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源流 虎丘绍隆禅师语录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07月30日 · 27 次阅读
96

  参 学  嗣 端   等编

  住明州天童十九世孙圆悟重刻

  住和州开圣禅院语录

  师初住和州开圣禅院。开堂日。于知府手中接疏。示众云。穷诸玄辩.竭世枢机.百千法门.无量妙义总在个里。不隔一丝头。若也荐得。不用重说偈言。其或未然。切须分明听取。

  师升座。拈香云。此一瓣香。恭为 今上皇帝祝延圣躬。万岁。万万岁。次拈香云。此一瓣香。奉为知府.朝议.通判大夫.阖郡尊官。伏愿福深沧海。寿等椿松。末后拈香云。此一瓣香。大有人疑着。三十年出一丛林。入一宝社。遇贱则贵。遇贵则贱。末后撞着个无面目老子。向命脉上一札。不觉从空放下。如今不免对众拈出。奉为见住润州金山佛果圆悟禅师大和尚用报法乳之恩。

  上首白槌云。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

  师云。垂钩四海。祇钓鲸鳌。离钩三寸。莫有道得底。出来道看。

  时有僧出问。朝旆证明。且为国一句作么生道。

  师云。一愿皇帝万岁。二愿群臣千秋。

  僧云。只如生佛未兴时一着落在什么处。

  师云。吾常于此切。

  僧云。恁么则摆手出长安也。

  师云。逢人不得错举。

  僧云。争奈目前何。

  师云。识法者惧。

  僧云。官不容针。私借一问时如何。

  师云。据虎头。收虎尾。

  僧云。中间事作么生。

  师云。草绳自缚汉。

  僧云。岂不见毗婆尸佛早留心。直至如今不得妙。

  师云。几行岩下路。不见白头人。僧礼拜。

  师乃云。大众。我本无心有所希求。今此法王大宝自然而至。敢问诸仁。作么生说个法王大宝。蓦竖起拂子云。还见么。若也于此辨得三世诸佛以此接物利生。历代祖师以此流通正脉。天下老和尚以此揭示顶门正眼。破尘破的。万古徽猷。遍界遍空。真风不坠。如天普盖。似地普擎。堪报不报之恩。用助无为之化。澄澄光彩。莹彻十虚。尧日与佛日增辉。金轮共法轮并转。生凡育圣。统三界以为家。自利利人。作四生之依怙。随缘赴感。靡不繇他。如鉴当台。举无遗照。大中现小。小中现大。卷舒立方外乾坤。纵横挂域中日月。如斯举唱。犹落今时。岂不见长沙道。三世诸佛共法界众生尽是摩诃般若光。光未发时。尚无佛无众生消息。只如光未发时。诸人向甚处委悉。直饶向个里悟去。未免平地吃交。且安家乐业一句作么生道。狼烟一扫尽。万方贺太平(叙谢不录)。

  复举。阿育王问宾头卢尊者。承闻尊者亲见佛来。是否。尊者以两手䇿开眉毛。良久。云。会么。王云。不会。尊者云。阿耨达池龙王请佛斋。吾亦预数。

  师云。宾头卢得大机。显大用。不谩亲见佛来。虽然。赖阿育王放过。若不放过。洎合打失眉毛。放过即且置。尊者䇿起眉毛又作么生。还会么。当台一鉴明如日。万古晴空绝是非。

  上首白槌云。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下座。

  上堂。举。僧到金峰。方参礼。峰云。我有一则因缘举似你。只是不得错会。僧云。请和尚举。峰竖起拂子。僧作听势。峰云。早错会了也。僧以目顾视便出。峰云。雪上加霜。

  师云。金峰垂钩四海。只钓狞龙。者僧虽然清波有路。未免贪他香饵。敢问大众。毕竟作么生是金峰为人处。还会么。见月休观指。归家罢问程。

  上堂。僧问。九旬禁足。此意如何。

  师云。理长即就。

  僧云。只如六根不具底。还禁得也无。

  师云。穿过鼻孔。

  僧云。学人今日小出大遇也。

  师云。降将不斩。

  僧云。恁么则和尚放某甲逐便也。

  师云。停囚长智。僧礼拜。

  师乃云。朱明启候。九夏初临。四海高人。罢摇金锡。心猿顿歇。意马休征。戒洁沧海之珠。性朗碧天之月。纤尘莫染。帝网交光。离相绝名。真机独露。正当恁么时。安居一句作么生道。谁知鹫岭当年事。一念回光尚宛然。

  上堂。僧问。如何是截铁之言。

  师云。满口含霜。

  僧云。何必如是。

  师云。阇黎又作么生。

  僧云。痛领一问。

  师云。也须吐却。僧礼拜。

  师乃云。造化渊源。情同止水。天地同根。万物一体。统三界以为家。作四生之依倚。全大用。显大机。击碎骊龙明月珠。敲出凤凰五色髓。敢问诸仁。且作么生是造化之渊源。不得春风华不开。华开须藉春风力。

  上堂云。豁开户牖。万里不挂片云。杲日腾空。四顾清风满座。湖光浩渺。野色澄明。万象森罗。全彰海印。直得头头妙用。物物真机。心境一如。纤尘不立。正当恁么时。万机休罢。千圣不𢹂。坐断毗卢顶。不禀释迦文。婢视声闻。奴呼菩萨。德山.临济直得目瞪口呿。有棒有喝。一点也用不着。且道忽遇其中人来时如何。倾盖相逢元故旧。何妨来吃赵州茶。

  请知事上堂。掩室摩竭。杜口毗耶。面壁九年。黄梅夜渡。点简将来。翻成计较。殊不知日不待火而热。月不待风而凉。云从龙。风从虎。作无作。为无为。恁么会得。便能[懨-猒+火]张法席。毗赞丛林。共建法幢。流通正脉。敢问大众。据令一句作么生道。祇园今古饶春色。朵朵浑开薝卜华。

  宣州彰教禅院语录

  上堂。僧问。以一重去一重时如何。

  师云。钝鸟离巢。

  僧云。不以一重去一重时如何。

  师云。劈箭急。

  僧云。只如睦州道。昨日㘽茄子。今日种冬瓜。又作么生。

  师云。眼观东南。意在西北。

  僧云。谢师答话。

  师云。老僧今日失利。

  师乃云。者僧恁么问。老僧恁么答。且道见睦州意。不见睦州意。若道见睦州意。且道睦州是什么意。若道不见睦州意。适来一问一答。不可徒然。彰教今日更开一路。与汝诸人东行西行。蓦拈拄杖。卓一卓。喝一喝。

  上堂。悠悠世事空浮沉。自爱白云岁月深。举眼尽非凡草木。刚然断臂觅安心。虽然如是。事无一向。拈拄杖云。达磨来也。在山僧拄杖头上为诸人说安心法门。还信得及么。若信得及。当下便心安。其或未然。海枯终见底。人死不知心。

  上堂。摩竭掩室。毗耶杜词。斯皆理为神御。故口以之而默。岂曰无辩。辩所不能言也。放出陕府铁牛。触杀嘉州大象。撞透天关。掀翻地轴。看看磕破诸人髑髅。还有识痛痒者么。良久。云。万山不隔今宵月。一片清光分外明。

  上堂。僧问。古人道。尽乾坤大地撮来如粟米粒大。撒向诸人面前。漆桶不会。打鼓普请看。未审此意如何。

  师云。一亩之地。三蛇九鼠。

  僧云。未晓师意。乞师再垂指示。

  师云。海口难宣。

  僧云。尽大地既如粟米粒大。只如森罗万象。人畜草芥。着在什么处。

  师云。此问不恶。

  僧云。岂无方便。

  师云。棒打不死。僧礼拜。

  师云。救得一半。

  师乃云。寰中天子来。塞外将军令。一句定乾坤。一剑平天下。便见时康道泰。四海晏清。向我衲僧门下。又且不然。拄杖子吞却乾坤了也。绵绵不漏丝毫。何处更有一物与诸人为缘为对。还会么。良久。云。各请归堂吃茶去。

  上堂。牛头没。马头回。渠无国土。无位真人突出难辩。甚处逢渠。击石火。闪电光。得不得。未免丧身失命。且风恬浪静一句作么生道。善财别后谁相识。楼阁门开竟日闲。

  谢铸镬街坊上堂。渠无面目底。千圣不敢近。方解入林不动草。入水不动波。变大地作黄金。搅长河为酥酪。寸丝不挂。通身无影像。便能入荒田不拣。信手拈来。头头上显。物物上明。收放临时。更无渗漏。所以道。诸方说禅浩浩地。争如我㘽田博饭吃。直饶居士深怀乐施。也未免剜肉成疮。简点将来。不忘取舍。南泉打破粥锅。虽则光前绝后。因甚众人之物将为自己受用。如今要全旧日家风。须是重新铸造。虽然一动一静。一进一退。总未有事在。毕竟作么生。还会么。有意气时添意气。不风流处也风流。

  解夏上堂。僧问云门。达磨九年面壁。意作么生。门云。念七。未审古人意旨如何。

  师云。还丹一粒。点铁成金。

  僧云。学人为什么失却鼻孔。

  师云。与达磨雪屈。

  师乃云。有佛处不得住。上无攀仰。无佛处急走过。下绝己躬。从来无向背。本自绝罗笼。出门撞着须菩提。寸草不生千万里。自是长觜鸟。休言芳树不栖。谩自说禅说道。摩斯吒直饶心挂树头。未免身沉海底。莫动着。动着三十棒且置。休夏自恣一句作么生道。青山绿水元依旧。明月清风共一家。

  上堂。十方义聚。互作主宾。明眼知音。同心相照。秉智慧刀。握灵蛇珠。光耀禅林。挥戈佛日。临机顾揖。格外风规。垂手人间。随方善应。直得似地擎山。不知山之孤峻。如石含玉。不知玉之无瑕。正当恁么时。忽遇其中人来。如何通信。还会么。泣露千般草。唫风一样松。

  上堂。行不犯之令。明古今风月。灵机常独耀。万象悉澄彻。更说什么正法眼藏瞎驴边灭。无计较中翻成计较。无途辙中翻成途辙。一时与你截断。秤锤硬似铁。别。别。八月秋。何处热。

  谢知事上堂。万里浮云卷碧天。年年此夜十分圆。令人转忆寒山子。说似吾心恰宛然。所以道。欲明恁么事。还他恁么人。若是恁么人。须明恁么事。便能以此心相照。以此心相知。扶持野老无尽家风。成就丛林万世基业。其把定也。离念绝尘。更无渗漏。其放行也。光生瓦砾。和气霭然。高低普应。前后无差。且道此人成得个什么边事。还委悉么。将此身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

  上堂。十五日已前。且恁么折合。更不周繇者也。十五日已后。见成公案。未曾动着。正当十五日。诸人作么生通个消息。直饶向朕兆未萌。文彩未彰时会去。正落第二月。且作么生是第一月。还会么。九年孤坐少人识。千古风光照天地。

  上堂。僧问。如何是大道真源。

  师云。和泥合水。

  僧云。便恁么去时如何。

  师云。截断草鞋跟。

  师乃云。大道只在目前。要且目前难睹。欲识大道真体。不离声色言语。风吹不入处。和泥合水。和泥合水处。风吹不入。如今不免又向头上安头。乃竖起拂子云。还见么。者个是色。复呵呵大笑云。者个是声。大道真体在什么处。绣出鸳鸯无背面。不知谁解觅金针。

  上堂。眼里不着沙。耳里不着水。堪笑老俱胝。无端竖一指。诸禅德。且道是谁解笑者。还会么。闹市拶出憍尸迦。吃嘹舌头三千里。

  上堂。大智圆明。体无向背。凝然湛寂。弥满太虚。覆盖乾坤。常光独露。削踪灭迹。离相绝名。正当恁么时。本地不动一句作么生道。一切水月一月摄。

  上堂。僧问。请师答话。

  师云。火云烧空。

  僧云。且道虚空还有变易也无。

  师云。饱粥饱饭。

  僧云。恁么则有变易去也。

  师云。客作汉有什么变易。

  师乃云。炎暑蒸人汗似汤。盐官用底岂寻常。轻摇休问犀牛在。拈出清风宇宙凉。诸禅德。向什么处见盐官老子。若也见得。恩大难酬。其或未然。汗流浃背会施力。一到中秋便负心。

  上堂。举。马大师玩月次。问西堂。正当恁么时如何。堂云。正好修行。次问百丈。丈云。正好供养。又问南泉。泉抽身归众。马祖云。经归藏。禅归海。惟有普愿独超物外。

  师云。奇怪诸禅德。马驹踏杀天下人。一掴直须一掌血。及乎三大士各展家风。不觉翻成老婆心切。丛林浩浩商量。尽道玩月话奇特。简点将来。克繇叵耐。何故。三人证龟成鳖。

  施主请升座。僧问。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

  师云。蛇头生角。

  僧云。未审意旨如何。

  师云。会即便会。

  僧云。只如临济三度吃棒。还甘也无。

  师云。若不甘。争得悟去。

  僧云。某甲因甚不悟。

  师云。汝皮下无血。

  僧云。和尚也不得压良为贱。

  师云。不劳再勘。

  师乃云。缘会而生。如天忽云。乘彼愿力。现宰官身。缘离则灭。了妄全真。入不二门。超凡越圣。一出一没。一动一静。亘古亘今。混去来。绝对待。不可以识识。不可以智知。乾坤不能盖载。万象无以覆藏。一道清虚。灵光湛寂。如斯告报。只要知归。若也情存限量。落在见闻。才涉思量。白云万里。不落诸缘一句作么生道。还委悉么。大千沙界海中沤。一切圣贤如电拂。

  上堂。一滴水。一滴冻。喝下风雷彰大用。棒头点出眼睛来。照了诸相悉空洞。出门撞着须菩提。拶破虚空全体露。一片虚凝绝谓情。万里清光飞玉兔。

  上堂。目前无法。万象森然。意在目前。突出难辨。不是目前法。触处逢渠。非耳目之所到。不离见闻觉知。虽然如是。也须是踏着它向上关捩子始得。所以道。罗笼不肯住。呼唤不回头。佛祖不安排。至今无处所。如是则不劳敛念。楼阁门开。寸步不移。百城俱到。蓦拈拄杖划一划。云。路逢死蛇休打杀。无底篮子盛将归。

  上堂。僧问。古人到者里。因甚不肯住。

  师云。老僧也恁么。

  僧云。忽然一刀两段时如何。

  师云。平地神仙。

  师乃云。离四句。绝百非。阃外风光谁得知。牛头没。马头回。空生岩畔碧崔嵬。一口吸西江。一句该万象。一月普现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摄。重重主伴。历历交参。品汇兹彰。人天正眼。如斯告报。只要知归。苟或未然。便见生死交谢。寒暑迭迁。北里豪家。昨日歌兮今日哭。且作么生是阃外风光。还相委悉么。了了了时无可了。玄玄玄处亦须呵。

  平江府虎丘云岩禅寺语录

  上堂。举。深.明二上座同行。见一鱼跳出网中。明云。俊哉。恰似个衲僧相似。深云。何似当时不入网好。明云。深兄。你犹欠悟在。深行数里方悟。

  师云。明上座钩头有饵。深禅老一钓便上。虎丘当时若见。待他道。深兄。你犹欠悟在。只对道。今日网得一个。不独塞断明上座口。且要千古之下免人怪笑。山僧亦有个缦大网子。遂举起拂子云。还见么。山僧唤作拂子了也。诸人且唤作什么。若唤作拂子。未出山僧网子在。若不唤作拂子。行脚眼在什么处。是汝诸人还见虎丘为人处么。三汲浪高轰霹[靂-秝+林]。一声透过禹龙门。

  上堂。光非照境。境亦非存。光境俱忘。复是何物。百草头上罢却干戈则且置。忽若嘉州大象倒骑陕府铁牛。把须弥山一掴百杂碎。新罗国里走马。南赡部州说禅。又作么生。五台山上云蒸饭。佛殿阶前狗尿天。

  上堂。日日日东出。日日日西没。人命在呼吸。百年轻倏忽。蓦地得逢渠。掀翻生死窟。放出辽天鹘。万重云一突。

  圣节上堂。示现天宫补处身。尧风舜日耀乾坤。今朝共祝南山寿。万国来朝万乘尊。

  传枢密请升座。僧问。万机休罢。千圣不𢹂时如何。

  师云。未足观光。

  僧云。还有奇特事也无。

  师云。独坐大雄峰。

  僧云。恁么则主山高。案山低去也。

  师云。一切坐断。

  僧云。争奈目前何。

  师云。汝待换老僧舌头那。

  僧云。今日被王老师捉败也。

  师云。放汝一路。

  僧云。和尚容某甲问话去也。

  师云。死中得活。

  师乃云。佛语心为宗。一切即一。无门为法门。一即一切。是汝诸人高肩拄杖。天下横行。还踏着此门也未。若也踏着此门。年年是好年。月月是好月。日日是好日。时时是好时。明如杲日。宽若太虚。三世诸佛以此门生凡育圣。广利群品。历代祖师以此门以心契心。流通正续。天下宗师以此门揭示人天眼目。提持向上一路。乾坤以此门为覆藏。日月以此门为照临。四时以此门为寒暑。国王以此门治天下。百官以此门尽忠尽孝。庶人以此门治生产业。衲僧以此门拨转天关。掀翻地轴。失口说着佛之一字。漱口三年。虽然如此。事无一向。若或尚留门外。不免露个消息去也。遂拈拄杖云。还见么。复卓一卓。云。还闻么。已为诸人八字打开了也。直须无见而见。是名真见。无闻而闻。是名真闻。无说而说。是名真说。真见.真闻.真说是什么热碗鸣声。岂不见道。从无住本流出万端。便知殁故太夫人于无相中示现受生。一切诸相悉皆真实。于无灭中示现入灭。一切生灭之相本来空寂。凝然不动。正体如如。亘古亘今。曾无变易。正当恁么时。毕竟如何。风恬波浪静。直下见青天。

  复举。陆亘大夫问黄檗和尚云。弟子家中有一片石。亦曾行。亦曾坐。欲䥴作佛。得么。檗云。得。大夫云。莫不得么。檗云。不得。师云。黄檗虽似镜之临形。胡来胡现。汉来汉现。只是不通简点。当时待他道。弟子家中有一片石。亦曾行。亦曾坐。欲䥴作佛。得么。只对道。莫惜高名䥴石上。维摩倾尽此时心。

  上堂。大地撮来粟米粒。一毛头上现乾坤。居家不离途中事。常在途中不出门。喝一喝。

  留首座上堂。田地稳密。鬼家活计。从空放下。坐井窥天。虎丘门下不说老婆禅。只要诸人眼横鼻直。三十年后免得敲砖打瓦。何故。物宜求新。人宜求旧。不起于座。现诸威仪。且道出格一句作么生。良久。云。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滕枢密宅请升座。僧问。雪峰示众道。尽大地是个解脱门。把手牵不入。未审在门外者是什么人。

  师云。胡张三。黑李四。

  僧云。为什么不肯入。

  师云。他具行脚眼。

  僧云。恁么则穿过从上祖师鼻孔去也。

  师云。阇黎还跳得出么。

  僧云。若然者。三步虽活。五步须死。

  师云。犹欠一问在。

  僧云。和尚岂不是为学人着灸。

  师云。错认定盘星。僧礼拜。

  师乃云。世尊出世为一大事因缘。祖师西来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所以道。佛佛授手。祖祖相传。便有教外别传。不立文字。单提直截。究本明宗。令一切人离诸执着。况此一事不以心思。不以意想。思虑知解尽是鬼家活计。若是向上人。赤条条地直向父母未生前承当。却来者边行履。出生入死。得大解脱。要识诸佛出世处么。现在诸人眉毛眼睫上转大法轮。演说摩诃般若。离四句。绝百非。要识祖师西来意么。现在诸人六根门头昼夜放大光明。交光相罗。如宝丝网。以至山河大地.草木丛林。尽在诸人大光明中发现。只如光未发时。上无诸佛。下无众生消息。是汝诸人向甚么处安身立命。若也知得去处。便知故枢密相公落处。苟或未然。万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捞捷始应知。

  上堂。摩竭陁国亲行此令。蓦拈拄杖。卓一卓。云。大尽三十日。小尽二十九。

  任观察请升座。顾视大众云。还会么。尘劫来事尽在如今。好不资一毫。丑不减一毫。谓之万法根源。千圣窟宅。空洞无像。缘会即彰。所以道。净法界身。本无出没。大悲愿力。示现受生。兴无缘慈。示殊胜相。作不请友。开方便门。明大机。显大用。发大智。自利利他。生凡育圣。从无住本流出万端。于是应以宰官身得度者。即现宰官身而为说法。应以长者.居士等身得度者。即现长者.居士身而为说法。如天普盖。似地普擎。出没卷舒。得大解脱。敢问大众。且道其中人毕竟作么生。还会么。芥城有尽年无尽。长在尧天日月傍。

  上堂。凡有展拓。尽落今时。不展不拓。堕坑落堑。直饶风吹不入。水洒不着。简点将来。自救不了。岂不见道。直似寒潭月影。静夜钟声。随扣击以无亏。触波澜而不散。此犹是生死岸头。拈拄杖。划一划。云。划断生法师多年葛藤。点头石不觉抚掌呵呵大笑。且道笑什么。脑后见腮。莫与往来。

  上堂。当阳正体露堂堂。休谓当年付饮光。彼既丈夫我亦尔。莫将好肉更剜疮。

  上堂。举。陈操大夫到资福。资福见来。便画一圆相。尚书云。弟子恁么来。早是不着便。更画圆相。福便掩却门。

  师云。资福买铁得金。一场富贵。是则是。争奈公案未了。今日诸大士入山相见。山僧不画圆相。亦不掩却方丈门。且道与资福老人。是一是二。还知落处么。竹院相逢无一事。大家同吃赵州茶。

  上堂。百鸟不来春又暄。凭栏溢目水如天。无心还似今宵月。照见三千及大千。

  上堂。放一线道。曲为今时。性地未明。须凭指注。还见么。直得山从海涌。塔耸云霄。非风铃鸣。我心鸣耳。不劳敛念。楼阁门开。头头现弥勒家风。历历显文殊境界。还同按指。海印发光。万象森罗。纤尘不立。如印印空。如印印泥。如印印水。起无前后。迥绝见知。觌面提持。更无回互。还有当阳证据得底么。岂不见生公台畔。空落雨华。顽石点头。妄通消息。虽然如是。忽然撞着德山临济老汉。放过即不可。若不放过。蓦拈拄杖。卓一卓。云。填沟塞壑无人会。千古万古黑漫漫。

  上堂。一二三四五。梅雨炎蒸暑。碓觜也生花。道芽知几许。古佛与露柱交参。猫儿咬杀猛虎。下座。

  参假上堂。病起云山草木秋。浮华世事谩悠悠。从来万法不为侣。何似韶阳六不收。喝一喝。下座。

  请修造上堂。如来三转于大千。赵州半藏亦如然。其轮本来常清净。一念承当谁后先。虽然。也是个英灵汉始得。便乃横身担荷。绍续宗风。立吾家万世不朽之功。显大丈夫特达之志。抱荆山玉。握灵蛇珠。光耀丛林。挥戈佛日。直得龙唫雾起。虎啸风生。象王行处绝狐踪。狮子窟中无异兽。虽然如是。且道应缘垂手一句作么生道。旃檀叶叶古风清。吹落人间香馥郁。

  上堂。叶落归根。来时无口。不留朕迹。腾身北斗。火里蝍蟟吞却嘉州大象。益州马腹不觉膨胀。灯笼露柱大笑。拾得寒山抚掌。还会么。莫待是非来入耳。从前知己返为仇。

  上堂。灵机密运。日月旋流。四象推迁。一阳来复。化育之本。匝地普天。草木昆虫。悉承恩力。且作么生是化育之本。良久。云。一气不言含有象。万灵何处谢无私。

  复举。僧问南院。日月交谢。寒暑迭迁。如何是不涉寒暑者。院云。紫罗抹额绣裙腰。僧云。向上之机今已晓。中下之流如何解会。院云。炭库里藏身。

  师云。问既有宗。答亦惊群。虽然如是。南院只解观根逗器。应病与药。虎丘更资一路。或有僧问。日月交谢。寒暑迭迁。如何是不涉寒暑者。对它道。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待它又问。向上之机今已晓。中下之流如何解会。对它道。买帽相头。

  谢知事头首上堂。锋芒未露。如天普盖。古帆未挂。似地普擎。所以道。天不言四时行焉。地不言万物生焉。万物生则迁谢不停。四时行则寒暑流转。各居其位去。寒时大家寒。热时大家热。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无一法不为妙用。无一物不为真如。处处真。无回互。尘尘尔。绝承当。须是其中人。方能恁么去。便能横身担荷。翊赞丛林。自利利他。得大解脱。其或未然。好事不须频话会。留将和气暖丹田。

  上堂。脱身已晓南柯梦。始觉人间万事空。吹起还乡无孔笛。夕阳斜照碧云红。

  上堂。从来无相貌。森罗万象历然。超出威音王。当机无向背。所以道。昭昭于心目之间。而相不可睹。晃晃于色尘之内。而理不可分。通古通今。凝然湛寂。盖声盖色。正体如如。诸人若善参详。要且即非外物。尽是各各当仁屋里事。岂不见释迦老子见明星悟道。便云。我观一切众生。俱有如来智慧德相。皆为妄想执着而不证得。如今只要诸人心空境寂。内外无依。方有自繇分。还恁么证据得么。其或未然。未明心地印。难过赵州关。

  为圆悟和尚举哀云。释迦已灭。弥勒未生。正当今日。流通佛祖正脉。委在我圆悟禅师大和尚。直得七据宝刹。统三界以为家。四海驰声。作群生之眼目。不谓法幢摧折。佛日掩光。后学无闻。丛林失所。虽然如是。尽落今时。何故。岂不见道。净法界身。本无出没。既无出没。师今不死。我何疑惑。大众。既然不死。还知圆悟老人落处么。若也知得落处。不劳指注。傥或未然。仰师之道。地久天长。却请真前。大家烧香。

  复指真云。见么。拘尸城畔。当时大事曾兴濯锦江头。此时还循旧辙。放光现瑞。摄化归真。法海珠沉。人天眼灭。虽然如是。恁么中有不恁么。不恁么中却恁么。便见无生死中示有生死。无去来而示有去来。虽然。要且无生死去来之相。故我圆悟禅师大和尚。禅河渺邈。津济无穷。名动王尊。道满天下。且能事已毕。只履西归。稳坐家堂。末后一句作么生道。诸人若向者里道得。圆悟老人犹在。若不然者。与诸人道去也。良久。却顾侍者云。道什么。遂举哀。

  初祖赞

  阖国人难挽。西携只履归。只应熊耳月。千古冷光辉。

  塔铭 宋临济正传虎丘隆和尚塔铭

  左朝奉司农少卿 徐林 撰

  菩提达磨。壁观少室。斥相指心。号曰禅宗。五传而至曹溪。逮今几五百年。枝流繁衍。异人间出。得果得辩。前后相踵。如薪续火。可谓盛矣。

  平江虎丘禅师。讳绍隆。和州含山县人。生而岐嶷绝俗。九岁谢父母去家。依县之佛慧院。又六岁。削发堂具。又五岁。而束包曳杖。飘然有四方之志。首遇长芦净照禅师。参扣之间。景响有得。因阅圆悟勤禅师语录。抚卷叹曰。想酢生液。虽未能浇肠沃胃。要且使人庆快。第恨未亲聆謦欬尔。于是欲访之。

  复至宝峰谒湛堂准禅师。准曰。如何是行脚事。

  师露胸示之曰。和尚[騇-古+(一/心)]看。

  准即打。师约住曰。且莫盲加瞎棒。准大笑。

  因留年余。乃谒死心于黄龙。心问曰。是甚么僧。

  师曰。行脚僧。

  心曰。是何村僧。行甚驴脚马脚。

  师曰。广南蛮道甚么。何不高声道。

  心喜曰。却有衲僧气息。师乃喝。

  退而参堂度一夏。心甚器重之。每叹曰。再来人也。死心机锋横出。诸方吞𦦨。非上上根莫能当。而于师重称赏。众皆侧目。

  已而。趋夹山。见圆悟。道龙牙山。遇泐潭干之法子密禅师。相与甚厚。每研推古今。至投合处。抵掌轩渠。或若徉狂。议者谓今之沩仰.寒拾也。久之辞去。遂至夹山。会圆悟移道林。师从焉。

  一日。入室。圆悟引教云。见见之时。见非是见。见犹离见。见不能及。竖拳曰。还见么。

  师曰。见。

  圆悟曰。头上安头。师于此有省。

  圆悟复曰。见个甚么。

  师曰。竹密不妨流水过。圆悟肯之。自此与圆悟形影上下。

  又二十年。斧𢯱凿索。尽得圆悟之秘。师以二亲垂白。归寓乡郡褒禅山。盖修摩耶忉利故事也。继受请住城西之开圣寺。四众翕然归仰。

  建炎之乱。盗起淮上。乃南渡宣城。士庶素钦师名。为结庐铜峰下。适彰教虚席。郡守李尚书光延师居之。道化益振。四年而迁虎丘。时圆悟以时未平。泛峡归蜀。曩之幅凑川奔。一时后生望山而趋。师每登座。从容示露。一味平等。随根所应。皆惬其欲。故圆悟之道。复大播于东南。诸方谓圆悟如在也。

  居三年。感微疾。白众曰。当以第一座宗达承院事。众请于郡。从之。事既。索笔大书伽陀曰。

  无法可说。是名说法。

  所以佛法。无有剩语。珍重。

  掷笔坐逝。实绍兴六年丙辰岁五月甲午八日乙亥也。建塔于山之阳。凡住世六十年。坐四十五夏。度弟子复如等六十人。

  呜呼。佛法有正派。有旁枝。曹溪之世。衣止不传。虽曰法源入海。汪洋大肆。而西土般若多罗谶记。特在马驹。厥后五宗。惟临济一门出马祖后。于今㝡盛。圆悟近代尊宿。宗眼超卓。才辩纵横。若麟角独立。而师又深入其室。是可嘉也。林谓道德之重。不待家谕户晓而知。言白云即知为端。言东山即知为演。言虎丘即知为师也。真能寿杨岐光明盛大之传。而永临济于无穷者矣。不铭何以诒其后。铭曰。

 于穆初祖  一花东土  谶至马驹  益昭益着  派衍而繁  实惟圆悟  圆悟得师  以马之  大坐虎丘  雷动云骛  临济中兴  杨岐再住  只履忽西  聿严龛墓  有神有天  来诃来护  咨尔后昆  展转流布   虎丘隆和尚语录(终)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