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憨山大师:八识规矩通说 at 2018年06月06日

    此颂六识转成妙观察智也。以第六识顺生死流,具有分别、俱生我法二执;若逆流还源,亦仗此识作我、法二空观。今转识成智,从观行位,入生空观,至七信位,方破分别我执,天台云:“同除四住,此处为齐。”从八信起,作法空观,历三贤位,至初地初心,方断分别法执,故云“发起初心欢喜地”;俱生二执方现,故云 “现缠眠”。缠,目现行。眠,目种子。以俱生我法二执,乃七识所执者,七识无力断惑,亦仗六识入二空观。初则有相观多,无相观少,至第七远行地,六识恒在双空观,方破俱生我执,俱生法执永伏不起,至此六识方得纯净无漏,相应心所亦同转成妙观察智也!若此识成智,则日用现前六根门头放光动地,一切云为,皆大机大用矣!

    七识颂

    带质有覆通情本,随缘执我量为非。

    八大遍行别境慧,贪痴我见慢相随。

    此颂七识境、量、心所也。此识唯缘带质境,以心缘心,名真带质。言通情本者,以拣六识缘外境为似带质也。以此七识缘内见分为我,中间相分,识与见分本质交带变起,故名为真。三性之中,唯有覆无记。谓此识虽无善恶,而有四惑我见,相应而起,盖覆真性,故名有覆无记。随缘执我量为非,此句拣量也。若言带质境,则属比量所缘;今因执内见分为我,以非我计我,恒谬执故,故名非量。此识唯具十八心所,以虽无善恶,而为染污意,故具八大、遍行,并别境中慧;慧即我见,贪、痴、见、慢,同一我见故。余不具者,以善是净法,此识染污;小随粗猛,此识微细;由见审决,故疑无容起;爱著我故,嗔不得生。故唯四惑。然无别境四者,以欲希望,此识任运,无所希望,故无欲;解者,印持未定境,此识恒缘定事,故无胜解;念乃记忆曾所习事,此识恒缘现所受境,无所记忆。无不定四者,悔者,悔先所作,此识恒缘现境,故无恶作;睡眠必依身心重昧、外众缘力,此识一类内执,不假外缘,故无睡眠;寻、伺二法,粗细发言,浅深推度,此识唯依内门而转,一类执我,故皆无之。

    恒审思量我相随,有情日夜锁昏迷。

    四惑八大相应起,六转呼为染净依。

    此颂七识力用也。此识恒常思察量度第八见分为我,故云“恒审思量我相随”。恒之与审,八识中四句分别:第八恒而非审,不执我,无间断故;第六审而非恒,以执我,有间断故;前五非恒非审,不执我故;唯第七识亦恒亦审,以执我无间断故。有情由此生死长夜而不自觉者,以与四惑、八大相应起故。第六依此为染净者, 由此识念念执我,故令六识念念成染;此识念念恒思无我,令六识念念成净。故六识以此为染净依,是为意识之根。以此识乃生死根本,故参禅做工夫,先要志断四惑,内离我见,方有少分相应。

    极喜初心平等性,无功用行我恒摧。

    如来现起他受用,十地菩萨所被机。

    此颂七识转识成智也。分别、俱生我法二执,乃六、七识各有所执。分别二执,从初发心,六识修生空观,至七信位,断分别我执;随入法空观,历三贤位,至初地方断。此则七识当转平等性智,因有俱生二执未净,故此识未得纯净无漏,故曰“极喜初心平等性,无功用行我恒摧”。谓六识恒住双空观中,至第七远行地,方舍藏识,破俱生我执;至八地无功用行,则我执永伏,法执间起,故云恒摧。若此七识转成无漏平等性智,在佛果位中现十种他受用身,为十地菩萨说法,菩萨所被之机也。行人此识一转,则不动智念念现前,法界圆明,湛然常住矣!

    八识颂

    性唯无覆五遍行,界地随他业力生。

    二乘不了因迷执,由此能兴论主诤。

    此颂八识行相也。此识唯一精明,本无善恶。故四性中,唯无覆无记,诸心所中,唯与遍行五法相应,以有微细流注生灭故。三界九地,乃生死六道,此识为总报主。当体虽无善恶,而被他六识业力牵引而生,前六识颂“引满能招业力牵”者,此也。以此识深细,世尊寻常不说,故云“陀那微细识,习气成瀑流,真非真恐迷,我常不开演”。向为二乘,但说六识,建立染净根本。二乘一向未闻,故不了耳!又云“阿陀那识甚深细,习气种子成瀑流,我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故云因迷执。以小乘不知,故不信有此识,是故大乘论师,引大小乘三经四颂、五教十理,证有此识,故云由此能兴论主诤。十证之义,论中广明。

    浩浩三藏不可穷,渊深七浪境为风。

    受熏持种根身器,去后来先作主公。

    此颂八识体、相、力用也。浩浩者,广大无涯之貌。谓藏识性海,不思议熏变而为业海,故此识体广大无涯,以具三藏义故,名为藏识。三藏者,能藏、所藏、我爱执藏。以前七识,无量劫来善恶业行种子习气,唯此识能藏;前七识所作异熟果报,唯八识是所藏之处;由第七识执此为我,故云我爱执藏。论云:“诸法于识藏,识于诸法尔,更互为果性,亦常为因性。”积劫因果,不失不坏,故云不可穷。本是湛渊之心,为境风鼓动,故起七识波浪,造种种业,经云:“藏识海常住,境界风所动,洪波鼓冥壑,无有断绝时。”故云渊深七浪境为风。前七现行,返熏此识,以其体有坚住可熏性,故云受熏。前七善恶种子,唯此识能持。又能持根身器界,一期令不散坏者,以是此相分,乃所缘之境故。以为三界总报主,故死时后去,投胎先来,为众生之命根,故云作主公。其实不知,不死不生,法身常住也!故经云“识藏”、“如来藏”,所谓“如来藏转三十二相,入一切众生身中”,故如来藏有恒沙称性净妙功德,岂生死耶?今迷而为藏识,亦具恒沙染缘力用。能一念转变,则妙性功德,本自圆成。以真妄觌体,故颂四句叹其力用广大也。

    不动地前才舍藏,金刚道后异熟空。

    大圆无垢同时发,普照十方尘刹中。

    此颂转成大圆镜智也。谓此识因七识执为我,故后无始时来,相续长劫,沉沦生死。圆教菩萨,从初发心修行,渐断习气,历过三贤登地以去,至第七地破俱生我执,此识方得舍藏识名,显过最重,故云不动地前才舍藏。以微细法执,及有漏善种间起,尚引后果,名异熟识,至金刚心后,证解脱道,异熟方空,故云尔也。异熟若空,则超因果,方才转成大圆镜智。言“无垢同时发”者,以佛果位中,名无垢识,乃清净真如。谓镜智相应,法身显现,圆明普照十方尘刹,故结云 “普照十方尘刹中”。以理智一如,方证究竟一心之体,此唯识之极则,乃如来之极果也。

    谛观此识,深潜难破,此识丝毫未透,终在生死岸头。古德诸祖未有不破此识,而有超佛越祖之谈。今人生灭未忘,心地杂染种子未净纤毫,便称悟道,岂非未得谓得、未证谓证?可不惧哉!

    此论古存一解,今人解者甚多,但委细分别名相,转见难入。而修行之士,未亲教者,望崖而退。即久依讲席、罢学参禅者,但勘话头一著,而心地生灭头数,亦没奈何。此论虽云相宗,但显唯心之相,若不知此,亦难究心,不免得少为足。故予此解虽未尽依论文,唯取其义而变其语,使学者一览便见,正要因此悟心,不是专为分别名相也!若责予杜撰荒邈之罪,固不敢辞,而为修行者未必无功。幸高明达士,得意遗言,是所望也!

    六祖大师识智颂解

    [大圆镜智性清净]

    教中说转识成智,六祖所说识本是智,更不须转。只是悟得八识自性清净,当体便是大圆镜智矣。

    [平等性智心无病]

    此言七识染污无知,乃心之病也。若无染污之病,则平等性智,念念现前。

    [妙观察智见非功]

    言六识本是妙观察智。于应境之时,若以功自居,则执我见,此则为识;若不居功,则日用应缘,纯一妙观察智矣。

    [成所作智同圆镜]

    言前五识转成所作智。此亦不必转,但悟八识清净圆明,则于五根门头放光动地,一切作为,皆镜智之用矣。

    [五八六七果因转,但转名言无实性]

    此言转识分位。虽说六七二识是因中转,五八二识乃果上转,其实转无所转,但转其名,不转其体,故云“但转名言无实性”。

    [若于转处不留情,繁兴永处那伽定]

    此结前转而不转之义也。所言转识成智者,无别妙术,但于日用念念流转处,若留情念系著,即智成识;若念念转处,心无系著,不结情根,即识成智。则一切时中,常居那伽大定矣!岂是翻转之转耶?

    观六祖此偈,发挥识智之妙,如倾甘露于焦渴喉中。如此深观,有何相宗不是参禅向上一路耶?予昔居五台,梦升兜率,亲见弥勒为说唯识曰:“分别是识,不分别是智。依识染,依智净。染有生死,净无诸佛。”予因此悟唯识之旨。此虽梦语,不可向梦人说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