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源流 禾山超宗方禅师语录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8年07月13日 · 86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师初住隆庆。开堂拈香。祝 圣寿罢。次拈香云。此一瓣香。奉为前住黄龙山第十二代。新禅师。爇向炉中。与天下衲僧。捩转鼻孔。遂趺坐。上首白槌云。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师顾视大众云。一炷沉檀妙入神。禅河北望已通津。遥称日下如山寿。愿效华封祝圣人。众中莫有递相唱和者么。时有僧出问。如来四十九年。说不尽底法。今日请和尚道 师云札 僧云。达磨九年不了底公案。今日望师拈出 师云。万里神光顶后相 僧云。只如古人闹中求静。静中求闹。未审佗在闹处为人。静处为人 师云。截断两头。归家稳坐 僧云。恁么则龙山明得祖师禅。举处今朝法已传 师云。法本无传。你又作么生传 僧云。昔日山头亲得旨。今朝拈出四方知 师云。重言不当吃。

  师乃云。若论第一义谛。未白槌已前。早是堂堂显露了也。何故。况诸佛妙道。清净本然。量包太虚。一切情与无情。色空明暗。同一体性。既同一体。性为什么所受形躯。各各不同。良由一念瞥起情尘。与眼耳等六尘缘影。妄生执着。忽然一念回光。豁开心眼。便见十方虚空。现前大众。或现宰官身。或现比丘相。皆是一期应现。譬如一等精金。造作不同。其金性本一也。直饶于此见得。倜傥分明。犹未有超毗卢。越释迦底手段。不见。昔日灵山会上。世尊于百万人众前。拈起一枝花。普示大众。会中唯有迦叶微笑。世尊乃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分付摩诃大迦叶。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这个因缘。众中商量极多。或云。迦叶早是落第二头了也。或云。人人尽见。只是不肯承当。或云。何不向未拈花已前会取。如此见解。皆是意根扭捏。强生卜度。总未知端的。若也知得端的。皇恩佛恩。一时报足。其或未然。今日向人天大众前。一时分付。乃竖起拂子云。看看。且道与灵山相去多少。良久云。彻底已超三际妙。论心全报一人恩。

  上堂。云光阴瞥尔才改。且又是八日。参禅之士。直须如救头燃。莫待一朝眼光落地。悔之不及。却来不隔阴速疾是二十年。所以二乘人。不了一切法。证一空理。乃成断灭。菩萨人证一空理。了一切法。乃不成断灭。是知一切非有。诸法现前。不见僧问天彭和尚。如何是佛。天彭云。亲切不离家。寂寞不当户。师云。天彭与么说话。终成渗漏。且道三种渗漏中。堕在那种渗漏。要会么。无身有事超岐路。无事无身落始终。

  上堂。举兴化和尚。一日见克宾维那。乃云。不久为唱导之师。克宾云。不入这保社。兴化云。汝是会了不入。不会了不入。克宾云。料掉勿交涉。兴化云。克宾维那。法战不胜。罚钱五贯设饡饭。次日斋时。自白槌云。克宾维那。法战不胜。罚钱五贯。设饡饭一堂。兼不得吃饭出院。后来法嗣兴化。师云。克宾维那。直是壁立千仞。虽解与么去。要且未善物机。兴化老人。不唯顺风使帆。亦能逆风把柂。且道是法战不胜。为什么承嗣兴化。这里有一句语。善能物我互换。还有人道得么。如无。今日不免略通一线。谁知九月九。初八是重阳。

  谢化主上堂。举世尊一日令阿难持钵。阿难应喏便行。世尊云。汝既持钵。须依过去七佛仪式。阿难乃问。如何是过去七佛仪式。世尊召阿难。阿难应喏。世尊云。持钵去。师云。阿难只解与么去。不解与么来。隆庆化士。既解与么去。亦解与么来。然虽如是。且道作么生是七佛仪式。要会么。丈夫自有冲天志。不向如来行处行。

  上堂。云圆伊三点未轻酬。句句无私即便休。点的锋铓徒拟议。明明端的不当头。放行也七踪八横。把住也水泄不通。中有一着。不堕两头。直饶与么。犹是依模画样看孔着楔。此人十二时中。常有一物隐在𦚾中。皆是生死岸头事。若要透过牢关。须是脑后拔楔。

  上堂。云诸人每日。或堂中静坐。或街市持钵。静处静处看。闹处闹处看。当知此事。于一切处。曾无间断。不见雪峰和尚示众云。尽大地撮来。如粟米粒大。抛向面前。漆桶不会。打鼓普请看。师云。隆庆亦不用打鼓。但祇恁么看。设使看而未彻。亦乃勋习善种。忽若看得彻去。始知隆庆老婆心切。虽然如是。三十年后。不得辜负山僧。

  上堂。举台山路上有一婆。凡有僧问台山路向什么处去。婆云蓦直去。僧才行三五步。婆云好个师僧又恁么去。后有僧举似赵州。赵州云。待我去为勘过这婆子。明日便去。亦如是问。婆亦如是对。赵州归谓众曰。台山婆子。我为勘破了也。师云。一人从苗辨地。一人临崖不悚。诸人要识赵州么。良久云。闹市里虎。

  立春日上堂。云律管吹灰是此辰。应当识取看牛人。心田耕遍无余地。须信灵苗不犯春。是以春生秋落。眼病生花。不落推迁。灵机独露。四时不能易。万变不能迁。任是铁额铜睛。谁敢当头[覤-儿+丘]着。然虽如是。犹是正令全提。只如应时纳祐一句。又作么生。良久云。但得泥牛耕垄亩。何须苍璧佩腰间。

  上堂。云先用后照。要验作家。先照后用。不存影迹。照用同时。壁立千仞。照用不同时。根尘可鉴。古人以此四转语。验天下衲僧。若非具真正眼目。亲切悟明者。此难凑泊。今日为诸人。分明拈出了也。还委悉么。若委悉去。可谓不动丝毫。顿超觉地。其或未然。切须子细。所以古人。为一转因缘。直得寝食不安。今之兄弟见似等闲。诸人趁身安力健。快须荐取。莫待一朝眼光落地。当与么时。莫言隆庆长老不道。

  上堂。举松山一日与庞居士坐次。松山拈起尺子。问居士。还见么。士云。见。山云。见个什么。士云松山。山云。不得道着。士云。争得不道。山遂抛下尺子。士云。有头无尾得人憎。山云。不是这老汉也道不及。士云。不及什么处。山云。有头无尾处。士云。强中得弱即得。弱中得强即无。山乃把住。士云。就中这老汉无话会处。师云。庞居士平生辩不可遏。若不是松山。洎合只向第二机中打倒。

  上堂。举盘山云。光境俱忘。复是何物。洞山云。光境未忘。复是何物。师云。山河大地。灯笼露柱。厨库三门。皆是光境。作么生是真实诸人轮转三界者。盖为不了目前法。从生至死。无有了期。快须荐取。莫待雪𩯭银髭。临渴堀井。悔将不及。

  上堂。举临济一日托钵。至长者家云。家常添钵。有婆至门云。太无厌生。临济云。饭也未曾梦见。说什么太无厌生。婆遂掩却门。师云。人人皆谓。临济落在这婆陷阱。然不是苦辛人不知。殊不知掩却门处。珍宝已露。敢门诸人。既是掩却门。珍宝在什么处。良久云。拶。

  五百罗汉会。堂晚上堂云。今日许多喧闹。向什么处去。各各谛观。一切诸法。悉皆如是。所以古人方便为人处极多。只如道当风不当印。使须触处全该。当印不当风。争奈已彰文彩。通途辨的。要须不犯锋铓。叶路通宗。直是逆摧诸见。不见昔日灵见会上。五百比丘。得四禅定。获宿命通通。各各自见。过去舍身受身。杀父害母。杀阿罗汉。出佛身血。种种重罪。却生怕怖。于是文殊仗釰持逼瞿昙。瞿昙云住住。勿应作逆。勿得害吾。吾必被害。为善被害。文殊师利。一切诸法。从本已来。无有我人。内心见有我人。内心起时。我必被害。即名为害。是时五百比丘。各各自悟本心。同声赞叹云。文殊大智士。深达法源底。自手执利釰。持逼如来身。如釰佛亦尔。一相无有二。无相无所生。是中云何杀。师云。文殊老汉。可谓拔楔抽钉。直饶五百比丘齐悟去。也是同坈无异土。参。

  上堂。举僧问大龙。色身败坏。如何是清净法身。龙云。山花开似锦。㵎水湛如蓝。师云。这僧只有照壁月。更无吹叶风。若不是大龙全机。几乎话作两橛。参。

  上堂。举曹山和尚云。作水牯牛是随类堕。师着语云。在类何尝与类齐。二不受食是尊贵堕。师着语云。认着则不堪。三不断声色是随处堕。师着语云。直须透过髑髅前。此三则语。为入道之捷径。要须见处分明。路头不错。直饶于此见得倜傥分明。亦只是画图。浅之与深。直须亲到一回始得。作么生得亲到去。良久云。不堕功勋穷见见。迥超影响彻心心。

  结夏小参。举天平从漪和尚到西院。居常自言。莫道会佛法。今时觅个举话人也无。西院知。一日遥见。乃召云从漪。漪举头。西院云。错。漪行三两步。西院又云。错。从漪却近前。院云。适来这两错。是西院错。是上座错。漪云。是从漪错。院云。错错。漪休去。院云。且在这里过夏。待共上座商量这两错。漪其时便行。住院后谓众云。我当初行脚时。被业风吹。到思明长老处。被他连下两错。更留我过夏。共我商量。我不道与么时错。发足南方。早知是错了也。后首山云。据天平作与么会解。未梦见西院在。何故话在。师云。从漪一期逞俊。争奈落在西院彀中。殊不知。西院有抽钉拔楔底手段。然虽如是。苦瓠连根苦。甜瓜彻蒂甜。

  迁住禾山语录

  入院升座云。要会入门句。未语先分付。直下苦精神。不必通回互。众中莫有精明者么。试出来道看(问答不录)。

  师乃云。达奚已前真机独露。澄源至此祖令重兴。四问何劳打鼓。一味只要坐禅。不劳摘叶寻枝。直下超佛越祖。岂是借功明位。都缘叶妙通宗。若要洞明三玄。看取最初一句。乃以拂子画一图相云。看。

  上堂。举达磨谓二祖曰。汝但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二祖说心说性。种种道理。悉皆不契。一日忽然大悟。谓达磨曰。此去可休息诸缘也。达磨曰。莫落断灭否。祖曰。无。达磨云。子作么生。祖云。了了常知。言之不及。达磨云。此是诸佛所传。更勿疑也。师云。既是心如墙壁。为什么了了常知。若此见得。可谓终日吃饭。未尝咬破一粒米。直得十方虚空。悉皆消殒。其或未然。业识忙忙。流转三涂。未有了日。参。

  上堂。回首光阴若转蓬。看看九夏又将终。快须悟取玄中句。莫逐情尘枉用功。作么生是玄中句。要会么。第一玄。深沉直照威音前。第二玄。虽然问答绝言诠。第三玄。随机一句本无偏。所以古人云。每一句语。须具三玄三要。若不具三玄三要。皆为流俗阿师。此三句语。验参学人眼目。有悟明者。于此亦验得。有超出三界者。于此亦验得。快须荐取。莫待一朝病苦缠绵。前路忙忙。悔之不及。下座。

  上堂。举僧问昔日禾山和尚。如何是道。山云。耕人田不归。僧云。如何是道中人。山云。禾熟不临场。后首山出此二语云。耕人田不归。意旨如何。山云。大勋不竖赏。如何是禾熟不临场。首山云。任从风雨烂。师云。禾山老汉。可谓体妙入玄。金针双锁。首山和尚。虽然据令而行。争奈言言合辙。然虽与么。也是鼓山道底。

  小参。举南院示众云。诸方只具啐啄同时眼。且不具啐啄同时用。时有僧便出问。作么生是啐啄同时用。院云。作家不啐啄。啐啄同时失。僧云。由来是学人问处在。院云。你向问处作么生。僧云。失。院便打。师云。抽钉拔楔。还佗南院手段始得。当时若不是这僧。也大难承当。珍重。

  上堂。举仰山和尚。一日坐禅次。有僧潜来身畔立。仰山开眼见。乃于地上划一圆相。于下书水字。顾视旁僧。僧无对。师云。这僧向万仞洪崖头弄险。仰山老汉。名传四海。为什么与人重下注脚。参。

  上堂。云直得触目无滞。达得名身句身。山河大地是名。名亦不可得。唤作三昧性海俱备。犹是无风匝匝之波。更须知有照用临时。向上一窍在。师乃举起拂子云。看看。唤作拂子。触目有滞。不唤作拂子。亦乃触目有滞。直饶总不与么去。犹是无风匝匝之波。若要透过牢关。须更顶门具眼。作么是诸人顶门上眼。良久云。无照用中成照用。有功勋处绝功勋。

  上堂。举华严休静禅师。在洛浦作维那。一日白槌云。白大众。上间般柴。下间锄地。首座云。圣僧作个什么。维那云。当堂不正坐。不赴两头机。师云。首座只解与么来。争奈维那善能酬价。子细检点将来。犹是影身句。诸人还要此话圆么。良久云。恰。

  上堂。举玄沙示众云。不见一法是大过患。镜清指露柱云。莫是不见这个么。玄沙云。浙中清水白朱还你吃。若是佛法。未梦见在。师云。总谓玄沙灵机在掌。纵夺可观。若作如是见解。参学眼目在什么处。殊不知。镜清是个白拈贼。然虽与么。争奈明眼人难谩。

  上堂。举吉州资福和尚示众云。第一句。祖师不知有。第二句。堪与祖佛为师。第三句。称提祖佛。师云。有一句语。无你摸𢱢处。有一句语。把定衲僧命脉。有一句语。历历分明。此三句语。直饶拣辨得。犹是佛学。未有悟入处。诸人要悟么。以拂子击禅床。下座。

  上堂。以拂子击禅床一下云。举不顾。即差互。拟思量。何劫悟。若见与么举不顾。若不见与么举。亦是举不顾。到这里。直须敲唱全超。乃能上报国恩。其或未然。不免向须弥顶上掷金针去也。良久云。还会么。只知月色静中见。谁解泉声深处闻。

  上堂。举黄檗运禅师。在百丈开田。百丈云。运阇梨开田不易。檗云。随众僧作务。百丈云。有烦道用。檗云。争敢辞劳。百丈云。开得多少田。檗以锄筑地三下。百丈便喝。檗掩耳而去。师云。百丈正令。风行草偃。黄檗开田。水到渠成。虽然与么。且道以锄筑地处。又作么生。还会么。不是苦辛人不知。

  发化士上堂。举罗山因发化士。临岐乃设问。汝前面见太傅。忽问大师十二时中将何示徒。作么生道。化士无对。罗山云。但道骑虎头收虎尾。一句下明宗旨。又代进语云。此犹是菩萨有言教。菩萨无言教作么生。化士又无对。罗山又云。敌露锋机。如同电拂。师云。丛林中商量尽谓。化士无语。殊不知宛有陷虎之机。罗山恨不两手分付。争奈从门入者。不是家珍。诸人要识家珍么。良久云。后五日看取。

  上堂。举玄沙和尚问僧。面前是什么。僧云虎。玄沙云。是汝你。何故唤作虎。师云。娑婆世界。有四种极重之事。若人透得。不妨出于阴界。复云。欲识玄沙虎。觌面是谁睹。直下透牢关。全机超佛祖。参。

  上堂。十五日已前。是第一句。十五日已后。是第二句。正堂十五日。是第三句。第一句明得。坐断天下人舌头。第二句明得。堂堂独露。第三句明得。神锋壁立。若于此三句明得。皇恩佛恩一时报足。其或未然。用要一机超有表。妙同三句入无为。

  上堂。举安太保问三交和尚。新岁已临。旧岁何往。三交云。壁上钉桃符。师云。此语浮山远禅师谓之金针双锁。后辈依摸画样。殊不知。画饼不可充饥。安太保已是目前蹉过。若不是三交和尚。壁立全提争得风行草偃。

  上堂。举沩山问仰山。闻子在百丈。问一答十。是否。仰山云。不敢。沩山云。向上道取一句来。仰山拟开口。沩山便喝。如是三次拟开口。皆被喝。仰山乃垂泪云。先师道教我须遇人始得。今日果是遇人也。于是发心看牛三年。一日仰山在树下坐禅次。沩山以杖背上点云。寂子道得也未。仰山云。虽然道不得。要且不借别人口。沩山云。寂子会也。师云。沩山仰山。一问一答。不妨亲切。要且无佛法道理。子细检点将来。于禾山门下。只作得个扫地汉。下座。

  开炉上堂。举琛禅师。因法眼悟空龙济三人到。夜向火次。罗汉附炉乃问云。山河大地。与上座自己。是同是别。龙济云。别。罗汉竖两指。龙济云。同。罗汉亦竖两指。师云。这个汉向火也不了。更只管说同说别。直饶见得历历分别。正在途中。向禾山门下。直须吃棒。何故。十语九中。不如一默。

  上堂。举僧问青原思禅师。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思云。庐陵米作么价。师云。尽谓思禅师借水献花。殊不知。有格外之谈。要见古人亲切处么。庐陵米价古今传。历历分明事坦然。要会个中端的意。着婆衫子拜婆年。

  上堂。举云门大师示众云。如今半夏也。敲磕处道将一句来。众无对。自云。蜜怛哩孤蜜怛哩智。又云。蜜怛哩孤蜜怛哩智作么生。自代云部临。又云磕。师云。云门大师。恰似泥里洗土块。要透磕着门庭。须是眉在眼下。

  上堂。天色乍凉。参禅高士。二六时中。直须精进。大底参禅。先须有个省入处。始解稳坐地。得稳坐地了。始解作活计。方有参禅说话分。也须是解做工夫始得。只如一人发真归源。十方虚空悉皆消殒去。现今目前。森罗万象。摐然满眼。作么生得消殒去。有底便道。唤什么作森罗万像。又云。即色处当体即空。又云。触目遇缘皆是虚妄。毕竟归根全一空体。又云。于一切处莫管伊。但自无心于万物。何妨万物常围绕。若是如此见解。殊不知古人方便。可谓不勘自败。所以宗门有三印。一印印空。大地全提触处通。一印印泥。尘尘刹刹现同时。一印印水。净照寒涛翻彻底。此三印即一印。这一印验尽天下衲僧。若要透生死关者。直须印验分明。乃可放过。如将诸方冬瓜印子来。到禾山关头。总用不着。

  中秋上堂。云心同虚空界。唯须密以明智。身现满月轮。乃提婆之能鉴。尽谓示诸佛体。皆言合虚空心。毕竟似披画图。致了如标月指。其或与么。向祖师门下。天地悬殊。若要庆快己躬。须明向上一窍。还会么。欲识同根超异见。定知此日是中秋。

  上堂。举昔有秀才。看佛名经。同长沙岑和尚。百千诸佛但闻其名。未审居何国土。岑云。黄[鴳-女+隹]楼崔灏题后。秀才还曾题么。秀才云。不曾题。岑云。无事好题取一篇。师云。秀才问处。清机历掌。长沙与么为人。未免换手穿梭。且道。毕竟百千诸佛居何国土。诸人要见么。听取山僧一颂。千佛灵踪莫别求。长沙机转有来由。要知觌面难藏处。黄[鴳-女+隹]楼前鹦鹉洲。

  上堂。云一大藏教。在诸人头上。祖师要旨。在诸人脚跟底。有般学解底禅人。见与么道。便谓无须锁子两头摇。观此个十二时中隐隐地常有一物碍膺。若要透此牢关。须是顶门具眼。作么生是诸人顶门上眼。良久云。点。

  上堂。瑞雪飘空。银蟾出海。曹山异中见异。庞公手里明机。一个觌面全提。一个通途叶妙。若也拣得出。许伊具择法眼。实可以上报国恩。其或未然。不免重重露布。良久云。不唯梅蕊先春发。且有青松带雪看。

  死心和尚忌小参。僧问。黄龙正脉妙传时。广众人中独许师。试问死心端的旨。西归只履意何如 师云。见么 僧云。祇此见闻非见闻。未审作么生见 师云。若非见闻犹滞迹 僧云。报德殷勤。未审还见死心赴也无 师云。言中有响 僧云。若然者。顶门拶出金刚眼。照破凌霄百万峰 师云。你且道只履西归作么生 僧云。落叶归根。来时无口 师云。祇得一橛。

  师乃云。来日死心大和尚示寂之辰。况天下丛林宗师。顺寂之日。谓之远忌。既是悟明心地。超出三界。顿越生死。又忌个什么。衲僧到此之日。因念我师示寂。各各冥观。今在何处。直下明得。死心元在实不曾灭。或以一香一花。种种净馔。作佛事者。祇可谓之加行修持。精进翘勤。微细观察。瞥然悟去。不唯亲见死心。亦见诸人本来面目。祇如作是加行修持。为复是庄严死心报地。为复是自己勋修。若见有自有它。则成二法。既成二法。宁免死生之患。当知死心和尚。与一切情与无情。全体是一个禾山长老。禾山长老与一切情与无情。全体是一个死心和尚。不见适来这僧问。西归只履意何如。况死心先师。每好举只履西归话。问诸衲子。且巴陵和尚。于得法师顺寂之日。以三转语报答先师。禾山今夜因行不妨掉臂。祇以明只履西归话。用报先师之德。况此话古今难明。诸方或谓之隐显。或谓之不可有两个。或谓之唯此一事实。若也如是。殊未识祖师宗旨。诸人要见么。浊中清。清中浊。勿谓麒麟生一角。西行向东路不差。大用头头如啐啄。莫莫。玄要灵机休卜度。

  上堂。举芭蕉惠清禅师云。我二十八上行脚到仰山。南塔上堂云。你等诸人。若是个汉。从娘肚里出来。便作狮子吼。解吼么。我于言下。歇得身心。便住五载。师云。芭蕉与么说话。还歇得么。若也如是。恰如未倒鳌山时一般。何必待娘腹中出来。乃作狮子吼。只如释迦如来。未出母胎。已度人毕。子细检点将来。犹落第二机。诸人还见么。良久云。隔。

  上堂。因化士请益四料简语。师着语云。夺人不夺境。洞里灵云何处去。岭上桃花烂熳开。夺境不夺人。已见澄源关棙子。不劳打鼓自先闻。人境两俱夺。了知越圣超凡处。便是全收全放时。人境俱不夺。明明物我皆全露。历历身心本自如。此四句语。有时纵。十方世界。头头显露。有时夺。无边刹海。有甚摸索处。若也如是明得。可以入鄽垂手。向十字街头。管取大用现前。其或未然。切莫作人境会好。

  上堂。云第一玄。拶破髑髅前。第二玄。照用在机先。第三玄。物我两俱全。第一要。个中明得兆。第二要。机俊未为妙。第三要。觌面须回照。若也于一句中。具明三玄三要。则亲到禾山。其或未然。三十年后。一回吃水一回噎。□人下座。

  上堂。云数日不入室。为诸人普说其禅病。乃举拂子云。还见么。若见拂子。即不见诸人。若见诸人。即不见拂子。所以尽十方世界。绵绵密密。实无丝毫渗漏。结夏又数日也。所参底禅如何。有底禅僧。室中问著于一切古人语。即云。恁么也得。不恁么也得。一切是非生灭境界。悉皆杜绝。作如是见解。亦是一种佛学。如石压草。又如急流水过于上以物按之。将谓一如。殊不知。其水于下自流。皆是根源不能截断。未免流转。又有一种人。见人举着。随语生解。一切是非生灭境界。森然满目。此第见解。全为前尘牵引。此二种人。向十二时中。隐隐此地常有一物在中。皆为法尘不透。玄路不通。参禅高士。到这里。直须警省。时不待人。快须荐取。莫只待打着鼓时便坐禅。才下堂。便掉于无事甲中。是阿谁分上事。岂不见。鲁祖和尚。寻常见僧来便面壁。南泉闻云。我寻常教伊向佛未出世时会取。尚未得一个半个。他与么驴年去。师云。南泉和尚。可谓千人排门。不如一人拔关。未透玄关者。往往只作面壁会却。

  上堂。举僧问首山。如何是祖师西来意。首山云。风吹日炙。师云。这个因缘。众中商量。谓之应机。又谓之时节因缘。又谓之信手拈来。若也如是。不唯不见首山为人处。亦辜负自己行脚眼。若也明得去。只此一句语中具三玄。其或未然。听取山僧一颂。日炙风吹知几年。玄中密意妙难传。当机若见首山老。直下应须了目前。

  上堂。举云门和尚问僧。古佛与露柱相交。是第几机。僧无对。自代云。南山起云。北山下雨。师云。了得物我一如。能使风云会合。须是云门始得。且道既是了得物我一如。这僧无对处。又作么生。良久云。险。

  上堂。举起拂子云。大众看看。只这个在临济。则照用齐行。在云门。则事理俱备。在曹洞。则偏正叶通。在沩仰。则暗机圆相。在法眼。则何止唯心。此五家宗派。门庭施设则不无。直饶辨得倜傥分明去。犹是光影边事。若要抵敌生死。则霄壤有隔。且道超生越死一句。作么生道。洎合错下注脚。

  上堂。举佛陀远禅师。僧问。如何是佛。远云。铜头䥫额。僧云。未审意旨如何。远云。播土扬尘。师云。远禅师可谓壁立万仞。还能曲徇物机。这僧若也叶妙通涂。定是尘中辨的。

  夏末上堂。云未结夏已前。先穷入门句。解夏已后。须明出身句。正当九夏中。要明截断两头句。直饶于此三句明得。未免落在平常窠臼。岂不见。云门垂语云。初秋夏末。不触平常。道取一句来。僧无对。自代云。初三十一。中九下七。师云。大众。这僧可谓暗里抽横骨。明中坐舌头。云门大师虽入草求人。未免闹市里𣮎毬。

  上堂。举云门大师示众云。初秋夏末。责情三十棒。自代云。某甲如是。师云。大众尽谓。云门大师一手抬一手搦。殊不知。句里藏锋。言中有响。还会么。令人翻忆老云门。问答全超未足论。棒下责情还会否。夜深明月照前村。

  上堂。举洞山处禅师行脚时。见先洞山。洞山问。近离甚处。䖍云。武陵。洞山云。武陵法道如何。䖍云。胡地冬抽笋。洞山云。别甑炊香饭。供养于此人。䖍便出。洞山云。此子向后走杀天下人在。师云。百发百中。䖍禅师有啮镞之机。验人底眼目。须是洞山老汉。然虽如是。三十年后。此话大行。

  上堂。举鼓山问太原孚上座。父母未生时。鼻孔在甚处。孚云。师兄且道。鼓山云。而今生也。鼻孔在甚处。孚不肯。鼓山云。你作么生。孚云。把将手中扇子来。鼓山乃将扇子与之。再诘问。孚默置。鼓山遂打一拳。师云。孚上座虽然能纵能夺。要且未识父母未生时鼻孔。鼓山若无末后句。洎合堕坑落堑。

  上堂。举黄檗和尚。一日升堂。大众才集。檗以拄杖一时赶散。复召大众。众回首。檗云。月似弯弓。少雨多风。师云。黄檗和尚。恨不两手分付。子细检点将来。大似为蛇画足。师乃召大众。众举首。师云险。

  月望上堂。举拂子作一圆相云。大众看看。圆陀陀地。无缺无余。为天下人眼目。不是满月相。亦非诸佛理。且道是个什么。若也直下明得去。平生参学事毕。其或未然。万里神光顶后相。以拂子击禅床。下座。

  结夏。因病中小参。云露柱患痈疖。灯笼却皱眉。个中无限意。曾不堕闻思。一切众生。未出三界者。病之在识。轮回未息者。病之在情。一切二乘人病在寂灭。三世诸佛病在六度万行。初参学禅人病在学处杂糅。久参之士病在佛病祖病。忽有一人出来问。禾山长老病个什么。阿耶耶。若识得此痛之来处。便识得生死根源。既识生死根源。一生参学事毕。岂不见。洞山初禅师行脚时。到云门。云门问近离甚处。初云揸渡。云门云。夏在甚处。初云。湖南报慈。云门云。几时离彼中。初云。去年八月二十五。云门云。放子三顿棒。次日初却上堂头问。昨日蒙和尚放三顿棒。未审某甲过在什么处。云门云。饭袋子。江西湖南便与么去。师云。这个因缘。众中商量。有云。檐折知柴重。有云。犹作过会在。有云。一棒一条痕。若也如是。不唯不识云门为人处。亦乃未见当人自己眼目。若要倜傥分明。听取山僧一颂。吹毛宝剑当机妙。切玉如泥孰可猜。不犯锋铓全正令。法王心印为君开。

  上堂。举河北保寿和尚。在先保寿会下。作街坊。脱归问讯。保寿云。作么生是你本来面目。立至夜深。下语皆不契。至来日遂云。某甲因缘不在此。且礼辞和尚。往南方遍参知识去。先保寿云。南方禁夏。不禁冬。我这里。禁冬不禁夏。且在此作街坊。若论参寻。阛阓之中。说法浩浩地。遂依其言。一日至市中。见二俗人相争。中间挥一拳云。得与么无面目。保寿闻知。忽然大悟。师云。育才养德。不无保寿。便与么悟去。也是闹市中飏碌砖。子细检点将来。未是全提时节。要见么。十字街中六不收。本来面目绝踪由。纵饶悟得分明去。已落侬家第二头。

  上堂。举第十四祖龙猛尊者。因提婆来。乃令侍者盛一碗水来向面前。提婆见。遂取针投水中。龙猛大喜。遂与相见。师云。龙猛尊者。向须弥山上走马。觌体全彰。提婆于金刚际下翻身。穷源彻底。到这里。虽具啐啄同时眼。未具啐啄同时用。而今这里要见龙猛尊者底么。有则出来相见。良久云。如无。切忌扪摸。

  迁住洪州云岩语录

  师禾山辞众升座。云一住禾山又八年。临岐一句妙难传。后宵欲见云岩老。云绽青天月正圆。乃举药山和尚谓云岩曰。与我唤沙弥来。云岩云。和尚唤他作什么。药山云。我有个折脚铛子。要伊提上挈下。云岩云。与么则与和尚共出一只手。师云。药山和尚可谓父慈子孝。若不是云岩。折脚铛子也无分付处。今日山僧。未免子承父业。亦有个折脚铛子。拟欲分付诸人。还有提掇得者么。若也提掇得去。不丧门风。其或未然。龙门溪上休回首。凤岭山头归去来。

  入院上堂。云第一玄。直透威音前。第二玄。曾不落正偏。第三玄。照用两俱全。若也明得此三玄。须明三要。若不明三玄三要。诸人十二时中。被目前机境回换将去。所以生死界中。不得自在。若要直截根源。向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上元夜小参。云铜壶送客归家去。玉漏催人好坐禅。何事金吾不惜夜。心灯遍界为君燃。乃举洞山和尚问九峰虔禅师云。祖祖相传。合传何事。䖍禅师云。释迦悭迦叶富。洞山云。毕究传底事作么生。䖍禅师云。百岁老儿看夜灯。师云。洞山虽则寻流讨源。未免黏牙带齿。虔禅师可谓据令而行。毕竟翻成露布。若此见得。水到渠成。其或未然。切莫向灯影中行。

  偈颂

  赵州勘婆

  两重问答绝聱讹。赵老于中却勘婆。若不全身探虎穴。安能彻底验仙陀。

  百丈野狐

  百丈堂前验野狐。还如水上捺葫芦。而今到处全机入。便好当场捋虎须。

  大隋盖龟

  千古清声老大随。机锋壁立杳难窥。未能直下超凡圣。只道将鞋盖却龟。

  女子出定

  当机密荐个中玄。女子何因坐佛前。切莫途中为解碍。刻舟求剑实徒然。

  诸佛居何国土

  千佛灵踪莫别求。长沙机转有来由。要知觌体难藏处。黄[鴳-女+隹]楼前鹦鹉洲。

  曹山雪中因缘

  群峰雪覆已超然。绝顶宁同一色边。傥向异中能辨异。虽居偏位不成偏。入尘直截须明要。在类还殊密造玄。欲混千差通不犯。曹山穿过髑髅前。

  保福签瓜

  古今时节正相欢。指外明机没异端。未入口时先识味。已签瓜处被渠瞒。大原接处当头险。保福拈来却放难。若也未能超影响。尽从死活句中看。

  玄沙指虎

  欲识玄沙虎。觌面是谁睹。直下透牢关。全机超佛祖。

  酬徐枢密三问

  问洞山云。拟将心意学玄宗。大似西行却向东。十二时中动转施为。莫非是拟底心。到这里。作么生辨别。

  拟将心意学玄宗。妙用纵横触处通。捩转个中关捩子。休论南北与西东。

  问维摩经云。佛以一言演说法。或有恐怖或断疑。既是一音所说。为什么有闻之恐怖者。闻之断疑者。

  或有恐怖或断疑。双明一句绝针锥。于兹切莫生欣厌。觌面还须眼似眉。

  问维摩经云。众生病故我病。即今他人病时。为什么自己却不病。

  众生病故维摩病。妙见全提越我人。既了病源无个事。何如示现宰官身。

  和蒋运使三颂

  未下山来已见。个中法法全真。大地都是自己。觌面更无别人。

  了得为官勋业。便是祖佛门风。心外实无一法。孰云旷劫难逢。

  此去欲寻相见。大千俱是禾山。彻底洞明这个。廓然超过八还。

  和董承事三颂见别

  道存愈远却弥亲。去住情忘尚隔津。直下是家归甚处。大千全现本来人。

  顺水张帆息浪花。截流一句不周遮。已登彼岸无余事。入海谁能更算沙。

  长忆当年陆大夫。同根底事强分疏。道人固有超然句。虽别应难不见渠。

  古镜铭

  有古菱花。物来斯现。演若倍瞻。仰山亲荐。迷悟虽殊。寒光不变。恶像弗祛。丽质奚羡。历照千差。肯随物转。觑破前尘。是谁对面。

  和灵源和尚善护颂

  灵性包群象。千年寿最优。既知身是幻。何用壳埋头。护惜虽深固。推迁已密流。大随鞋盖处。若个辨踪由。

  送禅人化缘转藏

  经头以字孰能测。举起分明好消息。劳生未晓直截机。双林大士运神力。括囊五教妙全提。高张八面真奇特。汝行如是化檀那。推转机关超奥域。

  送化士

  青春条风至。无情阐化机。法本自何来。要当探极微。只在红尘中。忽见胜珠玑。虽然皆旧物。争奈昔人非。

  禅人呈雪窦顶相求赞

  勘破北塔归来。接得䥫佛即透。分明觌面全彰。不可唤作雪窦。

  禅人写余真求赞

  打破直要坐禅。佛祖亦须超越。若言祇这便是。大似水中捉月。

  古松怪石。全体是我。若谓一如。莫教话堕。

  禾山超宗方禅师语录(终)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7月13日 10:54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