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临终正念诀 唐 善导大师

    凡夫临终,欲生净土,须是不得怕死。常念此身多苦不净,恶业种种交缠,若得舍此秽身,超生净土,乃是称意之事。如脱敝衣,得换珍服,放下身心,莫生恋著。才遇有病,便念无常,一心待死。

    凡夫临终要想往生西方净土,必须不怕死。平时应当常常想到:这身体是苦恼的源泉,而且是由三十六种不净物合成的行动厕所,污秽不净,没有什么值得留恋;再说,身心相续有各种恶业不断缠绕,如果不求生西方,今世身体死去,还会再取受一个身,如此就会不断从身体当中出生各种苦。

    如果堕入三恶趣的地狱界,就会没完没了地在无数年岁中受着火烧、冰冻等大苦。如果堕在饿鬼界,也是长年忍受饥渴,连水的名字都听不到,何况去受用。如果堕在家畜中,就会整天还债,如牛、马等等,没有少许自在,辛苦一世,最后还要被宰割。堕为野生动物,也是整天提心吊胆,彼此杀戮,所以都是非常痛苦。如果生到人天,也只不过是做一场梦而已,梦醒之后一无所得,仍旧堕入苦海。所以不往生净土,从不净的苦身中就只是源源不断地产生苦,除此之外,不会有任何真正的安乐。

    如此思维后,应当舍弃怕死之心,将死亡作为一种绝好的机会。因为,到自己气断的时候,阿弥陀佛就可以接我,他过去曾经发下此愿,只要我一心念佛,登上佛的大愿船,就可以在临终顿时往生西方。从此以后,逍遥快乐,再也没有任何生死之苦,下至一次感冒的苦都没有,所以,死后生入净土正是我最向往的事,那该多好!就如同脱掉一件破衣服、换上华美的天子服,我将舍弃这污秽苦恼的业报身,得到清虚自在的莲花化生之身,从而拥有光明、神通,一念之间遍游十方刹土,永久地享受安乐,而且不再有死,不再有老,不再有衰。

    由此可知,如果现在就有往生净土的把握,死亡就是最好不过的事,应该提起大欢喜心,并放下身心,不再对世间有所留恋。才遇到有病就要一心忆念无常,一心等死,一心等阿弥陀佛接引,一心专注在阿弥陀佛上。

    同时,应当了知临终的危险性,如果一念生情,留恋妻子、儿女、家财、地位、享受等等,以心粘著世间法,就会落入轮回,因此,应当一心专注阿弥陀佛名号,这一点最为重要。

    须嘱家人及问候人,来我前者,为我念佛,不得说眼前闲杂之话,及家中长短之事,亦不须软语安慰,祝愿安乐,此皆虚华无益。若病重将终,亲属不得垂泪哭泣,及发嗟叹懊恼声,惑乱心神,失其正念。但当同声念佛,守令气尽。

    应当事先嘱咐家人和问候的人:既然你们到我面前,就要为我念佛,不能说眼前闲杂话,也不能说家里的是非长短之事,也不必要软语安慰、祝愿安乐,这些都是虚华无益的事,在生死关头派不上用场,也不是真正利益我。如果我病重将死,家人们不可以流泪哭泣,或者发出各种的哀叹声、懊恼声,以免迷惑、扰乱我的心神,心一旦生起情念或忧伤、留恋,就会打失正念,落入轮回。所以你们唯一应当同声念佛,守候到我断气为止,一直帮我提起念佛的正念,以及策发我的信愿,一心住于念佛,一心去往净土,那才是让我脱离无量劫来生死苦事的真正利益。凡是孝子贤孙,或者真正和我亲厚、想利益我的人,应当这样做。

    若得明晓净土之人,频来策励,极为大幸!依此法者,决定往生,更无疑也。医药初不相妨,若杀物命,为药求安,祭神祈福,但增罪业,反损寿矣。此法僧俗男女,未念佛人,用之皆得往生。死生事大,须自家著力始得,一念差错,历劫受苦,谁能相代,思之思之!

    如果有通达净土法门的善知识,屡屡地前来策励、劝发,提起临终者的正念,辅助他生起信心、坚定愿心,巩固他的念佛之心,当然是极其幸运的。因为在此紧要关头,病人身体弱,心力也弱,需要有人帮一把,这个时候如果帮助他跟佛的愿力和合,就必定往生西方净土,永远脱离轮回。按照这种方法,就决定能往生净土,这一点确定无疑。

    合理的医药最初使用也不相妨碍,但如果杀害生命做成药,以此祈求健康,或者祭祀神灵来祈福,则只会由杀生增长罪业,反而折损了福寿。

    以上方法,无论出家在家、是男是女,乃至没有念佛的人运用它,都能得以往生。生死事大,需要自己努力才能成办,一念之差,就会在历劫中受苦,谁能代替呢?对此一定要慎重考虑。

  • 如何才能活得坦荡 at 2018年06月24日

    人生不能太忙,要有静下来学习智慧的时间

    有一个樵夫,他数十年如一日上山砍柴,然后就赶紧到市集去卖。这一天他觉得很疲惫,走到半路就在一棵大树下休息了。过了没多久,紧接著有一个朋友,也是樵夫,刚好路过,看到他在那里休息,就对著他说:“朋友,赶紧上路了,要不然你赶不上卖木材。”他就对著这个朋友讲,“我先等一会,歇一会,等到我的灵魂跟上来了,我再接著走。”

    我们有没有忙得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了?方向到底对不对?人生踏出脚步大小,不是最重要的,我们都觉得踏得快,踏的步伐大就是赢了,其实不然。首先方向要对,方向错了,适得其反,徒劳无功。所以人生不能太忙,得有冷静下来思考方向的一个空间。

    所以现代人生活,不能走向“忙、盲、茫”的人生。我们看老祖宗造字,这个“忙”字怎么写?心死了。所以人家问我们说:“你最近怎么样?”我忙死了!我好忙!那就是心死。以后人家问:你最近怎么样?“我最近很充实,过得很有意义。”绝对不能忙死了,因为人一忙,心就定不下来,这个时候看不到自己内心的状况,也看不到身边人的需要。

    等身体出状况了,孩子出状况了,夫妻关系、亲人关系出状况了,他觉得很茫然。我人生这么努力,怎么结果是这些不顺遂的事情,是这些遗憾的事情?所以不能忙,得要有静下来学习智慧的时间。有了智慧才能走对方向,才能引领我们的家人、我们的学生,走向人生的康庄大道。所以我们都很急,而现在最重要的一件事,应该是我们要开智慧。我们不开智慧了,哪怕走得再快,可能都带错了路。

  • 如何将念佛法门渗透到睡眠里

    卧时念佛莫开声,鼻息之中好系名。

    一枕清风秋万里,半床明月夜三更。

    无如尘累心难断,惟有莲华梦易成。

    睡眼朦胧诸佛现,觉来追记尚分明。

    (省庵大师《净土诗》)

    我们每天都需要睡眠,那如何将念佛法门渗透到睡眠里面呢?

    佛弟子卧时要吉祥卧,就是像佛右侧卧的那种睡眠姿态。不要仰体卧,也不要向左侧卧,更不能俯卧,这些姿势都不对。

    右侧卧为什么叫吉祥卧?这样卧的姿式对身心确实都很吉祥,不会压迫心脏,做的梦也会比较好。

    如果你试一试向左边卧,就会不舒服,有点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而且还会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仰卧则除了不舒服,也显得不恭敬,如果把手放在胸口上,或者两脚交叉,还常常会做噩梦。所以,大家一定注意要吉祥卧。

    吉祥卧的时候,念佛也不要间断。但这时候不要念出声,要默念。随着鼻子的一呼一吸,来系缘住佛号。吸的时候念“阿弥”,呼的时候念“陀佛”,千万不要念出声,因为卧时念佛出声不仅会伤气、影响睡眠,还不恭敬。

    这里特别谈一下怎么在睡眠当中贯穿佛号,梦中也不间断。其中有一些微妙的道理,需要我们用心去体察。

    善导大师曾经有过一个祷告词,就是在睡前做两种祷告,先合掌念三声“南无阿弥陀佛”、三声“南无观世音菩萨”、三声“南无大势至菩萨”、三声“南无清净大海众菩萨”。

    念完之后就祷告:弟子业障深重,轮回六道,苦不堪言,今生何幸遇到善知识,闻到净土法门,愿佛慈悲哀怜摄受。祷告希望佛哀怜摄受自己。

    第二个祷告就是:弟子业障深重,不识弥陀相好光明,愿佛慈悲哀怜,梦中示现。就是希望阿弥陀佛梦中示现他的相好光明,以及观音、势至和净土依正庄严,愿我在梦中了了得见。

    这两个祷告你若常常做,确实是会有作用的。因为阿弥陀佛有梦中做佛事的威神愿力,他就在我们的念头里面,有求必应,只要至诚恳切地这么祈求,我们在梦中还真的就会有好消息,就会见到阿弥陀佛或者西方净土的境界。

    当然,由于我们很散乱,有时候显现的西方圣境不一定看得很清楚,但是偶尔会追忆到,好像梦中显现过阿弥陀佛。

    忆佛

    我们为什么会做梦呢?或者是因多生多劫业力的种子起现行而显现梦境,或者是因日常见闻觉知的信息投射在心里而显现梦境。

    像弗洛依德所说,梦是一种现实中未尝满足的愿望,在梦中得以补偿的机制。所以透过梦境的分析,其实可以知道我们的心理状态。

    分析梦境就能知道,我们业识心中哪个烦恼重,那方面显现的梦境就会多。所以,我们通过修行,熏习业识心,实际上就是改变梦境的过程。

    我们学佛的过程,通过梦境也会有所体现。刚开始学佛时,做的都是世间的梦,离不开名闻利养、恩恩怨怨、七情六欲这些东西。但若以后念佛比较得力,会发现梦境在改变,会有些修道的东西在里面。

    而且还有一些有意思的现象,如做很好、很甜蜜的梦的时候,你就是随着这个梦境走了,一点察觉都没有;而做很恶、很凶险的梦,如老虎追咬自己或仇人追杀自己的时候,你可能忽然想起念佛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一念就把你念醒了,或者梦中的老虎、仇人就不见了。

    这个经验告诉我们为什么要以八苦为师,因为只有在苦难的时候,我们才会想到求佛拯救。做梦娶媳妇呀、当官呀什么的,你都甜甜蜜蜜跟着走,就想不起念佛了。

    所以,要使睡眠状态有净土修道的气息,你一定要系念这个名号。

    念佛

    你在入睡时,如果想着:哎呀,我买的股票希望多赚一点;那个帅哥或美女,我要和他(她)亲近亲近……那就会调动阿赖耶识里相似的业力种子。这种五欲六尘的念头相互牵动,就很不好。

    如果你带着名号入睡,这个名号的信息就会把我们善根的种子激发出来,把我们多生多劫净业的信息调动起来,这是很重要的。所以,要随着呼吸系念名号,这样你的睡眠状态是“一枕清风秋万里,半床明月夜三更”!

    秋天秋高气爽,不冷不热,清风拂来,那是清凉万里呀;明月照过来,清辉洒在床上,你的睡眠状态就很清凉。

    “夜三更”是子时,即晚上23点到第二天凌晨1点,正是沉睡之时。很多心理学家做过种种实验,这时候人的心理活动并没有停止,常常会做很多梦。

    不同的梦显现的电波波动是不一样的。虽然你好像睡着了,没有五欲六尘的干扰,但是意识心还是没有断,这是“色、受、想、行、识”中的“行蕴”的作用。由于我们心识的作用没有中断,所以就会显现种种的梦境。

    我们如果不修行,不在心性里面深种净业的种子,那这个梦境中呈现的一般都是世间的东西,而且由于作恶的成份很多,常常是恶魔占主导地位。

    我们为什么睡眠质量不高,或者总是处在浅睡状态,或者梦中都在忧愁、恐惧?都是我们这颗业识心所导致的。

    现在我们就要使梦境中有着佛号的信息,有着莲华的信息。

    净土莲华的信息进入我们的梦境,就能够转那种恶的、庸俗的或者琐碎不成片断的梦,形成一个美好的境界。在梦中,念佛的信息场还在延续。

    所以,很多净土宗祖师也说,最高的境界就是你梦中还在念佛,系缘着佛号。

    实际上睡眠跟念佛可以同时并举。睡眠就是充电嘛,就是使前六识处在一种休息状态,以使第二天精神饱满。如果在睡眠当中系念佛号,那梦中显现的肯定就是极乐世界的依正庄严。

    如果一觉醒来,马上能够回忆起曾经做过的梦,说明你的心智就处在比较明晰的状态;但很多人常常是醒来后,把梦境都忘得一干二净,这就说明心比较暗昧。

    还有有功夫的人,在梦中知道自己在做梦,能在梦境当中观察自己的梦境,说明他心性的力量就更高。如果能在梦境中观察自己的梦境,就可以转变梦境,把不好的梦境转变成好的梦境。

    能在睡眠当中转梦境,那么在醒觉状态当中,他心性的力量也能转现前的境界。由于我们当下也是在做梦,只不过这个梦大一点而已。

    心性比较好的时候,睡眼朦胧时,能依稀看到诸佛现前。醒过来马上追忆,就能够回忆起梦里看到的阿弥陀佛、西方净土,能回忆出莲台、楼阁的样子。

    所以,这个梦境是一个很神秘的世界,自古以来,有很多梦中启示的例子。甚至民间有些信仰,他想求什么,就在什么地方睡一觉,在梦中交感他的神灵,来求什么东西或得到某种启示、预测等等。

    净土宗善导大师提供的这种方法,是透过这两个祷告来系念佛名,让我们梦中的境界得以转换,跟西方极乐世界、跟阿弥陀佛愿力得以对接。大家可以去试一试。

  • 一个人开始内观时,他就是在开显宝藏

    中道又分为二:

    一者、但中 ─ 唯有理性,不具诸法。见但中者,接入别教。

    二者、圆中 ─ 此理圆妙,具一切法。见圆中者,接入圆教。

    如果这个空性是内观型的空,它有两种情况:

    第一个,但中的真如。只有二空的理性,但是这个理性当中没有明了性,不能具足功德的妙法,所以只见得中道,接入别教。

    如果他回光返照能够看到圆中,他在观一切法空时,能够知道一念心性本来具足诸佛的功德妙法,进入圆教。一个人开始内观时,他就是在开显宝藏了。所以我们人生,成佛两大问题:第一个,处理生死业力;第二个,怎么开显你的心性功德,两件事情。

    藏通两教主要是在处理生死业力,但是一旦入了大乘,那就不是说解决贫穷,你要更积极创造财富了。创造财富有两种情况:第一个,你本来没有财富,但是你只要努力,你未来会有财富,这个叫“但中”。

    别教的思想,是从阿赖耶识启动的。阿赖耶识没有诸佛的功德庄严,但是它可以转,转识成智。你只要发菩提心,修习六度,用第六意识的清净名言去熏习它,第八识就能够不思议熏,不思议变。虽然它现在没有功德,但是它以后会有功德,入别教。

    如果你更高明,观一切法空,把心中的妄想拨开来,看到你一念心性本来清净,本来具足,跟十方诸佛无二无别,你就是大富长者的儿子。你本来就具足宝藏,只是把它开显出来而已,入圆教。就差在这里。

    我们前面是在处理业力的问题,处理业力有两种情况:第一个,远离它;第二个,把它观空。藏、通两教,一个是远离,业力是真的,我惹不起你,我放弃主宰总可以吧;或者说业力,业性本空,业力本来就无生,所以我就放下执着。

    现在要处理心性的话,也是这两种情况。前面是用否定法,这个是肯定法。心性是:第一种,肯定。你肯定你未来会有功德,别教,叫作破妄显真,它是站在妄的角度去开显真实,你总有一天会有功德,这是一种肯定,对未来的肯定。

    圆教的思想是,你现在就是佛陀的儿子,本来就具足功德,你修行的目的,不是真正的得到什么东西,“圆满菩提,归无所得”,你只是把你本来的东西开显出来而已。对现在的肯定“今知当体是,翻恨自蹉跎”,对当下的肯定——圆教。

    别教是站在虚妄的角度来追求真,圆教是站在真的角度来破妄。

    我们看,在藏通两教,佛陀是用否定法,否定你的爱取,否定你对生命的主宰。到了大乘佛法,佛陀开始肯定了,肯定你未来的成功,肯定你当下的成功。

    所以,为什么在大乘佛法的中道思想,也是两个:一个是“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对治型的中道。透过名言思考,一个一个建立。布施要怎么布施呢?也是要名言。用布施对治悭贪,用持戒对治破戒,用忍辱对治瞋恚,它是要透过第六意识的名言思考的。

    到了“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那更高明了。你要我布施,我不需要理由。因为我的心性本来就有布施的功德,我去行布施是正常的。你不要告诉我说要对治什么悭贪,反正我就是称性,我的心性本来就没有悭贪,所以我做这件事我只是随顺我的心性,我只是随顺我本来面目而已。这个人更高明了,“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但是正常人,这两个都要同时操作。其实藏通两教的空性,也很难把它切开来。空性的操作要有安住跟调伏,中道的一念心性功德的开显也要有安住跟调伏。我们“本来无一物”跟“时时勤拂拭”,也是缺一不可。

    只是说,你一开始悟什么理,就影响到你的根性跟种性了,两种的情况:一个是悟到的妄想,但是这个妄想里面有真的成分,就是带有真实的妄想;圆教是悟到了真心,就是带有妄想的真心,它本质是真,以真来破妄,跟别教是以妄来显真不太一样。

  • 站在本来就没有的角度来面对人生

    依止空正见跟发心,他开始修行了。

    第一个,“安心如空之止观”。整个通教最核心的思想就在这个地方——安心如空。我们净土宗的人临命终时,如果你要破除虚妄的执着,通教更重要。

    就是说,我们不要讲前生那么远,就讲今生好了。你今生在娑婆世界打滚了七八十年,不可能都是“百花丛里过,片叶不沾身”,你没有这个本事。你多少会在心中烙下一些痕迹吧?你一定有你曾经特别贪爱执着的人事,你在平常没有把它处理掉,那临终就是问题了,你就得面对了。

    面对时你有两个选择:

    第一个,用藏教的方法。你观想它是痛苦的、是无常的、是无我的,然后慢慢慢慢告诉自己放下它,这是一个方法。但是你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因为那个时候事情紧迫,内忧外患,你要想出这么多的道理来,可能不容易。

    但是,通教只要一个道理就好了——“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其他都不用讲了,这些影像都是因缘生,它是自性空,本来就没有,就够你走出妄想,面对弥陀的光明。

    如果你这个方法会操作的话,所有的道理都不要,你不用跟我讲什么不净、苦、无常、无我,通通不用,我只要记得一句话——因缘所生,没有自性,当体即空。这时如梦如幻的影像,你就可以走出去了,所以在临终时,只有烦恼,没有障碍。

    你必须让所有的烦恼只有活动,但是不能障碍你,就是“不取”,这个很重要。越是紧急情况,通教越管用,因为通教是能够让你瞬间进入状况,当然你必须平常就要熟悉这种操作方法。

    就是说,你要怎么解读人生呢?就是“因缘和合,虚妄有生”。人生的开始是因缘才有,所以你本来就没有,你本来就没有这个身体,你本来也没有这个家庭,你本来也没有这个儿子。那怎么有呢?是因缘启动以后你才有的。

    因此,你所有的东西都是跟因缘借来的,它的思考是这样子。到最后,你也没有失去什么,你只是把借来的东西还掉而已。“因缘别离,虚妄名灭”,你既然跟因缘借来的你就得还嘛。

    所以,人生是怎么回事?跟因缘借来。可能你是善因缘,那你借的东西更多更好;你可能今生是一个恶因缘,你借得少一点。但是有借有还嘛,你到临终的时候再把它归还给因缘,到来生再借一次,就这样子。

    这样思考事情的时候,你容易放下,你就不必有太多理由来说服自己。说它是无常的、是苦的,都不需要,因为你借来的,你就得还,这个合理吧?它不是送给你,它是借给你的,一开始就说好是借你的。

    如果这个生命是你前生带来的,那没有人敢跟你要回去了。你还记得吗?你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所以我们想想,你从什么地方来?你从空性而来。那我现在怎么有这么多东西呢?“因缘和合,虚妄有生”,你所有的东西都是借来的。除了你一念明了的清净心以外,所有的东西,你看得到摸得到的,通通是借来的。如果你很快乐,不是你现在有本事,是你前生的因缘,你有一个好的善因缘,它借给你很多好的东西。

    所以你如此思考,你临终时放弃一切,你就心甘情愿,你不会说:“为什么我这样年轻就要走了,我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办。”没有这回事情。所以你要放下,就考验你的智慧了,看你怎么解读人生。你认为人生是真的,你就很难放下,你要说服自己就很难了。你只能够说:“哎呀,反正它是痛苦的、是无我的,所以我只好放下了。”这种放下方式不是很好。

    这个安心如空的止观就是说,你要站在本来就没有的角度来面对人生,这时你把东西归还回去,你会很自在。你本来就没有,最后也是本来就没有,这个很合理,因为没有一个东西是属于你的,你都是跟因缘借来的,你的富贵也不是本来就富贵,那是你跟善因缘借来的。

    所以,通教的思想好就好在它能够安住一切法毕竟空,站在毕竟空的角度来看人生,他心能够不取,不迷不取不动。他不取于相,如如不动,这是他高明的地方。我们净土宗应该要往这个方向去学习。

    第四、以幻化慧,破幻化的见思。

    虽然一切法空,但是也不要执理废事,也要善加对治如梦如幻的烦恼。

    第五、“虽知苦集流转六蔽等,皆如幻化”,也要知道“幻化道灭,还灭六度等通之”。就是说,你要知道哪些是障碍,哪些是随顺道业的。

    我以前有一位老法师,他是禅宗的大德。他讲《六祖坛经》讲到一半时,我们同学私底下就问老法师说:“你们禅宗都不持戒的啊?”老法师说:“你怎么知道呢?”他说:“对啊,你们禅宗说心平何劳持戒。”老法师说:“你心平了没有?”他说:“我心还没有平。”“赶快去持戒!”

    他没有教你不持戒,他说“心平何劳持戒”,所以,虽然观一切法空,但是我们有如梦如幻的烦恼,还是要持如梦如幻的戒法,对治如梦如幻的罪业,这个地方不能执理废事。

    第六、“以不可得心,修三十七道品。”

    三十七道品,就是止观的均等。就是你观一切法空,但是如梦如幻的止观还是要均等。

    第七、“体三藏法,无常苦空,如幻而治。”这个也很重要。其实严格来说,通教的“空”跟小乘、跟藏教的“空”,在实际操作缺一不可。我们人生当中有些执着是不带贪爱的,完全出于责任义务,这时你观一切法空无我无我所,你就放下了。

    但是,有些影像你曾经付出感情贪爱的,很深的贪爱,你说你观一切法空可能不足以说服你,你就要用观如梦如幻的无常痛苦来对治。因为这种带有贪爱的影像,跟带有责任感的影像是不一样的,是一种责任义务,你观一切法空你自然放下,你知道你不能主宰;但是带有贪爱的影像,这种粗重的爱烦恼产生的影像,你就必须要有藏教法三藏法,用“无常故苦,苦即无我”去对治它。你要用两道空,安住的空跟对治的空。

    所以,你在操作上,看你病的情况,病重,你就要两帖药都要下去,所以你自己要知道你的状况。

  • 念佛人的沉着安闲

    “沉着安闲”。这句话直指目前许多修行人的病处。

    有人用功,但是有急躁情绪,恨不得很快就要有所成功,于是很紧张,很着急。这就是有求的心了。

    念佛的殊胜就在从有念暗合无念,从有求而契到无求,从往生证到无生。要沉着,沉着镇定,没有那些忧虑徘徊患得患失,焦虑不安的情绪。而且要安闲,有的人努力,但由于急躁情绪而陷入紧张、忙乱、焦急之中,与圣教背道而驰。

    “安闲”两个字又进一层,不但镇定,而且是万缘都一齐放下了,无取无求,所以是天地间一个大闲人。心中只管念佛,一句圣号朗朗现前,既无挂碍又不颠倒,所以寂然心安。可见安闲两字十分重要。

    相反若有急躁情绪,想见佛见光,想有瑞相,这样去念,念出毛病来了。并不是念佛念出毛病来了,是你那个急躁情绪出的毛病。

    我们很安闲,为什么能安闲?信心哪!有信心你就很安。

    有人说我怎么还念不好,还有妄想,还有什么什么,就往生无分了。这是他自定的规章,不是佛的意思。蕅益大师讲得好,“往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你有没有深的信心,你是不是真的发愿,真的不留恋这个娑婆世界,欣慕极乐愿求往生呀。

    实际上很多人还是留恋,尽量想多活几年呀,听说那里有点气功,自己马上想去练一练。想长生不老,正是留恋这个世界。

    所以欣慕极乐,要发大愿。这多劫以来曾做过自己亲眷的一切众生都在苦海中等待我去救度。但我怎么才能度众生呀,我还是在苦海中挣扎的一个人,当下毫无能力救度别人,只有往生之后,乘佛的加持力,我就有神通智慧来救度亟待我救度的这一切有亲的人。是这样的心情,这样的大愿力呀。有信有愿自然会念,就一定往生。

    所以往生与否全凭信愿之有无。大家想往生的话,大家先在信愿上下功夫。六信(信自,信他,信因,信果,信事,信理),我这六信是不是具足了,我这愿是不是真切。信愿切的话,你决定是往生,你再念的话,心里就不会急躁而自然安闲了。

  • 富贵人家苦在何处 at 2018年06月22日

    回归本来面目的生活

    在日常生活中,有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卑躬屈膝地去讨好别人;有的人为了维护虚荣,竭力强作体面;还有人为掩饰自己的无知,不懂装懂。这些人把自己包装起来,每天带着面具,生活在虚伪与无聊的心理状态之中。人若愈想维护自己的体面,反而更容易失去自然纯真的生活;愈想树立良好的形象,反而更容易迷失自己,否定自己,造成心理矛盾的困扰。长此以往,他们会感到生活得没有意义,从而给自己的精神生活造成很大的损害,人真正需要的是禅者的回归本来面目的生活。

    禅告诉我们,人必须把掩饰在真我之上的那张虚伪面具撕下来,这样才能生活得轻松和自由,显露出朝气和活力。著名的洞山禅师曾有一偈:

    洗净浓妆为阿谁,子规声里劝人归;百花落尽啼无尽,更向乱峰深处啼。

    这首偈子可以说是一首唤醒人类心灵的好诗。洞山禅师意在告诉我们,必须洗去心中的种种虚妄,要如实地接纳自己,不必讨好人,也不自大狂妄,而是要依真我去生活。人应该像杜鹃鸟的啼叫声“子归!子归!”一样,回归到真正的自己,把种种名誉、权势、地位和高下的观念抛开。这些诱人的虚妄心一旦放下,就能体会到“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的真趣。

    人之所以发展出种种攀缘和虚妄,是由于不安。不安则源自不能正视自我,不能正视视自己是由于相互比较。人一旦陷入比较,就会执著,就会固执,就会争强好胜,就会动用各种心机,自然也就使自己的心胸变得狭小,目光短浅。因此,人必须把自大的毛病除去。

    人类最忌讳的是自我心中所衍生的心机和成见,就是禅师所谓的烦恼和无明。佛经里有一则故事:

    佛陀有一次说法时,一位女子坐在他身旁入定了。

    文殊菩萨就好奇地问佛陀:“这位女子为什么能在您身旁就入于三昧,而有智慧第一之称的我为什么不能呢?”

    佛陀回答说:“如果你能把她从定中引出,她就会答你所问了。”

    于是文殊菩萨就绕此女子三匝,并鸣指开静。可是这女子不为所动。文殊又把她托至梵天,尽其神力,但都不能使她出定。

    佛陀说:“看来现在就算有再多个文殊,也没有办法使她出定了。如果一定要她出定,在下方世界,过四十二恒沙国土,有一位罔明菩萨可以办得到。”

    不久,罔明菩萨从地下涌出,向佛陀行礼后,便到这位女子跟前,鸣指一下,她马上就出定了。

    这个故事中的罔明就是无明,它能破坏禅定,妨碍智慧。它会导致人类丧失心灵的自由,而沉醉于各种心机、执著和虚伪。

    禅者告诉我们,要净化自己的意识,才能发现真正的自己。

    赵州禅师有一偈说:

    佛性堂堂显现,住性有情难见;若悟众生无我,我面何如佛面?

    当自己放下“我相”时,自己就不再被不安的凡心所束缚,不再被傲慢的贡高心所牵引,不再被防卫性的心理反应所妨碍。这时,看世间的一切荣华便有如春天的繁花,花开花落,毕竟是无常的色相,只有具备一颗真心,回归本来面目,才能独具慧眼,看到生命的无尽欢乐。

  • 修行要找到正确的方法 at 2018年06月21日

    福报的水养智慧的鱼

    我现在发现,我们同学说起来比我说得好,也都说得头头是道的。但行起来呢,却是打问号的。为什么今天在上课的时候回忆能海老上师对饮食起观照呢?给我们一个提醒:念佛的人,就是要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怎么样生起来念佛的心?是思惟六道苦,常不放逸行,正念阿弥陀,极乐在心中。常常念六道的苦,我们说起来都知道,即使三善道,天人有天人享尽以后五衰相现的苦,阿修罗有斗争的苦,人有老病死的苦,地狱饿鬼畜生三恶道,那我们就更知道,堕落畜生饿鬼地狱苦不可言!

    好好地体会,佛为什么一证道到鹿野苑当中度五比丘,先要说“知苦思断集,慕灭来修道”呢?就是让我们知道苦,身受其苦,思惟受苦的因,发起来证得涅槃,发大菩提心成就佛果利益众生的愿。虽然四谛法是对声闻所讲,刚才我们在后面说的发大菩提心,就是建立在解脱的根本上,能知道我们学佛就是为了能究竟成佛利益众生。

    单单地说苦不够,需要思惟苦让自己生起来出离的心。要修的!所以思惟修。为什么我们常常地会放逸?就是因为没有相续地生起观照。不能相续,最起码早晨要提醒一次,晚上要提醒一次,中午提醒一次,让我们知道苦以后生起来精进修行的心。

    念佛,看上去我们现在这一个小时时间短,但能天天地坚持,让我们的种子种下去,一直在熏我们种的种子。我们都知道,种子被熏来熏去又变现形,现形又熏种子。我们念佛念得多,它就是种下去的种子不断地再给它外缘上的培植。就像地里的种子需要阳光雨露一样,我们慢慢地都要给足,总有一天会开花结果的。

    一句阿弥陀佛为什么会灭八十亿劫的生死罪?我们好好地想一想,在每天当中,我们用多长的时间让自己的心念常住在正道当中?念阿弥陀佛,不单单是坐在这里念,那回到各个部,回到我们的生活当中,就要养成习惯常常地来念。

    念佛就可以成佛。我们知道,三途的苦果也是我们自己所感招的,常言地狱无门嘛!没有门,那你造了这样的业呢,自己就可以感招堕落地狱。以此类推,我们的心念常常在想什么,那必定随住我们的念,引导着我们生命,就向你常常所生的念处而去。所以宣祖说:“三途罪苦,唯是自赠。”就是自己赠给自己的。我们都希望别人赠送我们礼品,但不知道常常我们心念所想的感招的果报,就是自己送给自己的礼品。

    能懂得这个道理,我们在每一天的行事当中,就如古人所说的:“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今天上课的时候也说到,只是小众没听到,为什么小众一出家要到大众僧中来锻炼?不管你明白不明白佛法的道理,为大众僧执劳服务就是在培自己的福报,就是在消自己的罪业。

    今天上课的时候说到,能海老上师说,一个人有福报,寿命和福报它是相依的,寿命还有福报没了,他没办法存在这个世间。就像说他有这个寿命,但是没福报,没吃的了,那他会被饿死,没福报会受贫穷,所以福报是寿命所依的。那我们成就道业,常说的“福报的水养智慧的鱼”,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在为大众执劳服务当中,好好地训练自己的心念,要让它住在善念当中,欢喜为大众服务的念当中,那我们就可以从小众的锻炼,天天地为大众执劳服务,以我们的欢喜心感得大众师父的加持。为什么年年轻轻的有些得病的,有些被其他业力所牵引的?不是每个人都有福报可以次第地学修,能够如法地有好的环境修学的,也都是大家的福报所致。

    希望大家正念阿弥陀,极乐在心中。想想我们每天有佛法的熏习,在大众中培福,又能够诵经慢慢地开我们的智慧,是多么值得庆幸的一件事情!常生欢喜心,常能精进,常给予自己激励不退转。闹烦恼就是消我们的福报,不开心就是障碍我们修道。好,念偈回向!

  • 凡事要尽力而为,也要量力而行

    很久以前,有一位修行很深的高僧隐居在山林中。但是,由于他的人品很高,人们都千里迢迢来寻找他,想跟他学些生活方面的窍门。

    有一次,当他们到达深山的时候,发现高僧正从山谷里挑水。人们注意到,他挑得不多,两只木桶里的水都没有装满。

    按他们的想象,高僧应该能够挑起很大的桶,而且挑得满满的。可是高僧为什么不把桶挑满呢?

    他们不解地问:“高僧,这是什么道理?”

    高僧说:“挑水之道并不在于挑多,而在于挑得够用。一味贪多,会适得其反。”

    众人越发地不解了。

    于是,高僧让他们中的一个人,重新从山谷里打了满满的两桶水。

    那人挑得非常吃力,摇摇晃晃,没走几步,就跌倒在地,水全都洒了,那人的膝盖也摔破了。

    看到这种情景,高僧说:“水洒了,不是还得再打一桶吗?膝盖破了,走路艰难,岂不是比刚才挑得还少吗?”

    众人问道:“那么请问高僧,具体该挑多少,怎么估计呢?”

    高僧笑道:“你们看这个桶。”

    众人看去,桶里画了一条线。

    高僧说:“这条线是底线,水绝对不能高于这条线,高于这条线就意味着超过了自己的能力和需要。起初还需要画一条线,挑的次数多了以后,就不用看那条线了,凭感觉就知道是多是少。有这条线,就可以提醒我们,凡事要尽力而为,也要量力而行。”

    众人又问:“那么底线应该定多少呢?”

    高僧说:“一般来说,越低越好,因为低的目标容易实现,人的勇气不容易受到挫伤,相反会培养起更大的兴趣和热情。长此以往,循序渐进,自然会挑得更多、挑得更稳。”

    众人若有所悟。

  • 消除人生不幸福的因素

    幸福美好的人生,是众人梦寐以求的愿望。古往今来,我们总认为,达到了外在的某个标准,如有钱、有权、或者有名,便会获得幸福。但事实上,当达到这些标准时,也不一定真的幸福。

    人因为偏爱于某一点,才觉得自己幸运或不幸。喜欢当官的人,一旦获得官位,就会觉得幸运;假如没有机会当官,那就是不幸了。希望成家的人,谈上合适的对象,觉得幸运;找不到理想的对象,就觉得不幸。有的人觉得长寿是幸运的,纵然我们能够活到两百岁以上,但老态龙钟,步履蹒跚,手脚失去了往日的灵活,感官也逐渐退化,生活没有趣味。更伤感的是,假如我们的孩子、孙子死了,还要忍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凄苦,长寿也没什么幸运可言。也有的人觉得有钱是幸运的,如果买不到健康的身体,那就很不幸了。我们也认为考完试是幸福的,但如果碰到不极格也是不幸运的。

    美国著名盲人女作家海伦·凯勒曾说:“假如给她三天光明,她就是最幸福的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南非前总统曼德拉,因反抗种族歧视入狱27年,后来他在《回忆录》里说:“坐牢时每天晒半小时太阳,便是最幸福的事。”当然,如果他们的幸福观成立,对照起来,绝大多数人每天都生活在幸福之中。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我们的眼睛可以看到光明,每天也可以晒半小时太阳,但并不是人人都有幸福的感觉。

    佛教认为,建立幸福的人生,首先要消除不幸福的因素。

    第一错误的认识,颠倒的观念:如不信因果,胡作非为;或不了解无常,认为世间上一切东西都是永恒不变的,比如说执着这个色身,认为可以长生不老,永远不变,每天去打扮它等。但其实,世间一切有为法都是因缘和合而生起,是迁流变化的,我们这个色身亦是五蕴假合而成的,是非我、非我所、无常的,如《万善同归集》所说:“无常迅速,念念迁移,石火风灯,逝波残照,露华电影,不足为喻。”这些都是说明人生无常的道理。

    第二强烈的我执:以自我为中心,去面对世间的一切;或执著自己拥有的一切为我,如执身为我、执名为我、执财富为我等。我们要知道一切烦恼皆由 “我执”而起,正如《唯识述记》云:“烦恼障品类众多,我执为根,生诸烦恼,若不执我,无烦恼故。”执着是痛苦的根源,是我们轮回生死不得解脱的原因。我们想要自己的人生过得安乐,生命得到究竟的解脱,得大自在,就要破除对“我”和“我所”的执着。

    第三贪嗔痴:从十二因缘来说,无明是贪嗔痴的根源,而无明是由过去的贪嗔痴烦恼所遗留下的问题,无明不破,恶习不除,则轮回难出。假如我们让这些烦恼支配自己的人生,就会害已害人,最终必将堕落三途,受苦不止。所以我们要勤修戒定慧,树立起佛教的宇宙观和人生观,人生才会过得很幸福,才能在无上的菩提大道上不断前进。

    第四不善的行为:种不善因,招感苦果。这些都是造成人生不幸福的因素。假如希望拥有幸福的人生,就应该“诸恶不作,众善奉行”,从因上去避免造作不善业,身口意三业都是向着好的、善的、积极的、利人的方面去努力,就不会有苦果。

    既然金钱、爱情、权力、长寿等都不是究竟的幸福,那么佛教的人生幸福是什么呢?以下略举几点说明:

    第一:良好心态

    幸福的根本首先要有个良好的心态。一个人心地纯善,平时多培养公德心,顾念大众的利益,与人多结善缘,因缘具足,幸福自然指日可待。

    第二:无所得、不受

    世间的不幸,因为你在意了,才会对你构成伤害;世间的不幸,因为你在意了,才会对你构成伤害;假如你不在乎,天大的不幸也伤害不了你。所以要摆脱个人的情绪,正确认清人生的现实,观诸法空、无所得,就能坦然的面对人生的不幸。

    第三:学会谦虚

    万事成于谦虚,败于骄矜,谿壑因为低下,所以能容纳百川,成熟的稻子头总是俯得更低,我们昂藏六尺之躯,生活在五尺高的天地之间,要学习谦下,要懂得虚怀,如大地之谦卑,才能承载万物,成就万事。

    第四:广种幸福之因

    生活中多行十善事,行布施喜舍,开发生命中幸福快乐的源泉,就能得到无穷无尽的幸福。

    第五:学会知足

    《佛遗教经》:“知足之人。虽卧地上。犹为安乐。不知足者。虽处天堂。亦不称意。不知足者。虽富而贫。知足之人。虽贫而富。”一个贪得无厌的人,既使拥有再多的财富、再高的地位,总是不满足,生不起幸福感;而知足者,却能在极为简单的物质条件中,得到满足和快乐。

    我们可以让自己的生活充满喜悦,我们也可以让自己的生活丰富多彩。幸运与不幸的因缘因果,一方面从根本上消除造成人生不幸的原因,另一方面努力培植幸福人生的因缘,只有这样才能究竟获得幸福人生的结果。