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源流 西山亮禅师语录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08月01日 · 155 次阅读
96

   西山和尚语录序

  比丘慧真。将与刊布西山亮和尚录。盖予三十年旧交。来福泉兰若。求序引。泚笔示之云。

 四八年间诳后昆  才开臭口谤宗门  如今更刻闲题倡  击水依前觅杖痕

  淳祐三祀。履端人日。天目樵叟(文礼)书于李侯功德寺之退居。次第登五峰。丐 无准跋尾。蒙不得辞。以此似它使拂我浪言也。

  

  西山亮禅师语录

  西山和尚住建康府清真禅院语录

  侍者 觉心 编

  师于嘉定四年 上堂。举三圣和尚道。我逢人则出。出则不为人。兴化道。我逢人则不出。出则便为人。三圣兴化。各出一只手。要扶竖临济宗风。殊不知。临济宗风。祇因二大老。扫土而尽。今日亮上座出世。毕竟如何。幸是太平无事客。相逢何必动干戈。虽然如是。也是雪峰道底。

  上堂。一叶落天下秋。几人于此辨来由。衲僧冷地呵呵笑。南岳天台拄杖头。

  上堂。举南院问僧。名什么。僧云普参。院云。忽遇屎橛时如何。僧云不审。南院便打。师云。两个屎橛。合作一团。熏天炙地谁能嗅。千古丛林作话端。

  上堂。今朝十一月十五。光阴似箭岁将莫。参禅学道如何。切忌守株而待兔。若是金毛师子儿。翻身一掷无回互。无回互。惊杀南山白额虎。

  上堂。两国战争。万民逃窜。直得清真寺里。前廊后架。一时占断。佛殿上系牛。僧堂中系马。屙屎放溺。更无缝罅。遮般境界。铁额铜头也怕。唯有释迦老子。欢欢喜喜。屎堆上来来去去。放光动地。诸人还见么。若也见得。夜夜抱佛眠。朝朝还共起。其或未然。莫道无罪过。击禅床下座。

  上堂。今朝三月半。百花开烂熳。祖意甚分明。何妨着眼看。看看。忽然花谢树头空。又被风吹别调中。

  上堂。举僧问报慈。情生智隔。想变体殊。情未生时如何。慈云隔。师云。者僧问处绝誵讹。就便拈来付与它。嫩绿枝头红一点。动人春色不消多。

  解夏上堂。九旬禁足今朝满。漆桶掀翻快活人。莫怪点胸夸独步。只缘过夏在清真。

  上堂。举赵州问南泉。知有底人向甚处去。泉云。檀越家作一头水牯牛去。州云。谢师答话。泉云。昨夜三更月到窗。云峰云。南泉若无后语。洎被打破蔡州。大慧师祖云。云峰老人。失却一只眼。殊不知。祇因后语。当下打破蔡州。师云。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开炉上堂。举赵州和尚道。火炉头。有则无宾主话。我在南方卅年。更无一人举着。师云。赵州老子。太无厌足。今日开炉。清真不免头上安头。举无宾主话一遍。布施大众。便下座。

  上堂。说参禅弥天过。缘是见成行货。可怜背觉合尘。饭箩边忍饥饿。

  西山和尚住庆元府灵隐禅院语录

  侍者 志清 编

  指三门

  蹋断千差路。泼天门户开。抬头空荡荡。脚下起风雷。

  拈帖

  号令圣凡。须凭者个。且道者个从甚处得来。还知么。塞却耳根。分明听取。

  上堂。八十老婆心已灰。强颜抹粉与涂[血*丕]。自知潦倒无羞耻。遇兴何妨舞一回。(问答不录)山野今蒙使府给帖。俾令住持为。

  国焚修。今晨入院。打鼓上堂。祝延 圣寿外。合谭何事。若要说规矩。规矩随身。若要说禅道。钝置杀人。毕竟如何。四海浪平龙睡稳。九天云静[鴳-女+隹]蜚高。

  举并寿开堂。三圣推出一僧。与贼过梯。保寿便打。令不虚行。三圣云。恁么为人。非但瞎却者僧眼。瞎却镇州一城人眼去在。为众竭力。保寿掷拄杖。归方丈。大众会么。醉后归来明月夜。笙歌引入画堂前。

  腊八上堂。便恁么去。蚤是雪上加霜。那堪更说见明星成正觉。者般说话。掩彩儿孙。灵隐当时若见他。祇向道。换盆换盆。

  上堂。柳绿花红春鸟啼。明明祖意报君知。个中直下知端的。已落吾家第二机。

  结夏上堂。安居之首。禁足为名。禁足之意。在进道而护生。衲僧家。有何生而可护。有何道而可进。唾一唾。唾破释迦老子面门。行一步。蹋断释迦老子脊梁骨。大众。白云祖师恁么说话。大似捏目生花。灵隐门下。前无释迦。后无弥勒。说甚结制解制。长期短期。十二时中。在在处处。如倚天长剑。谁敢正眼[覤-儿+丘]着。诸人还会么。(良久)会之一字。也不消得。

  上堂。参学事绝商量。急着眼快承当。处处无非安乐乡。阿呵呵好快活。万两黄金也消得。虽然。且吃大麦饭。

  上堂。举云门问洞山云。近离甚处。山云。查渡。门云。夏在甚处。山云。湖南报慈。门云。几时离彼。山云。八月二十五。门云。放子三顿棒。洞山来日上方丈。问讯云。昨日蒙和尚赐棒。未审某甲过在甚处。门云。饭袋子。江西湖南。便与么去。师云。狂风暴雨轰霹[靂-秝+林]。满庭撼动花狼籍。红红白白已周遮。何劳饭袋重拈出。

  上堂。金风起树叶落。体露堂堂活鱍鱍。报君知。快领略。回头转脑拟思量。错认笊篱作木杓。

  真大师相访上堂。举实际访俱胝。不下笠。胝云。放下着。曰道得即放。胝无语。际便出。胝云。且小住。曰道得即住。胝又无语。师曰。无语且置。实际也是弄巧成拙。真大师今日相访。且无如之若何。自是超出古人一头地。具眼者辨取。

  上堂。举五祖演和尚示徒云。譬如牛过窗棂。两脚四蹄都过了。尾巴因甚却[叹-欠+否]难。与伊道个谷呱呱。教它满面自羞惭。

  上堂。举明上座趁卢行者。至大庾岭头。见义不为。何勇之有。卢乃掷衣钵于石上云。此衣表信。可力争耶。退己让人。万中无一。明上座举之。如山不动。乃云。我为法来。非为衣也。愿乞开示。款出囚口。卢云。不思善不思恶。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宝剑当头截。明上座于言下大悟。好与三十棒。毕竟那个是明上座悟处。拨闿华岳连天秀。放出黄河彻底清。

  偈颂

  芭蕉拄杖子

  你有主丈与主丈。你无主丈夺主丈。拨乱乾坤几个知。莺啼不在花枝上。

  灵云见桃花

  几年湖海不知羞。一见桃花自点头。堪笑傍观犹眼热。也来趁队逞风流。

  赵州勘婆

  饥时定闻饥。饱时定闻饱。婆子在台山。赵州勘破了。

  雪师子

  一色通身白。天然绝点尘。吒沙当古路。不吼也惊人。

  建康黄尚书。请住清真。曾以颂却之

  彻骨穷来不厌穷。横眠倒卧白云中。饥餐一钵和罗饭。此外无能振祖风。

  悼遁庵

  无端拗曲作直。平白换人眼睛。而今只履归去。且喜天下太平。

  藤簟

  打成一片凝如水。风吹不动寒光起。饭饱[(鼻-丌+兀)勾][(鼻-丌+兀)勾]快活眠。不知身在秋波里。

  开涂田道者求语

  大海波涛涌。道人愿力坚。当头一截断。万顷看平田。

  光维那归乡

  光境俱亡了。寒潭彻底清。溯流翻巨浪。五十四州惊。

  寄 天童痴绝和尚

  潦倒西山百不能。随身赖有一枝藤。东撑西拄消闲日。甘作荒山小院僧。

  达上人乞语

  达道应须并六贼。六贼并了何所得。十方坐断眼头空。观音院里无弥勒。

  碧云寄华藏故旧

  碧云深处望湖山。时步松门独往还。眼底故人都不见。但闻幽鸟语关关。

  见侍者求语

  三呼三应箭锋拄。不呼不应全体露。汝从雪窦到灵山。步步蹋着无差互。

  光上人求语

  光明寂照遍河沙。认着依前满眼花。丧尽诸缘回首看。寥寥四顾绝周遮。绝周遮处未为是。更须知有祖师关。透得关。生死佛魔甚屎屁。时来平地一声雷。四海五湖如鼎沸。

  古禅人乞语

  底事完全亘古今。何劳特地遍参寻。草鞋蹋破知端的。悔涉山川恨转深。

  佛事

  普上座下火

  未出母胎一句子。普天匝地绝誵讹。无端特地要行脚。大似将身入网罗。平白网罗忽地断。四顾寥寥无畔岸。烈炎堆中转法轮。三世诸佛立地看。

  妙堪上座入塔

  妙不妙堪不堪。到头终是不相干。灰飞烟灭尽。一剑倚天寒。

  No. 1363-B 塔铭

  郪在梓。为壮哉。县税氏有子。读书无味。耆贝叶。不啻悦刍豢。志锐超俗。父母百计不得留。礼当县文才院僧普明为师。受具毕。往成都大圣善寺。择三学名流。北面师事之。居无何。振䇿出三峡。径造毗陵华藏。参礼涂毒䇿。䇿器之。俾执侍左右。逮移径山。与之偕。䇿喜作小入室。师直前曰。非古人意也。吾进恶石。辄不听。堂中第一座遁庵演。是其况。乃依演决所疑。演开法华藏。亦与之偕。出世金陵清真。瓣香为演拈出。晚住四明小灵隐。冰檗自若。人不堪其忧。年九十。阅七十三腊。无疾而终。淳祐二年。二月十有九日。龛留七日。葬全身于寺之东隅。得铭无愧。铭曰。

 虚空讲经  四花乱零  亮公不来  喑万窍声  法不终否  崛起梓亮  亮自真讷  以讷提倡  清真把茆  金陵佳丽  小试全提  雾沈半垒  以古为鉴  以身代舌  波波挈挈  一生打彻  惟小灵隐  近小净慈  树此胜幢  悠悠我思

  淳祐三年春朔。净慈住山人。北涧(居简)。书于西湖南宕。

  

  西山老人。如证而说。如说而行。不犯雕琢。浑然天成。句句敲出佛祖骨髓。字字点开衲子眼睛。文彩未彰时荐得。圆音贯耳俨如生。淳祐二年重午。天童比丘(道冲)谨书。

  

  西山真实一老翁。不事枝叶。有古宿风韵。后学观此录。则知予言之不虚也。淳祐癸卯上元。径山圆照叟(师范)敬书。

  

  枯崖漫录中卷曰。西山亮禅师颂赵州勘婆子云。饥时定闻饥。饱时定闻饱。婆子在台山。赵州勘破了。遁庵可之。出世金陵清真。提唱语言。发若机括。寄天童痴绝云。潦倒西山。百不能随身。赖有一枝藤。东撑西拄消闲日。甘作荒山小院僧。住四明小灵隐而终。西山蜀人。性方雅。不喜与俗流交。无准叙其语。称为本色宗师者也。

  又下卷曰。西山亮禅师。福州人。枯硬俭约。尝蓄纸被一张。补粘殆遍。寒暑不易。由鼓山首座寮。赴云门请。及迁黄檗。未尝别换。侍僧一夜潜以绢衾易之。亮惊叫责曰。我鲜福。平生未尝敢服缣素。况此被相随三十年矣。其可弃乎。闻者谓。其住山有古人风。后退席。入永阳雁湖山中。与道者刀耕火种。莫知所终(日本道忠按。此西山非嗣遁庵者)。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