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禅诗三百首 at 2018年10月22日

    ◆慧能(638—713)

    唐代禅僧,一作惠能,禅宗六祖,南宗创始人。实为中国禅宗主要开创人。俗姓卢,广东新州(今广东新兴)人,后移住南海。三岁丧父,后卖薪为生,闻人诵《金刚经》而有所省悟。661年往见东山弘忍,选嗣法子时,请人代书一偈,并深得弘忍赏识,秘得法衣顶相。为避法衣之争,隐遁岭南十六载,676年于法性寺因“风动幡动”一案遇印宗法师,落发为僧。翌年回曹溪宝林寺,力弘“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之顿悟法门。门人法海汇其语要,编成《坛经》,成为禅门的经书。卒后,唐宪宗追谥为“大鉴禅师”。王维、柳宗元、刘禹锡等为撰写碑铭。名弟子有神会、行思、怀让、玄觉等。

    菩提本无树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赏析】

    这是一首内蕴深奥的佛禅哲理诗,是禅门南北宗的宣言书,为南北分野最重要、最典型的代表作。

    慧能对佛教思想中的“空”是理解得最为透彻的。一切均非实有,本自虚无,又哪里来什么菩提树与明镜台呢?“无”、“非”二字用得正妙。正因为佛性常在,本自清净,本来无物,哪里又会有什么尘埃?

    在意能看来,佛性即人的本性本来就是清净的,只要觉悟到这一点,便可立地成佛,这就是南宗主张的顿悟大法。这位观空大师,承先启后,为中国的禅宗从理论上、方法上找到了一条超尘脱俗的捷径,开辟了一代宗风,是中国文化史、宗教史上深具影响力的伟人。故后人有言“话到南能旨,怡然万虑空”。

  • 禅诗三百首 at 2018年10月22日

    ◆神秀(约606—706)

    唐代禅僧,中国禅宗北宗的开创者。陈留尉氏(今河南尉氏县)人。少习儒业,博学多闻,后奋志出家,寻师访道。师事禅宗五祖东山弘忍六年之久,深得五祖器重,被尊为上座。弘忍圆寂后,在玉泉寺传法,门徒趋凑。90多岁时奉诏入京传法,为武则天、唐中宗、唐睿宗所尊崇,时称“三帝国师”。他在北方法主渐修,与南方慧能南北相应,大扬门宗。弟子中有普寂等。

    身是菩提树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

    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

    【赏析】

    这是一首宣扬禅理的示法诗。

    神秀大师是北宗的创始人,他将人的身与心比做菩提树与明镜台。人身本是佛身,心性亦本自清净,只是常为尘垢所染,因此必须时常拂拭,不让它沾尘,以保持它本性的洁净。

    将身、心比做菩提树、明镜台等,有违空无之理;又时时勤拂拭,即主张时常修习,渐成正果,是一种渐修的习法,与南宗的顿悟相驰甚远。故南宗与北宗之别,于理于法皆有差异。

  • 禅诗三百首 at 2018年10月22日

    隋唐五代第一

    ◆王梵志(约590-约660)

    唐代着名诗僧,原名梵天,黎阳(今河南浚县东南)人。早年经历坎坷,只好遁身佛门,出家为僧。其诗语言浅近,诙谐通俗,意味隽永,广泛流传于民间,并长期为禅师们引用。其诗多类似佛家五言偈语,大多描写民间疾苦,反映战后百姓生活惨状,并宣传佛教行善积德等思想。诗集已佚,敦煌残卷、唐宋诗话中仅存其部分诗篇。

    城外土馒头

    城外土馒头,馅草在城里。

    一人吃一个,莫嫌没滋味。

    世无百年人,强作千年调。

    打铁作门限,鬼见拍手笑。

    【赏析】

    这是一首脍炙人口的佛禅喻道诗。

    馒头代表坟墓,即喻示着死亡,何其诙谐调侃。接著作者幽默地形容“馅草在城里”。有馒头必有馅,而馅就是人。是什么扮演着吃人的角色呢?

    一个人只能吃一个馒头,这种馒头你想多吃也不行,但你想不吃也不行,嫌它没滋味更不行。这种横行霸道的馒头,就是一个人的命运与归宿,就是人人都无法回避的死亡。

    人类的必然命运,使世间难有百岁之人,可是有多少人仍做着自我欺蒙的千年美梦。他们用铁来做门槛,以坚固的门槛阻止小鬼的进入,这种行为只会惹得成为“过来人的”厉鬼拍手大笑。

    作者在诗中揭示了死亡的必然,并进而打破了世人的千岁美梦。这一认识是具有现实主义的意义的。客观地直面死亡,才能进而体味生之可贵、人生苦短,不拿宝贵的时间来做活上千岁的虚妄美梦。从中我们可品味僧家的冷峻的幽默。

    此诗通俗平淡而深蕴哲理,因而深得后人厚爱。苏轼、黄庭坚、范成大、曹雪芹等着名诗人、文学家都极为赞赏,并有仿作。为《红楼梦》中的妙玉激赏的范成大诗“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便是一例。

    有关死亡,不少诗僧留下了风格迥异、艺术成就很高的诗作。唐代诗僧灵澈禅师曾做过一首《道边古坟》:“松树有死枝,冢上唯莓苔。石门无人入,古木花不开。”这首诗写得很悲凉。诗意为:千年古松也会有枯死的枝条,荒径边的古坟无人祭祀,唯有苔莓滋盖。石门没有人会进去,古树苍老得没有花开。一切形将就死,何其无奈、凄凉。这首诗反映了一位诗僧苍凉无奈的心境。唐诗僧云表有首《寒食日》:“寒食悲看郭外春,野田无处不伤神。平原累累添新冢,半是去年来哭人。”表现了一种悲伤无主的情绪。唐僧可止的《城上吟》,有受王诗启发所作之迹。诗云:“古冢密于草,新坟侵官道。城外无闲地,城中人又老。”通过古与新、城外与城中两组对比,展现了命运之必然,正所谓“无穷今日明朝事,有限生来死去人”。(齐己《感时》)

    北宋僧人智圆(976-1022)亦有《挽歌词》一首:“莫谈生灭与无生,漫把心神与物争。陶器一藏松树下,绿苔芳草自纵横。”这是一首典型的禅理诗,内蕴佛教四大皆空之理。既然人生由地、水、风、火四大组成,且终将归为空无,那又何必谈什么生死、超脱,何须为物相争,徒劳心智?等到死后火化,装灰入罐,藏在松树下,绿苔芳草,任由纵横,就会化入自然,归于本来。自然而来,不为物累,不与世争,随后又自然而去,任芳草萋萋,不是更好吗?

    慧心近空心

    慧心近空心,非关髑髅孔。

    对面说不识,饶你母信董。

    【赏析】

    这是一首表现手法怪异的禅理诗。

    所谓慧心,就是人身七窍通过学习知识所得到的聪颖与智慧之心;而空心则是排除一切妄念,心中空无所有的妙悟之心。所以说慧心只是与空心相近,而且空心是不关眼、耳、鼻、口身体七窍的事的。

    然而世人不能平却世俗的慧心,不去追求大智若愚的空心;对这些悟性太差的衲子,诗人愤然挖苦道:当面对你讲你都不懂,就是你母亲姓董(懂)也无济于事啊!此诗妙语双关,阐义深刻,富于禅趣,是不可多得的言短意赅的好禅诗。

    我昔未生时

    我昔未生时,冥冥无所知。

    天公强生我,生我复何为?

    无衣使我寒,无食使我饥。

    还你天公我,还我未生时!

    【赏析】

    这是一首惊世骇俗的白话诗。全诗语言平白,却极富哲理,皎然赞此诗“外示惊俗之貌,内藏达人之度”,令人振聋发聩,催人深省。

    本诗是对传统的天命观即“畏天命”的挑战,诗人大胆质问天公:你既然强生我,却使我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苦海无边,到底要生我何为呢?诗人请求天公“还我未生时”。它也代表了当时饥寒交迫的劳动者的呼声,亦是对天公(统治者)的强烈控诉!

    梵志翻着袜

    梵志翻着袜,人皆道是错。

    乍可刺你眼,不可隐我脚。

    【赏析】

    这是一首否定世俗见解以创真见的禅理诗。

    “着袜”本是禅家宗门的一种威仪。梵志竟将袜子翻过来穿,便是对宗门的一种大不敬,无怪乎人皆道是错了!可是对于个性强烈、别出心裁、推陈出新的梵志来讲,宁可让你觉得刺眼,我也不愿把脚藏起来!

    梵志这种否定外在的形式或权威,如同后世禅者之“呵佛骂祖”,是一种个性独立的精神,更好地映衬出内在的真谛。不拘于形,但求于真!“翻着袜”就够刺眼了,后人竟大胆地宣称“不着衣”,完全不拘外形,直接诉诸性灵。清僧大成《和寒山诗》道:“我着弊垢衣,众人生讥诮。我着珍御衣,众人称切要。我着毛羽衣,众人皆大笑。若我不着衣,何人知其妙?”知其妙者无多,不着衣者更少。

    天理为百姓

    天理为百姓,格戒亦须遵。

    官喜律即喜,官嗔律即嗔。

    总由官断法,何须法断人。

    一时截却头,有理若为申?

    【赏析】

    此诗揭露了封建社会法律的本质,是又一首惊世骇俗的奇诗。

    当官当为民作主,应是法断人,而不应是“官断法”,可是法治让位给了人治,以致有冤无处诉,有理难得申。

    全诗的揭露与质问,可谓痛快淋漓,一针见血,是古代诗苑中的一朵带刺的玫瑰!元代高僧祖柏也做过一首极具傲骨的讽刺诗《赋盖》。诗云:“百骨攒来一线收,葫芦金顶盖诸侯。一朝撑了马前去,真个有天无日头。”大意为:车盖由百来根伞骨组成,一根线来收合,构成一个葫芦金顶,盖住了那些作威作福的官侯。一朝撑到马前去,坐在里面真个是有天没日头。“有天无日”,正是一手遮天的代言词,用来形容当政者的横行霸道与穷凶极恶。据传这是祖柏和尚乞食时撞官驾时所作,既体现了僧人立地即吟的诗才,也毕现了他不畏权贵的傲骨。

    可见僧中亦有傲骨在!

  • 禅诗三百首 at 2018年10月22日

    ◆善慧(497-?)

    俗姓傅,又称傅大士,浙江义乌人。隐居本地松山(又名云黄山)。南朝梁武帝曾请他讲解《金刚经》,留有偈铭数首。

    空手把锄头

    空手把锄头,步行骑水牛。

    人从桥上走,桥流水不流。

    【赏析】

    这是禅宗流传最广、最早产生的一首反语偈。

    手空着怎么能拿锄头?走就是走,怎么反说成是骑着水牛?人从桥上经过时,怎么可能是桥流而不是水流?这是一个时空倒错的世界,一切都颠倒了,一切常规都被打破,习惯性的思维在此短路了。然而智者在此却可以想象到一个灵性的世界,仿佛瞬间的灵感,那昙花般的闪现,给人的思维以极大的促动。

    诗中满溢着反理性反常规的、超现实的精神与极度夸张与怪诞变形的艺术风格,同时亦形象地层示了禅宗的精神要旨,引导我们去深味“大象无形”、“大音无声”的至高境界。

    是的,当我们真正地“悟”了,心领神会了,对一切就会另眼相看!

  • 禅诗三百首 at 2018年10月22日

    ◆菩提达摩(?-536)

    中国禅宗的始祖,原为天竺僧人。是香至王的三王子,受法于西土第二十七代祖师般若多罗尊者。公元526年前后到达中国,初入建康讲学,武帝不契,遂折苇一叶,渡江北上,在嵩山少林寺终日面壁静修,默坐凝修,世称“壁观婆罗门”。弟子中有二祖慧可及道育等,常授以“理入”与“行入”之方法。又授慧可《楞伽经》四卷,韶扬禅宗,被崇为中国禅宗始祖。

    一花开五叶

    吾本来兹土,传法救迷情。

    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

    【赏析】

    这是达摩祖师给二祖慧可说法时的一首示法偈。

    偈颂本是印度佛教经典中的一种文体,是佛经中的赞颂词,体制严密,格律讲究。译为汉文后,多采取整齐的五言形式,通俗朴实,接近口语。

    达摩来到东土中国的目的,便是遵从师教,为了用佛理来拯救迷途的众生。其师曾云“路行跨水复逢羊,独自栖栖暗渡江。日下可怜双象马,二株嫩桂久昌昌”。意谓你将跋山涉水,路经广州,后又恓恓惶惶地渡江北上。会有双象一马,栽下两株久昌不败的常青树。那时再到“一花开五叶”的时候,一切目的就达到了。所谓一花开五叶,是指六祖慧能一朵圣莲,开出了五朵盛美的鲜花。它们分别是临济宗、沩仰宗、曹洞宗、云门宗、法眼宗。自从慧能立宗,直宣“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要旨,果然展开了影响中国文化的各个领域乃至世界文化风潮的一代禅宗的热浪,千年延亘,历久未衰,展开了“多少学徒求妙法,要于言下悟无生”(唐人李中语)的对空灵心境的孜孜不倦的追求。

  • 禅诗三百首 at 2018年10月22日

    ◆高丽定法师(生卒年不详)

    南朝陈时僧人,现仅存诗一首。

    咏孤石

    迥石直生空,平湖四望通。

    岩根恒洒浪,树杪镇摇风。

    偃流还渍影,浸霞更上红。

    独拔群峰外,孤秀白云中。

    【赏析】

    这是一首以物喻理的咏物诗。

    孤石其实就是作者的自画像。孤高挺拔,直指天空,境界开阔,一望无余,何其高瓴;下激上摇,根基不动,屹然巍然,何等坚定;倒映清流,浴霞沐彩,为湖光增色,何等秀丽!独拔群峰,高入白云,何其卓然。

    通过展现湖中孤石超凡脱俗的形象,寓含了作者清高离俗、不染纤尘的情怀。全诗写景如画,有全景描绘,有特写镜头,对仗工整,是一首艺术表现上成功的佳作。

  • 禅诗三百首 at 2018年10月22日

    ◆宝月(生卒年不详)

    南朝齐僧人。俗姓康,曾为齐武帝萧赜所作《估客乐》配乐谐合。亦工于诗,语言简朴,风格清新,情深意切。

    估客乐二曲

    (一)

    郎作十里行,侬作九里送。

    拔侬头上钗,与郎资路用。

    (二)

    有信数寄书,无信心相忆。

    莫作瓶落井,一去无消息。

    【赏析】

    此二曲饱含江南民歌风味,是难得的清新淡雅的佳作。

    首曲模拟女子口吻,表达了一片依依难舍的惜别之情,君行十里,伊送九里;不仅如此,还拔钗资助,关切之情溢于言表。次曲写相思之情,望对方常寄锦书以慰相思之苦,千万不要作落井瓶,一去无消息。这一信手拈来的比喻,表达了她无限的深情。

    诗如其人。诗风清淡、简朴,亦说明其人内心清淡、朴实。

    禅诗中描写男欢女爱的情诗,亦为人称道。寒山的《闺怨》,即细腻描写了夫妻间的情感,散发着浓烈的生活气息:“妾在邯郸居,歌声亦抑扬。赖我安居处,此曲归来长。既醉莫言归,留连日未央。儿家寝宿处,绣被满银床。”

  • 禅诗三百首 at 2018年10月22日

    ◆谢灵运(385-433)

    南朝宋诗人。祖籍阳夏(今河南太康),世居会稽(今浙江绍兴)。东晋名将谢玄之孙,18岁时袭爵康乐公。世称谢康乐。入宋后,降任永嘉太守。他无意政事,忘情山水,恃才傲物后遭贬谪广州。晚年被人诬谄,惨遭杀戮。

    谢灵运是晋、宋之际着名的山水诗人,是开创山水诗派的第一人。他创作的山水诗、自然可爱、一洗东晋华绮不实之风,词句富丽,间夹玄言俚语。他对佛学颇有造诣,常与名僧往来,注有《金刚般若经》等。

    石壁精舍还湖中作

    昏旦变气候,山水含清晖。

    清晖能娱人,游子憺忘归。

    出谷日尚早,气舟阳已微。

    林壑敛暝色,云霞收夕霏。

    芰荷迭映蔚,蒲稗相因依。

    披拂趋南径,愉悦偃东扉。

    虑澹物自轻,意惬理无违。

    寄言摄生客,试用此道推。

    【赏析】

    本诗作于辞永嘉太守还故乡时,是一首描写游赏山水之胜,继而悟至理之怡悦的佳作。

    前三联略描从早到晚的游历,先以清晖怡人的拟人化写景提携全诗,此为略写、虚写、泛写;继而四五联写湖中晚景,远近有致,此为详写、实写;后三联写诗人的愉悦心情与体悟佛理。正所谓“得意看山山转好,无心合道道相应”。(宋代曹洞宗僧人石屋《山居诗》)诗人舍筏登岸,高卧东园,深味佛理之妙:须思想澹泊,看轻外物,则无背于理。明心见性,方为修心之道。

    全诗技法不俗,融情、景、理于一炉,具有巨大的艺术魅力,为历代名家称道。谢公的传世名句为:“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登池上楼》)“白云抱幽石,绿筱媚清莲。”(《过始宁墅》)

  • 禅诗三百首 at 2018年10月22日

    ◆帛道猷(生卒年不详)

    东晋南朝宋僧人,俗姓冯,改姓帛。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出家后居若耶山。曾为宋文帝陈述顿悟之妙,甚得褒赞。少有文名,天性率素,唯好山水,一吟一咏,风格清丽,占尽寄情玄言的“濠上之风”。

    陵峰采药触兴为诗

    连峰数千里,修林带平津。

    云过远山翳,风至梗荒榛。

    茅茨隐不见,鸡鸣知有人。

    闲步践其径,处处见遗薪。

    始知百代下,故有上皇民。

    【赏析】

    这是一首饱含禅韵的山水诗。

    首四联写山水胜景:数峰连绵,长林如带,远衔平津;云遮雾障,山风不绝,荒野阻衍。然而就在这样的荒境中,竟有一个“世外桃源”的境界。茅屋不见,但鸡声可闻,遗薪处处,原来是上古遗民在处生息。

    此诗意境冲淡,清新闲适,富有山野气息,寄超心脱尘之思于桃源胜境之中,表达了作者的一番吟好山水的清心。其中“茅茨隐不见,鸡鸣知有人”句意境深远。“闲步践其径,处处见遗薪”则饱具农家风味,淳朴自然。

  • 禅诗三百首 at 2018年10月22日

    ◆慧远(334-416)

    东晋诗僧、佛学家。雁门楼烦(今山西宁武)人。年青时勤奋好学,博览儒经,尤善老庄。21岁时听名僧道安说法,乃弃而习佛。在太行恒山出家 后奉师道安之命,南下弘法,入住庐山,建东林寺。他率众行道,昏晓不绝,大力弘法之余。常与名士陶渊明、谢灵运,名僧鸠摩罗什等往还。402年,与刘遗民等共建“白莲社”,发愿往生西方净土,成为“净土宗”的开山始祖。慧远居庐山三十余年,影不出山,迹不流俗,每游山送客,常以虎溪为界。他是继道安后东晋一代的佛教领袖,提倡弥勒净土法门,被后世净土宗尊为始祖。仅存诗一首,为我国最早描绘庐山胜境的佳作。

    庐山东林杂诗

    崇岩吐清气,幽岫栖神迹。

    希声奏群籁,响出山溜滴。

    有客独冥游,径然思所适,

    挥手抚云门,灵式安足辟。

    流心扣玄扃,感至理弗隔。

    孰是腾九霄,不奋冲天翮。

    妙同趣自均,一悟超三益。

    【赏析】

    这是一首借景抒怀决志悟道的理趣诗。

    公元400年仲春,慧远率弟子三十余人同游庐山石门,写下了这首感怀诗。

    前四句写山林皋壤间景之幽邃:气息清新,幽谷深深;群籁轻歌,山溜滴响。后十句写冥游感怀:在“挥手抚云门,灵关安足辟”的林峦中,深感佛道两家均以出世为旨,以忘情山水为乐,理无隔阂。明了此理既可身腾九霄。无须在俗世振翅奋争;且感悟佛道,比知晓交友之道,得益良多。

    远公写景,深得后人胜誉,沈德潜之《古诗源》称其“高僧诗,自有一种清奥之气”。又汇佛玄于一统,宣超然出世之旨,理涉古文化诸多领域,深刻反映了东晋时代的社会思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