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警语】汤夫人的七笔勾

    (一)纺绩绸缪,作罢晨昏用意周,夫若成名后,富贵同享受。嗏!霞佩甚优悠,珠冠在首。一旦无常,敕命难相救。因此把凤诰鸾章一笔勾。

    (二)金玉雕镂,珠翠辉煌插满头,绫锦裁宫袖,红紫佳文绣。嗏!谁道眼前沤,缨络难受。包裹骷髅,送入量人斗。因此把锦绣妆奁一笔勾。

    (三)早上妆楼,先把青丝理不休,梳掠香风透,前后分三绺。嗏!雅鬓黑油油,须臾白首。端的蓬松,美貌终成丑。因此把露髻云鬟一笔勾。

    (四)月闭花羞,美貌方才夸女流,画眉春色就,唇点朱樱榴。嗏!镜里一骷髅,多方妆就。老来颜衰,死去皮囊臭。因此把香粉花脂一笔勾。

    (五)织锦藏头,针指功夫巧且优,花样随时候,做出如生就。嗏!剪翠把春留,天生妙手。死后归空,色色成虚谬。因此把刺绣桃花一笔勾。

    (六)怀孕当忧,分娩如同地府游,乳哺三年久,疾病常相守。嗏!婚嫁未曾休,母先衰朽。孝顺多端,替死谁能够?因此把育女生男一笔勾。

    (七)罗袜双钩,湘水裙拖八幅秋,步步凌波皱,侧侧宫鞋瘦。嗏!高低凤凰头,无限娇羞。如此规模,难向西方走。因此把缓步金莲一笔勾。

    注:汤夫人系莲池大师的继室,师既剃度,夫人亦离却红尘,万缘放下,雉发为尼。

  • 莲池大师:为何修行人胆子要小,心要大?  古人说过:

      “胆要大而心要小。胆大的意思,就是敢于承当;心小的意思,就是慎重考虑。敢于承当,所以就像孟子说的‘就是有千万人阻挡,我也一往无前’。慎重考虑,所以遇事小心谨慎,积极谋划成功。”

      这是正确的论点啊。

      至于僧人,那应该反过来才是,我认为心要大而胆要小。

      心大所以能包容十法界,担负着万千生灵的解脱,因此弘扬佛法普度众生是没有穷尽的;

      胆小所以比丘的三千威仪, 八万细行,严持不敢怠慢。

      如今初学的人稍有聪明敏捷,就敢轻视同辈,蔑视古人,藐视清规,鄙视净土,胆是够大的了。

      查看他的真实水平,不过是只知道有自己,不知道有别人,只知道保养爱惜他的短小肉身,不知道恢复广大无边的法界量,心也太小了。

      有人说:“黄檗希运禅师号称粗行沙门,不是胆太大了吗?”

      噫!不会画虎的人,画不成虎反而画的像狗。你所谓的那种胆大的人,我恐怕他做不成粗行沙门反而是个无赖僧啊,所以能不谨慎吗?

      [原文]

      古人有言。胆欲大而心欲小。胆大者。谓其有担当也。心小者。谓其有裁酌也。担当。故千万人吾往。裁酌。故临事而惧。好谋而成。此正论也。至于僧。则反是。吾谓心欲大而胆欲小。心大。故帡包十界。荷负万灵。而弘度无尽。胆小。故三千威仪。八万细行。持之无敢慢。今初学稍明敏者。近蔑时辈。远轻昔人。藐视清规。鄙薄净土。胆则大矣。鞠其真实处。则唯知有己。不知有人。唯知保养顾爱其撮尔之血肉身。不知恢复充满其广大之法界量。心则小矣。或曰。黄檗号粗行沙门。非胆大之谓乎。噫。拙于画虎者。不成虎而类狗。尔所谓胆大者。吾恐不成粗行沙门而成无赖僧也。可弗慎欤。

      ——选自莲池大师《竹窗随笔》

  • 净土法门:人生最高享受 at 2019年09月18日

    净土法门:这叫真修行,这叫真有道

    凡是念佛不能往生,不是念佛不灵,念佛是真灵,是你自己还有放不下的东西,还有牵挂、还有留恋。只要有一桩事情,名闻利养、五欲六尘,有一桩事情放不下,极乐世界这一生你没分,非常可惜!

      我希望什么都放下。我们这个道场,希望这个道场将来是西方极乐世界最有缘的一个小道场,在这个道场的人个个都能够往生,个个都能够见佛,佛来接引,秘诀没有别的。

      我这一生,年轻的时候不懂事,以为宗教都是迷信,所以对宗教没有好感,走到宗教、走到佛教里面来是因为方东美先生。我原本是跟他学哲学的,他给我讲了一部《哲学概论》,最后一个单元“佛经哲学”。我很惊讶,我说佛教是迷信,它怎么会有哲学?他说“你还年轻,你不懂,释迦牟尼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哲学家,佛经哲学才是这个世界哲学的最高峰”,告诉我,“学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我是这个老师把我接引到佛门来的,我跟他三年。第二个老师,章嘉大师。我们这边都有照片,大家都可

      看到。方老师引导我入佛门。怎么样才能够证果?念佛往生是净宗的证果,一定要把这个摆在第一。

      不能把这个放下,往生就靠不住。什么时候放下?当下放下,这是章嘉大师告诉我的。八万四千法门,没有两样,无论哪个法门,你要成就,都要彻底放下。所以我说方老师介绍佛法,章嘉大师教我入门。我向他请教,我说学佛怎样才能够得力,功夫得力?就是修行。我也常常讲给朋友听,我提出这个问题要求老师,佛门修行有没有很快的方法就让我得到?我提出这个问题,他看着我,面孔很严肃;我也看着他,我等他回答我。看了一个小时,一个小时没有说话,我们两个眼睛对眼睛,看一个钟点,说了一个字,“有”!有,我们被惊动了,这下要得用心听,他又不说话了,等了半个小时;前面等一个小时,后面等半个小时,“看得破,放得下”,六个字。

      八万四千法门,门门都是要遵守的条件,必须彻底放下,你才能到极乐世界。这个世界一样东西不能有,任何一样,再小的东西,都会把你拉到出不了三界,脱离不了六道轮回,这比什么都可怜。所以要放下,喜欢的要放下,讨厌的也要放下,不管你是怎么样,只要你有一桩东西,喜怒哀乐没有放下,你就去不了。所以我们要用清净心、平等心处事待人接物,善友恭敬;不善的道友,冤家对头,也要用善心接待。修行,信愿行,有信有愿,愿是决定求生净土,亲近阿弥陀佛,愿,信愿,还有行,行就是这一边彻底放下,这叫行。怎么个放法?不要放在心上。不是说不要放在事上,事照干,特别是为大众服务的事情,为利益众生的事情,我们要多做,要真干。不要放在心上,事情做完了,不管善跟恶,都不放在心上,这叫放下,比什么都重要。心里面只放阿弥陀佛,除阿弥陀佛,什么都不要,这叫真修行,这叫真有道。

      什么时候放下?当下就放下,根本不要把它放在心上,才有跟阿弥陀佛感应的条件。那一边是通的,没有障碍,障碍在自己,不能不知道。

  • 大音希声 at 2019年09月15日

     智明:   7月19日即返温,为何不多住些时?桂林一切情况还符理想否?来信讲“此次经历大有进步,超越了许多心理上的挂碍,于诸事缘上自在多了。”本来一切障碍,俱为“有心”,心若空净,即无挂碍,修法悟道,即为空却此“心”,不在得神通玄妙也。

      今之学道者,都在求神通玄妙而不知空心,以致走人歧途,实可悲也。心不空净,即或发神通,非但不得自在,而且多一层障碍,于学佛有损无益,是又不可不知也。

      初一去河北,对诸禅者,随宜谈话。当说禅者说禅,当谈密者谈密,不必拘于一格,因法无定法,因人而异,我为法王,于法自在,而不为境与人所障也。

      柯迪平夏季拟来温,现在已到否?

      ②心地法门是诞生王子,先识自“本心”,见自“本性”,然后立定脚跟,勤除旧习,不为任何邪说动摇,将来一定成佛。若用法修什么神通,即是外围功勋位,任你怎么功勋高大,也只不过封王封侯,不能为帝(成佛)。暂时神通未发,心里不要自屈,以为不如人家而萎萎缩缩,要堂堂正正地称性而谈,因人而异地随宜施教。

      智明仁者:   来函悉。冬季打七是最好的时机,你能抓紧时机邀约同仁打二个七是再好没有了。七后除你有相当收获外,文翔怎样,有点进步吗?希望他也象阿国一样,没有空入宝山一次。另有二姐妹拟来沪灌顶受法,我看不必了。因为我日内须赴无锡一次,不在上海。她们远道而来空跑一次,岂不徒劳往返?还是由你代传,较为适宜。如你实在不愿代传,可请阿国或祥春代传。她们拟在白云寺侧造闭关房一事,请代向她们婉言谢辞,不要大兴土木,为我造房,耗费钱财,还是节约,用功修行为要。

      《碧岩录》如照磁带所讲原样抄录,很不成文,须整理后,重新写作,方象著作。因为讲话时,很多重复,而且有第一次讲得不甚合意,第二次重新复讲之处,如照样写出来,岂不成了小学生的作文?如何能登大雅之堂?

      关于《圆觉经抉隐》之事,上海请与小鲍联系,杭州请与黄洪章联系,我就不过问此事了。《论明心见性》一书随你怎样安排,我也不过问了。

      大概在无锡过了春节再回上海。因无锡很多学生一再催我前去,至今未能成行,此次去了,不多住些时是无法回来的。

      祥春、阿国、贻芳、学海、金龙等还有你家岳父、某某,均请代为问好!祝你光明自在。

      中丁

      12月6日

      智明仁者:   为人师表确实不易,既欲任劳任怨,又须受各方面的排挤、嫉妒,但这是好事,不这样,怎么能把自己的习气锻练光!所以在度众生的过程中,才能了尘沙惑,不是静坐不动能够办到的。经云:“依于众生方能成佛。”良有以也。

      你不要灰心,古人闻过则喜,知有所改进也。各方来言,仔细分析,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则德日进,道日增矣。你的事我并未对别人讲,此次金龙来信提到你,我将所听到的温州同仁和我讲你的话,归纳为三点,回信告诉金龙,金龙是你的好友,我想他会告诉你的,这就起了间接规劝的作用,并非任豪告诉人的。

      某某的事,不值一谈。他本来执神通,后来信否定神通与气功,我因之鼓励他有正见,将来证胜果,并无夸耀他之处,他用什么向人炫耀呢?

      匆复,祝你全家康寿。

      钟鼎

      5月31日

  • 大音希声 at 2019年09月15日

     智明:   你怎么把地址搞错了,害得济群师走了好多冤枉路;你的二封信又被退了回去,足见做事粗心不得。济群师受法后,已由苏州探望他的父亲和兄长后回到福建,想你第三封信寄出后,已见到他了,一切详情就不多谈了。洪堂和悦林都是你多事,叫他们来求法的。其实这大圆满法,前半“彻却”,就是心中心法的见性。因“彻却”有很多修法,根性差者,须用有相过渡,反是,直下三空相应。无修、无证、无散乱,一切法不立,就是禅。是以心中心法彻见本性后,还用什么“彻却”法?至于“妥嘎”,乃宗下的向上法,果能于见性后,绵密保任,不多久,亦能大放光明,朗照十方。不过“妥嘎”多个方便接引,迅予圆成罢了。要修“妥嘎”,必须于见性后方能进行,因心不动方能用光导引;导出光后,方能不着相,住在光上,成为光妄。薛、周二人远来,不得已,已将观光法传授了他们。但我看他们,心并未空尽,观出光后,将着在光上,不得真实受用也。

      你与某某年纪还轻,不必忙闭关。现在广化寺须你们教导初机学生,济群师也不会放你走,现在还是一面修法,一面教导学生再说。现将来问条答如下:

      一、你们现在闭关的机缘不成熟,阿芷还要工作。

      二、要闭关修妥嘎须朝南,以便看太阳、月亮,屋边须有大水,以便坐在水边看水光,还要有电灯看灯光,更要清静无吵杂声。

      三、准备道粮充足,更要紧的是身心清净,毫无挂碍。否则,闭关要着魔的。

      四、关于居士指导出家人的事例,世俗每多偏见。认为居士身份不及僧众高贵,应排在僧后,不能和大僧并驾齐驱,更何能教导僧众?殊不知僧宝者乃依佛法修持有得,戒律精严,堪为人师,即为僧室,非关出家与不出家也。再说僧有二种:一者出家剃发、染衣为小乘罗汉僧,二者依佛三学修持有得,不剃发,着俗人衣,为大乘菩萨僧(参看《佛学大辞典》1241页二种僧条)。所以你不必胆怯,尽管理直气壮的教导。假如你要出家,要取得某某的同意。你们夫妇同修佛法,不做世俗夫妇想,是最上的菩提眷属了。

      五、心中心法顶好再多修些时,庶几脚跟稳健,不为境转。不然者,力量较差,虽有悟处,于顺逆境不得自在,终将沦为悟后迷也。

      六、由光明一现不再现看来,可知静功尚差,应多多修法,修至身在光中不觉有光,浑化相忘,庶几可矣。

      七、有厌烦即有喜悦,都是相对的妄相。我们应该既无喜悦,也无厌烦。赵州云:“佛”之一字,吾不喜闻!尚为诸禅德诃斥,何况厌烦文字耶!

      八、某某与爱人感情有裂痕,不是修双身法能补救的。双身法不是夫妻行淫,而是有功夫的人作了生死的考验。双方都要能悬崖勒马的功夫,精不走漏才行。否则,便是行淫下地狱了。

      九、广化寺有你们为初机学人作指南,已很够了,不必再要我前来为他们作辅导了。匆匆不尽,即祝进步。

      中丁

      3月12日

      智明仁者:   来稿已代改妥,望重抄后再寄出。

      关于净土修法问题的文稿,一般人看了,尤其是现代的净宗行人要吓得发抖的。难怪《广东佛教》不敢刊载,要盲付更改其中的辞句了。但我认为,要得真生西方净土,不如是用功,仅如现在依样画葫芦似的、轻描淡写的做做早晚功课,散心、有口无心的念念圣号,是不能往生的。

      他们不敢发表,就请寄回来,不要使他们为难,另寻别处,或者有其他机遇时再行发表好了。你看如何?

      中丁

      8月31日

      智明仁者:   我于本月五日从无锡回沪,见到你十月廿七日来信,知你对修法的过程有些模糊不清,兹就来问,条答如后:

      一、未能透过着清闲的关。关于此点只要执着清闲亦是病,不去着它,目下虽不能一时除尽,但努力做去,久久自能相应,正不必急在一时。如不知是病,以为清妙,则曰守幽闲堕入迷网矣。昔药山坐石次,其师石头问曰:你做什么?药山曰:什么也不为。头曰:什么也不为,莫非闲坐么?山曰:闲坐即为也。头曰:如是,如是。你看他父子对语,可见落在清闲处,即非是矣。

      二、记忆力忽好忽差。此用功人未翻身之通病,等你死后复苏,即无此病矣。

      三、讲课紧张心跳。

      1、未习惯。

      2、爱面子,恐怕讲得不好。

      3、背包袱上阵,有此数端,焉有不心跳之理。此皆着相,心未空尽之病。你但一切放下,如入无人之境,无讲与听讲者,则心平气和,妙义油然而生矣。

      4、打坐昏沉,如睡着即无用。如似睡非睡,内里仍了了分明,乃昏定。此时不用提持,如投石水中,任其一沉到底,则豁然开朗,一提反而坏事。日间事务多,打坐不得力,乃定功不够也,所以要做事时,不作做事想,心空无住也。

      5、“外境来时,感觉灵敏,念起即觉,但想去却难。”此语矛盾。果能念起即觉,还要去个什么?《圆觉经》云:“知幻即离,离幻即觉!”既然妄念起时,已经觉了,妄念即化于无形,根本无有东西了。还要除个什么。如果说,妄念起时,虽已知道,但还在头脑内盘旋不去,即你根本未觉,还是着在相上。那就要痛下禅锤,打死这着境的妄心。你如用“忘”字得法,大可用之。

      6、授课应该备课,但不要执着。穿衣吃饭,无取无舍,一种平怀自尽,即是大道。遇不平不常处,凛觉而化之。此等功夫,原不是一蹴能就的,须经千锤百炼的。你还年轻,只努力向这个目标奋斗过去,自有水到渠成之日,望你好自努力。去香港事,现正申请办理中。不多说了,祝你自强不息。

      中丁

      11月8日

      1992年

  • [续] 如昔异见王问婆罗提尊者曰:‘如何是佛?’尊者曰:‘见性是佛!’王曰:‘师见性否?’尊者曰:‘我见佛性。’王曰:‘性在何处?’尊者曰:‘性在作用!’王曰:‘是何作用?我今不见。’尊者曰:‘昭昭作用,王自不见!’王曰:‘于我有否?’尊者曰:‘王若作用,无有不是;王若不用,体亦难见。’王曰:‘若当用时,几处现出?’尊者曰:‘若出现时,当有其八。’王曰:‘其八出现,当为我说。’尊者曰:‘在胎曰身,处世曰人,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鼻辨香,在舌谈论,在手执捏,在足运奔;遍现俱该法界,收摄在一微尘;识者知是佛性,不识者唤作精魂!’王闻即开悟。

      又如《金刚经》,世尊于说法之前为什么先插一段著衣、持钵、入城、乞食,直至敷座而坐呢?盖欲启大众无形般若之机,不得不借用六波罗蜜有相之形也。因无体不能成用,眼前一切相用,在在皆在反显般若无相之体。奈我人不识,故佛特借用有相之事行,以密示无形之妙体,令我人证入般若波罗密也。

      性固不无,但不可以耳闻,不可以目睹,不可以知知,不可以识识,但可以慧照,可以妙观,可以领悟,可以神会。故曰‘如是悟会,悟会如是’而已。六波罗密之密行,乃世尊不开口之说法。如是般若放光,独空生(须菩提)当下契会,应机缘起,出座请问,乃成就一部《金刚般若》妙经。

      三、明心见性者,明心本无,见性本有也。上面说过,心性有如事用与理体。事用虽有形相,可以眼见,但似有实无,以缘起性空故;理体虽无相可见,但似无实有,以性空缘起故。二者相辅相成,离体无相,离相无体,故曰:非空非有,亦空亦有,即空即有。吾人非但于一切事相不可执著,倒于一边,尚须透过幻起之事相,明见本真的性体。

      《楞严经》云:‘性色真空,性空真色。’性体是真空,无有形相;无相之真空方是性体。一切有相之色,俱是妄色。妄色无体,犹如空花水月不可得,但妄想而已。故《心经》说,一切皆无,既无世法之眼耳鼻舌身意与色声香味触法,亦无声闻缘觉之苦集灭道与十二因缘,更无菩萨之智与得,于一切不可得处乃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此即揭示吾人于明心本无处而彻见本有之性体也。

      此在宗下谓之泯绝无寄宗,如庞居士问马祖:‘不与万物为侣者,是什么人?’祖曰:‘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再向汝道!’心念泯绝,空有销殒,真空妙体自然显现。又如近代之楚泉禅师,参见赤山法祖。一日祖问曰:‘法华开示悟入佛知见,历代祖师各有开示。但皆是各位祖师自己的,非关子事。今欲子从自己胸襟中道将来,如何开示悟入佛知见?’师无语。祖叹曰:‘如是参禅,只是徒丧光阴,有何益处?’罚令跪参。连参三枝香,听维那打开静板响,忽然省悟!祖考问曰:‘如何开佛知见?’答曰:‘开出本有(即本有之自性理体也)。’进问曰:‘如何示?’答曰:‘示出本无(即一切心用事相皆不可得,从不可得之心用上以示本真性体也)。’再问曰:‘如何悟?’答曰:‘悟无有无(消灭其迷悟痕迹也)。’更问曰:‘如何入?’答曰:‘入出无碍(得大受用,语默动静自在无碍也)。’

      四、明心见性者,明悟即心即性,即性即心也。真觉禅师云:心性虽似有体用理事之分,但考其实际,则非一非异。以从事相说来,妙用随缘,应显万类,似有形象,而妙体不动,绝诸对待,离一切相,故非一。但用从体发,用不离体;体能发用,体不离用。从此不相离背说来,故非异。经云:‘一切事相,皆性之显现。’事相虽殊,分门别类,各有不同,但其性则一。故曰:‘无不从此法界流,无不还归此法界。’

      明镜无不现影,无影不为明镜;现影皆从明镜,无镜不能现影。心性亦复如是,性是真空妙体,心是有形相用。故有性体必有相用,无相无从显体。是则相即性,性即相;相外无性,性外无相。非如顽空,冥顽不灵,死寂无知,落于断灭也。

      众生迷头认影,执相造业,故招五浊秽土;诸佛见性遣相,清净无染,故感净土庄严。其真、妄、净、秽虽殊,而现相之性体则一。吾人只须将认影遣镜之误,转换为认镜遣影,则秽土当下即是净土,并不待死后始得往生也。经云:‘随其心净,即佛土净;欲净其土,先净其心。’良有以也。

      真空妙有者,拣非顽空,从体起用也。以真空故,能随缘;以妙有故,能起用。妙有真空者,拣非实有,摄用归体也。以随缘起用,现诸幻相,故《弥陀经》说佛土庄严;以体性清净无染,不沾一法,故《金刚经》说一物不立。一物不立,正是佛土庄严,佛土庄严,正是一物不立,故《金刚》即《弥陀》,《弥陀》即《金刚》,非有二般。心性相体,看来有异,其实如一,如水之与波,水以湿为体,波以动为相。水性波相,看来非一,但波即水,水即波,湿性非异。故真见性者,非但心地法眼可以见道,肉眼亦能彻见真性。以性即相,相即性也。古德云:‘万象丛中独露身!’又云:‘山河及大地,尽露法王身!’即指此世界万有皆我性体所显现也。

      《金刚经》云:‘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我人果能彻究斯理,于日常生活中,即相而见性,任何尘缘境相,不作尘缘境相会,则当下超越诸有,逍遥于三界外矣!生公说法,顽石点头,情与无情,同圆种智。目之所及,耳之所闻,无一非佛也。此在宗下谓之直指心性。如大梅问马祖:‘如何是佛?’祖曰:‘即心即佛!’大梅于言下大悟。又如灵训问归宗和尚:‘如何是佛?’宗云:‘我今向汝道,恐汝不信!’训云:‘和尚诚言,某焉敢不信!’宗云:‘即汝便是!’训于言下有省。请看,何等果断!何等便捷!何等庆快!

      五、明心见性者,明心性无住,一物不立,归无所得也。心性本自空灵无住,方成妙用,一有所住便成窠臼;心性本来无有一物,说空说有,说迷说悟,说真说妄,俱是相对立说,均系戏论。所谓但有言说,均无实义。如彻悟心源,明见真性,迷妄既无,悟从何立?不立亦不立,了无一法可得。故云:人我空非真空,须法我空,更复空空,方真到家稳坐。亦即古人所谓无所成、无所得、无所修、无所证方真成、真得、真证也。如认自己有法可得、有道可成,则正堕在圣位法执里。小则生死不了,纵或了得分段生死,绝不能了变易生死,以法执即变易生死之障故;大则发狂成魔,后果不堪设想!

      关于无修无得无证之说,即是彻悟到家人之了脱语,亦是最初理解如来密因人之因地法语。以众生本来是佛,不因修成。只因不觉,迷己逐物,追逐外境,沦为众生。今如凛觉醒悟,如千年暗室,一灯能明。便恢复本性,有何修证之可言?故云不假劬劳、肯綮修证也。但如习染浓厚,妄执深重,虽明斯理而历境心生,则不无辛勤绵密扫荡之功!又如仅明众生本来是佛之理,并未亲见自性,只为将来成佛之因,则更须勤恳修习,以期亲证。切不可开大口,说大话,自欺欺人,拨无修证,而致莽莽荡荡遭殃祸也。

      彻悟心性,一法不立,无佛无众生,整日如痴如呆,任运随缘,皆是佛事。所谓嬉笑怒骂、謦颏掉臂,皆是海印放光;穿衣吃饭、运水搬柴,无非神通妙用!其间无所取舍,无所倚重,故谓之归无所得也。

      才有所重,便障自悟门,故宗下大德,皆善为人解粘去缚,即令学人放下重担,打开悟门也,如马祖见有人堕在前答‘即心即佛’处,故于有僧更问‘如何是佛’时,又答‘非心非佛!’临济祖师恐人落在‘赤肉团上无位真人’上,当有僧更问‘如何是赤肉团上无位真人’时,托开其僧云:‘无位真人值什么干屎橛?’又如第四节所述第二则公案,灵训于言下有省时进问云:‘如何保任?’归宗云:‘一翳在目,空花乱坠!’这些例子都很好说明真性是无所住、一物不立的。所以我们要彻底悟真心,既不能著佛求,更不能著神通玄妙!

      赵州云:‘佛之一字,吾不喜闻!’后人虽有嫌其尚有‘不喜在’之落处,但赵州之意在了法见,示人无一法可得、无所倚重,不在喜不喜也。至于立言之弊,以但有言说不无痕迹!如灵龟摆尾,扫其行迹,行迹虽去,又落扫迹。以故宗下大德说到末后,无法开口,即拂袖归方丈,以示末后也。

  •  67.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契此播秧诗)

      68.空门寂寂淡吾身,溪雨微微洗客尘。卧自白云情未尽,任他黄鸟醉芳春。(可止精舍遇雨诗)

      69.一念空时万境空,重重关隔豁然通。东西南北了无迹,只此虚玄合正宗。(日本一山国师牧牛颂诗)

      70.千峰顶上一间屋,老僧半间云半间。夜晚云随风雨去,到头不似老僧闲。(志芒千峰顶上诗)

      71.溪水清涟树老苍,行穿溪树踏春阳。溪深树密无人处,惟有幽花渡水香。(王安石天童山溪上诗)

      72.滔滔不持戒,兀兀不做禅。酽茶三两碗,意在钁头边。(慧寂诗)

      73.大梅梅子熟,庞老已先知。正眼验真妄,相逢拍手归。(桦源岳禅师诗)

      74.欲悟色空为佛事,故栽芳树在僧家。细看便是华严偈,方便冈开智慧花。(白居易僧院花诗)

      75.溪声便是广长舌,山色岂非清净身。夜来八方四午偈,他日如何举似人。(苏轼赠东林揔长老诗)

      76.藏身无迹更无藏,脱体无依便厮当。古镜不磨还自照,淡烟和露湿秋光。(无名禅师诗)

      77.草堂名刹岁年深,三藏谈经事莫寻。唯有千章云木在,风来犹作海潮音。(溥光题草堂诗)

      78.是风是幡君莫疑,百草丛中信步归。王道太平列忌讳,戏蝶流茑绕树飞。(自得晕禅师诗)

      79.海门瘦月远无斜,潮退虚声吼白沙。短袖闲叉无事乎,荆山野寺看梅花。(吕留良悟空寺观梅花)

      80.终日看天不举头,桃花烂漫始抬眸。饶君更有遮天网,透得牢关即便休。(何山守珣开悟诗)

      81.一榻萧然傍翠阴,画扃松户冷沉沉。懒融得到平常地,百鸟街花无处寻。(祖印明禅师诗)

      82.黄梅席上数如麻,句里呈机事可嗟。真是本来无一物,青天白日被云遮。(西塔禅师诗)

      83.麻砖作镜不为难,忽地生光照大千。堪笑坐禅求佛者,至今牛上更加鞭。(佛印元禅师诗)

      84.卢陵米价播诸方,高唱轻酬力未当。觌面不干升斗事,悠悠南北谩猜量。(长灵卓禅师诗)

      85.语路分明在,凭君仔细看。和雨西风急,近火转加寒。(道吾真禅师诗)

      86.卓尔难将正眼窥,迥超今古类难齐。苔封古殿无人侍,月锁苍梧凤不栖。(丹霞淳禅师诗)

      87.炉熏细细烧禅房,竹日晖晖映短墙。安得买邻珙岁晚,钵盂分饭共绳床。(李彭荅友赠诗)

      88.众生诸佛不相侵,山自高兮水自深。万别千差明底事,鹧鸪啼处百花深。(曼殊迟友诗)

      89.云树高低迷古墟,问津何处觅长沮。渔郎行人深林处,轻叩扉门问起居。(曼殊本事诗)

      90.九年面壁成空相,持锡归来悔晤卿。我本负人今已矣,任他人作乐中筝。(曼殊本事诗)

      91.春雨楼头尺八箫,何时归看浙江潮。芒鞋破钵无人识,踏过樱花第几桥。(曼殊本事诗)

      92.雨在时时黑,春归处处青。山深失小寺,湖尽得孤亭。(唐庚栖禅暮归书所见诗)

      93.春看湖烟腻,晴摇野水光。草青仍过雨,山紫更斜阳。(唐庚栖禅暮归书所见诗)

      94.窗外芭蕉要半庵,心番一炷静中参。云霞幻灭寻常事,禅定莫如是钵悬。(亦苇禅定诗)

      95.言从天竺诗,偶步下云房。新霁铃声活,晨炊松叶香。

      片云驻灵石,一鸟荅松篁。檐下花仍在,禅心但坐忘。(俞明震于竺诗)

      96.湖上春光已破悭,湖边杨柳拂雕栏。算来不用一文买,输与山僧闲往来。(道济诗)

      97.负郭幽居一林清,残花寂寂水泠泠。夜深宴坐无灯火,卷土疏帘月满庭。(李光新年杂诗)

      98.春雪满空来,触处是花开。不知园里树,哪个是真梅。(讷堂思禅师诗)

      99.契阔死生君莫问,行云流水一孤僧。无端狂笑无端器,纵有欢肠已似冰。(曼殊诗)

      100.清风楼上赴官斋,此日平生眼豁开。方信普通年事远,不从葱岭带将来。(越山师开悟诗)

  •   34.终南最佳处,禅诵出青霄。群木沉幽寂,疏烟泛泬寥。(司空图牛头诗)

      35.为爱寻光纸上钻,不能透处几多般。忽然撞着来时路,始觉半生被眼瞒。(守端蝇子透窗诗)

      36.君不见,三界之中纷扰,只为天明不了绝。一念不生心澄然。无去无来不生灭。(拾得诗)

      37.自笑老夫筯力败,偏恋松岩爱独游。可叹往年至今日,任运还同不系舟。(拾得自笑诗)

      38.不是风幡不是心,迢迢一路绝追寻。白云本自无遗迹,飞落断崖深更深。(草堂清禅师诗)

      39.千尺丝纶直下垂,一波才动万波随。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载月明归。(德诚船居寓意诗)

      40.不是风兮不是幡,清霄何事撼琅玝。明时不用论公道,自在闲人正眼看。(圆通仙禅师诗)

      41.玉在池中莲出水,污染不能绝方比。大家如是苦承当,洞庭一夜秋风起。(佛印玄禅师诗)

      42.七百僧中选一人,本来无物便相亲。夜传衣钵曹溪去,铁树开花二月春。(草堂清禅师诗)

      43.尘劳迥脱事非常,紧把绳头做一场。不是一番寒彻骨,争得梅花扑鼻香。(希运诗)

      44.卢陵米价逐年新,道听虚传未必真。大意不须歧路问,高低宜见本来人。(黄龙慧面禅师诗)

      45.荷衣松食住深云,盖是当年错见人。埋没一生心即佛,万年千载不成尘。(楚云南禅师诗)

      46.师资缘会有来由,明镜非占语暗投。坏却少林穷活计,橹声摇月过沧洲。(萝庐禅师诗)

      47.万境万机俱寝息,一知一见尽消融。闲闲两耳全无用,坐到晨鸡与暮钟。(石屋山居诗)

      48.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只道只今句,梅子熟时枙子香。(石屋山居诗)

      49.白云深处拥雷峰,几树寒梅带雪红。斋罢垂垂浑人意,庵前潭影落疏钟。(曼殊住西湖白云禅院作此诗)

      50.白首重来一梦中,青山不改旧时容。鸟啼月落桥边寺,倚枕犹闻半夜钟。(孙觌枫桥三绝诗)

      51.残年不复徙他帮,长与两禅同夜釭。坐到更深都寂寂,雪花无数落天窗。(陈与义与智老天经夜坐诗)

      52.云痕变灭一兴亡,铃语沉沉碣草荒。立马城阴高处望,塔尖留得古斜阳。(何振贷铁塔诗)

      53.鸟舍凌波肌似雪,新持红叶索题诗。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髦时。(曼殊本事诗)

      54.刀斧斫不开,灵机绝点埃。清风扫残雪,和气带春回。(退谷云诗)

      55.白牛常在白云中,人自无心牛亦同。月透白云云影白,白云明月任西东。(普明禅师牧牛颂诗)

      56.年老心闲无外事,麻衣草座亦容身。相逢尽道休官好,林下何曾见一人。(灵澈东林寺酬韦丹刺史诗)

      57.狂心歇处幻身融,内外根尘色即空。洞彻灵明无挂碍,千差万别一时通。(圆瑛常州天宁禅寺定后口占)

      58.山头禅室挂僧衣,窗外无人溪鸟飞。黄昏半在山下路,却听泉声恋翠微。(孟浩然过融上人兰若诗)

      59.香芭冷透波心月,绿叶轻摇水面风。出守出时君看取,都芦只在一池中。(佛鉴勤禅师诗)

      60.千年苔树不成春,谁信幽香似玉魂。霁雪满林无月晒,点灯吹角做黄昏。(虚堂智愚禅师古梅诗)

      61.一度林前见远公,静闻真语世情空。至今寂寞禅心在,任起桃花柳絮风。(栖白寄白山景禅师诗)

      62.西禅寺古振唐风,百丈怡山一脉通。坐破薄团卷帘笑,风光不减荔枝红。(苏渊雷题西禅寺诗)

      63.放出沩山水轱牛,无人坚执鼻绳头。绿杨芳草春风岸,高卧横眠得自由。(怀海沩山牯牛诗)

      64.枿坐云游出世尘,兼无瓶钵可随身。逢人不说人间世,便是人间无事人。(杜荀鹤赠质上人诗)

      65.四大由来造化工,有声全贵里头空。莫嫌不与凡夫说,只为宫商调不同。(人人谂鱼鼓颂诗)

      66.青灯一点映窗纱,好读楞严莫忆家。能了诸缘如幻梦,世间唯有妙莲花。(王安石和诗赠女)

  • 蕅益大师:念佛即禅观论 at 2019年09月13日

    蕅益大师:念佛一时信心不足不要紧 蕅益大师 示玄著   佛知佛见、无他,众生现前一念心性而已。现前一念心性,本不在内外中间;非三世所摄,非四句可得;只不肯谛审谛观,妄认六尘缘影为自心相,便成众生知见。若仔细观此众生知见,仍不在内外中间诸处,不属三世,不堕四句,则众生知见当体原即佛知佛见矣。倘不能直下信入,亦不必别起疑情,更不必错下承当,只深心持戒念佛;果持得清净,念得亲切,自然蓦地信去,所谓‘更以异方便,助显第一义’也。此棒打石人头,曝曝论实事。若要之乎者也,有诸方狐涎在,非吾所知也。偈曰:

      众生知见佛知见,如水结冰冰还泮;

      戒力春风佛日晖,黄河坼声震两岸。

      切莫痴狂向外求,悟彻依然担板汉。

  • 把握当下,想要的幸福一直都在  漫漫人生路,值得追求的东西实在太多。若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错过了风,我们会收获雨;错失了夏花绚烂,必将会走进秋叶静美。心若年轻,则岁月不老,无论时光如何流转,守住心中的那一季春暖花开。其实,我们想要的幸福一直都在。只要我们放宽心胸,懂得欣赏,把握当下,就能如沐春风的获得快乐与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