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言祖语 白云守端禅师语录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07月17日 · 78 次阅读
96

  白云守端禅师语录

  上堂

  卍云。上堂法语。既载于续刊古尊宿语要卷三。故今不再录。但收所遗者耳。

  上堂。将此深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圆通则不然。时挑野菜和根煮。旋斫生柴带叶烧。

  示众云。如我按指。海印发光。拈拄杖云。山河大地。水鸟树林。情与无情。尽向拄杖头上。作大狮子吼。演说摩诃大般若。且道。天台南岳。说什么法门。南岳说。洞山五位修行。君臣父子。各得其宜。莫守寒岩异草青。坐断白云宗不妙。天台说。临济三玄三要。四料拣。一喝分宾主。照用一时行。要会个中意。日午打三更。庐山出来道。汝两个汉。正在葛藤窠里。不见道。欲得不招无间业。莫谤如来正法轮。此三个汉见解。若上衲僧秤子上秤。一个重八两。一个重半觔。一个不值半文钱。且道。那个不值半文钱。但愿春风齐着力。一时吹入我门来。

  示众云。佛身充满于法界。普现一切群生前。随缘赴感靡不周。而常处此菩提座。大众。作么生说个随缘赴感底道理。祇于一弹指间。尽大地含生根机。一时应得周足。而未尝动着一毫头。便且唤作随缘赴感而常处此座。祇如山僧此者。受法华请。相次与大众相别。去宿松县里。开堂了。方归院去。且道。还离此座也无。若道离。则世谛流布。若道不离。作么生见得个不离底事。莫是无边刹境。自他不隔于毫端。十世古今。始终不离于当念么。又莫是一切无心一时自遍么。若恁么。正是掉棒打月。到者里。直须悟始得。悟后更须遇人始得。汝道既悟了便休。又何必更须遇人。若悟了遇人底。当垂手方便之时。着着自有出身之路。不瞎却学者眼。若祇悟得干萝卜头底。不唯瞎却学者眼。兼自已动便先自犯锋伤手。汝看。我杨岐先师。问慈明师翁道。幽鸟语喃喃。辞云入乱峰时如何。答云。我行荒草里。汝又入深村。进云。官不容针。更借一问。师翁便喝。进云。好喝。师翁又喝。先师亦喝。师翁乃连喝两喝。先师遂礼拜。大众须知。悟了遇人者。向十字街头。与人相逢。却在千峰顶上握手。向千峰顶上相逢。却在十字街头握手。所以山僧尝有颂云。他人住处我不住。他人行处我不行。不是与人难共聚。大都缁素要分明。山僧此者临行。解开布袋头。一时撒在诸人面前了也。有眼者。莫错怪好。珍重。

  示众云。泥佛不度水。木佛不度火。金佛不度炉。真佛内里坐。大众。赵州老子。十二剂骨头。八万四千毛孔。一时抛向诸人怀里了也。圆通今日路见不平。为古人出气。以手拍禅床云。须知海岳归明主。未信乾坤陷吉人。

  师。姓葛氏。衡阳人。幼事翰墨。及冠。依茶陵郁禅师披削。往参杨岐。岐一日忽问。受业师为谁。师曰。茶陵郁和尚。岐曰。吾闻。伊过桥遭攧有省。作偈甚奇。能记否。师诵曰。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岐笑而趋起。师愕然。通夕不𥧌。黎明咨诟之。适岁暮。岐曰。汝见昨日打驱傩者么。曰见。岐曰。汝一筹不及渠。师复骇曰。意旨如何。岐曰。渠爱人笑。汝怕人笑。师大悟。巾侍久之。辞游庐阜。圆通讷禅师。举住承天。声名籍甚。又逊居圆通。次徙法华龙门兴化海会。所至众如云集。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水底按葫芦。又僧问。不求诸圣。不重己灵。未是衲僧分上事。如何是衲僧分上事。师曰。死水不藏龙。曰。便恁么去时如何。师曰。赚杀汝。宋仁宗熙宁五年丙戌示寂。世寿四十八。

  赞

  杨岐和尚

  碧海中珠。烂泥里刺。虎啸龙唫。鸡啼犬吠。天下杨岐。讨甚巴鼻。

  衡州茶陵受业和尚

  水月以喻兮古来已多。我今不然兮所陈伊何。百尺竿头曾进步。溪桥一踏没山河。固不方游兮何游之有。玄沙保寿兮师其与偶。雁峰之东兮洣川之口。三十三秋兮大狮子吼。舒兮卷兮已而矣。依前空泻洣川水。九江相去几千里。父有重牙子无齿。谩劳提耳一炉香。微烟旋逐松风起。

  题云盖会和尚遗塔

  五峰诸祖塔。我祖据中央。山脉朝来正。溪光泻去长。僧移云际树。客献海边香。从此潇湘畔。遗风振洛阳。

  颂古

  世尊一日升座。大众才集定。文殊白椎云。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世尊便下座。

  巍巍顶相终难见。舒卷何当如掣电。彼时若有此时人。文殊椎下分针线。

  世尊。因外道问云。不问有言。不问无言。世尊据坐。外道赞曰。世尊大慈大悲。开我迷云。令我得入。作礼而去。后阿难问佛。外道有何所证。而言得入。世尊曰。如世良马。见鞭影而行。

  万丈寒潭彻底清。锦鳞夜静向光行。和竿一掷随钩上。水面茫茫散月明。

  傅大士因梁武帝请讲经。士升座。以尺拊案一下。便下座。帝愕然。志公乃问。陛下会么。帝云。不会。志云。大士讲经竟。

  大士何曾解讲经。志公方便且相成。一挥案上俱无取。直得梁王努眼睛。且道努底是什么。

  布袋和尚常在通衢。或问。在此何为。师曰。等个人来。曰来也。师曰。汝不是这个人。或解布袋。百物俱有。撒下曰。看看。又一一将起问人曰。这个唤作什么。或袋内探果子与僧。僧拟接。师乃缩手曰。汝不是者个人。或见僧行过。乃拊背一下。僧回首。师曰。把一钱子来。有时倚袋终日憨睡。或起行市肆间。小儿哗逐之。或拄杖。或数珠。与儿戏。有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遂放下布袋。叉手而立。僧曰。祇此。别更有在。师拈起布袋。肩负而去。

  都卢一个布袋。里面讨甚奇怪。困来且得枕头。𢹂去亦无妨碍。有时闹市打开。多是自家买卖。

  楞严经。佛告阿难。吾不见时。何不见吾不见之处。若见不见。自然非彼不见之相。若不见吾不见之地。自然非物。云何非汝。

  堂前露柱久怀胎。生下孩儿颇俊哉。未解语言先作赋。一操直取状元来。

  楞严经。佛谓阿难。若能转物。即同如来。

  若能转物即如来。春暖山花处处开。自有一双穷相手。不曾容易舞三台。

  维摩经。三十二菩萨。各说不二法门。至维摩。摩默然。文殊赞叹曰。乃至无有语言文字。是真入不二法门。

  一个两个百千万。屈指寻文数不办。暂时放在暗窗前。明日与君重计算。

  维摩经。不断烦恼而入涅槃。

  朝生暮死千万遍。一日几回相见面。展阵开旗放出来。一指动时客戏见。

  金刚经。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则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水不洗水谁不知。旋岚常静太驱驰。千年历日如能算。免被巡官掌上推。

  世尊在灵山会上。拈起一枝华。以青莲目。普示大众。百万圣贤。唯迦叶破颜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付嘱于汝。汝当护持流通。毋令断绝。

  尽说拈华微笑是。不知将底辩宗风。若言心眼同时证。未免[朦-卄+((并-(前-刖))-一)]胧在梦中。

  迦叶因阿难问。世尊传金襕外。别传何物。叶召阿难。难应诺。叶云。倒却门前刹竿着。

  金襕之外复何传。弟应兄呼岂有偏。倒却门前刹竿子。免教依旧倚墙边。

  达磨大师见梁武帝。帝问曰。如何是圣谛第一义。师曰。廓然无圣。帝曰。对朕者谁。师曰。不识。帝不悟。师遂折芦渡江至魏。后帝举问志公。公曰。陛下识此人否。帝曰。不识。公曰。此是观音大士。传佛心印。帝曰。当遣使诏之。公曰。莫道陛下诏。阖国人去。他亦不回。

  一箭寻常落一雕。更加一箭已相饶。直归少室峰前坐。梁主休言更去招。

  达磨自梁涉魏。至洛阳少林。面壁而坐。经及九年。

  先被梁王勘破。却向少林孤坐。谩言教外别传。争奈不识这个。

  二祖慧可大师初参达磨。立雪断臂曰。我心未宁。乞师安心。磨曰。将心来。与汝安。师曰。觅心了不可得。磨曰。与汝安心竟。师于此悟入。

  终始觅心无可得。寥寥不见少林人。满庭旧雪重知冷。鼻孔依然搭上唇。

  五祖弘忍大师。前身在蕲州西山栽松。遇四祖。告曰。吾欲传法于汝。汝已年迈。汝若再来。吾尚迟汝。师诺。遂往周家女托生。因抛浊港中。神物护持。至七岁。为童子。祖一日往黄梅。逢一小儿。骨相奇秀。乃问曰。子何姓。曰姓即有。非常姓。祖曰。是何姓。曰是佛性。祖曰。汝无性耶。曰性空故。祖默识其法器。即俾侍者。乃令出家。后付衣钵。居黄梅东山。

  在圣权方世莫评。双峰密付岂虚称。前身已老难传钵。托阴重来始继灯。昔日栽松名尚振。千灵报母愿何增。如今海内宗风遍。祇为春中择得能。

  慧忠国师。一日唤侍者。者应诺。如是三召。皆应诺。师曰。将谓吾辜负汝。却是汝辜负吾。

  国师三唤侍者。侍者三度应诺。茫茫乱下针锥。谁知可知礼也。

  国师无缝塔。

  无缝塔从谁手造。虽然有样不堪传。如何强写无层级。永向琉璃殿上悬。

  青原思禅师因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庐陵米作么价。

  庐陵米价越尖新。那个商量不挂唇。无限清风生阃外。休将升斗计疏亲。

  马祖一日升座。百丈卷却面前席。祖便下座。

  昨日东风偶然恶。桃花乱落如红雨。昨夜东风又发狂。满地不知何处去。

  马祖不安。院主问。和尚近日尊候如何。祖曰。日面佛月面佛。

  大地山河俱是宝。不识之人入荒草。日面月面佛现前。闪烁珊瑚光杲杲。

  百丈海禅师因僧问。如何是奇特事。师曰。独坐大雄峰。僧礼拜。师便打。

  大机大用岂虚然。独坐雄峰自有权。稍若错传王令者。脑门须吃棒三千。

  南泉禅师因两堂争猫。师遇之。白众曰。道得。即救取猫儿。道不得。即斩却也。众无对。师便斩之。赵州自外归。师举前话示之。州乃脱草鞋安头上而出。师曰。适来子若在。即救取猫儿也。

  提起两堂应尽见。拈刀要取活狸奴。可怜皮下皆无血。直得横尸满路途。

  狸奴夜静自舒张。引手过头露爪长。王老室中巡逻了。狼忙走出恐天光。

  槃山曰。向上一路。千圣不传。慈明曰。向上一路。千圣不然。杨岐曰。口上着。

  槃山向上路何言。罕见行人耳有穿。口上着来无咬处。方知千圣不能传。

  水潦和尚参马祖。礼拜起欲伸问次。祖一踏踏倒。师忽然大悟。起来呵呵大笑曰。也大奇。也大奇。百千法门。无量妙义。尽向一毫头上。识得根源去。

  一踏倒时堪大笑。从前伎俩尽徒劳。蛇头却要重揩痒。万万千千出一毫。

  麻谷因良遂座主参。师闭却门。将锄头去削草。遂又来扣门。师曰。谁。曰某甲。师曰。钝根阿师下去。凡数四如是。遂忽然有省。再去扣门曰。和尚莫谩良遂。良遂若不来礼拜。洎被十二本经赚过一生。师乃开门。令通悟。繇印可之。遂返都城讲肆散席。告诸徒曰。诸人知处。良遂总知。良遂知处。诸人不知。

  闭户𢹂锄已太赊。更来当面受糊搽。光中自觉遭谩久。方信无人共出家。

  百丈惟政禅师问南泉。诸方善知识。还有不说似人底法也无。曰有。师曰。作么生。曰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曰恁么则说似人了也。曰某甲即恁么。和尚作么生。师曰。我又不是善知识。争知有说不说底法。曰某甲不会。请和尚说。师曰。我太煞与汝说了也。

  涅槃老子顺风吹。啰哩哩啰争得知。隔岭几多人错听。一时唤作鹧鸪词。

  百丈示众曰。汝等为我开田。我为汝说大义。普请开田了。众请和尚说大义。师展两手示之。

  常怜百丈解开田。今古行人手里传。谁道舌头曾不动。五音六律太周旋。

  池州鲁祖。寻常见僧来便面壁。南泉闻曰。我寻常向师僧道。向佛未出世时会取。尚不得一个半个。他恁么驴年去。

  鲁祖孤风振四维。僧来面壁少人知。南泉提起驴年事。且道如今是甚时。

  庞蕴居士参马祖。问曰。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祖曰。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士于言下顿悟。

  一口吸尽西江水。万古千古无一滴。要须党理不党亲。马师可惜口门窄。

  黄檗运禅师曰。汝等尽是噇酒糟汉。还知大唐国里无禅师么。时有僧问。诸方聚众。为甚么却道无禅师。师曰。不道无禅。祇是无师。

  大唐国里无禅师。与君𢹂手归家里。抛钩祇欲钓狞龙。谁知得个跛鳖子。

  沩山祐禅师示众曰。老僧百年后。向山下作一头水牯牛。左胁书五字曰。沩山僧某甲。若唤作沩山僧。又是水牯牛。唤作水牯牛。又是沩山僧。唤作什么即得。

  不道沩山不道牛。灼然何处辩踪繇。丝毫差却来时路。万劫无繇得出头。

  陆大夫问南泉曰。肇法师。也甚奇怪。解道天地同根。万物一体。泉指庭前牡丹曰。大夫。时人见此一枝花。如梦相似。

  天地同根自唯然。当时犹喜遇南泉。指言见此华如梦。须信壶中别有天。

  龙潭崇信禅师。未出家时。为饼铺。在天皇寺前。每日常供饼十枚上皇。皇受已。却留一饼与之曰。惠汝以荫子孙。师曰。是某将来。何以返曰惠汝。皇曰。是汝将来。复汝何咎。师因悟入。遂投出家。

  十饼每将留一个。因思何谓荫儿孙。团团将去还将入。不觉醍醐到顶门。

  龙潭。一日问天皇曰。某自到来。不蒙指示心要。皇曰。自汝到来。吾未尝不指汝心要。师曰。何处指示。曰。汝擎茶来。吾为汝接。汝行食来。吾为汝受。汝和南时。吾便低首。何处不指示心要。师低头良久。皇曰。见则直下便见。拟思即差。师当下开解。复问。如何保任。皇曰。任性逍遥。随缘放旷。但尽凡心。别无圣解。

  脱白投师贵苦辛。擎茶问讯尽躬亲。无端再叙三年事。笑倒街头卖饼人。

  赵州谂禅师因僧问。承闻和尚亲见南泉是否。师曰。镇州出大萝卜头。

  镇州出大萝卜头。报君来处须分晓。衲僧多是浑沦吞。子细得他滋味少。

  赵州云。金佛不度炉。木佛不度火。泥佛不度水。真佛内里坐。

  并却泥佛金木佛。赵州放出辽天鹘。东西南北谩抬头。万里重云只一突。

  法眼禅师。举赵州柏树子话。问觉铁嘴。承闻赵州有此话。是否。觉曰。先师无此语。莫谤先师好。眼曰。真师子儿。

  新罗[鷂-缶+(工/山)]子刺天飞。钝鸟篱边蒙不去。赵州庭柏一何高。谁道先师无此语。

  赵州。因僧问。至道无难。唯嫌拣择。如何是不拣择。师曰。天上天下。唯吾独尊。曰此犹是拣择。师曰。田厍奴。甚处是拣择。僧无语。

  团团秋月印天心。是物前头有一轮。入穴虾蟆无出路。却冤天道不平匀。

  赵州因僧问。至道无难唯嫌拣择。是时人窠窟否。师曰。曾有人问我。老僧直得五年分疏不下。

  分疏不下五年强。一叶舟中载大唐。渺渺兀然波浪里。谁知别有好思量。

  赵州因僧问。至道无难唯嫌拣择。才有语言。是拣择。和尚如何为人。师曰。何不引尽此语。曰某甲祇念得到这里。师曰。至道无难。唯嫌拣择。

  驱山塞海也寻常。所至文明始是王。但见皇风成一片。不知何处有封疆。

  赵州因僧问。乍入丛林。乞师指示。师曰。吃粥了也未。僧曰。吃粥了也。师曰。洗钵盂去。其僧忽然省悟。

  梅花落尽杏花披。未免春风着出褫。一气不言含有象。万灵何处谢无私。

  赵州因僧问。万法归一。一归何所。师曰。老僧在青州。作一领布衫。重七斤。

  七斤衫重岂难提。日出东方定落西。一击珊瑚枝粉碎。轰轰雷雨满山溪。

  赵州因僧问。初生孩儿。还具六识也无。师曰。急水上打毬子。僧却问投子。急水上打毬子。意旨如何。子曰。念念不停留。

  何谓识兮还具六。八万四千殊不足。初生孩子尚喃喃。急水打毬拦口𡎺。

  台山路。有一婆子。凡僧问台山向什么处去。曰蓦直去。僧便去。曰好个师僧。又恁么去。后有僧举似赵州。州曰。待我勘过。明日便去问。台山向甚么处去。曰蓦直去。州便去。曰好个师僧。又恁么去。州归院。谓僧曰。台山婆子。为汝勘破了也。

  干戈中立太平基。块雨条风胜古时。婆子为君勘破了。赵州脚迹少人知。

  临济玄禅师。问黄檗佛法的的意。檗便打。如是三问。三度被打。皆不契会。遂辞檗行脚去。檗指往大愚。师至大愚。愚曰。那里来。师曰。黄檗来。愚曰。黄檗有何言教。师曰。亲问佛法的的意。蒙和尚三度赐棒。未审。过在甚处处。愚曰。黄檗恁么老婆。为汝得彻困。犹觅过在。师于是大悟曰。佛法元来无多子。愚乃搊住曰。者尿床鬼。适来道不会。如今又道无多子。且道。是多少。师向愚肋下筑三拳。愚拓开曰。汝师黄檗。非干我事。师还黄檗。檗曰。返何速乎。师曰。祗为老婆心切。檗曰。有何言句。师举前话。檗曰。者大愚饶舌。待见与他一顿。师曰。说甚待见。即今便打。遂打檗一掌。檗吟吟大笑。

  一拳拳倒黄[鴳-女+隹]楼。一踢踢翻鹦鸱洲。有意气时添意气。不风流处也风流。

  临济出世后。唯以棒喝示徒。凡见僧入门便喝。

  万里青霄绝点尘。一声霹雳震乾坤。茫茫宇宙人无数。几个如今有脑门。

  临济示众曰。汝等诸人。赤肉团上。有一无位真人。常向面门出入。时有僧问。如何是无位真人。师便打云。无位真人。是甚么干屎橛。

  春风浩浩烘天地。是处山藏烟霭里。无位真人不可寻。落花又见随流水。

  临济问院主。甚处去来。主曰。州中粜黄米来。师曰。粜得尽么。曰粜得尽。师以拄杖划一划曰。还粜得者个么。主便喝。师便打。典座至。师举前话。座曰。院主不会和尚意。师曰。汝又作么生。座礼拜。师亦打。

  宝剑持来刃似霜。几回临阵斩蛮王。有情有理俱三段。一道寒光射斗傍。

  临济将示寂。谓众曰。吾灭后。不得灭却吾正法眼藏。三圣出曰。争敢灭却和尚正法眼藏。师曰。已后有人问汝。向他道什么。圣便喝。师曰。谁知。吾正法眼藏。向者瞎驴边灭却。

  擘彼泰山雷未猛。照开沧海月非光。瞎驴灭却正法眼。直得哀声满大唐。

  大随法真禅师因僧问。劫火洞然。大千俱坏。未审。者个坏不坏。师曰。坏。僧曰。恁么则随他去也。师曰。随他去。僧不肯。后到投子举前话。子装香遥礼曰。西川古佛出世。谓其僧曰。汝速回去忏悔。僧回大随。师已迁化。再至投子。子亦迁化。

  坏与不坏舌无骨。蓦面看时眼突出。大随犹在劫火中。天下熬熬谩啾唧。

  大随庵侧有一龟。僧问。一切众生皮褁骨。这个众生为甚骨褁皮。师拈草履覆龟背上。僧无语。

  分明皮上骨团团。卦画重重更可观。拈起草鞋都盖了。大随却被这僧谩。

  灵树因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默然。后迁化。欲立行状碑。要选此语刻石。时云门为首座。僧问。先师默然处。如何上碑。云门代云。师。

  师之一字太巍巍。独向寰中定是非。毕竟水须朝海去。到头云定觅山归。

  灵云勤禅师。因见桃花悟道。有偈曰。三十年来寻剑客。几回落叶又抽枝。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沩山曰。从缘悟达。永无退失。玄沙曰。谛当甚谛当。敢保老兄未彻在。

  灵云悟后复何如。未彻无人辩得渠。千古华山山脚下。岂知潘阆倒骑驴。

  德山鉴禅师一日侍龙潭抵夜。潭曰。更深何不下去。师珍重便出。却回曰。外面黑。潭点纸灯度与。师拟接。潭复吹灭。师于此大悟。便礼拜。潭曰。子见个甚么。师曰。从今向去。更不疑天下老和尚舌头也。

  明暗相陵不足云。丝毫有解未为亲。纸灯忽灭眼睛出。打破大唐无一人。

  德山因廓侍者问。从上诸圣。向什么处去。师曰。作么作么。曰敕点飞龙马。跛鳖出头来。师休去。明日师浴出。廓过茶与师。问抚廓背曰。昨日公案作么生。曰这老汉。今日方始瞥地。师又休去。

  云鹏展翅天无光。井底虾蟆刚咄咄。太阳忽转跳出来。千峰万峰空突兀。

  洞山曰。一大藏教。祇是个之字。

  点画分明无道理。老胡几度提不起。不如分付王右军。无限风流归手里。

  投子禅师。赵州问。大死底人却活时如何。师曰。不许夜行。投明须到。州曰。我早猴白。伊更猴黑。

  死去活来牙上露。投明须到己先行。谁家别馆池塘里。一对鸳鸯画不成。

  投子因僧问。如何是十身调御。师下禅床立。又问凡圣相去几何。师亦下禅床立。

  老妇低垂事舅姑。起来争免面馍糊。强将云髻高高绾。遮得傍人眼也无。

  投子因僧问。和尚住此山。有何境界。师曰。丫角女子白头丝。

  丫角女子白头丝。猛焰堆中雪片飞。一等住山谁可拟。闲云流水不同归。

  仰山住东平时。沩山送书并镜与师。师上堂。提起示众曰。且道。是沩山镜东平镜。若道是东平镜。又是沩山送来。若道是沩山镜。又在东平手里。道得则留取。道不得即扑破去也。众无语。师遂扑破。

  师镜拈来呈众了。痴人往往争妍丑。当时扑破不可寻。免教坏却儿孙手。

  仰山因庞居士问。久向仰山。到来为什么却覆。师竖起拂子。士曰。恰是。师曰。是仰是覆。士乃打露柱曰。虽然。无人也。要露柱证明。师掷拂子曰。若到诸方。一任举似。

  两个八文为十六。从头数过犹不足。拏来乱撒向阶前。满地团团苔藓绿。

  兴化奖禅师因后唐庄宗幸河北。回魏府行宫。诏师问曰。朕取中原。获得一宝。未曾有人酬价。师曰。请陛下宝看。帝以两手舒幞头脚。师曰。君王之宝。谁敢酬价。

  北番王子弯弓射。南国将军仰面看。沙上空余斜影在。翩翩直自入云端。

  三圣因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臭肉来蝇。兴化云。破驴脊上足苍蝇。

  破脊驴多臭肉蝇。谁知兴化不徒行。惯从五凤楼前过。手握金鞭贺太平。

  雪峰住庵时。有两僧来。师以手托庵门。放身出曰是什么。僧亦曰。是什么。师低头归庵。僧辞去。师问。甚么处去。曰湖南。师曰。我有个同行住岩头。附汝一书去。书曰。某书上师兄某。一自鳌山成道后。迄至于今饱不饥。同参某书上。僧到岩头。头问。甚处来。曰雪峰来。有书达和尚。头接了。乃问。别有何言句。僧举前话。头曰。他道甚么。曰他无语。低头归庵。头曰。噫。我当初悔不向伊道末后句。若向伊道。天下人不奈雪老何。僧至夏末。请益前话。头曰。何不早问。曰未敢容易。头曰。雪峰与我同条生。不与我同条死。要识末后句祇这是。

  雪老却入庵中后。路上无人见得伊。赖有故人千里在。同条生死不同时。

  雪峰曰。大地撮来。如粟米粒大。抛向面前。漆桶不会。打鼓普请看。

  眉毛罅里游南岳。大海波心泛钓舟。薄艺随身终不说。从他打鼓看无休。

  雪峰上堂。南山有一条鳖鼻蛇。汝等诸人。切须好看。长庆出曰。今日堂中大有人。丧身失命。云门。以拄杖撺向师前。作怕势。有僧举似玄沙。沙曰。须是棱兄始得。然虽如是。我即不然。曰和尚作么生。沙曰。用南山作么。

  象骨鳖蛇当大路。棱师可惜便亡身。云门弄得虽然活。争似南山不用亲。

  雪峰示众曰。三世诸佛。向火𦦨上。转大法轮。玄沙云。今日王令稍严。师曰。作么生。沙云。不许人搀行夺市。师不觉吐舌。云门曰。火𦦨为三世诸佛说法。三世诸佛立地听。

  火𦦨腾辉说最亲。无边诸佛近前闻。谁知更有傍观者。鼻孔撩天不喜君。

  干峰和尚上堂曰。举一不得举二。放过一着。落在第二。云门出众曰。昨日有人从天台来。却往径山去。师曰。典座来日不得普请。便下座。

  黑白分明满局棋。曾无一著有相亏。可怜无限傍观者。斧烂柯消总不知。

  干峰上堂。法身有三种病。二种光。须是一一透得。始解归家稳坐。须知更有向上一窍在。云门出问。庵内人。为甚么不知庵外事。师呵呵大笑。门曰。犹是学人疑处。师曰。子是甚么心行。门曰。也要和尚相委。师曰。直须与么始解稳坐。门应诺诺。

  铺主将鍮试买人。谓言难似此金真。买人拂袖先行去。满面惭惶不敢嗔。

  宝寿开堂日。方升座。三圣推出一僧。师便打。圣曰。汝恁么为人。非但瞎却这僧眼。瞎却镇州一城人眼去在。师掷下拄杖。便下座。归方丈。

  金锤掷下如星疾。好手接来不费力。当时掷向洪波中。千古万古无消息。

  罗山道闲禅师。闽王请开堂。师升座。方收敛僧伽黎。乃曰。珍重。便下座。闽王近前接手云。灵山一会。何异今日。师曰。将谓是个俗汉。

  纷纷雪影耀闽天。闽主欣逢倍乐然。一旦春风吹大地。更无一点在阶前。

  玄沙备禅师示众曰。诸方老宿尽道。接物利生。祇如盲聋哑三种病人。汝作么生接。若拈锥竖拂。他眼不见。共他说话。耳又不闻。口复哑。若接不得。佛法尽无灵验。时有僧出曰。三种病人。和尚还许人商量否。师曰。许。汝作么生商量。僧珍重出。师曰。不是不是。

  退后近前兼对辩。相逢邂逅难回面。春风蓦地撼庭前。还见落花千万片。

  玄沙因镜清问。学人乍入丛林。乞师指个入路。师曰。还闻偃溪水声否。曰闻。师曰。是汝入处。

  天生碧眼昆仑儿。有艺过人自不知。几度黑风翻大海。波心出没自闲嬉。

  漳州保福禅师因长庆云。宁说阿罗汉有三毒。不说如来有二种语。不道如来无语。只是无二种语。师曰。作么生是如来语。曰聋人争得闻。师曰。情知和尚向第二头道。庆却问。作么生是如来语。师云。吃茶去。云居锡云。什么处。是长庆向第二头道处。

  不说如来二种语。三三为九须重数。何谓聋人争得闻。狐裘未免还移主。

  云门偃禅师因僧问。如何是透法身句。师曰。北斗里藏身。

  五陵公子游花惯。未第贫儒自古多。冷地看他人富贵。等闲无奈幞头何。

  云门因僧问。杀父杀母。佛前忏悔。杀佛杀祖向甚处忏悔。师曰。露。

  簸土扬尘无避处。翻身直到御楼前。回头不见来时路。下是黄泉上是天。

  云门因僧问。如何是尘尘三昧。师曰。钵里饭桶里水。

  朝打三千未为多。暮打八百未为少。钵里饭兮桶里水。人前切忌无分晓。

  云门上堂。乾坤之内。宇宙之间。中有一宝。秘在形山。拈灯笼向佛殿里。将三门来灯笼上。作么生。自代云。逐物意移。又曰。云起雷兴。

  岭上白云舒复卷。天边皓月去还来。低头却入茆檐下。不觉呵呵笑几回。

  云门因僧问。如何是法身。师曰。六不收。

  六不收兮调最新。能歌何待绕梁尘。和风满槛花千树。不换乾坤别是春。

  云门因僧问。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谈。师曰。糊饼。

  云门糊饼模样小。争似法华炉灶大。饱来一任带刀眠。谁问西来闲达磨。

  云门因僧问。不起一念还有过也无。师曰。须弥山。

  须弥山塞宇宙。千眼大悲看不透。除非自解倒骑牛。一生不着随人后。

  云门因僧问。如何是正法眼。师曰。普。风穴云。瞎。黄龙心云。更道个瞎。且图两得相见。

  顶上有来真个瞎。辉天鉴地不同时。大悲手里休擎手。独自夜行谁得知。

  云门因僧问。佛法如水中月是否。师曰。清波无透路。曰和尚从何得。师曰。再问复何来。曰正与么时如何。师曰。重迭关山路。

  灼然水月非难取。自是时人手不亲。韶石老师拈出了。关山重迭越光新。

  云门示众曰。药病相治。尽大地是药。那个是自己。

  左眼不见山河。右眼不见日月。直得百花开时。一一为君分别。

  报慈藏屿禅师。因僧问。情生智隔。想变体殊。祇如情未生时如何。师曰。隔。曰情未生时。隔个甚么。师曰。这个梢郎子。未遇人在。

  无情繇隔若为通。丝发之间路万重。可惜两头空走者。不能直下见其宗。

  巴陵颢鉴禅师因僧问。如何是吹毛剑。师曰。珊瑚枝枝撑着月。

  珊瑚枝枝撑着月。射斗锋铓未足观。四海尽来归贡后。乾坤同辉宝光寒。

  洞山初禅师。初参云门。门曰。近离甚处。师曰。查渡。门曰。夏在甚处。师曰。湖南。门曰。什么时离湖南。师曰。去秋。门曰。放汝三十棒。师曰。过在什么处。门曰。江西湖南便恁么去。师于言下顿省。

  一镞三关破不难。奈何犹在是非间。曲劳提起饭袋子。三顿方知彻骨寒。

  洞山因僧问。如何是佛。师曰。麻三斤。

  觔两分明不负君。眼中瞳子莫生嗔。百年三万六千日。得忻忻处且忻忻。

  首山念禅师因僧问。亲到宝山。空手回时如何。师曰。家家门前火把子。

  空手归时谁肯信。驴䭾马载入门来。家家举起火把子。半夜天如白日开。

  法眼文益禅师因僧问。如何是曹源一滴水。师曰。是曹源一滴水。

  曹源一滴久澄清。流出千江绝浪声。大海几多游玩者。茫茫空绕水边行。

  法眼。因僧慧超问。如何是佛。师曰。汝是慧超。僧于是悟入。

  一文大光钱。买得个油糍。吃向肚里了。当下便不饥

  龙济绍修禅师行脚时。同悟空法眼。到地藏。向火举话次。藏入来。乃问。山河大地。与上座自己。是同是别。师曰。不别。藏竖两指云。两个三人因此同参。

  地藏当机竖指头。诸老至今犹未瞥。天回地转却等闲。千古万古两条铁。

  五祖戒禅师因僧问。如何是佛。师曰。踏着秤锤硬似铁。

  踏着秤锤硬似铁。此时有理不能说。新罗国里火星飞。直上云门指上热。

  智门祚禅师因僧问。莲华未出水时如何。师曰。莲华。曰出水后如何。师曰。荷叶。

  莲华荷叶有繇哉。泥水分时绝点埃。堪忆九龙初没处。东西一步一华开。

  汾州昭禅师因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青绢扇子足风凉。

  青绢扇子足风凉。亲得摇来始息狂。只爱团团无缝者。人前空自眼如羊。

  北禅贤禅师。岁夜小参曰。年穷岁尽。无可与诸人分岁。老僧烹一头露地白牛。炊黍米饭。煮野菜羹。烧榾柮火。大家吃了。唱村田乐。何故。免见倚他门户。傍他墙。刚被时人唤作郎。下座归方丈。至夜深。维那入方丈。问讯曰。县里有公人到勾和尚。师曰。作甚么。曰道。和尚宰牛不纳皮角。师遂将下头帽。掷在地上。那便拾去。师下禅床。拦胸擒住。叫曰。贼贼。那将帽子覆师顶曰。天寒。且还和尚。师呵呵大笑。那便出去。时法昌遇为侍者。师顾昌曰。这公案作么生。昌曰。潭州纸贵。一状领过。

  纳它皮角要输机。放下寻时结抄归。一任这回黄雪落。满家围火掩柴扉。

  雪窦显禅师。改船子渔父颂曰。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载得月明归。

  闪烁金鳞跃浪时。华亭贪玩下钩迟。谁知雪老垂纶惯。不犯波涛取得伊。

  雪窦因僧问。山花开似锦。㵎水湛如蓝。学人分上为什么不会。师曰。枯木里瞠眼。曰。恁么则从苗辨地。因语识人也。师曰。三十棒。且待别时。

  一枝枯草强遮羞。明镜当轩烛尽幽。满面惭惶移步去。清光灼灼避无繇。

  云盖继鹏禅师。初谒双泉雅禅师。泉令充侍者。示以芭蕉拄杖话。经久无省发。一日泉向火。师侍立。泉忽问。拄杖子话。试举来。与子商量。师拟举。泉拈火着便摵。师豁然大悟。

  与夺双行验正邪。才争拄杖便亡家。蓦然铁棒如风疾。失却从前眼里华。

  玄则禅师问青峰。如何是学人自己。峰曰。丙丁童子来求火。后谒法眼。眼问。甚处来。师曰。青峰。眼曰。青峰有何言句。师举前话。眼曰。上座作么生会。师曰。丙丁属火。而更求火。如将自己求自己。眼曰。与么会又争得。师曰。某甲祇与么。未审。和尚又如何。眼曰。汝问我。与汝道。师问。如何是学人自己。眼曰。丙丁童子来求火。师于言下顿悟。

  末上一回秤八两。又秤恰重半觔来。定盘星在谁人手。争着丝毫可怪哉。

  慈明圆禅师。在众中时。到芝和尚寮中。芝坐间开盒子。取香在手中欲烧次。师问曰。作么生烧。芝便放炉中烧。师曰。牙郎当汉。又恁么去也。

  千人万人行一路。几个移身不移步。对面拈香炉上烧。牙郎当汉又恁去。

  琅玡觉禅师因长水法师问。经云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师厉声曰。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

  混混玲珑无背面。拈起有时成两片。且从依旧却相当。免被傍人来[覤-儿+丘]见。

  大愚芝禅师因僧问。如何是佛。师曰。锯解秤锤。

  锯解秤锤无缝罅。风吹日炙朝复夜。虽然不许乱商量。一任称提绕天下。

  杨岐会禅师因僧问。如何是佛。师曰。三脚驴子弄蹄行。僧曰。莫祇者便是。师曰。湖南长老。

  三脚驴子弄蹄行。奉劝行人着眼睛。草里见他须丧命。祇缘踢踏最分明。

  杨岐因僧问。少林面壁意旨如何。岐云。西天人不会唐言。

  天高地迥非难见。水阔山重不易论。万古八风吹不入。西天人不会唐言。

  杨岐因僧问。拨云见日时如何。岐云。东方来者东方坐。

  尧舜垂衣万国宾。拨云见日意休陈。东方来者东方坐。草木重沾雨露新。

  杨岐因慈明上堂问。幽鸟语喃喃。辞云入乱峰时如何。明曰。我行荒草里。汝又入深村。师曰。官不容针。更借一问。明便喝。师曰。好喝。明又喝。师亦喝。明连喝两喝。师礼拜。明曰。此事是个入方能担荷。师拂袖便行。

  将出骊珠遇大商。金盘拨动有余光。无烦一句论高价。把手归家笑几场。

  杨岐因僧问。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衲僧得一堪作什么。师曰。钵盂口向天。

  钵盂向天底时节。十方世界一团铁。少林面壁谩多年。衲僧眼里重添屑。

  茶陵郁山主因庐山化士至。论及宗门中事教令看。僧问法灯。百尺竿头如何进步。法灯曰。恶。凡三年。一日乘驴度桥。一踏桥板而堕。忽然大悟。遂有颂曰。我有神珠一颗。久被诸尘封锁。今朝尘尽光生。照见山河万朵。因更不游方。

  百尺竿头曾进步。溪桥一踏没山河。从兹不出茶川上。吟啸无非逻哩啰。

  动与事会。

  饭若真珠面如玉。食罢㳂溪行数曲。忽然逢个荷锄翁。我自高歌他鼓腹。

  白云守端禅师语录卷下(终)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