。门前一湖水。

  谢两班上堂。南山丛林。各得其所。左眄如得水龙。右顾如靠山虎。山僧赢得倚栏干。冷看西湖沸烟雨。

  重九上堂。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竖主丈。鳖鼻蛇头擎一角。卓一下。白额虎体露元斑。靠主丈。几多眼目精明者。空把黄花子细看。

  开炉上堂。举沩山示众云。有句无句。如藤倚树。疏山问云。忽遇树倒藤枯。句归何处。后有古德拈云。好一堆烂柴。师颂云。高原耕种罢。牵犊负薪归。深夜一炉火。浑家身上衣。

  万年道旧至上堂。旧面重逢。全无一语。喷瀑石桥雷。天镜西湖水。以我为隐乎。吾无隐乎尔。

  请指南首座上堂。举临济在黄檗栽松次。以钁头打地一下。嘘两声。檗云。吾宗到汝大兴于世。沩山问仰山。当时黄檗只嘱临济一人。别更有在。仰云有。只是年代深远。不欲举似和尚。沩云。虽然吾亦要知。试举看。仰云。一人指南吴越令行。遇大风则止。师颂云。怪雾妖云杂晓岚。令行吴越太森严。一针锋上长安路。多少昏迷获指南。

  冬至小参。拈主丈。群阴剥尽一阳生。卓一下。万汇根荄尽发萌。惟有净慈主丈子。相携敲月上方行。倚主丈下座。

  复举慈明冬夜。僧堂前书此字。其下注云。若人识得不离四威仪中。首座见云。和尚今夜放参。慈明闻之一笑。师云。蜜里砒霜。酒中鸩毒。惟中者方知。

  景德灵隐禅寺语录

  侍者   如止 有智 编

  山门。鹫岭高寒。壑雷震吼。个里知归。推门入臼 拈来黄。个是灵山付嘱底句子。黄纸黑书。秘而不传。呈起云。今日当阳捧出。且听正令旁宣。

  禅讲疏。拈起云。者一着子。宗通说通。琅琅然如石中片玉。凛凛乎若雪后诸峰。交辉互映妙难穷。

  升座拈香。祝 圣毕乃云。法随法行。法幢随处建立。南山起云。北山下雨。猿啼小朵。水漱枯崖。如斯觌面提持。直得声色俱泯。便见灵山一会俨然未散。肆无说而说。继不传而传。击拂子。太平一曲祝尧年。

  复举 孝宗皇帝问前住当山佛照禅师云。释迦佛入山六年。所成者何事。佛照奏云。将谓 陛下忘却。臣僧有颂。问处希奇答处亲。当阳一句定乾坤。雪山高映黄金殿。万岁巍巍奉至尊。

  天基节上堂。聪明冠群伦。仪表正天下。航海梯山。咸归至化。如何见得。岩莎影里步祥麟。芳草岸头嘶骏马。

  上堂。举慈明室中置一盆水。安剑一口。草鞋一双。凡见僧来指以示之。师云。已透关者。掉臂而去。见鞭影者。非良马也。

  径山兴圣万寿禅寺语录

  侍者   惠云 若舟 编

  山门。双径五峰。大开门户。插脚不入。龙翔凤舞。

  来黄。九天丹凤舞。一句紫泥封。直得不言而化。不约而同。风从虎兮云从龙。

  法座。水穷云尽到凌霄。头上纷纷雪未消。老步只宜平地去。不知何事又登高。

  升座拈香。此一瓣香。恭为祝延 今上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陛下恭愿。皇图启运。兴大业于庚申。万世丕基。历在躬之甲子。

  此香恭为 皇后殿下。万福万福。伏愿。睢鸠和乐。闻治世之正音。翠羽飞鸣。传仙家之消息。

  此香奉为 皇太子殿下。伏愿。抚军监国。知政化之本原。重传尊师。正修道之大道。

  此香奉为 太傅宫师大丞相国公。洎 五府合朝文武官僚。同增禄算。伏愿。一德格天。致明君于尧舜。三公位地。成大勋如伊周。

  此香奉为 判府侍郎。洎文武官僚。伏愿。承流宣化。居九州之最先。治剧剸繁。躐三王之一等。

  此香奉为 前住当山第三十二代 特赐佛心禅师浙翁大和尚。用酬法乳之恩。遂就座。

  乃云。法不隐藏。道无向背。驱深山岩崖中石头大小。勘红尘闹市里面目有无。直得明月清风。开遮自在。树林水鸟。演说无穷。新径山从来口门窄。只领见成受用。乐太平时光。以何为据。含晖亭上望东溟。凌霄峰顶揖南岳。

  复举。马祖遣智藏。驰书上国一禅师。开见一圆相。国一于中着一点封回。忠国师闻云。钦山犹被马师惑。师颂云。觌面相呈尚不然。岂通纸上叙寒暄。可怜千里同风者。刚把封皮作信看。

  当晚参。夹迦掩室于摩竭。山上有鲤鱼。净名杜口于毗耶。井底有蓬尘。二千年前说不尽底家私。今夜被径山一时揣出。诸人还知么。以拂子打一圆相。不劳悬石镜。天晓自鸡鸣。

  举白云演祖示众云。频频唤汝不归家。贪向门前弄土沙。每到年年三月里。满城开遍牡丹花。不会作客。劳烦主人。径山亦有一颂。不须呼唤自还家。何用重添眼里沙。若是吾家真种草。三千里外摘杨花。

  佛心禅师忌拈香。当年煞不知时节。曾此庭前立深雪。了无一法可当情。锦绣肝肠化成铁。屈不可雪恨难消。驴尿栴檀一炷烧。

  上堂。举陆亘大夫问南泉。肇法师也奇怪。解道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泉指庭前花云。大夫。夫应喏。泉云。时人见此一株花。如梦相似。师颂云。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

  元日上堂。去年登山正月一。百事成狼籍。今岁升堂正月一。万事皆周毕。从他岁序推迁。时光变易。拈主丈。惟有主丈子。依然黑似漆。卓一下。向下文长。付在别日。

  佛祖赞颂

  出山相

  正觉山前折本来。分明有口亦难开。谁知未入摩耶腹。已向阎浮起祸胎。

  哑子观音

  水月光中入定身。明明开眼受诸尘。莫言伎俩无人识。哑子从头说向人。

  莲叶相

  一叶莲花苦海舟。得随流处且随流。手提昼夜一百八。应是从头数未休。

  达磨渡江

  蹈翻地轴与天关。阖国人追不再还。去路一身轻似叶。长江千古浪如山。

  舡子

  悠悠漾漾几烟波。拊桌长歌更短歌。不遇锦鳞吞直钩。满舡无柰月明何。

  寒山拖屐执帚

  脚下破木屐。手内生苕帚。放不下拖却走。笑指时人不知有。

  拾得菜筒茄串

  手捻干茄串。筒盛苦菜滓。逢人乱提掇。滋味落谁家。

  浙翁和尚

  中鄮峰必死毒。用临济向上错。六处卖狗悬羊。四海倾湫倒岳。错错。好彩无人相学。

  受业师观首座

  编篱护竹。引水浇花。松间风细。石上筇斜。面目分明见在。儿孙谁守生涯。历劫令人恨不已。只因教我着袈裟。

  分死心颂六祖偈

  六祖当年不丈夫。卖柴檐折便必粗。黄梅会里菩提树。一斧和根斫得无。

  倩人书壁自涂糊。白底是白乌底乌。赚杀几多求剑客。茫茫依样𦘕葫芦。

  明明有偈言无物。毕竟款从囚口出。灵龟曳尾可怜生。大似抱赃而叫屈。

  却受他家一钵盂。被人赶着费分疏。者般泼赖闲家具。好彩儿孙不用渠。

  辞史丞相呼召

  冰雪堆中万木摧。日边吹暖到江梅。枯枝自叹生来北。纵得春风也不开。

  北堂寄布

  儿子今年始是贫。布单卖了只空身。老婆心切重相寄。包褁将来转不亲。

  送高老瑞世

  鼻笑诸方作戏场。看看棚上到君忙。从来美酒无深巷。莫怨春风舞袖长。

  无庵孟节使饭僧

  庵中一物本来无。将向诸方喂瞎驴。验得不知惭愧者。君山吞却洞庭湖。

  辞董侍郎半山

  坎止流行无定形。玉麟有命到林扄。冻云不逐春风起。虚负钟山一半青。

  赠相士

  滃雾蒸云拨不开。苍松怪石老崔嵬。个中易见还难见。又费先生到一回。

  送信禅人(时乃师大川正却净慈命)

  煨芋高风属乃翁。闭门不识紫泥封。子归致我深深意。恐在三更月下逢。

  送超禅者(别浦小师)

  云峰别曲久凄然。惆怅无人续断弦。浩浩清声满苕霅。月明犹有夜归舡。

  送通典座

  包笠和云顶夕阳。悬崖危磴绕羊肠。前头探得溪深浅。应笑平田杓柄长。

  天童弁山和尚见招

  四海如今几弟兄。横飞直上振家声。我方闲卧君多病。此意如何写得成。

  辞荆溪吴都运上封请

  石桥南畔万年松。六载清阴手自封。霹雳一声惊变化。又将移上祝融峰。

  送福禅人

  欲落未落林间叶。南蜚北飞天际云。归家会得出家意。扬子渡头秋十分。

  自翁

  万象穷边独露身。从生至老没疏亲。着衣吃饭寻常事。成现何曾问别人。

  赠徐都料

  小巧工夫妙莫伦。不由绳墨运风斤。南山门下成功日。愧杀纷纷血指人。

  送唐笔罗汉与  贾丞相

  手持贝叶坐盘陀。一默无言口太多。诸相尽空犹用遣。毗耶城里问维摩。

  和 御制灵隐千佛偈

  惟佛与佛。等无差别。量比太虚。面如满月。真相无生。妄见有灭。一念万年。红炉点雪。

  送江西复藏主

  洪惟此道何辽漠。一花五叶开还落。枝子派子分不分。今之古之皆成错。有祖挺出西江西。淳熙年中曾大作。黄金殿上日月明。草鞋屡挂龙床角。即今儿孙满大唐。凌灭门风声捻恶。复子的是西家邻。昂然独立鸡群[鴳-女+隹]。归儒归墨痛扫除。景仰前修要无怍。平田险绝难栖泊。三年冷坐同萧索。笑指金文束高阁。万里秋空翮难缚。临岐别我希一言。向道莫莫莫莫莫。

  送愿藏主游江淮

  今日三明日四。相赋群狙作儿戏。南斗七北斗八。一大藏教阿喇喇。愿子泽国难滞留。春风吹活主丈头。胡僧不识老萧处。千古长江流不去。无明荒草没芦花。悲风飒飒飞胡笳。问我觅转送行语。逼塞虚空不能举。掀翻海岳遇知音。等闲瓦砾成黄金。

  送虎丘彻维那之灵隐(介石子也)

  首座为众说破。

  愚庵闻和尚。奉 朝旨住持资福禅寺。就本寺受请日引座。玲珑岩畔绝安排。一拶全身堕险崖。绝后再苏欺不得。眼空佛祖便张乖。直得末山敛衽。铁磨潜身。声价四驰。恩来禁苑。时缘既至。正令当行。幸希允从。毋事谦抑。

  淮海和尚语录(终)

  淮海和尚语录熏香以别本校雠焉。兹旹宝永四岁舍丁亥。仲夏上休。凤台比丘楚奖谨志。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