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言祖语 雪庵从瑾禅师颂古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07月14日 · 126 次阅读
96

  雪庵从瑾禅师颂古集

  女子出定

  谁在画楼西。相逢语笑低。到家春色晚。花落鹧鸪啼。

  舍利弗入城。遥见月上女出城

  大地绝纤尘。面南看北斗。嫁鸡逐鸡飞。嫁狗逐狗走。

  楞严经。佛谓阿难。见见之时。见非是见。见犹离见。见不能及

  隔墙见角便骑牛。骑入红尘闹市游。游遍归来栏里卧。三更半夜失踪由。

  迦叶门前刹竿

  家家门口透长安。不见纤毫眼界宽。无法无人谁付烛。难兄难弟自相谩。

  师子尊者赴罽宾

  蕴空谁见法中王。觌体何曾碍剑光。古庙藤萝穿户牖。断碑风雨碎文章。

  达磨见梁武帝

  踏翻地轴地不动。推倒天关天更高。稳泛铁船归少室。至今天下起风涛。

  达磨只履西归

  九年冷坐已败阙。只履西归更脱空。后代儿孙空妄想。鹧鸪啼不为春风。

  二祖安心

  自有觅不得。无端面发红。翻身吃一𨈀。两手摸虚空。

  六祖。因僧问。黄梅衣钵。是何人得。祖云。会佛法者得。僧曰。和尚还得不。祖曰不得。僧曰。因甚不得。祖曰。我不会佛法

  不会黄梅佛法。梦中合眼惺惺。此地无金二两。俗人酤酒三升。

  忠国师三唤侍者

  一箭射双雕。双雕随手落。波摇岳阳城。月满滕王阁。

  马祖云。自从胡乱后三十年。不曾缺盐酱吃

  当年高甲已登科。读尽人间万卷书。今日一身天地窄。思量好事不如无。

  百丈曰。老僧昔日被马大师一喝。直得三日

  耳聋眼黑

  一喝当头雷电奔。人间说亦暗销魂。看来岂止聋三日。直至如今海岳昏。

  南泉曰。马祖说即心即佛。王老师不恁么道。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恁么道。还有过么

  剃头头光生。洗脚脚清爽。脱衣上床眠。抓着通身痒。

  夹山曰。我当初在大梅。失却一只眼

  竹篱茆舍酒旗斜。一个胡芦败两家。酒后不知天与地。皈来满地是桃花。

  槃山将顺世。告众曰。有人邈得我真否。将所写真呈。皆不契师意。普化出曰。某甲邈得。师曰。何不呈似老僧。化乃打筋斗而出。师曰。这汉向后掣风狂去在

  彻底冰壶无影像。倒翻筋斗摸难成。千峰雨歇黄梅后。桂魄还从海上生。

  鲁祖面壁

  无目仙人揣骨头。暗中摸索认王侯。价高毕竟无人买。冷却构栏懡㦬休。

  药山造石头之室

  恁么不得总不得。脱却布衫赤骨律。劈头一搭忽翻身。便见口开并眼白。

  时人见此一株花如梦相似

  同根一体都如梦。梦里惺惺眼又花。蝴蝶飞来过墙去。不知春色落谁家。

  甘贽设粥

  甘贽设粥。南泉打锅。一般病痛。彻底誵讹。更有些儿好笑。明朝饿杀禅和。

  南泉平常心是道

  悟得平常达本乡。时人多怕落平常。青春只有九十日。烂醉都无一百场。

  赵州曰老僧使得十二时

  钟送黄昏鸡报晓。赵州何用间烦恼。裂破虚空作两边。古庙香炉出芝草。

  赵州行脚到临济

  临济赵州。禅林宗匝。特地相逢。恰似相扑。撞见今时行脚僧。呼为两个闲和尚。

  秘魔木杈

  威风凛凛不容攀。跳入怀中便解颜。不是酒肠宽似海。争知诗胆大如山。

  祇林降魔

  无魔无我已降魔。添得时人眼里花。今日镆鎁无用处。也知贼不打贫家。

  临济升堂。有僧出。师便喝。僧亦喝。便礼拜。师

  便打

  棒头有眼。眼里无筋。多逢浊富。罕遇清贫。自入洞门烟锁断。不知世上几经春。

  赵州问大同禅师。大死底人却活时如何。师曰。不许夜行。投明须到

  棚前夜半弄傀儡。行动威仪去就全。子细思量无道理。里头毕竟有人牵。

  兴化与旻德问答

  一喝两喝。全机出没。宾主历然。未免俱瞎。半夜摸乌龟。明月照积雪。

  兴化见同参来。才上法堂便喝。僧亦喝

  须弥倒卓。海水逆流。同参相访。作尽冤仇。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愁。

  岩头。因僧问古帆不挂时如何。师曰。后园驴吃草

  古帆未挂时。后园驴吃草。日短苦夜长。行人须及早。

  干峰一路涅槃门

  当面非暗投。应机皆直说。干峰与云门。两口同一舌。若是续貂人。弄巧便成拙。

  云门上堂。闻声悟道。见色明心。遂举起手曰。观世音菩萨。将钱买糊饼。放下手曰。元来祇是馒头

  顿超见色闻声句。不涉明心悟道言。花落鸟啼岩下寺。月明人唤渡船。

  禾山解打鼓

  当阳打动番南鼓。万象森罗立地闻。不是大家齐则剧。难消白日到黄昏。

  法华。因僧问生死事大请师相救。师曰。洞庭湖里失却船

  洞庭湖里失却船。赤脚波斯水底眠。尽大地人呼不起。春风吹入杏花村。

  黄龙三关

  我手何似佛手。合掌面南看北斗。兔推明月上千峰。引得寒山开笑口。

  我脚何似驴脚。急走归家日将落。自古长安如镜平。无端醉倒黄番绰。

  人人有个生缘。且非东土与西天。击珊瑚树枝枝好。撒水银珠颗颗圆。

  佛手驴脚生缘。南海波斯泛铁船。精金美玉团堆卖。毕竟何曾直一钱。

  五祖演曰。倩女离魂。那个是真底

  南枝向暖北枝寒。何事春风作两般。凭仗高楼莫吹笛。大家留取倚阑看。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